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江澤民其人》 (178)

中國經濟謊言及危機 中共不敢公開的真相

蓋棺論定清算江澤民(2) 經濟災難:透視GDP神話(上)

江澤民任人唯親,利用政治腐敗作為自己維護個人權力的工具,上海幫、江家幫盤根錯節,中國政治權力走向了全面腐敗的黑暗時期,中國社會出現了有史以來最大的官僚貪污腐敗集團。官商勾結,官匪一家,政府黑幫化。政府權力已經墮落成為監控、迫害百姓的工具。江澤民上台後大力擴充武警部隊,使全國百萬人口以上城市都組建有團以上一級武警部隊,成為一支對付老百姓的特種防暴部隊。為恫嚇人民,江大開殺戒,將死刑的審批權(經濟犯罪死刑除外)下放到省高級人民法院,一時間死刑判決大幅度上升,省際之間對殺人數量還相互攀比,藉以顯示所謂嚴打的力度。(大紀元資料圖片)

人氣: 2236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5年10月24日訊】江澤民其人》第廿三章:天地高懸陰陽寶鏡 蓋棺論定清算江賊(上)

2.經濟災難:透視GDP神話(上)

在庫恩的《江澤民傳》裡,大吹特吹了江澤民的經濟功勞,很多人也以為中國經濟形勢很好,但是又有多少人能看到在這一片「繁華」下面,到底掩藏著多少見不得陽光的陰暗,看到經濟表面繁榮的實質是甚麼,以及中間存在怎樣的陷阱和危機呢?

中國經濟平均發展速度落後其他國家

中國上海在30年代的時候非常繁榮,民營資本非常發達。但中共掌權之後,經濟資源完全被收歸國有,中國民間經濟力量遭到了很大的壓抑和摧殘。中國的經濟資源更因為計劃經濟的原因而無法充分發揮作用。這種狀況在80年代初的時候才稍為改變,但那只不過是把中共原來剝奪的百姓財富還回民間,百姓的經濟創造力少受壓抑而已,所以這算不得政府的甚麼功勞,更無法算到江澤民頭上去。

過去幾十年來,各國經濟都在增長。中國人勤勞刻苦,中國經濟增長完全應該比其他國家更快。但事實上,中國在世界經濟總量中所佔比例是遞減的。在經歷了二戰、內戰、韓戰的連續破壞之後,中共建政之初的1955年,國民生產總值尚占世界總額4.7%;至江澤民從政治舞台全面退出之前的2003年,中國佔全球國民生產總量的比例跌至不足4%。中國同先進國家和世界平均水平的差距不僅沒有縮小,反而越拉越大。中國人均財富居世界後列。

充滿水份的經濟增長數據

江澤民自己喜歡說大話空話,也喜歡別人唱讚歌,採用「數字出官」政策,片面強調GDP數字。因此各地爭相造假,GDP數字嚴重不實。

中國國家統計局一位官員在接受《金融時報》關於中國統計做假問題的採訪時說,「(中國)有很多問題單靠統計局是無法解決的,尤其是與政治相關的問題。 」經審查,全國85個城市隸屬於四大商業銀行的670多家分支行,有高達98%的銀行做假賬、虛賬,並持有二至七、八本各種形式的帳冊,應付檢查。連朱鎔基本人都說,他拿到GDP數字,都得打個八折。

有幾位研究中國經濟多年的專家發現,1997到2000年間,官方數據顯示經濟增長24.7%,可是同期能源消耗卻下降了12.8%,而中國經濟效率並沒有怎麼提高。這說明經濟增長數字不可能有那麼高。香港CLSA經紀公司年度報告裡說:「有關說明中國經濟增長全球最快的『數據』,其價值不抵用來寫它們的紙。」「我們無法預測中國2002和2003年的經濟增長,因為我們缺乏最基本的統計信息來構造哪怕最粗糙的預測模型。」

經濟的畸形發展

江澤民倡導的經濟發展走的是非常畸形、也不可能持久的道路。

在很多地區的經濟發展中,是以國有資產的變相拍賣為基礎的。很多國有工廠把廠房一賣,或者找個外商,把廠房一折價,就產生了巨額「利潤」。但這種利潤,不過就是國有資產的出賣、而且往往是賤賣,原來沒有進行計算的財富價值進入市場而已。那些財富本來就存在,本來也屬於老百姓,不過是被中共非法掠奪,成為沒有價值的黃金,現在又重新釋放出來罷了,而不明就里的人卻很容易被欺騙。有研究表明中國國有資產大量流失,金額高達五萬億元,而2003年中共官方公佈的含水份的國內生產總值數據才只有11.7萬億元。

由於官員盲目追求經濟增長,中國經濟一直靠高投入,高能耗、高污染,效益並沒有得到提高,作為主體的國有經濟虧損狀況一直沒變。2000年中國萬元GDP能源消耗相當於世界平均水平的3.4倍,日本的9.7倍。這樣的經濟增長,是無法持久的,也是世界和後代子孫都無法承受的。權威雜誌《經濟學人》認為,中國經濟投資過度,投資占GDP比率高達40至45%,沒有一個經濟體可以承受。《經濟學人》還說,如果投資者是用自己的資金投資,中國那些過剩的水泥廠、鋼鐵廠及汽車工廠等,可能不會被興建。改革開放25年來,經濟增長了6倍,而資源的消耗卻增長了幾十倍。如果算上生態成本,中國經濟增長將為負值。

隱患和危機

中國經濟外貿依存度非常高。2004年中國GDP為1.65萬億美元,對外貿易額達到1.1547萬億美元,外貿依存度約為70%。這種依存度隱藏著非常大的風險,因為外界因素的問題就可以引起中國經濟的震盪。事實上,中國的經濟很大一部份都是靠外資支撐起來的。偌大的中國,利潤竟然有一半是外資創造的。國有企業則大部份都處於虧損狀態,缺乏國際競爭力,是銀行的無底洞。這深刻說明了中共經濟體制本身的問題。一旦外資撤離,中國經濟不堪設想。而現在吸引外資,不過是靠廉價出賣的國有資產,廉價出賣中國工人的勞動,靠中國工人的勤勞付出。這都是犧牲國人利益換來的,如果中國經濟不能實現轉型和提高效益,生產越多中國人就被剝削得越厲害。

中國的經濟相當不均衡。中國幾乎是世界上貧富差距最懸殊的國家。「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已經不足以形容貧富的對比。據中國社科院的調查,佔人口75%的農民在中國財富總額裡的佔有比例不超過4%。也就是說,農民人均財富擁有額僅為城市人均的1/72,即1.3%。八億農民真正是一貧如洗。所以我們一方面看到豪宅名車供不應求,而另一方面許多人卻靠賣血、賣腎維生。因為地區發展的不均衡,內陸很多省份仍屬於「第四世界」、「第五世界」;因為收入分配不均,全國有二億多貧困人口還掙扎在國際公認的最低生存線(每人每天收入1美元)以下。因為普通百姓的收入並不高,老百姓買不起產品,中國經濟長期內需不足,經濟不得不高度依賴出口,風險增加。其實大陸近年來持續的高增長依賴著巨額的財政赤字,以帶動不景氣的國內需求,掩蓋實際上增長非常緩慢的經濟,維持著表面上的虛假繁榮,但長期下去問題必然浮現。

人們所看到的經濟繁榮,一個重要原因是經濟財富向少數地區和人手裡積聚。但這卻不能掩蓋多數人的貧窮狀況。一旦社會不公引發民眾不滿情緒發作,整個社會馬上就會陷入危機。

中國的金融業更是危機四伏。標準普爾估算中國銀行的壞帳比例在45%,也就是說老百姓的銀行存款有一半都打了水漂,而江澤民仍然在利用國債、股市和樓市圈老百姓的錢。據國內財經網站的股民調查顯示,2001-2005年4年以來,在滬深股市開戶的7000萬股民中,有超過94%的人虧損一半以上。2005年6月6日上海股市在4年漫漫熊市之後終於跌破千點大關,創下自1997年2月27日以來,近9年的收盤新低。中國股市市值從4年前的1.7萬億元縮成7000億元,1萬億元的市值人間蒸發。有股民在網上貼出賣腎的帖子,以求還借來炒股的錢。美國著名的布魯金斯研究所首席分析師拉迪警告,中國大陸的公共債務和銀行壞帳的增加已經到了無法承受的地步,龐大的不良貸款與政府借款,將拖累大陸金融體系,中國大陸隨時可能發生金融災難。

因為官員的腐敗,中國財政狀況壞得透頂。里昂信貸證券曾對中國縣級政府負債情況做了全面估計,認為中國的縣級財政債務為3萬億元,佔到當年全國GDP的30%左右。2003年底,溫家寶下令對村級財政進行清理,發現村級財政不僅欠下了銀行、信用社高達四千個億的呆帳、死帳,而且欠下了農民個人高達三千個億的借貸資金。江澤民時代養育的官員們早已吃肥了,長「壯」後開溜,而村級組織的財政卻債台高築。但這還是保守數字。巨額債務像是懸掛在地方政府頭頂上的烈性炸藥,隨時都有爆炸的可能。

失業率居高不下是另外一個不能忽視的問題。中國失業率達百分之二十以上,是世界失業率最高的國家之一。城市失業者三千多萬,農村有一億多餘勞動力。大量的無業人口形成對社會穩定的嚴重威脅。可以毫不誇張地說,中國表面的經濟繁榮之下隱藏著可怕的政治、經濟和社會危機。

(版權歸大紀元所有,歡迎轉載,不得更改)

責任編輯:肖笙

評論
2015-10-24 6:2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