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思恩:推動現代中國社會變遷的巨大動力

謝思恩

人氣 52

【大紀元2014年08月25日訊】最近,網路上搜索的熱詞中,除周永康之外,排名在顯著位置的分別是「戶口改革」與「農民工」。這兩個熱詞涉及的內容都與農民問題有關。近三十年來,農民工、農民問題、三農問題、戶籍制度改革、農村城市化、農民職業化、農民市民化等討論,已經越來越成為中國人評說的話題。在數量巨大與農民相關的文字裡,人們越來越意識到,毛時代的農民和農村政策不僅在理論上存在巨大的錯誤,在實踐中也存在巨大的資源浪費和社會低效率運行問題。通過對農村問題的反思和探討,人們意識到,改變毛時代的農民、農村和農業政策勢在必行,但難度很大。現在,農民問題成網絡熱詞,與過去三十多年的農民大規模進城,人們對這個現象的思考探討直接相關。

這兩個熱詞,標誌著農民問題以及與此相關的社會政策改革問題的討論,已經提到中共最高層在政策實踐層面考慮的階段了。其實,人們還應該公開討論的另一個熱詞,就是法輪功和法輪功現象。遺憾的是,中共的網絡封鎖了一切與法輪功相關的正面報導和學術探討。如果比較一下,人們會發現,中國社會的變遷正在發生,而法輪功問題和農民問題,是推動正在中國社會發生巨大變遷的兩個主要動力。

比較這兩個社會現象,在表面上,他們有一些共通的方面。

1.興起的時代背景相同。

上世紀八十年代中後期,農民的異地流動,主要是到城市去尋找生計的來源,成為所謂農民問題興起的標誌。被學術界描繪為「民工潮」。那時候,官方研究人員主要把這個現象當成一個社會問題來解讀,試圖給這個現象尋找解釋的理由和解決的途徑。當時,中共官方對這一現象主要採取堵和截的辦法,試圖通過行政和經濟的手段,遏制這種城鄉流動,把農民繼續限制在農村。儘管當時認定農民就應該在農村呆著的指導思想占主導,農民進城謀生的障礙也很多,城市對農民的接納也很不友善,但進城謀生的農民克服了種種困難,頑強地加入了農民進城這一浩蕩的大遷移行列,推動了中國社會城鄉格局的大變遷。

那時,在中國城鄉,另一個人數龐大的氣功群體也在悄然興起。人們在經歷了文革的巨大創傷後,社會極為嚴厲的管制似稍有放鬆。民間自發興起的氣功健身熱潮,影響日益增大。大大小小的氣功流派達到上千種。在中共官方和半官方的嚴密監視和管制下,氣功修煉人數早已達到上億人。九十年代中期,中國的城鄉,尤其是城市的公園綠地,大街小巷,隨處可見各種氣功健身的人群。上至高官,下至普通民眾,很少有沒聽說過氣功,沒見過身邊習練氣功的親朋好友或同事的。在這個規模宏大的氣功潮中,法輪功自1992年開始傳出,修煉人數快速增長,在其他氣功流派逐漸淡出的情況下,獨樹一幟。

2.規模相當

從進城農民的人數看,中共官方估計在九十年代中,流動的農民工人數達到七千萬到一個億。法輪功的修習人數在七年時間裏,快速升至約一億。不過中共官方只承認約七千萬,到開始鎮壓法輪功後,再次把這一數目修改為三千萬。

無論是七千萬,還是三千萬,從社會學研究方法看,如果一種社會現象涉及的人數規模超過了一定的程度,就應該歸為一種社會潮流、一種有待學術研究的客觀事實,具有學術意義和現實意義,特別在一種社會政策的決策中。其實即使是三千萬,在中共1999年開始鎮壓法輪功以來,每個被談話、受監控、被洗腦、綁架、判刑和失蹤的修煉者,其痛苦狀況都波及了其配偶、父母、子女、朋友或同事。從這個角度說,法輪功現象直接涉及的社會人群遠超過一億。如果算上參與迫害的官員,受到中共宣傳而產生心理反應的社會公眾,這個規模就更大。

3.興起原動力的異同

雖然,農民衝破重重阻力要進城,和氣功修煉祛病健身看起來毫不相干,但其本質的某些原因是相通的。

農民在毛時代違背社會自然發展規律的階級鬥爭理論指導下,被戶籍和身份制度捆綁在土地上,禁止隨便邁出中共規定的鄉村界限,禁止用自己的智慧和自由去打工、賺錢、開店舖。而上世紀八十年代後,農村不斷掙脫這一制度性的禁錮,突破層層制度性的障礙,走出山村,拓展生存和生計的空間。其本質是對中共計劃體制的突破,對個人行為生存空間的突破。

相比之下,氣功的興起,尤其是其祛病健身的強大功效,其建立在中華傳統文化中修德養生的文化根基,在廣大中國民眾中獲得了文化和心理上的廣泛共鳴。這與中共建政後刻意灌輸的馬列主義、毛思想看世界的方法論截然不同。在中共鎮壓前,針對法輪功人群的大規模調查顯示,法輪功修煉者中社會政治精英和文化精英人數眾多,比例很大,其中許多人是中共黨員、國家幹部、各高校的專家教授和各學科的學術人員。高學歷、高收入,這在西方社會的法輪功學員中更為普遍。氣功的廣泛傳播,是人們在思想空間突破桎梏的時代潮流,其大範圍和快速度的傳播,表明了中國民眾在中共嚴密控制的思想領域的突破。

因此,無論是農民進城,還是氣功和法輪功的興起,都是對中共嚴密控制人的體制的突破。前者側重在經濟、社會生活和生存空間上;後者則側重在思想、文化和對自然人文與對人本身意義的反思與探索上。

4.影響力都輻射全社會

農民主要來自農村,他們的目的地是城市。數量龐大的農民工大軍,通過各種方法和自身的社會關係網絡,滲透到城市的千家萬戶,參與到城市經濟運轉當中,推動了中國過去三十年經濟的飛速增長,為城市社會的工業化提供了低廉的勞動資源。

在學術領域中,對農民問題和農民現象的反思,啟發了一代人的學術意識,也在某種程度上鬆動了城市接納農民的社會政策。記得八十年代中,一個大學幾個勇敢的老師,帶著幾個社會學的研究生,到蘇南去實地調查農民工和私營企業,國家安全部門一直盯著他們的行蹤,背地裏審查著他們是否有海外反華勢力的滲透,這個題材當時屬「高度政治敏感」話題,現在看來已是很可笑的事情。歷經三十年,當年的幾個研究生,開啟了農民工實證研究的大門,引入了西方研究社會現象許多初淺的研究方法,如現場觀察,與當事人交談,詢問他們的感受,採用口述史的方法,追述當事人的困惑或遭遇,一些簡單的問卷和平面的統計等等,這些方法的引入,也開啟了突破馬克思狹隘的視角分析社會現實問題的開始。

有這樣幾篇農民研究文章壯膽,加入到農民和農民問題討論的人開始增多。在社會學之外,行政、政策、管理、甚至文學藝術等領域,都開始加入對農民問題的討論。到今天,學術圈裡討論農民問題,幾乎成了一個人接受過高等教育的標誌,無論對農民問題瞭解的角度和深度如何,眉頭緊鎖地發表一下對農民問題的看法,似乎成為一種時尚。

過去三十年的討論中,大家開始意識到,「農民問題」不是農民們的問題,本質上是中共製度造成的問題。中共管理體制在與農民有關的社會制度,不僅與自然規律、社會規律、世界潮流背道而馳,而且效率低下,成本巨大,造成社會矛盾空前激化。因此,改變中共見政以來所有的社會政策、改革社會體制勢在必行,這越來越成為有識之士的共識。

農民問題及其引發的知識界對農民政策的大反思,是對中共共產主義國家理念的解體過程。換句話說,農民要進城,馬克思的階級鬥爭理論和毛澤東的農民理論,解釋不了這個現象,控制不了這個過程,也解決不了具體問題,不得不引入西方新的學術流派和分析框架。中共所有的馬克思和毛澤東理論,僅在農民問題上,就自然破產了。從這點看,農民及農民問題的輻射效應對中國而言是全社會性的。

引發巨大社會良性效應的法輪功,最初在人口密集的大城市傳播,通過人傳人的方式,首先獲得了城市內良好的社會信譽和接納度,然後這些最初的修煉者通過自己的親朋好友,個人的關係網絡,使法輪功的影響力快速向城市周邊輻射。這個輻射方向與農民從農村向城市的走向相對。

如果說,中共開始鎮壓法輪功時,雖然有上億人修煉,但仍有絕大部份社會成員不了解法輪功的話,中共實際花了不少人力來「研究」法輪功。1999年鎮壓法輪功前,在法輪功學員中暗藏了大量特工,混入學員,對每個修煉者的職業年齡工作單位等瞭如指掌。這些所謂調查令中共高層個別人認為,以中共強大的國家力量,鎮壓這群「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手無寸鐵的修煉者,「三個月消滅法輪功的計劃」一定是手到擒來,得心應手的。

但十五年過去了,法輪功沒有被消滅。雖然法輪功凝聚人的最初動力主要是善化人心,祛病健身。但這群修煉人在各種酷刑、洗腦、監視、騷擾、威脅和恐懼下,沒有被消滅。國內外的法輪功學員用自己特有的方式繼續傳播著法輪功真善忍的理念,書寫了人類歷史上用和平理性方式解體強權的偉大篇章。雖然法輪功不要權力,只希望可以繼續修煉,釋放抓捕的學員,停止對人的基本尊嚴和權利的迫害,但許多人已經意識到,法輪功的存在和法輪功真相的傳播,最後會使中共在真相面前解體。

在走過了艱難的十五年的今天,法輪功學員設計的破網軟件,連接溝通著全世界的大法學員;他們創辦各種媒體,為海內外普通的民眾傳遞了大量充滿智慧和深厚文化內涵的文字與思想;《九評共產黨》推動了中國轟轟烈烈的退出中共黨團隊的「三退」大潮,也推動著人們反思如何徹底剷除馬克思和共產主義對中國人的禁錮與毒害;神韻藝術不僅感動了無數的觀眾,還快速走上世界的舞台,開啟人們對傳統和神傳文明的重新認識,並引領世界藝術的新潮流。

法輪功的影響力從中國北方的一個城市,快速傳播到各大城市,也輻射向廣大的中國農村。1999年中共的非法鎮壓,把法輪功推向世界舞台。法輪功學員不斷向民眾講真相,讓全世界都來思考這場史無前例的迫害。法輪功現象不僅是一個修煉群體的被迫害,也不僅是他們的群體的和平抗暴,更是一個推動人類文明徹底反思,並引領中國乃至世界社會文明進行變革和轉型的一個重大社會現象。

法輪功在全世界洪傳。(網路圖片)
法輪功在全世界洪傳。(網路圖片)

從這個角度看,法輪功現象遠比中國農民的問題的意義更為重要和深遠。

遺憾的是,和農民問題相比較,大陸和海外的學者,在法輪功現象上的思考要落後很多。許多人畏於中共嚴厲的文字審查和話語控制,擔心一些客觀描述法輪功的純學術研究,會遭到中共對付法輪功學員式的迫害,被迫卻步。西方的許多研究中國的學者,也因文字和文化背景的障礙,難以看清中共的真面目,也弄不懂法輪功文獻的許多內涵。尤其在對法輪功瞭解不多的情況下,用中共片面的抹黑當作研究法輪功的角度,某種程度上成了中共的幫手。這使得外海學者研究法輪功現象的文獻很少,即使有,也無法準確描述法輪功現象的主要原因。但越來越多的普通民眾,已經能用最簡單的普世價值,從人性和道義的角度,意識到應該用實際行動來制止這場邪惡的迫害。

世事變換,成住壞滅是歷史上各王朝興衰的規律,概莫能外。隨著2012年王立軍出逃美領館;薄熙來、谷開來相繼受審,和最近李東生、周永康等中共要員的被捕,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主要執行者和政策制定者的黑幕逐漸浮出水面。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殘忍的真相,和法輪功及其修煉者被中共刻意歪曲了的真實的風貌,將同樣逐一展現在公眾面前。相信不久的將來,法輪功和法輪功現象將成超過其他網絡熱詞,成為人們長久關注和研討的公共話題。

——轉自《新紀元週刊》自由評論

責任編輯:勞拉

相關新聞
中共前衛生副部長黃潔夫泄密「醫院參與違規器官買賣」
高智晟:黑夜、黑頭套、黑幫綁架
高智晟律師致胡溫的第三封公開信
高智晟生死劫難 中南海高層博弈的聚焦點
最熱視頻
【直播回放】3.20疫情追踪:中國清零 川普質疑
【現場視頻】武漢市民抵制警察肆意入室搜查
【世界十字路口】疫情四大責任 中共難逃
【直播回放】3.20美國政府每日疫情發布會
【有冇搞錯】無罪有錯?李文亮案再掀輿論海嘯
【胡乃文開講】喝1碗湯退燒殺病毒 醫:發燒代表你身體好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