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迫法輪功學員驗血成任務 背後藏驚天秘密

人氣 225
標籤:

【大紀元2014年09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章洪報導)自今年4月份以來,貴州、遼寧等多個地區出現了派出所警察強行給法輪功學員採血樣、測血型和檢測DNA等惡劣行徑。僅遼寧丹東地區最近一個多月,就有十六名法輪功學員被當地派出所警察強行採血樣、按手印。

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喬高和大衛.麥塔斯曾著《關於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的獨立調查報告》。他們表示,近期,主要由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構成的中國最大活體器官庫,已經發展到了在大街上、或闖入法輪功學員家裡,強制驗血、收集口中唾液盜取DNA的現象。

給法輪功學員驗血往往是進行器官摘取的前奏。驗血是器官移植配型的必要步驟,獲得法輪功學員各項身體指標,而法輪功學員都沒有拿到任何「體檢」、「抽血」的檢查結果。

警察闖家門強行抽血

據明慧網報導,9 月3日,丹東六道溝派出所警察許軍到法輪功學員魏麗明家說:「上面要對法輪功人採集血樣、測血型和DNA、按手印,整理檔案用。」 魏麗明所在派出所聽警察說,這是第一批,以後都要做。還說以後身份證都有血型、DNA。魏麗明還看 到一份名單,上面有十多人。

丹東市頭道派出所警察還找到法輪功學員古麗英所在單位,對其經理說:「如果她不配合就強行帶走。」

從7月20日到8月底,丹東鳳城公安局警察不斷騷擾所在地區的法輪功學員,闖到家中強迫他們抽血樣,按手印,說是省公安廳的「任務」 。

這種強行給法輪功學員「採血」,檢驗DNA的情況,不是某一個地區的個別行為,而是在全國範圍內發生。從2014年年初以來,中國大陸多個地區發生公安局、派出所警察闖上門逼迫法輪功學員抽血、檢驗DNA的情況。

這種由警察實施的、而非醫院醫務人員操作的「採血」工作,既不是為法輪功學員看病,也不為他們做健康檢查,佐證了中國大陸活體強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還在繼續。

300多法輪功學員被強制抽取大量的血液

美國的資深中國問題專家葛特曼(Ethan Gutmman)在其新書《屠殺》中披露了大量的新證據證實中共強摘人體器官的罪惡。他表示,他在採訪不同的人時無意間發現,他們都有被弄去做抽血化驗的經歷,而這些人是在談論他們受到虐待等事情時提到這一點的。這讓他感到脊背發涼,因為他意識到,這種事情真的發生了,而這些人卻根本沒有意識到發生了甚麼。

一位從中國冒險來到美國的法輪功學員,以親身經歷證實了馬三家勞教所離奇抽血的情況,那次有將近300多法輪功學員被強制抽取大量的血液。

她說:「那是在2008的上半年,當時來了一些醫務人員,他們就是很專業的那種抽血。然後問他們抽血幹甚麼呀?為甚麼要給我們檢查呢?他們也不說也不告訴。其中有一個學員,她不抽她抗拒,抗拒後有七個人給她摁在床上,用枕頭把她摀住頭上,然後從腳抽一針管血,都抽這麼高一管血。」

美國華裔醫生暨藥學博士王文怡分析:「醫學工作的人大家都知道,需要這麼多血來做體檢的話,那就不是一般的查一查身體了,包括各個器官的功能,肝功能的各種的分析,還有腎功能的各種檢查,包括心臟酶的代謝情況,這麼大量的血可以把各個器官的功能都做個檢查。」

一位來自中國江蘇無錫市的證人披露,他在無錫市第二看守所被羈押期間得知,2002年左右,老犯人發現監獄醫生檢查法輪功學員的身體非常仔細。那時候看守所的犯人就已經知道看守所不僅摘取死刑犯的器官,而且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

在明慧網上,有大量被中共非法綁架、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遭強制驗血的案例。在集中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勞教所等地,每個法輪功學員一年中至少強迫抽血三次,期間多次被「體檢」,包括量血壓、心電圖、透視等等,而普教人員沒有。每次抽血量都在十毫升以上,而其檢驗結果從來都不通知本人。

武警醫院廣州總院 按醫生開單抽血

在1999年中共鎮壓法輪功後,開始大規模強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並且這個罪惡現在還在繼續。親歷看守所、勞教所、監獄「體檢」、「抽血」的法輪功學員的敘述。

一位廣東法輪功學員告訴明慧網:2008年北京「奧運」前夕,我在去上班時,被守在我家樓下的由當地六一零(中共迫害法輪功專門成立的非法組織)主任親自帶領的國保、及所在轄區派出所的警察,一行十幾人,強行將我綁架。三天後,即2008年9月18日,他們把我帶到武警醫院廣州總院。

她說:「在武警醫院廣州總院正門第一棟樓的六樓裏,專門用了一層來關押廣東各地看守所、勞教所有病的在押人員。我在那裏被非法關押半年,期間多次被抽血,但從不跟我說抽血幹甚麼,也不告訴我化驗結果。有一次,我覺得奇怪,就問護士,為甚麼老要抽血呢?她說是醫生開的單。」

上海女子監獄對我的眼睛感興趣

一位從上海女子監獄出獄的法輪功學員說,從看守所剛被轉押到上海女子監獄沒多久,有天上午,突然警察叫她出去,說帶她去檢查眼睛。她說:「我甚麼時候說過要檢查眼睛?我的眼睛好好的,幹嘛要檢查?我跟誰說過要檢查眼睛?」他們不吭聲了。

一位法輪功學員講述他的親身經歷:2002年年4月8日,她和一名法輪功學員在講真相發放真相光盤時,被市直屬110巡警隊警察綁架。當晚有一名警察問她:「你身上有沒有刀口,做過甚麼手術沒有?」我反問他說:「你問這個幹甚麼?」他沒能吱聲。

2002年的冬天的一個下午,她被領到一個辦公室,有三個軍醫在那等著給她體檢。他們給我查心臟,量血壓,扒下眼皮,還問我得過甚麼病沒有?因為她在看守所反迫害,絕食、絕水挺多天,身體很虛弱,他們說:「你先回去吧。」

另一位上海一位法輪功學員說,2012年她被綁架後,在上海第一人民醫院 「體檢」時被抽了滿滿一針管血,隨後被關押在上海第三看守所。大約十來天後,她被警察帶到一個不起眼的「車庫」前,等鐵門緩緩拉開,一所正規的醫院出現在眼前,各個門上掛著各科室牌子。她被帶到各屋體檢,做了心電圖,透視胸部和腎。那裏的設備超過上海第一人民醫院。當時她被抽了兩針管血,其中一個針管很粗,都是滿滿的。她想,龐大的活體庫的數據儲存又多了她的一份信息。

上海女子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不正常體檢進行了好幾天

據明慧網報導,大約在2003年的上半年,監獄警察突然通知所有的法輪功學員要進行全身體檢。當時看到有四輛大巴停在監區的大門口,裏面都是很先進的各種醫療設備。

每個監區的法輪功學員挨個排隊,一個一個的上車去檢查,要上下四輛車,檢查人體各部位。從頭到腳都要檢查,眼科、身高、驗血、驗尿、婦科、B超、心、肝、腎臟都要檢查。警察還稱,只有法輪功有這個「待遇」。

因當時上海女子監獄有一百多名大法弟子被關押在那裏,這樣的「體檢」行動進行了好幾天。醫生都是跟車一起來的,不知道是哪個醫院的,也根本不可能知道醫生是哪來的。檢查中,有甚麼問題,醫生就跟警察講。有些外省市被關在上海的法輪功學員後來就不知去向了。

針對法輪功學員建立全國性的活摘器官數據庫

在中國監獄、勞教所、拘留所遭非法關押法轮功學員普遍遭到酷刑,但同時都普遍被「例行、系統的驗血及器官檢查」(亦包括超音波、驗尿等),而其他犯人都沒有。經過檢驗程序的法輪功學員,有些陸續被大巴士運走,從此消失。

前美國智庫研究員、《失去新中國》作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對此感到擔憂,他說:「這像是他們(中共)正在針對法輪功學員建立全國性的數據庫。」

血液檢驗是器官移植的先決條件:供體的血液必須與受體的相匹配。各地普遍的情況是,非法輪功的其他犯人,則沒有被進行這樣的檢測。而對法輪功學員強制抽血化驗,顯然是為活體器官庫增加新器官數據,驗血編號後輸入電腦系統,隨時待用,事實等於隨時可以為器官而殺人。

中國前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直接籌劃、推動了活體器官庫調配網絡的建立。2003年9月,黃在長沙中南大學湘雅三醫院作關於中國器官移植立法專題講座時提出要在衛生行政部門的參與下,逐漸形成省、區域和全國性的器官調配網絡。

中共總後勤部掌控多個活體器官庫,他們將被非法拘捕的法輪功學員,利用軍車、軍航、專用警備部隊和各地軍事設施和戰備工程作為集中營,統一關押,統一管理。

2006年7月6日,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資深國會議員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和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組成獨立調查組,向加拿大媒體公開了「中國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指控的報告」。從三十三個方面揭示了中共在系統地活摘法輪功人員器官。報告說,「中共政權及其分布在全國許多地區的執行機構,尤其是醫院還有拘留所和法院,自從1999年以來,已把大量、但具體數字不詳的法輪功良心犯處死。他們的生存器官,包括心臟、腎臟、肝臟和眼角膜,幾乎同時都被掠摘,非自願的被摘取,然後被高價出售」。

責任編輯:蘇漾

 

相關新聞
宋紫鳳:所謂商品經濟,如此中共特色…
臺毒物專家洗腎30年 林杰樑反對赴陸換腎
五名政法官員同天被查 周永康馬仔被整肅
美專業醫學雜誌曝中國器官移植內幕(一)
最熱視頻
【重播】美宇航員乘「龍飛船」海上降落
【羅廚尋味】尖椒炒五花肉
【有冇搞錯】港人DNA數據大憂慮
【現場視頻】瀋陽高壓線遭雷擊 火花飛濺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