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高智晟為法輪功和退黨發聲遭瘋狂迫害

人氣 24

【大紀元2014年08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秦雨霏編譯報導)因為政治敏感的法輪功團體成員辯護以及宣佈退出共產黨而受到中共當局瘋狂打壓的高智晟律師8月7日即將刑滿釋放。高智晟的妻子兒女盼望與他團聚,但是外界擔憂他將在監獄外繼續被剝奪自由。

美聯社:可能從小監獄進入大監獄

美聯社8月6日報導說,在被拘捕和監禁之前,高智晟是中國維權律師界的領軍人物。他受到尊敬,因為他大膽的為政治敏感的被禁法輪功精神運動成員以及失地農民辯護。他在2008年被提名諾貝爾獎。

「高智晟是一個偉大的和備受尊重的律師,他通過捍衛許多人和許多事業的權利,勇敢的尋求給官方宣稱的中國『法治』賦予意義。」紐約大學中國法律問題專家孔傑榮(Jerome Cohen)說。「他在國內外巨大數量的支持者將熱切的希望知道他的命運。」

高智晟無畏的努力引發中共當局的憤怒。中共從2006年開始拘禁他並將他單獨關押在秘密地點諸如農舍和拘留中心多個月。高智晟在2010年短暫露面並告訴美聯社,他在被拘禁期間反覆被毆打和虐待。在2011年,他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而被監禁。

從遙遠西部監獄被釋放可能對高智晟是一個轉折點。在過去三年,他僅僅兩次被允許親屬探望。他的妻子和兩個孩子因為擔憂自己的安全,於2009年逃到美國並獲得政治庇護。多年來他們跟高智晟失去聯繫。

「困難的事情是,我不知道他怎麼樣了。」他的妻子耿和從舊金山的家裏說。「他有吃的東西嗎?他有衣服穿嗎?他被虐待了嗎?每一次我想到他失蹤之後經受的酷刑,我就失眠好多個晚上。」

「我感到這個社會太不公平了,好人被迫害。」她泣不成聲的說,「我們只是希望能跟他團聚。」

耿和說,高智晟的大哥被新疆沙雅縣監獄當局告知,高智晟將在週四被釋放。美聯社記者致電沙雅縣監獄求證信息,一名叫穆赫塔爾的隊長說:「我不能告訴你。」

活動人士說,由於高智晟的國際知名度和他對共產黨的大膽批評,他可能不會被允許回到北京的住所,更不要說離開中國赴美國。

「高智晟願意幫助那些在中國社會遭遇廣泛迫害的人,那些其他人不敢走近的人。」跟高智晟同年被提名諾貝爾獎的北京活動人士胡佳說,「當局將試圖讓他噤聲。」

其他類似的人物比如胡佳和盲人律師陳光誠在從監獄釋放之後都處於軟禁之下。

「我們擔憂他在走出監獄的小門之後,僅僅是進入了國安手中一個更大的監獄,不僅僅被禁止回到北京,而且被阻止看到他的家人和朋友。」中國人權律師唐吉田說,「這將顯示當局難以糾正他們的錯誤以及贏得世界的信任。」

(大紀元視頻:高智晟讚揚法輪功反迫害精神)

電訊報:兒子盼望今年獲得父親的生日禮物

英國《電訊報》8月6日報導說,中國最著名的異議人士的妻子說,即使高智晟即將在沙漠監獄當中服滿刑期,她也不敢奢望他獲得自由。

52歲的高智晟正是共產黨最懼怕的人,也是一名受人尊重的律師。他使用自己的才華在法庭上挑戰政府。

他曾經被選為中國十佳律師,他曾經消失在秘密監獄裡面十年,他因抗議中共司法制度「難以言表的暴力」而被酷刑。

「我非常努力的試圖不要想他可能再次失蹤的可能性,我希望他可以回家。」耿和說。

「兩個孩子現在21歲和11歲了。他們幾乎天天問我有關父親的事。最近我們的兒子天宇問我,是否他今年可以獲得一個來自他父親的禮物。我說我希望如此。」

週四,高智晟的大哥和岳父將在低矮白牆的沙雅監獄外面等他,這個地方距離北京遙遠,但是距離吉爾吉斯坦卻很近。

但是當局告訴他們不要來,也沒有多少人期望他們可以將高智晟帶回北京。

人權觀察研究員王馬雅說:「這將極度不可能。」

王馬雅說:「最差的情形是,他的家人甚至將見不到他。現在,來自監獄的跡象沒有顯示太多的樂觀。」

「由於從2007年以來他經歷反覆的失蹤、拘禁、監禁,非常可能他將繼續被以這種方式對待。」

耿和說,家人被告知,如果他們去監獄,高智晟的弟弟將被開除工作。

耿和說,在中國,高智晟家庭的每個成員,包括他的三歲侄子,都位於政府黑名單上,並且不能離開中國。

對共產黨特別的威脅

《電訊報》報導說,高智晟的魅力令他對共產黨成為一個特別的威脅。一名西方外交官說:「他是這樣一個人,如果他處於一個不同的國家,他將成為一名政治家。」

他的麻煩開始於2005年末。當時他寫一封公開信,宣佈退出共產黨,並詳細描述他的幾名當事人——被禁法輪功運動的成員——在拘留中心所受的性虐待和酷刑。

幾乎立刻,他被剝奪律師執照,並被秘密警察監控。第二年,他幾乎被一輛跟蹤他的車壓過。在2006年八月,他開始經常失蹤和被監禁,並遭受一輪又一輪的毆打和酷刑。

他的支持者說,高智晟面臨軟禁或被送到另一個黑監獄。王馬雅說:「或者他們可能甩給他另一個指控,但是那將是困難的,因為當你已經身處監獄,你很難觸犯法律。」

朝日新聞:如何對待高智晟將成為習近平政府的一個樣板

日本《朝日新聞》報導說,耿和表示,高智晟的大哥曾經在六月份收到沙雅監獄的電話,告訴他高智晟釋放的日期。

高智晟律師因為為受到共產黨長期鎮壓的法輪功宗教團體成員辯護而名聲鵲起。

「我希望有一天我能夠跟我的丈夫生活在一起。但是是他決定他的生活方式。」耿和對《朝日新聞》說,「和平將再也回不到我們的家庭。如果他留在中國繼續他的戰鬥,我將支持他。」

「我們因為我丈夫的工作而做出巨大犧牲。」耿和說,「但是他絕對沒有做錯任何事。」

中共當局如何在高智晟釋放之後對待他,預計將成為習近平政府如何對待人權和言論自由問題的樣板。

(責任編輯:高靜;覆核編輯:姜斌)

相關新聞
高智晟律師致胡溫的第二封公開信
高智晟律師致胡溫的第一封公開信
高智晟律師致胡溫的第三封公開信
趙邇珺:周永康是迫害高智晟的關鍵人物
最熱視頻
【首播】專訪程曉農:經濟全球化告別中國版(6)
【思想領袖】克拉奇:制止中共種族滅絕
【新闻大家谈】中國CDC洩密 美台交往鬆綁
【未解之謎】兩位醫生經歷的臨死體驗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