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特首答問會泛民抗議成焦點 議員指未來議會內外抗爭不息

香港「七·一」抗共民憤大爆發 民主派立法會倒梁振英

和平佔中成香港局勢核心 梁或步董建華後塵冷靜期後落馬

香港超過51萬的市民7月1日上街遊行,抗議中共打壓民主和要求特首梁振英下台;梁振英一直回避市民的訴求。他7月3日出席立法會特首答問大會時,被泛民主議員群起離場抗議。(潘在殊/大紀元)

人氣: 2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 , ,

【大紀元2014年07月04日訊】(大紀元記者林怡、李逸香港報道)79萬人公投、51萬人「七·一」頂著悶熱和大雨上街抗議中共白皮書、爭取真普選和要求梁振英下台,以及過千大專學生和平預演佔中遭警方武力清場,香港人的民怨已達到沸點,引起國際社會廣泛關注。《人民日報》、《環球時報》以強硬姿態批評港人「七·一」遊行,而中共江派扶植上台的特首梁振英則一直拒絕回應。

7月3日,梁振英出席立法會答問大會,20多位泛民主派議員用和平方式向梁振英舉牌抗議,隨後集體離場,是1997年主權移交後首見。泛民要求梁振英立即下台,並呼籲港人和平理性站出來向中共抗爭,爭取真普選。建制派的自由黨田北俊議員則質詢梁振英會否提早下台。

(大紀元視頻:香港民主派「七·一」遊行後立法會倒梁振英)

香港超過51萬的市民7月1日上街遊行,抗議中共打壓民主和要求特首梁振英下台;梁振英一直回避市民的訴求。他7月3日出席立法會特首答問大會時,被泛民主議員群起離場抗議。(潘在殊/大紀元)
香港超過51萬的市民7月1日上街遊行,抗議中共打壓民主和要求特首梁振英下台;梁振英一直回避市民的訴求。他7月3日出席立法會特首答問大會時,被泛民主議員群起離場抗議。(潘在殊/大紀元)

香港超過51萬的市民7月1日上街遊行,抗議中共打壓民主和要求特首梁振英下台;梁振英一直回避市民的訴求。他7月3日出席立法會特首答問大會時,被泛民主議員群起離場抗議。(潘在殊/大紀元)
香港超過51萬的市民7月1日上街遊行,抗議中共打壓民主和要求特首梁振英下台;梁振英一直回避市民的訴求。他7月3日出席立法會特首答問大會時,被泛民主議員群起離場抗議。(潘在殊/大紀元)

香港超過51萬的市民7月1日上街遊行,抗議中共打壓民主和要求特首梁振英下台;梁振英一直回避市民的訴求。他7月3日出席立法會特首答問大會時,被泛民主議員群起離場抗議。(潘在殊/大紀元)
香港超過51萬的市民7月1日上街遊行,抗議中共打壓民主和要求特首梁振英下台;梁振英一直回避市民的訴求。他7月3日出席立法會特首答問大會時,被泛民主議員群起離場抗議。(潘在殊/大紀元)

香港超過51萬的市民7月1日上街遊行,抗議中共打壓民主和要求特首梁振英下台;梁振英一直回避市民的訴求。他7月3日出席立法會特首答問大會時,被泛民主議員群起離場抗議。(蔡雯文/大紀元)
香港超過51萬的市民7月1日上街遊行,抗議中共打壓民主和要求特首梁振英下台;梁振英一直回避市民的訴求。他7月3日出席立法會特首答問大會時,被泛民主議員群起離場抗議。(蔡雯文/大紀元)

香港超過51萬的市民7月1日上街遊行,抗議中共打壓民主和要求特首梁振英下台;梁振英一直回避市民的訴求。他7月3日出席立法會特首答問大會時,被泛民主議員群起離場抗議。(潘在殊/大紀元)
香港超過51萬的市民7月1日上街遊行,抗議中共打壓民主和要求特首梁振英下台;梁振英一直回避市民的訴求。他7月3日出席立法會特首答問大會時,被泛民主議員群起離場抗議。(潘在殊/大紀元)

香港超過51萬的市民7月1日上街遊行,抗議中共打壓民主和要求特首梁振英下台;梁振英一直回避市民的訴求。他7月3日出席立法會特首答問大會時,被泛民主議員群起離場抗議。(蔡雯文/大紀元)
香港超過51萬的市民7月1日上街遊行,抗議中共打壓民主和要求特首梁振英下台;梁振英一直回避市民的訴求。他7月3日出席立法會特首答問大會時,被泛民主議員群起離場抗議。(蔡雯文/大紀元)

香港超過51萬的市民7月1日上街遊行,抗議中共打壓民主和要求特首梁振英下台;梁振英一直回避市民的訴求。他7月3日出席立法會特首答問大會時,被泛民主議員群起離場抗議。(蔡雯文/大紀元)
香港超過51萬的市民7月1日上街遊行,抗議中共打壓民主和要求特首梁振英下台;梁振英一直回避市民的訴求。他7月3日出席立法會特首答問大會時,被泛民主議員群起離場抗議。(蔡雯文/大紀元)

香港超過51萬的市民7月1日上街遊行,抗議中共打壓民主和要求特首梁振英下台;梁振英一直回避市民的訴求。他7月3日出席立法會特首答問大會時,被泛民主議員群起離場抗議。(蔡雯文/大紀元)
香港超過51萬的市民7月1日上街遊行,抗議中共打壓民主和要求特首梁振英下台;梁振英一直回避市民的訴求。他7月3日出席立法會特首答問大會時,被泛民主議員群起離場抗議。(蔡雯文/大紀元)

熟悉內情的資深政經評論員表示,香港目前的社會現狀與2003年反23條立法時很相似,梁振英下台已經是定局,但北京憂慮馬上換掉梁振英會對中共政權造成衝擊,可能會採取當年對待前特首董建華的方式,在「七·一」大遊行一段時間後才換馬。

議員:民意要CY下台

星期四早上9時半,梁振英一步入會議廳,20多位泛民議員一起衝前,舉著抗議標語高喊「真普選、無篩選」。梁振英走向講台,泛民議員繼續向他抗議,不到半分鐘,主席曾鈺成宣佈暫停會議。接著黃毓民拋擲文件,陳偉業向梁振英撒紙星星,其後就聽到玻璃打碎的聲音,原來是黃毓民丟出玻璃杯。其後陳偉業、陳志全及黃毓民先後被保安抬出去,其他泛民議員被保安築成的人牆一步一步逼出門口。除了擲杯事件之外,泛民議員的抗議行動保持和平克制。

梁振英在泛民離場後,馬上在開場白中借機談到議會中的所謂暴力,譴責有關行為影響青少年,呼籲立法會及社會反省;其後不斷吹噓政績,並批評學聯的「佔中」浪費警力,製造社會不安。

籲市民準備和平抗爭

會議廳外,公民黨黨魁梁家傑議員表示,梁振英歡迎白皮書,並指使財委會主席吳亮星霸王硬上弓通過東北撥款,激怒市民,是「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當有80萬人投了票,表達要有公民提名、沒有篩選的真普選;當有51萬人走出來要求梁振英下台,要求真普選,行政長官竟然可以超過一日半不發一言。」

他呼籲港人要準備好向橫蠻霸道的政權抗爭。「中央政府還在唱和《環球時報》、《人民日報》罵幾十萬香港人,這是甚麼樣的政府?完全視民意如無物……大家要有心理準備,熱身去準備進行和平的抗爭。」

(大紀元視頻:「七·一」香港空前抗共大場面 )

(大紀元視頻:香港「七·一」和平抗共佔中 警方武力拘捕511人)

民主黨主席劉慧卿議員表示,這麼大批民主派議員集體離開,從前立法局到立法會的歷史上前所未有。她說:「今天我們的怒吼是要呼籲梁振英集團和北京了解香港的民意,出來全面地回應普選的訴求,要有真普選,現在情況是梁振英集團和北京迫出來的。」。她批評梁振英對數十萬市民公投及上街「裝著沒事發生過」,市民的憤怒已到極點。

街工梁耀忠議員強調:議員離場是要表達市民的訴求──梁振英下台,「他剛才顧左右而言他,說經濟、講民生,迴避這些問題,他沒有資格再做我們的特首。」。新民主同盟議員范國威也說:「在『七·一』遊行裏,我聽到最多市民自發喊的口號是五個字:『梁振英下台!』今天香港政商崩壞、官迫民反、民怨沖天、議會失效,是梁振英一手造成。」

議會內分歧罪在CY

泛民強調,未來在議會內外都會以和平理性的方式不停抗爭,特別是議會內。工黨主席李卓人議員強調會「有禮、有節」。梁家傑也稱,立法會內一向是個收窄分歧、尋求共識的地方,如果失去這個功能,責任是在保皇黨和梁振英身上。

被抬離場的人民力量陳偉業議員解釋,投擲紙星星是不滿財委會主席吳亮星強行通過新界東北發展前期撥款。

丟玻璃水杯的黃毓民議員一個多小時後才出來回應,聲稱自己忘了丟出甚麼,又說不怕被起訴。

泛民主派議員在答問會結束後譴責暴力,但警告梁振英不要「借玻璃杯遁」,以迴避51萬人上街及近80萬人參與佔中公投的訴求。

建制派議員質問梁是否下台

至於在答問會上,建制派議員一味批評泛民的行為,唯一例外的是自由黨黨魁田北俊。他說:今年「七·一」與03年不同,沒有沙士問題,純粹是政治問題,質疑港府在推行政改上想要再爭取泛民主派的5票相當困難。他問梁振英會否提早下台:「到明年3月,如果政改方案不通過,我覺得你剩下那兩年,到2017年更加難處理。你會否考慮辭職?讓另外一位擔任行政長官,令我們的兩年不要再消磨下去!」

梁振英聲稱:「我不會辭職,會繼續做好行政長官應該做的工作。」◇

倒梁定成 局勢似03年

熟悉中港政治的香港資深政經評論員廖仕明表示,從「七·一」遊行和最近的一系列行動來看,香港人已經非常清楚地表達了他們的意願,至於梁振英辭不辭職,「跟他自己沒有關係,最關鍵是北京的態度。」另一方面,梁振英已經基本上失去了香港民眾的信任,未來在香港特首的職位上會非常難過。

廖仕明強調:香港社會出現這麼大的動靜,北京當局肯定不希望梁振英繼續做特首,從一些渠道也證實了這一點。但北京擔心此例一開,對中共的統治會造成衝擊,「尤其是在中國大陸內部,會引起一些其它的事情,這是他們害怕、擔心的事情。」

但廖仕明表示:從前一次董建華的例子看,2003年有50萬人出來參加反23條大遊行,北京並沒有馬上換特首,而是過了一段時間。「所以北京很可能採取的措施是給一段冷靜期,幾個月或者半年,然後他們有可能考慮讓梁振英辭職或下去。這個事情很明顯不是梁振英自己能決定,要看北京怎麼面對香港這樣的局面。」

香港超過51萬的市民7月1日上街遊行,抗議中共打壓民主和要求特首梁振英下台;梁振英一直回避市民的訴求。他7月3日出席立法會特首答問大會時,被泛民主議員群起離場抗議。(潘在殊/大紀元)
香港超過51萬的市民7月1日上街遊行,抗議中共打壓民主和要求特首梁振英下台;梁振英一直回避市民的訴求。他7月3日出席立法會特首答問大會時,被泛民主議員群起離場抗議。(潘在殊/大紀元)

他認為梁振英很大可能無法完成任期,因為梁振英在台上會導致香港社會繼續分裂,而且社會衝突會加劇,這樣的狀況北京是不希望看到的。

佔中是香港局勢核心

2003年「七·一」大遊行數日後,時任自由黨主席的田北俊突然宣佈不支持23條進行二讀,導致立法流產。廖仕明認為:目前局勢與03年類似,「對於自由黨來講,他們比較重視企業家的利益,社會出現不穩定,對商家來講是最大的問題。香港現在明顯是出問題了。」

廖仕明說,當前香港局勢的核心問題就是佔中,相對來講,普選等其它問題反而退到次要位置。所有的民主街頭運動激化,都是跟民意和官方沒有辦法正常溝通有關,梁振英政府當然要負上責任。

他表示,事實上大家都知道,梁振英之所以能這麼強硬,能這樣咄咄逼人,當然是因為他跟中共內部有一派人關係非常密切,亦即過去十多年主管香港事務的江派前中共國家副主席曾慶紅。

在中共職位的序列裏,主管港澳事務的歷來都是國家副主席,在江澤民時代是曾慶紅。廖仕明說,習近平當了副主席後,表面上是習近平來負責,但只要稍微了解一下就知道,習近平根本沒有任何權力插手香港的事情,他的主要精力是放在接班上。「所以現在香港和澳門基本上還是原來曾慶紅的班子、還是在曾的影響之下,所以中共很多對香港的政策,包括港澳辦內一些講話和決策,都跟曾慶紅有直接關係。」

廖仕明說:江派在香港攪局做了很多動作,現在中南海搏擊非常激烈,尤其是江派原來的常委一個一個被調查,尤其是對曾慶紅的調查,對於他們這批人,當然希望把事情搞大。「他給北京的意思是,如果你查處我,那麼很多事情你會擺不平,你會出問題,所以你最好停止調查我,然後我們私下默契,把這些事情過去算了。在這樣的背景下,香港的事情會越鬧越厲害,越鬧越嚴重,社會衝突越來越激烈。」

廖仕明表示:現在北京當局是處於兩難,「第一,它不希望看到這樣激烈衝突的局面;第二,又不能夠馬上換掉梁振英,因為擔心有一些對中共政權的負面效應,會在香港、在台灣甚至在中國大陸出現,所以對他們來講是非常頭痛的事。」◇

(責任編輯:何嘉林)

評論
2014-07-04 10:0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