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法華人名人錄:楊絳(中)

文/李明
中國著名的翻譯家、作家楊絳早年與丈夫錢鍾書的合影。(維基百科)
  人氣: 353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4年08月04日訊】楊絳是著名的翻譯家,她對中西方文學廣泛涉獵,加上早期對戲劇、小說乃至詩歌的創作實踐,具備了特別好的語言功底,使她的翻譯能夠體會作者的弦外之音,也能把原作者含蓄未吐的句子亦信亦達地翻譯出來。她晚年時以散文被更多讀者所熟悉,其文質素淡,意蘊久遠;多寫生命的感觸,顯得純真自然,乾淨明晰。

巴黎歲月

錢楊夫婦乘坐渡輪從英國抵達法國的加萊省,港口管理人員見楊絳抱著嬰兒,立即請她帶女兒優先下船。海關人員都爭看「中國娃娃」,沒打開一隻箱子檢查,笑嘻嘻地都畫上了「通過」的記號。令楊絳對法國人頓生好感,覺得比英國人更關心並愛護嬰兒和母親。
其後一年的巴黎歲月跟開頭一樣令人愉快,夫婦倆白天除了上課,經常結伴出去坐一會兒咖啡館,從生活中學習語言和汲取知識,或者一起逛逛舊書市;晚上一般都回到公寓,不改舊習,發憤讀書,青燈黃卷長相伴,不亦樂乎。

然而,第二次世界大戰的陰雲密佈,他們從報紙上得知家鄉已被日軍佔領,雙方家人都逃難避居上海。「我們為國為家,都十分焦慮。獎學金還能延期一年,我們都急著要回國了。」一九三八年的八月間,一家三口乘船回國,郵船抵達香港後,錢鍾書就隻身上岸,輾轉趕赴設在昆明的西南聯合大學就任外文系教授,而楊絳則帶著女兒繼續北上,與家人相聚在上海租界。

話劇編劇一鳴驚人

戲劇(特別是話劇),是當時人們所喜聞樂見的一種文藝形式。楊絳在困守上海租界時,做過母校振華女校上海分校校長、私人補習、小學代課老師,後受友人鼓勵,「業餘編寫劇本。《稱心如意》上演,我還在做小學教師呢。」

在上海灘這個大都市特有的新舊參半、土洋結合的生活形態下,加上楊絳對都市小市民生活的體驗與知識份子生活的積累,引發了她的創作靈感。第一個話劇劇本《稱心如意》於一九四三年在金都大戲院上演,「刻畫世故人情入微,細膩周至」,「鋒芒含而不露,婉而多諷」,大獲成功。

那時,錢鍾書尚且在文壇默默無聞,楊絳就已經成為上海灘知名的戲劇家了。而楊絳這個筆名,也就成了她最為人熟知的名字。

「灶下婢」與《圍城》

一九四一年底,日軍偷襲珍珠港,太平洋戰爭爆發,上海全面淪陷。來上海探望家人的錢鍾書也無法出去,只好與夫人廝守在一起,苦度歲月。後來,錢鍾書萌發了寫一部長篇小說的念頭,這就是被譽為「新儒林外史」的《圍城》。楊絳大為高興,催他快寫。

為了丈夫能安心寫作《圍城》,楊絳讓他減少課時,經濟上的短缺由她自理家務來彌補。「劈柴生火燒飯洗衣等等我是外行,經常給煤煙染成花臉,或熏得滿眼是淚,或給滾油燙出泡來,或切破手指。可是我急切要看鍾書寫《圍城》(他已把題目和主要內容和我講過),做灶下婢也心甘情願。」

《圍城》是一九四四年動筆,一九四六年完成的。錢鍾書在《圍城》序言中寫道:「這本書整整寫了兩年。兩年裡憂世傷生,屢想中止。由於楊絳女士不斷的督促,替我擋了許多事,省出時間來,得以錙銖積累地寫完。照例這本書該獻給她。」

與傅雷一家的交往

傅雷(1908~1966年)是著名的翻譯家和美術評論家。他與楊絳、錢鍾書可以說是先後的校友,都曾留學法國巴黎。傅雷和朱梅馥夫婦在上海與錢氏夫婦住得很近,抗戰末期時倆家結識,他們經常到傅雷家去夜談。

那時候知識份子在淪陷的上海,日子不好過,真不知「長夜漫漫何時旦」。朋友們聚在傅雷家樸素幽雅的客廳裡各抒己見,也許錢鍾書是唯一敢當眾打趣傅雷的人,「說起傅雷,總不免說到他的嚴肅。其實他並不是一味板著臉的人。傅雷只是不輕易笑;可是他笑的時候,好像在品嚐自己的笑,覺得津津有味。」

戴著絲綢手套的鐵手

一九四九年八月,楊絳夫婦被聘請擔任清華大學外文系教授。他們舉家離開上海,定居北京,從此再也沒有離開京城(除「文革」、「五七干校」之外)。

不久,即一九五一年,開始了「三反」運動和「知識份子思想改造運動」(即所謂的「脫褲子、割尾巴」,也稱「洗澡」),楊絳後來所寫的長篇小說《洗澡》講的就是知識份子經歷的這第一次「思想改造」時的事情。

《洗澡》裡的這組知識份子群像,形形色色:一方面,清者自清,有本色絲帛一般的素淨、純潔;另一方面,藏污納垢者的庸俗算計、溜鬚拍馬、偷奸耍滑,滑稽荒唐的醜態怪相也是五花八門。《洗澡》有對世相的活潑描摹,也有機趣的諷喻。楊絳以溫婉敦厚的風格,寫出了哀而不傷、怨而不怒的好文字。

(責任編輯:德龍)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早年曾是清華大學才女,92歲時仍不輟筆耕,回憶錄《我們仨》真摯感人,追憶與丈夫錢鍾書、女兒錢瑗幾十年間的生活點滴及抗戰後半個多世紀中國社會的變遷和歷次運動;至今已超過百歲的她,每天堅持在家中慢走7000步,讀書、寫作不間斷,這就是翻譯家、作家楊絳。
  • 186封家書彙集成冊後,曾感動並繼續感動數百萬的讀者,這本《傅雷家書》的作者也被譽為「沒有他,就沒有巴爾扎克在中國」。他就是著名翻譯家傅雷,傅雷也是留學法國的華人精英之一。
  • 186封家書彙集成冊後,曾感動並繼續感動數百萬的讀者,這本《傅雷家書》的作者也被譽為「沒有他,就沒有巴爾扎克在中國」。他就是著名翻譯家傅雷,傅雷也是留學法國的華人精英之一。
  • 目前在法國的中國留學生已超過四萬,一個世紀多以來,一直有華人來到法國深造,其中不乏在各方面有所建樹之人,本期為您介紹的是中國近代詩人戴望舒。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