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字蘊藏天機 倉頡造字不僅是美麗傳說

鍾元臺灣臺北

國際華語教育的未來,或許對台灣來講現在正是機會。(鍾元/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919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4年09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鍾元臺灣臺北報導)「漢字是中華文化的載體、縮影」,由臺灣一群菁英成立的主流講堂,日前邀請漢字專家張福章演講「神傳文字——漢字變革力之『字示人生』」。

張福章表示,中華文化神傳的特性,也充分體現在漢字中,即使到了現代,我們都知道漢字內蘊藏著一股神秘的力量,他舉大家熟知的幾個漢字,分享多年研究解讀出的奧祕,很多聽過演講的人都說很有收穫,更有人感受到漢字蘊藏的天機。

倉頡造字開啟神傳文化的序幕

張福章表示,傳說中倉頡有雙眸,在造字時「天雨粟、夜鬼哭」,開啟神傳文化的序幕。「漢字」有預測學、算命的功能。他舉例,宋朝的謝石測字術出神入化,宋高宗私行遇到謝石,用杖在土上畫了個「一」測字,謝石想「土」加「一」為「王」字,必非庶人。他在疑信之間,宋高宗又畫「問」字,因為田土所梗,兩傍都斜側飄飛,謝石驚曰:左看是「君」,右看也是「君」字,起身就拜了下去。「漢字」的神祕可以測字,顯示其博大精深的特性。

由臺灣一群菁英成立的主流講堂,日前邀請漢字專家張福章演講「神傳文字─漢字變革力之『字示人生』」,他表示,漢字內蘊藏著一股神秘的力量。(鍾元/大紀元)
由臺灣一群菁英成立的主流講堂,日前邀請漢字專家張福章演講「神傳文字─漢字變革力之『字示人生』」,他表示,漢字內蘊藏著一股神秘的力量。(鍾元/大紀元)

「漢字」有其神傳文化的根源,張福章說,這個「一」字,原始意思:「惟初太極,道立於一,造分天地,化成萬物」,這「一」字一劃宛如開天闢地,立刻就顯太極、生陰陽、分天地、化萬物。「十」字是由「一」加「│」,橫向加上縱向有完整、全面的意思,所以我們常說「十全」其來有自。

張福章說,「二」字的甲骨文,上、下的「一」字一樣長,上面的「一」代表天、下面的「一」代表地;「三」字代表「天、地、人」,字富有易經、八卦的道理,也在談論「天、地、人」三才之間的變化,即所謂的「道」——人存乎天地間,與天地融合在一起。古人循「道」而行,所以做事不會偏離,好比古人絕不會像現在人一樣,製作黑心食品。因其思想理論不會單從自己的利益著眼,就連強盜也講「盜亦有道」。

孔子儒家學說的核心是「仁」字,左邊「亻」旁表明指人,「二」在甲骨文就是「上」字;所以「孔子在教人,怎麼做上等的人」。(大紀元資料庫)
孔子儒家學說的核心是「仁」字,左邊「亻」旁表明指人,「二」在甲骨文就是「上」字;所以「孔子在教人,怎麼做上等的人」。(大紀元資料庫)

「漢字」裡面包含有形和無形空間

「漢字」裡面包含有形和無形空間。張福章說,左邊代表有形的部分,右邊代表無形的部分,他舉「休」字為例,左「亻」表明指有形身體的人,右「木」表精神狀態像木頭不動,人躺下來睡覺叫做「休」息。他再舉「信」字說明,左「亻」、右「言」的組合,表示人把心裡的話說出來是「信」字,亦即說過的話要算數代表這個人。

孔子儒家學說的核心是「仁」字,他表示,左邊「亻」, 右邊的「二」在甲骨文就是「上」字;所以「孔子在教人,怎麼做上等的人」,也就是「仁」指的是心靈高尚的人或其作為,字很簡潔的涵蓋了孔子儒家思想。

「仇」字是「亻」加「九」,張福章說,甲骨文的「九」代表往上推的力量,「仇」字是把你往上推到最頂點的人。左傳說:「怨偶曰仇。」他開玩笑說,原來「仇」的意思是代表怨偶,當我們娶到不好的太太,或是嫁給不好的先生,就是來幫我們提高的人。

漢字專家張福章表示,「靜」字是「青」加「爭」,他說,甲骨文的「青」是生丹的意思,「爭」是引導讓能量變高,「靜」字的意思是引導能量到丹田生丹,在古代每個行業都要打坐,現代醫學也發現打坐是最好的醫療方式。「仇」字是「亻」加「九」,張福章說,甲骨文的「九」代表往上推的力量,「仇」字是把你往上推到最頂點的人。(鍾元/大紀元)
漢字專家張福章表示,「靜」字是「青」加「爭」,他說,甲骨文的「青」是生丹的意思,「爭」是引導讓能量變高,「靜」字的意思是引導能量到丹田生丹,在古代每個行業都要打坐,現代醫學也發現打坐是最好的醫療方式。「仇」字是「亻」加「九」,張福章說,甲骨文的「九」代表往上推的力量,「仇」字是把你往上推到最頂點的人。(鍾元/大紀元)

「靜」下來讓能量、智慧出現

「靜」字是「青」加「爭」,他說,甲骨文的「青」是生丹的意思,「爭」是引導讓能量變高,「靜」字的意思是引導能量到丹田生丹,在古代每個行業都要打坐,現代醫學也發現打坐是最好的醫療方式。他提到,現代人靜不下來,活得很辛苦。人求名、求利、求財、無論求什麼……,都跟「情」字離不開關係。「情」是「忄」、「青」的組合,由於人把能量用在太多的心上面,慾望過多、心越多越煩惱,只有「靜」下來讓能量、智慧出現。

人應該要樂天知命,不產生一些不該有的心,「漢字」告訴我們人生、宇宙的道理,他以「德」字說明,左邊的「ㄔ」表示人的行為,右邊的十目一心,「十目」是全方位的眼睛,「一」代表天上天下界線,「一」之上是天上,有眾神的眼睛在看天下的人心,人的心念符合神就叫「德」。

按照「道、德」做身心健康

張福章表示,思想上沒有神的概念,做出來的行為就不叫「德」字,「德」意涵「外德於人,內德於己」,就是作法順天意去做,別人會得到好處,自己也會得到好處。古代人講求「道、德」,求道有成叫「真人」。古人很有智慧教我們對待「仇人」的方式,古語說:「以德報怨」,一旦你瞭解「漢字」的意涵,你知道他/她是來讓你提高的,你按照「道、德」去做一定靜的下來,也一定有身心健康的生活。

中共執政60多年,用簡體字取代正體字。張福章說,簡體字雖然筆劃變少了,但是卻破壞了「漢字」本身的文化內涵,甚至和原來的內涵反意。學簡體字的人很難看得懂古書,所以中華文化出現斷層,最精華的部份被破壞掉了。他說,在推廣漢字的過程中,體認到未來人們將走回正體字上去,這是新時代大勢所趨。

倉頡造字的故事源遠流長

有關中國古代倉頡造字的傳說源遠流長。倉頡,史皇氏,陝西白水人,是中國神話的人物。《說文解字》記載,倉頡是黃帝時期造字的史官,被尊為「造字聖人」,也是道教中文字之神。傳說中倉頡生有「雙瞳四目」。

據說,倉頡用祖傳結繩記事的辦法,替黃帝記載史實。時間一長,那些大大小小、奇形怪狀的繩結,都記了些什麼,連他自己也忘記了。

有關倉頡造字,傳說他在神的幫助下,「靈感」隨之產生。有一天,倉頡正在思索之時,只見天上飛來一隻鳳凰,嘴裡叼着的一件東西掉了下來,正好掉在倉頡面前,倉頡拾起來,看到上面有一個蹄印,可倉頡辨認不出是甚麼野獸的蹄印,就問正巧走來的一個獵人。獵人看了看說:「這是貔貅的蹄印,與別的獸類的蹄印不一樣,別的野獸的蹄印,我一看也知道。」倉頡聽了獵人的話很受啟發。

他想,萬事萬物都有自己的特徵,如能抓住事物的特徵,畫出圖象,大家都能認識,這不就是字嗎?從此,倉頡便注意仔細觀察日、月、星、雲、山、河、湖、海,以及各種飛禽走獸、 應用器物,並按其特徵,畫出圖形,造出許多象形字來。

另一個傳說是,有一天他參加集體狩獵,走到一個三岔路口時,遇到幾個老人,為往哪條路走而爭辯起來。一位老人堅持要往東走,說前邊有羚羊;一位老人要往北,說前面不遠,可以追到鹿群;一位老人偏要往西,說前邊有兩隻老虎,若不及時打死,就會錯過了機會。

倉頡一問,原來他們都是看著地下野獸的腳印,才認定的。倉頡心中猛然一喜:既然一種腳印,代表一種野獸,我為什麼不能用一種符號,來表示我所管理的東西呢?他高興地拔腿奔回家,開始創造各種符號,來表示不同的事物。

因為怕人打擾而延誤時間,倉頡把自己關了起來,開始專心地創造新的符號。為了叫起來方便,他給這些符號,取了名字,稱為「字」。這些字,都是依照萬物的形態,畫出來的。

比如「日」字,是照著太陽紅圓的模樣畫的;「月」字,是仿照著月牙兒的形態描的;「人」字,是端詳著人的側影畫的;「爪」字,是觀察著鳥獸的爪印塗的…….,倉頡就這樣細心觀察萬事萬物,辛辛苦苦造字。一天天過去,倉頡創造出了我們今天用的很多漢字,並將它們傳授給了後人。

黃帝知道後,大加讚賞,命令倉頡到各個部落,去傳授這種方法。漸漸地,這些符號的用法,全面推廣開了,文字也就形成了。

在倉頡造字成功之後,發生了很多奇怪的事。天上下起了穀子,地上有鬼在夜間哭泣。於是有些人認為,一部分人將脫離生產勞動,而專門去舞文弄墨,使得糧食會發生短缺,故而落下穀子,以免人民饑餓。也有人說:由於有了文字,人們可以用文字,來記錄和揭露邪惡,鬼感到有被揭露的危險,於是就哭泣起……,這也說明:文字創造之後,對社會、對人們的生活帶來了不小的震動。**

責任編輯:李曉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