樸實純正 〈陳杏元落院〉

作者︰楚天

(大紀元資料圖片)

  人氣: 113
【字號】    
   標籤: tags:

涓涓流水、碧波盈盈,如空谷清泉般的美麗聲音是一般人形容「箏」的音樂語彙。「箏」這個樂器距離現在已經有兩千多年的歷史,所以又被稱為「古箏」。早在戰國時代,「箏」就流行於秦、齊、趙等國,其中又以秦國最為盛行。

古箏是中國古老的民族彈撥樂器。在兩千多年的歷史長河中,受其地區語言、文化、政治、經濟、風俗等諸多因素的主客觀影響,以及與當地戲曲、說唱民間音樂融匯的過程中,形成許多各具特色的風格流派。

漢民族主要傳統箏派有:河南箏、山東箏、潮州箏、客家箏、浙江箏。河南箏是諸多流派中比較典型,流傳較廣,影響較大的流派之一。它的形成是一個長期積累的過程。河南箏流派除了具有地域性風格的樂曲外,還具有獨特的旋律變奏手法,不同於其他流派的演奏技法和潤色手段等諸多特點。

河南箏的曲調歌唱性很強,旋律中四、五、六度的大跳很多,於清新流暢中見頓挫雄壯,頻繁使用大二、大三度的上下滑音,特別適合中州鏗鏘抑揚的音調,使箏曲具有樸實純正的韻味,又常用游搖和顫音結合,激昂處如引吭長嘯,悲切處如嗚咽微吟。

河南箏曲中的按顫及游搖的完美結合,表現出人物如泣如訴的形象,使聽者餘音在耳,感人肺腑。在演奏風格上,不管是快板或是慢板,亦無論曲情的歡快與哀傷,均不著意追求清新淡雅、纖巧秀美的風格,而以渾厚淳樸見長。

〈陳杏元落院〉

河南箏曲〈陳杏元落院〉的內容取材於戲曲故事《二度梅》。描寫唐德宗時,忠臣梅伯高一家為奸相盧杞所害,僅梅伯高之子良玉隻身逃出,改名喜童,在已被罷官的前史部尚書陳日昇家當園丁。

臘月初二,梅奎忌日,梅花盛開,日昇偕妻、子(春生)、女(杏元)擺案祭梅時,風雨打落梅花,杏元、良玉哭跪求神,拜梅重開。良玉暗祭亡父,為婢女翠環聽得稟報主人。日昇將杏元許婚良玉。

北國犯境,奸臣盧杞唆使唐德宗命杏元和番,杏元出塞行至雁門關時,她借拜昭君廟為名,在落雁坡投澗自盡,王昭君顯靈,將其送到河南節度使鄒伯符定州原郡花園,鄒妻收其為義女。
當時良玉也化名穆榮做了鄒伯符的幕僚,良玉丟失杏元所贈金釵,憂而成疾,金釵又被杏元拾得,疑良玉已死,悲痛欲絕。夫人得情,從中相助,使良玉、杏元重舊團圓,梅開二度。

此曲以深沉、憂鬱且起伏多變的音調,戲劇性地描繪出陳杏元落院遇救後,向鄒夫人傾訴自己不幸身世的淒切情景。左手多變的重顫音,和專為彈奏悲哀旋律而設計的游搖這一獨創技法來摹擬吟泣之聲,使樂曲具有更加強烈的悲劇美效果。@

責任編輯:吳雨潔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夫孝,德之本也。」(《孝經.開宗明義》)「孝」字漢字構成,上為老、下為子,意為子能承其親,並能順其意。孝的觀念源遠流長,殷商甲骨文中就已出現「孝」 字。
  • 「節, 操也」(《說文解字》),指氣節、節操等。氣節是重要的做人理念,是自古以來中國人就非常重視的一種道德修養和高尚人格,表現為堅持真理和正義,在任何環境中都不屈服的頑強精神。
  • dfsfs
  • (shown)伏羲氏懷大德,負天命於人世,所以在神的授意下,得到《河圖》,從而悟破了天地人之奧祕,傳下八卦太極。而孔子終其一生求見《河圖》、《洛書》而不得,這也是天意的安排,否則儒家就不能獨成一家承傳至今。
  • 這是發生在明代年間的事。吳庸言少年時一表人才,又有見識,一位相士見後告訴他:「你骨骼勻稱,是可以享受五福的人,應當多做善事,來迎受上天對你的庇蔭。」隨後又指他的心說:「只怕這裏作怪,難以保證你不學壞,望你能自戒。」
  • 「亥」字以「二」為字首,以「六」為字身,這是拆字法的初始。漢代的圖讖,大多是點點畫畫。宋代謝石等人,才專門用此卜筮之術,往往有奇異的靈驗。
  • (shown)近年,尤其1999年以來,世界各地都發生了大量的神佛雕像流淚,甚至流血的神蹟。根據歷史聖像流淚的記載,無一例外,都是在預示著某種不祥或災難即將發生,是神在警醒人們,趕快尋找一條安全逃生的道路……
  • (shown)不同的天象對應著不同的地象,而不同的地象又對應著人體不同的脈絡運轉。而這之間起核心和驅動作用的,就是人類的道德。當道德不夠而流通惡業時,就會帶來災難,出現天災人禍。
  • 唐代書畫家李思訓是唐朝宗室。他的畫作都極為超絕,善畫佛道、山水、樓閣、花木、鳥獸,除了取材實景,多描繪富麗堂皇的宮殿樓閣和奇異秀麗的山川,還結合神仙題材,創造出一種理想的山水畫境界,即所謂「時靚神仙之事,合然岩嶺之幽」。《唐朝名畫錄》稱他為「國朝山水第一」。
  • 宋太宗趙光義謀害兄長宋太祖趙匡胤,篡奪皇位,多行不義,遺害後世,子孫兩次絕後,還落得整個皇族淪為金國奴隸的奇恥大辱。與之鮮明對比的是北宋名臣范仲淹,他一生都在為國分憂造福百姓,不惜四次被貶。范仲淹清苦一生,卻後世興旺,福貴八代,其中的奧妙在哪裏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