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人性喪盡的廣西「文化大革命」浩劫

(原標題)晏樂斌:我參與處理廣西文革遺留問題

人氣: 481
【字號】    
   標籤: tags: ,

編者註:1981年4月至6月,作者被公安部抽去參加中共多個部門聯合組織的「中央赴廣西落實政策,文化大革命問題調查組」,1983年4月至1984年1月,又被公安部抽去參加中共中央組織的「處理廣西文革遺留問題工作組」。下面記述的是作者在調查瞭解廣西「文化大革命」中出現的部份問題。(節選)

二、死人問題

文革」期間的死人問題,是廣西的特殊問題,是我們調查組、工作組到廣西後廣泛接觸到的一個最普遍、最尖銳的問題,也是一個帶有爆炸性、危險性的問題。

廣西「文革」期間究竟死了多少人

1979年1月,區黨委向中央報告稱:1967年、1968年兩年,全區「非正常死亡」4.4萬人。1981年調查組到廣西時,據自治區處理「文革」期間非正常死亡問題領導小組辦公室(由區黨委書記趙茂勳主管,公檢法三長參加,簡稱「三人辦」)匯報,1967、1968年兩年,全區「非正常死亡」4.4萬人,其中,地主、富農、反革命、壞分子2.7萬多人,幹部、群眾1.7萬多人(不包括自殺數)。

當時全區12個地市,我們調查組僅據南寧、桂林、玉林、欽州4個地區和南寧、桂林二市黨委的匯報,「非正常死亡」就有4.7萬人,如果加上其餘6個地市和區直機關以及柳州鐵路局單位,死亡不少於10萬人。1981年6月30日,區黨委第一書記喬曉光向中紀委匯報時說:「文革10年,廣西死了(非正常死亡)70400人」。有的幹部、群眾反映死了20萬人,也有的說死了50萬人。當年韋國清同志與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何蘭楷私下談話時,說廣西「文革」中死了15萬人。眾說不一,各執一詞,究竟死了多少人,誰也說不清楚。

1984年1月,我們赴廣西工作組行將結束、廣西處理「文革」遺留問題進入掃尾階段時,自治區「處理文革遺留問題辦公室」根據全區各地(市)、縣、公社「處理文革遺留問題辦公室」報上來的統計表明,全區「文革」中有名有姓有地址的死亡人數有8.97萬人,其中,兩派武鬥死亡3700人,逼死7000人,其餘7.9萬多人,是有組織、有計劃、有領導地打死和槍殺的。南寧地區14個縣,死人在千人以上的就有8個,光一個賓陽縣就死了3777人。另外,全區失蹤2萬餘人,無名無姓的死者3萬多人。

死的是一些甚麼人,怎麼死的

1981年自治區「三人辦」向中央調查組匯報說,廣西「文革」中死人,一是武鬥打死的;二是刮「十二級颱風」,貧下中農處決了一批四類分子,這是多數;三是造反派亂抓亂殺保守派的一些人,保守派翻過來後也亂抓亂殺了一些造反派。1981年的調查組和1983年的處理「文革」遺留問題事實證明,這個說法掩蓋了事實真相。

事實真相是:

一是亂打亂殺死的多,武鬥死的少。桂林市和桂林地區是武鬥比較激烈的地方,但在1967、1968年兩年死亡的11027人中,也只有458人死於武鬥,占4.1%。南寧地區的武鳴縣死亡的2197人中,武鬥打死的僅3人。還有許多縣、市根本沒有發生武鬥,也死了很多人。

二是幹部、群眾死的多。南寧地區14個縣、市(不含自治區、地直屬單位),死亡16494人,其中幹部、工人、社員死9739人,占57%,四類分子及其子女死6755人,占41%。桂林地區「文革」中死亡的11612人中,幹部、群眾死亡7461人,占64.2%,四類分子及其子女死亡4151人,占35.8%。臨桂縣死亡1865人,幹部、群眾死亡1406人,占74.8%,四類分子死亡458人,占25.2%。

三是對立派「4.22」死的多,掌權派「聯指」死的少。如,馬山縣死亡的1262人中,「聯指」成員僅4人,絕大部份是對立派「4.22」成員,四類分子死414人。鳳山縣城廂公社死亡的285人中,持「聯指」觀點的3人,是在武鬥中打死的。臨桂縣死亡的1865人中,「聯指」成員只有3人,是在武鬥中打死的,其餘1862人是被有組織有領導地殺死的。武鳴縣葛陽大隊殺死73人,一個「聯指」成員也沒有。

1981年自治區「三人辦」向中央調查組匯報說,死人主要發生於從湖南、廣東刮來的「十二級颱風」,由「貧下中農處死了一些人;革委會剛成立,因為沒有權威,群眾亂殺了一些」。這個說法也是站不住腳的。根據1981年我們調查組和1983年處理「文革」遺留問題自治區各級「處理文革遺留問題辦公室」上報的結果,殺人是有組織、有計劃地進行的,而且多數是在革委會成立後有領導地進行的。

大批死人的歷史背景

廣西「文化大革命」初期,沒有分成明顯的兩派。1967年3月,廣西軍區找各群眾組織商量,要求支持韋國清站出來領導廣西「文化大革命」。當時有的群眾組織提出要韋檢查後再定,而區直機關群眾組織「公安兵團」、「紅色監察」、「造反兵團」等則同意無條件支持韋國清站出來。4月29日,區黨委書記伍晉南、賀希明、霍泛三人發表聲明,支持前者,反對無條件支持韋國清站出來搞「三結合」。於是,圍繞著「支韋」還是「反韋」問題,形成了兩派,前者稱「無產階級革命造反派聯合指揮部」(簡稱「聯指」),後者稱「4.22」。兩派形成後,從軍隊到地方,從自治區領導機關到各個基層單位,形成了兩大對立陣營。

廣西軍區開始是支持「聯指」的。1967年8月24日,周恩來第五次接見廣西兩派代表,表示支持「4.22」。廣西有大批幹部隨即表態支持「4.22」,廣西軍區也檢討了支一派壓一派的方向路線錯誤,轉而表示支持「4.22」,但實際上仍暗中支持「聯指」。當時在全廣西,除桂林市外,「4.22」都處於劣勢地位。

1968年2月,由廣州軍區下令,將支持「4.22」的軍隊調走;4月,廣州軍區司令員黃永勝內定「4.22」為反動組織,於是開始壓「4.22」。這是當時的基本形勢和情況。但是,死人最多集中在三個階段,也可以說是三個高潮。

第一階段,1967年冬至1968年春,主要在農村全自治區刮起了一股「紅色風暴」,說是地主、富農、反革命、壞分子及其子女起來造反,要殺幹部群眾,說「你不殺他,他就要殺你」,於是在農村中成立起了「貧下中農最高人民法庭」,搞群眾專政,殺了一大批四類分子及其家屬、子女,也乘機殺了一些「4.22」觀點的人。其中靠近湖南零陵地區的桂林地區各縣,尤為嚴重,有的四類分子之家被全家殺絕。「靈山縣譚禮大隊民兵排長黃培立召開民兵統一行動,把地、富及其子女全部殺掉,全大隊共殺了130多人,財產、房屋沒收蓋禮堂,禽畜、糧食全部吃掉」。

1968年3月,上思縣武裝部長段振邦在縣四級幹部會上說:「過去我們對敵人專政,要經過公安、法院,現在不需要了,現在實行群眾專政,不殺掉那些東霸天、西霸天,群眾不同意」。全縣於同年的三、四月間亂殺了一批四類分子及其家屬、子女和被認為是壞人的人。臨桂縣1967、1968年兩年打死的1865人中,被打死的四類分子及其家屬、子女459人。靈山縣「貧下中農造反總部」(「聯指」)於1968年初,召開會議全縣統一行動。全縣共殺死2900多人。他們用「種花生」指槍決,「種芋頭」指石頭打死,「種甘蔗」指木棒打死等暗語統計殺人數字。

第二階段,是各縣革委會成立前後,其名義之一是保衛紅色政權,二是抓「反共救國團」。廣西各縣大部份在1968年春夏期間成立革委會,殺人是有組織、有計劃地進行的,且多數是在各縣革委會成立後有領導地殺的。上思縣成立革委會後,在縣革委會主任、縣武裝部長段振邦的組織、策劃、煽動下,造成1639名幹部、群眾和四類分子被殺,其中,被殺的國家幹部162人,工人61人,城鎮居民18人,學生5人,社員632人,四類分子761人;老游擊隊員48人,共產黨員97人,共青團員13人。宜山縣革委會成立後,於1968年6月11日召開了「向階級敵人發動猛烈進攻」的全縣萬人大會,在大會上當場打死幹部、群眾11人。會後,各公社倣傚、推廣,均成立了以民兵為主體的「保衛紅色政權指揮部」,群眾稱之為「殺人部」。從此開始,該縣共死亡1400人。賓陽縣革委會成立後,從1968年3月至1969年10月期間,該縣亂打亂殺逼死了3890餘人,是南寧地區死人最多的縣之一。

融安縣從1968年8月14日縣革委會成立到9月底一個半月的時間裏,全縣殺了三千多人。其中縣革委會機關所在的長安鎮,殺了八百餘人。大將公社小圩鎮龍妙街殺死45人,成了寡婦街,至今每逢過年過節到處是悲慘的哭泣聲。有些老人講:當年日本強盜侵佔長安鎮,進行屠殺時一天最多殺了17人,而1968年8月21日,一天就殺了100多人。他們憤慨地講:這幫殺人強盜,真比日本鬼子還凶殘狠毒。」

在老革命根據地鳳山縣,「文革」開始後,以老紅軍營長廖熙英為首,以革命老人、老游擊隊員為骨幹,成立「革老派」,副縣長覃家修也支持「革老派」觀點。廣西兩派形成後,「革老派」支持「4.22」。當時同意「革老派」觀點的群眾、幹部佔全縣人口的95%。由於「革老派」力量雄厚,1968年2月佔領了縣城,「聯指」逃去東蘭縣。

縣革委會成立後,配合軍隊進駐鳳山,「革老派」的大小頭目大部份被殺全縣被抓6000多人,批鬥了5000多人,殺死了3000多人。有的全家被殺光,很多軍烈家屬全家也被殺光,許多老紅軍、老游擊隊員被殺,全縣地下黨被打成「叛徒集團」。

第三階段,是發佈《七.三佈告》以後。這個時期,農村「4.22」的大小頭頭和骨幹大體已被用「反共救國團」的罪名消滅得差不多了,掌權者和扶持的「聯指」造反派於是揮戈向城市開刀,集中表現在湘桂鐵路線上的南寧、桂林二市。

南寧市在《七.三佈告》公佈後,廣西軍區副司令員兼南寧警備區司令員、區公檢法軍管會主任宋治平、南寧警備區政委韓仕福、副司令員印璽、副政委慕石起等人,於7月28日在南寧警備區召開黨委擴大會議,傳達軍區、區革籌小組命令,。會後,調集了南寧地區14個縣的武裝民兵,部隊官兵,以及『聯指』派武鬥人員共三萬多人發起猛烈攻擊,圍剿、屠殺群眾造成萬餘人死亡的嚴重事件。僅事後南寧火葬場負責火化的屍體就有5000多具,有人看見,解放路打下後,有20多輛翻斗卡車拉了三天的屍體,有的拉到市郊煤礦的坑道裡,有的拋到邕江。為掩人耳目,抬屍體的『4.22』成員也被『聯指』打死,當時邕江下游的西津水電站閘門被漂去的屍體堵住了。」「8月8日,部隊和『聯指』攻打解放路全部結束。解放路及其附近33條街巷被炮擊中焚燒成了一片廢墟。

三、桂林「八二○事件」

廣西區革籌小組、廣西軍區、廣西「聯指」造反派在解決南寧問題,圍剿、拔除「4.22」據點之後,又著手解決桂林問題,策劃、製造了桂林「八二○事件」,一萬餘名群眾被無辜殺害,造成了極其嚴重的後果。

「文化大革命」開始不久,桂林和廣西其他地區一樣,群眾組織因支持韋國清和反對韋國清分裂成兩派,前者為「聯指」,佔少數,後者為「革命造反大軍」(簡稱「老多」,即「4.22」)佔絕大多數。

1968年8月20日,桂林地、市革委會和桂林警備區司令部、政治部,聯合發出公告,以進一步落實《七.三佈告》為名,號召「向一小撮階級敵人發動更加猛烈地進攻」。當日凌晨5時,支左部隊和上萬名武裝民兵、「工人糾察隊」、「聯指」成員組織的「毛澤東思想宣傳隊」,按事先劃分的地區,手持名單,挨家挨戶搜查、抓捕,全市共抓了7000多人,僅有二千多師生員工的廣西師範學院,就抓了1200多人。桂林地區所屬12個縣,在同一天行動,全地區抓了一萬多人。

「八二○事件」和事件之後致使桂林市和桂林地區12個縣槍殺、打死、逼死幹部、群眾一萬多人。在「八二○事件」後的一個月內,桂林市僅機關、工廠內部打死296人。桂林地直機關抓了300多人,大部份被殺害了。臨桂縣打死848人,僅縣直駐桂林單位抓去318人,放了25人,其餘293人全被殺害,其中發現一份111人的被殺害人員名單,名單裡有縣委副書記李瑾科、副縣長周克仁、法院院長劉錫臣、副檢察長龍炎運、縣財貿政治部副主任李景發、縣委辦公室副主任王振廷等領導幹部,他們被扣上「反共救國團」罪名,由縣委宣傳部幹事、「聯指」造反派頭頭胥明德以貫徹「七.三佈告」的名義,於8月20日、31日、9月18日夜晚,用汽車拉到漓江邊,除一人乘天黑混亂中逃跑外,其餘110人全部殺害。

僅有41名職工的縣醫院,殺死了16人。其中,縣法院院長劉錫臣是「八二○事件」時被抓,9月18日和其他4人在批鬥時被活活打死,其妻是縣醫院的醫生,8月23日同其他20人,被集體槍殺。就連跑回河北獻縣老家躲避災難的17歲的兒子劉振剛,也被抓回打死,說「鏟草不除根,以後是禍害」。只有100餘人的地區土產公司,8月31日開批鬥會,活活打死3人,讓「4.22」成員謝定軍、金聲二人挖坑掩埋,坑挖好後,謝、金二人也被打死,一齊埋掉。9月13日上午,該公司接到上面不准再殺人的通知,下午又殺9人,當時「聯指」殺人到了瘋狂的程度。有一個從湖南到桂林搞副業的社員被盤問是幹甚麼的,那人說:「打圍的」,被當成打「韋」(國清)的,當場打死。

無所不用其極

抓起來的人沒有被打死的,也遭到百般折磨。「聯指」以桂林市革委會名義,在桂林廣西師範學院搞了一個「『4.22』反革命罪行展覽」,第四展覽室是「活人展覽」,將抓起來的「4.22」成員,輪流囚禁在特製的木籠裡,任憑參觀者打罵凌辱。

「八二○事件」後,在桂林擁有10萬群眾的「4.22」組織,成了歷史罪人,受到殘酷鎮壓。無數被無辜殺害的幹部、群眾,被當成反革命來鎮壓,他們的家屬也被當做「反屬」或「被殺家屬」,有些家住城鎮的,被強行遷往農村。特別是那些父母雙雙被殺或父亡母改嫁的孤兒,生活極其悲慘。直到1974年才對被害人做了「非正常死亡,屬人民內部矛盾」的結論,1979年又統一修改為「由於林彪、『四人幫』極左路線的影響,於×年×月×日去世」的結論。

四、殺人手段駭人聽聞

凶殘狠毒

10年「文革」(廣西可說是十六七年「文革」),廣西不僅死人多,而且殺人手段之殘忍、狠毒,駭人聽聞。有砍頭、棒打、活埋、石砸、水淹、開水澆灌、集體屠殺、剖腹、挖心、掏肝、割生殖器、零刀剮、炸藥炸、輪姦後捅死、綁在鐵軌上讓火車壓死等等,無所不用其極。

柳州鋼鐵廠「聯指」頭目岑國榮(原為該廠工人,「文革」起來造反,當過中共九大、十大、十一大代表,是第九屆中央候補委員,第十屆中央委員,第十一屆中央候補委員,擔任過自治區工會主任、自治區黨委常委)等人在該廠「4.22」成員黃日高(該廠人事科幹部)的背上綁上炸藥,一按電鈕,炸得黃骨肉橫飛,還美其名曰「天女散花」,以此取樂。1968年,武宣縣被分屍吃人肉、吃心肝的有38人,全縣國家幹部(包括原縣委書記)、職工有113人吃過人肉、人心、人肝。貴縣農民陳國榮路過武宣縣去趕墟,因長得胖,被一民兵營副營長叫民兵把他活活殺害,挖出心肝,20人每人分了一塊肉。女民兵班長陳文留,她一個人吃了6副人肝,還割下5名男人的生殖器泡酒喝,說是「大補」。這種吃人肉,挖心肝的暴行,武宣、武鳴、上思、貴縣、欽州、桂平、凌雲等縣都有發生。

靈山縣譚墟公社裡屋大隊侯國震解放前當過土匪殺過人,「文革」中參加「聯指」,先後8次參加打砸搶殺,捉了6名教師,親自打死了3人,取肝6副,賣了36元(後僅判刑10年)。貴縣,1968年8月一次在南門外江邊殺死十幾人,全部被剖腹挖肝,由執行槍斃的劊子手炒吃下酒。該縣思陽公社民兵營長黃必友,殺人後將膽取出曬乾後當作熊膽出賣。

廣西一些地方,出現了「貧下中農最高法庭」亂抓亂殺四類分子及其家屬子女的嚴重事件。僅全州縣的一個大隊,兩天內集體坑殺76人。由此造成成批亂殺人的局面,後果極其嚴重。如1968年10月初,全州縣東山公社民兵營長黃天輝召集大隊會議,商議決定召集民兵班、排長等30多個骨幹開會。會上黃天輝說了湖南道縣殺地、富情況,並提出:「我們也要動手,先下手為強」,「要鏟草除根一掃光」。他還宣佈:「不准通風報信,誰走漏消息就和地主一樣。」最後採取坑殺的辦法,強迫被害者跳坑,有的不願跳,被黃用棍打後推下坑。地主出身的劉香雲在坑口向黃求情,請求留一個小孩給貧農出身的妻子,說:「天輝,我兩個仔,到政府去判也得留一個,我老婆也有一個,我抱一個跳下去,留一個給我老婆」。黃說:「不行」。結果,劉被迫抱著兩個小孩(大的3歲,小的1歲)跳坑而死。1983年廣西處理「文革」遺留問題時,黃天輝才被依法逮捕,於1985年1月被處決。

人性喪盡

梧州地區公安處一科副科長毛明日,「文革」中被誣陷,兩次被逮捕關押,他的父親和兩個弟弟「文革」中被殺,其大弟毛明昭在一次群眾大會上拉去槍殺時,他抱住一位軍代表的腿,要求救他,那位軍代表不理睬,還踢了他一腳,結果拉去槍殺了,還將他的頭割下,掛在富川縣城示眾。1983年毛明日同志到南寧找到我們工作組哭訴,是我接待的他。

1968年柳州市在貫徹《七.三佈告》時,中共柳州市委大院抓獲35名幹部、群眾,然後將他們一個一個裝入麻袋裡,從市委後院推入柳江淹死。

廣西壯族自治區政協常委、區文史館副館長、民族史學家劉介,他四歲的小孫子玩耍時不慎將鄰居蔡振華家的一條小狗從樓上掉下,「聯指」小頭目蔡振華以「打狗欺主」之名,夥同另一名「聯指」成員申松華,將劉介一家祖孫三代四口全部殺死,同時還殺死了一名為此講過幾句公道話的人。

武鳴縣華僑農場民涵分場的鄧斯環,是偽保安團長鄧文興的侄子,解放後鄧文興等被政府鎮壓,「文革」中鄧斯環參加了「聯指」,乘機進行報復,以「反共救國團」罪名,抓了支部書記鄧思鳳等26人,其中活活打死、剖腹、割死的有7人。事後鄧斯環對人說:「游擊隊能殺人,我們就不能嗎?」

崇左縣錳礦黨支部書記蘇士林等3人來信反映:「1968年8月,『聯指』在全縣進行大屠殺,一個晚上,太平鎮就殺了24人。被殺者從家裏捉起來,蒙上雙眼,推上汽車,拉到縣城外的半邊山,一個一個用刀子捅死。哀號聲、掙扎聲、哭叫聲,持續了一個多小時,嚇得附近村莊,家家關門閉戶,生怕大禍降臨,這哪裏是共產黨領導的社會主義,比法西斯還不如」。

上思縣革委會成立後,1968年9月1日縣「三代會」在平山廣場召開殺人大會,十多名參加「4.22」組織的幹部、群眾被活活打死。散會以後,縣革委會委員黎郝,將打死的十幾名死者屍體,全部剖腹,將心肝挖出來,拿到縣革委會食堂炒熟後給「三代會」代表下酒。南寧市徐振武的群眾來信反映:「『文革』期間,武宣、上思、靈山等縣發生過吃人肉、吃人肝事件。武鳴縣吃了29個人,副縣長覃炳剛同志被打暈後,拉去開膛時,因人太瘦,週身無肉,又被拖出去丟在野外,遇救倖免」。上思縣受害者家屬來信反映:「《上思晚報》『聯指』頭頭黃元清等4人,將參加『4.22』的女青年楊振明、劉吉芬抓起來,多次輪姦後殺害。

責任編輯:林詩遠

(原載:炎黃春秋雜誌,有刪節)

評論
2014-08-31 12:1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