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威登的傳奇(十六)

文/方慧
  人氣: 1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14年08月11日訊】今天的路易·威登(LV)無疑是法國乃至全世界的頂級皮件奢侈品品牌,自它問世以來,就孜孜不倦地追求精緻、品質、舒適的「旅行哲學」,雍容大方的設計。歷經了上百年的時間,不僅沒有被淘汰,反而成為時尚之經典。但是,您可曾知道這個輝煌的皮件帝國是由一個出生卑微的磨坊主的兒子和他的後代們一手打造的?現在讓我們追溯路易.威登的足跡,走進這個皮件帝國,探尋它具有無比魅力的秘密。

喬治:忙碌的商人

1888年,倫敦分店開張三年了,喬治·威登的忙碌生活節奏不遜色於21世紀的商人,為了節省路途時間,他通常買「廉價晚間票」離開巴黎,然後坐船於清晨抵達倫敦,當晚再啟程返回巴黎,這樣他在船上度過兩個不眠之夜。雖然喬治日以繼夜地努力工作,無奈倫敦分店的生意還是入不敷出。此時喬治意識到店面太小,客戶缺乏良好的購物空間,櫥窗也太窄,無法充分顯示行李箱的優點。他後悔當初沒有聽取父親的建議而草率任性地選擇了這個店舖。可是眼下哪有時間去另找店舖呢?加之愛妻約瑟芬懷孕在身,已經帶著兒子加斯頓回到法國待產去了。

在巴黎,即將開幕的世博會讓喬治暫時忘卻了倫敦分店的生意煩惱。巴黎歌劇院附近的高級酒店裡住滿了旅客,他們都是些縱情享受揮霍的富有階層人士,斯克里布街上的路易.威登店必須每天營業12小時才能處理完所有的訂單。忙得不可開交的生意人有一個如何分配時間的困惑:一方是需要花時間去說服的新客戶,另一方是享有優先權利的老客戶,然而喬治卻能應對自如,他明白這段時間的工作量是要翻倍的,因為客人會利用在巴黎的短暫停留期間,修理鬆掉的揹帶、加固把手或換個新鎖。這更是客戶們購買新行李箱隨身帶去的好時機。

永葆年青之心的路易·威登

1889年5月6日,法國總統卡諾揭開了世界博覽會的序幕,歷經了26個月工程的艾菲爾鐵塔終於矗立在塞納河畔的戰神廣場上,成為博覽會的入口處。當時的旅遊指南雜誌「巴黎1889」如此描述鐵塔:「艾菲爾鐵塔是現今世界上最高的建築物:它比華盛頓紀念碑高125米,它的高度大約是科隆大教堂(159米)、魯昂大教堂(150米)、斯特拉斯堡大教堂(142米)、維也納大教堂(138米)等建築物的兩倍,是巴黎聖母院(66米)的5倍。」

鐵塔共有三個平台,都向公眾開放。第一個平台當時收費2法郎,那裏設有四個餐廳;第二個平台收費3法郎,有一個簡單的酒吧餐車、一些商店和費加羅報攤;第三個平台上設有燈塔導航燈和科學觀測站,沒有任何商店,人們來到這裡是為了觀賞「世界最美之景」。那裏還有一間小屋,當時古斯塔夫.艾菲爾(設計鐵塔的工程師)會偶爾住在那裏。

初建成的巴黎埃菲爾鐵塔。照片由Théophile FEAU攝影與1889年4月2日。(維基百科)
初建成的巴黎埃菲爾鐵塔。照片由Théophile FEAU攝影與1889年4月2日。(維基百科)

當鐵塔一向公眾開放,路易·威登就決定登上塔頂遠眺巴黎。鐵塔裡安裝的是美國奧迪斯(Otis)電梯公司生產的電梯,它以每秒2米的速度上升,是法國電梯的兩倍。這次路易登上鐵塔,距離1878年乘坐氫氣球俯瞰巴黎已十年有餘,此時的路易已68歲了,可是他還保持著一顆年輕人的好奇心和勇氣,對新事物興緻濃厚。當他從塔頂放眼望去,映入眼簾的是令人歎為觀止的景觀,整座巴黎城盡收眼底。

世博會再獲金獎

巴黎世博會給路易的生活帶來振奮和愉悅,但是他的健康狀況卻在走下坡路。在喬治的幫助下,路易很認真地親自籌備展覽攤位。雖然已年屆七十,他仍然對本行業的最新技術和原材料的運用瞭如指掌,在時尚之父沃斯的指點下,對女裝的流行趨勢也一清二楚,並隨之對行李箱的設計做相應的調整,因而追逐時髦的貴族們總能找到合適的威登行李箱去遠方旅遊。

世博會的「旅遊和露營用品」展位設在工業宮裡(Palais des Industries)的第五區,路易的攤位裝飾得極具特色,呈現長途旅遊、郵輪旅遊和蒸汽火車旅遊的主題。陳列的樣品中有「抽屜式行李箱」,這款行李箱是路易於1886年專為奧斯曼帝國的蘇丹阿卜杜勒-哈米德二世設計的,深受出遠門而不帶隨身僕人的上層社會人士喜愛。另外還有俄國沙皇珍愛的「皮衣行李箱」,內部是雙層天然防蛀的樟木,極佳的封閉性以保護皮衣免遭蟲蛀。當然還有威登家族所擅長的放置宮庭外套、公主裙、舞會晚禮服的行李箱,設在箱底的緞帶使服裝打包更容易。喬治給講究精緻生活的富有女士們介紹需要特殊定制的「陽傘行李箱」,還向她們推薦「帽子行李箱」等。

路易有時也會去機械館溜躂,他以孩童般驚訝地心情發現電池、電報、電話、電燈等,眾多的新發明都源於電,電也改變了人類的生活方式。喬治有時陪父親去藝術館參觀,路易特別欣賞加瓦爾尼和賈克瑪(Gavarni et Jacquemard)的版畫和卡波(Carpeaux)的雕刻,對當代的建築大師們的美術作品更是讚賞,如維奧萊-勒-杜克(Viollet-le-Duc)、皮席爾(Percier)、封丹(Fontaine)及威登產品的忠實客戶加尼葉(Charles Garnier)。當路易在每個攤位前細細品味時,喬治卻不耐煩地暗自嘀咕這些本該做生意的時間給白白浪費了。

本屆世博會期間,威登家族喜訊頻頻,首先是世博會讓威登贏得了大量的客戶,接著喬治的太太順利產下了一對可愛的雙胞胎兄弟尚恩(Jean)和皮埃爾(Pierre),最後的好消息是威登公司憑藉隨身行李箱榮獲金獎。喬治在日後是這樣評論這款獲獎行李箱:「它不僅最大程度的減輕了重量,而且防擠壓和抗碰撞也達到最強極限度。」路易·威登公司還以衣櫃式行李箱獲得了博覽會大獎。

倫敦分店搬遷

世博會後,喬治又回到倫敦,他不得不面對店面蕭條的生意,如果再不搬遷,就面臨打道回府的命運。這次路易給了他很嚴格的訓示,以免他重蹈覆轍。一心想擺脫父親控制的喬治心生懊惱,自己沒有雄厚的資金獨立經營倫敦分店,只能俯首聽命於父親。喬治知道必須暫且隱忍,把目光放遠,相信走出父親陰影的那天終會到來,亦堅信勝人一籌的威登產品必將贏得英國市場。

1889年12月1日,倫敦分店搬到了特拉法加廣場邊上的斯全德(Strand)街454號,位於查林十字火車站(Gare de Charing Cross)對面,喬治就這樣在倫敦市最美街區的心臟地帶安頓下來。法國詩人泰奧菲爾.戈蒂耶(Théophile Gautier)曾經這樣描述這條街:「斯全德大街非常寬闊,大道兩側繁華商店林立,也許沒有巴黎的優雅與精緻,但是不乏豪華的氣派。」

路易對倫敦分店面對火車站的新地址選擇是認同的,但昂貴的租金使他怒不可遏,他認為征服英國人是應該的,但不計代價的硬拚是不理智的。年底已近,他已經預見又要再次給倫敦生意注入資金了。

卓越非凡的行李鎖

有著極高工藝天分的路易在晚年發明了一種具革命性的行李鎖,它由5個尺寸不同的金屬片插入小鋼盒中。喬治稱讚它的簡約性和保險性:「每個客戶能持有一個特殊的鑰匙,它對應著一把獨一無二的密碼鎖,密碼絕不會重複。這樣客人可以用一把鑰匙打開他所有的威登行李箱,以免除旅途中笨重的鑰匙扣。」

威登公司對每把鎖進行了編號,每個號碼都記錄在一張卡片上,而每張卡片記錄著買主的信息,當遺失的威登行李箱被人發現後,根據鎖上的號碼可以立刻找到失主。同時累月經年,公司自創的「行李箱名人錄」也成了極佳的商業工具。

喬治為這個革命性的系統申請了專利。它的保險堅固性很快就受到考驗,1890年9月,一個小偷花了兩個多小時也未能打開箱子,最後落荒而逃。這套系統的效用確實毋庸諱言,所以時至今日仍被廣泛使用。

一代大師與世長辭

1891年,路易的身體狀況越來越糟,幾乎不能行走。他決定編一份目錄,詳細記載阿尼埃爾工廠生產的所有行李箱,這個舉措意義非凡,是威登家族史的轉折點。它不僅僅是一本目錄,更是他一生心血的結晶,這個汝拉山下磨坊主的兒子似乎冥冥中擔待著一份歷史使命 – 奠基一個皮件帝國,向世人展示人類所能企及的工藝天賦。這本35頁的目錄於1892年1月出版,4個星期後,即2月27日下午4點半,路易永遠地合上了雙眼。

超過600多人出席了一代皮件大師路易·威登的葬禮,他的靈柩被安置在愛妻安息的地方。葬禮後第三天,當地的報紙上寫著這麼一段簡單的文字:「路易·威登在一片田野上築起自己的家園,之後成為生產行李箱和旅行用品的工廠,工廠今天仍座落在議會大街上,而他的聲名已遠揚。」(待續)

責任編輯:德龍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現如今,「路易·威登」(LV)無疑是法國乃至全世界的頂級皮件奢侈品牌。它自問世以來,就孜孜不倦地追求精緻、品質、舒適的「旅行哲學」。雍容大方的設計歷經上百年不僅沒有被時間所淘汰,反而成為時尚之經典。但是,您可曾知道這個輝煌的皮件帝國是由一個出生卑微的磨坊主的兒子和他的後代們一手打造的嗎?現在讓我們追溯路易·威登的足跡,走進這個皮件帝國,探尋它之所以具有無此魅力的秘密。
  • 今天路易•威登品牌無疑是法國乃至全世界的頂級皮件奢侈品。LV自問世以來,就孜孜不倦地追求精緻、品質、舒適的「旅行哲學」,雍容大方的設計歷經上百年,不僅沒有被時間所淘汰,反而成為時尚之經典。但是,您可曾知道這個輝煌的皮件帝國是由一個出生卑微的磨坊主的兒子和他的後代們一手打造的?現在讓我們追溯路易•威登的足跡,走進這個皮件帝國,探尋它具有無比魅力的秘密。
  • 櫥窗廣告 1875年元月,路易在兒子喬治的協助下,把位於斯克里布街上的專賣店櫥窗佈置得非常華麗,櫥窗裡不同款式的行李箱以不同的方式陳列著,有的開著,有的關著,有的疊著,在專賣店主要入口處竟也放置了一些。櫥窗廣告的目的就是要吸引所有過往行人的目光,無論是走在加普希納街上,還是在鄰街的拐角上,都不會錯過路易•威登的行李箱。從對面大飯店裡出來的人們,對這個櫥窗感到好奇而引發了一陣騷動呢。
  • 父與子 路易決定把兒子喬治介紹給他的材料供應商、客戶們和業務關係。幾個月來,父子形影不離地趕赴各式商業約會,從木材商、打理梳妝的私人沙龍、裁製女裙的工作坊到高級時裝沙龍。
  • 從零開始 普法戰爭與巴黎公社之後,面對斷壁頹垣、荒涼滿目的首都,巴黎人投入到重整家園的建設中。民眾又重拾生活樂趣,隨著消費購買力的提升,使路易能漸漸地重新贏得客戶群。為了重整家業,為了重建那被洗劫一空的工廠,路易需要一大筆資金,於是他決定賣掉加普希納街上的店舖。
  • 路易被捲入普法戰爭1869年12月,歐仁妮皇后從埃及返回巴黎,一天下午,皇后親臨巴黎歌劇院施工現場,她驚奇地發現這座建築採用了色彩繽紛的大理石、瑪瑙,斑岩及褶邊裝飾,還有廊柱和大量的雕像,從中她能找到某種法國或意大利的藝術風格元素,但無法確定究竟是哪一種建築風格,於是她向巴黎歌劇院設計師查爾斯·加尼葉發問,年輕而富有才華的加尼葉給了皇后一個驚喜:「這是拿破侖三世建築風格!」這也是後人所稱的新巴洛克風格。然而此時拿破侖三世的法蘭西第二帝國快發出最後的歎息了。
  • 遠洋殖民地的行李箱
  • 世博會獲獎1867年4月1日開幕的世界博覽會再度在巴黎舉辦,英國人和美國人都將參展,這給了路易一個征服全球的起步平台。當1860年英法簽署自由貿易條約,路易就料到要面對嚴峻的英國人的商業競爭,而背後商家必爭的是美國市場。美國是一片遼闊的淘金之地,隨著鐵路運輸的逐漸發達,熱愛出遊的美國人,需要大量的行李箱。對於美國這塊潛在且龐大的市場,路易更先知先覺於他同時代的法國工業家們。
  • 王室貴族推動旅遊業當拿破侖三世的同母異父兄弟,莫赫尼公爵(le duc de Morny)在1860年創辦位於法國北部諾曼底地區多維爾(Deauville)海濱渡假勝地時,法國的旅遊業就此誕生了。拿破侖三世和歐仁妮王后對西南部的比亞里茨情有獨鍾,在那裏建造了一幢能眺望大西洋的以歐仁妮命名的豪華別墅。有時歐仁妮王后讓拿破侖三世一起去諾曼底做溫泉療養,帝王夫婦也喜愛維希(Vichy),在那裏蓋了一座具有第二帝國風格的「帝王小屋」,路易·威登的子孫們也曾住在鄰近的別墅裡。
  • 女士專用箱阿尼埃爾鎮的新廠房建成後,路易.威登也把住家蓋在旁邊。在路易的工廠裡當工匠,並非一件易事,他們必須持續不斷地適應路易推出的新款式的要求,達到路易制定的嚴苛的品質標準。工匠們學習如何釘楊木板條、如何在箱外粘貼帆布和在箱內鋪襯紅白條紋相間的帆布。路易是一個令人敬畏的老闆,他經常會給工匠臉色看,既不喜歡來自工匠們的挑戰也不願他們辭職,更不用說背叛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