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林:還遠遠沒到「官不聊生」的程度

人氣 2

【大紀元2014年09月04日訊】八項規定雷厲風行,反腐風暴如火如荼,酒不能喝了,公車不能私用了,往年讓工資基本不動的購物卡沒有了,隨時會被網友抓拍上網成為頭條,隨時可能被紀委叫去喝茶回不了家。一些官員抱怨,現在真有點兒「官不聊生」了。「官不聊生」的撒嬌聲也成為反腐阻力之一。公眾倒是樂見官憂,因為只有官不聊生,才不會民不聊生。輿論倒非真希望「官不聊生」,而認為官員就應該被置於監督之下如履薄冰戰戰兢兢,就應該怕供養著他的納稅人。
  
但問題是,當下治官和反腐真到了「官不聊生」的程度了嗎?如果真這樣了,倒證明著從嚴治吏的成功。可事實並非如此,離「官不聊生」還很遠很遠。
  
表面上官員都不敢大吃大喝進出會所了,可中央紀委前段時間關於落馬官員的一個通報很耐人尋味:廣州前市委書記萬慶良在被組織調查的前幾天,還到會所裡大吃大喝。海南前副省長譚力,他被中央紀委調查之前還在外省,由私營企業的老闆陪同打高爾夫球。安徽政協前副主席韓先聰自任職以來,就多次出入高檔酒店和私人會所接受黨政幹部、國企老總、私企老闆的宴請。在中央紀委對他宣佈立案調查決定的當天,他的手機信息顯示,當天他有兩場飯局,中午晚上各一次。
  
官員早被禁止進去會所和打高爾夫球了,八項規定也嚴禁大吃大喝,可這些官員卻絲毫不受影響,會所照進球照打,成天泡在飯局上,哪有半點兒「官不聊生」的影子?其一,管住的也許只是基層公務員,他們本就沒多少吃喝機會;其二,也許只是媒體視野中有了被管住的假象,暗裡依然如故,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因為以前日子過得太滋潤了,現在稍微緊一些,他們就叫嚷了,純粹是一種撒嬌,千萬當不得真,離應有狀態還遠著呢。
  
評價是否到了「官不聊生」的程度,起碼有以下幾個參數:
  
其一,官員群體出現辭職潮,不堪福利降低,不堪忍受嚴厲的約束,從而離開現在崗位。去年八項規定剛開始嚴格執行時,就有公務員和官員抱怨,日子很難過,官員不好當,準備辭職。甚至有媒體報導稱,從嚴治官對官場產生很強的衝擊,會有一波辭職潮。可從現實看,並沒有出現這種用腳投票的離職潮,那種叫嚷只是「還沒習慣被嚴管,稍微嚴點就很不習慣」的習慣性反應。從現實看,並沒有多少官員離職,官場情緒非常穩定,哪有點兒「官不聊生」的樣兒。
  
其二,公務員熱大大降溫。雖然「公務員」跟「官員」其實是兩個群體,但官本位體制下很多公務員對這個崗位有不少不切實際的期待,是把這個位置當「官」做的,公眾也這麼認為。所以,報考公務員崗位的人數是官員幸福指數的一個晴雨表,「官不聊生」的一個必然邏輯結果就是,公務員崗位的吸引力大為降低。工資又低,福利又少,還受到那麼多的約束,誰去找這種不自在啊?可公務員熱並未降溫,報考公務員者仍趨之若鶩,說明「官不聊生」只是撒嬌而已。
  
其三,真到了「官不聊生」的地步,一定會出現「官怕民」的現象,也就是當官的怕老百姓,擔心讓供養著自己的納稅人不滿意了會把自己的官帽給擼了,時時想著去「討好」民眾。可從現實看,這種情況也遠未出現,很多官員仍是大爺,沒把納稅人當回事兒,「民怕官」仍是主流。一些官員確實有點兒害怕,但怕的不是公眾,而是紀委和上級;怕的不是網友,而是擔心網絡曝光形成的輿論倒逼;怕的不是媒體監督,而是怕媒體監督之後的上級批示。
  
「官不聊生」,官可以選擇不當官;可如果民不聊生,人們卻無法選擇不當「民」。所以,一個健康的體制應該通過從嚴治官使為官者敬畏百姓。當然,官不聊生只是一種形象說法,並不是真逼得官員活不下去,而是讓其保持一種緊張感,有所畏懼有所忌憚。官與民不應該對立,但納稅供養的服務關係,權力的來源,決定著官在民面前應該保持謙恭和崇敬。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責任編輯:朱穎

相關新聞
習回擊「大老虎」反撲 反腐逼向江澤民
夏小強:王岐山政協露面 更大老虎將登場
王岐山政協講話 港媒出現兩個聲音
巡視江澤民老巢期間王岐山權力不斷加強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習為何壓香港 港國安法衝擊五層面
【直播回放】5.29疫情追蹤:推特再審查川普
【一線採訪視頻版】武漢死者家屬籲立碑追責 遭打壓
【一線採訪視頻版】吉林爆疫情 民生艱難 隔離自費
【珍言真語】袁弓夷:美血仇必報 金融重擊中共
【直播回放】川普發表美中關係重要講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