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鑒今

古代重義奇女子

齊整升 整理
通常,女子們擔憂的只是家事,但趙氏不僅心裏有小家,還為地方安危著想,並鼓勵當地女子為保衛家園行動起來,實在是忠義之舉。(fotolia)
  人氣: 573
【字號】    
   標籤: tags: , , ,

為地方安危著想的趙氏

南北朝時代,西魏有個名叫孫道溫的人,他的妻子趙氏深明大義。當時有個叫萬俟丑奴的軍官謀反,把岐州圍困起來,過了很久救兵也沒有到,形勢非常危急。

趙氏便召集城裡的婦女開會,慷慨激昂地對她們說:「姐妹們,眼看岐州就要陷落了!我們和男人們同住在這個城裡,應當和男人們一起行動起來,為保衛家園而努力!」

全城女子聽了都大受鼓舞,立刻回到家裡拿好工具,像男子一樣去挑泥土,修整城牆,熱火朝天,幹勁十足。很快,岐州的城牆就修好了,她們幫助軍隊的士兵,在戰爭中取得了勝利。

後來,西魏國君聽說了這事,就升孫道溫做了岐州刺史,並封贈趙氏為「安平縣君」以示褒獎。

通常,女子們擔憂的只是家事,但趙氏不僅心裡有小家,還為地方安危著想,並鼓勵當地女子為保衛家園行動起來,實在是忠義之舉。

乳母行大義 皇帝賜封獎

唐朝有個叫王蘭英的女子,她是少數民族人獨孤師仁(人名)的乳母。獨孤師仁的父親獨孤武都(人名)曾在王世充手下效力,因為覺得王世充的所作所為不合理義,就想去投奔唐朝,不料卻被王世充知道了,王世充一氣之下就把獨孤武都給殺了。

那時獨孤師仁只有三歲,因為年齡小,免遭了殺戮,但也被監禁起來。乳母王蘭英向王世充請求,說自己哪怕是接受刑罰,也要撫養好獨孤武都的遺孤。王世充被她的一片赤誠所感,答應了她的請求。

那時天下大亂,餓殍遍地,王蘭英到處乞討,用討來的飯餵給獨孤師仁吃,而自己卻吃野菜、喝河裡的水。後來她終於尋到一個機會,假裝砍柴,偷偷背著獨孤師仁逃到了唐朝。唐高祖讚賞她的義氣,就下詔封王蘭英為「永壽鄉君」。

王蘭英照顧獨孤師仁可以說煞費苦心,盡心盡力。也正因為她的仁義之舉,才延續了獨孤家的香火,成全了獨孤武都的遺志,看來唐高祖加封她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此女卑微,但精神實可嘉!

明朝有個叫張孟喆(音zhé)的,是保安右衛的指揮官(保安:舊縣名,在陝西西北部,相當於今天的志丹縣。右衛:明初在京師和各要害地方設置衛所,屯駐軍隊。數府劃為一個防區,設衛,大抵有五千六百人)。

有一回,張孟喆奉命出去操練,不在家裡,正趕上強盜來搶掠財物,並且強姦婦女!情急之下,張孟喆的妻子李氏,只顧得上對張孟喆的妹妹說了一句:「我是受過朝廷封誥的婦人(封誥:賜給封號),你也是官宦人家的女兒,我們是斷斷不可受辱的。」

姑嫂兩人,就一齊跳入了井中。家裡有個丫環叫妙聰,見主人都投井了,也跟在她們後面,跳了下去。

丫環妙聰,跳下井中之後,她發現她們三個人,都沒死。李氏那時剛好有孕在身,怕井底水冷,對她有害,妙聰丫環,就把李氏馱在自己背上,在冰冷的水裡,一直堅持著。

等張孟喆的弟弟張仲喆,從外邊回來,從井中把她們救出,李氏和小姑都安然無恙。但丫環妙聰卻被冷水淹泡死了。從她死的姿勢,可以看出,一直到死,她都緊緊地抓住井壁,牢牢地背著女主人李氏!

妙聰雖是丫環,論身份,實在卑微;但論道義,其精神實可嘉!又怎麼可以因她是丫環,而看輕她呢?

丈夫為義士,妻願做義婦;法官感動,釋放夫婦

明朝時,有個叫王世昌的人,他哥哥犯了法,被判了死罪。王世昌從小就跟哥哥手足情深,因此很心疼哥哥,便到法官那兒去懇求:請允許自己替哥哥受刑。法官為他的兄弟真情感動,答應了他的請求。

王世昌(替哥哥受刑)被押送到京城後,妻子楊氏欽佩之餘,又悲又痛,心想:難道一定要讓家裡的老人,失去一個兒子嗎?想了一會兒,她作出了一個大膽決定,就跟公公婆婆說:「世昌(她的丈夫)願意替哥哥受刑,是個義士!難道我楊氏,就不能做義婦嗎?我願替丈夫去死。」公公婆婆聽了,淚流滿面,勸她不要去。

楊氏主意已定,怎是兩個老人,可以勸得了的?她千裡迢迢,跑到京城,跪在法官面前,苦苦哀求。法官欽佩他們夫妻的義氣,覺得如此義士,世上罕見!就把王世昌和妻子楊氏,都釋放了。

王世昌替哥哥受刑,是仁義之舉;他妻子又要替他受刑,更是難能可貴。夫妻兩人,都爭相替別人去死,這樣仁義的事,難怪法官被他們感動,而釋放了他們啊!

不貪財忘義的童養妻

明朝時,有個叫曾天福的人,他有個童養妻叫胡貴貞。胡貴貞剛生下來時,父母因為家裡窮,就把她拋棄了。曾天福的母親,把她撿了回來,待她就像自己的親生女兒一樣。胡貴貞一天天長大,人也變得越來越漂亮,且非常仁義、識大體。曾母見她和曾天福很合得來,就預備等兒子長大後,讓他們完婚。

天有不測風雲,在胡貴貞十八歲時,曾母去世了。胡貴貞的父親,見女兒出落得花容月貌,曾家又非常窮困,就想把她奪回去,許配給另外的有錢人家。沒想到:胡貴貞堅決拒絕了。

有一天,胡貴貞哥哥,趁曾天福不在家,就把胡貴貞硬拉了回去,並把求聘人的金銀綢緞給她看。胡貴貞不為所動,義正辭嚴地說:「與其富貴有錢沒義氣,還不如窮苦受困的好。」哥哥反問說:「你難道甘心一輩子窮死嗎?」胡貴貞說:「只要不失義氣,不被人笑話忘恩負義,就是窮死,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胡貴貞的哥哥很生氣,把她看得嚴嚴實實,不准她出門半步。胡貴貞萬般無奈,就在房間裡上弔死了。

曾母對胡貴貞恩重如山,不僅給了她第二次生命,還像對待親生孩子一樣,對她關懷備至。曾天福和她青梅竹馬,情深意切,她怎會因為貧苦,就離開曾家呢?胡貴貞義正辭嚴地回絕父親的另配,義烈凜然,非常人能比啊!

胡貴貞的父親和哥哥,都是貪財忘義者,多麼可恥可悲呀。

忠誠夫君、安守仁義的妻子

漢朝時代有個叫許升的人特別喜歡賭博,他的妻子呂榮常流著眼淚規勸他改邪歸正,可是許升從來不聽。

呂榮的父親覺得:讓女兒跟了這樣的賭徒,實在是沒什麼出頭之日,就勸她改嫁算了,也好改變這種不幸的生活。呂榮卻對父親說:「唉,這就是女兒的命啊!從仁義角度講,我是無論如何也不應該改嫁的。」父親見說服不了她,只好作罷。

後來,許升知道了這事,很受感動,立志改過自新,並開始發憤讀書,學業大進,德行大增。後來,竟被州里的官府聘去任職。誰知就在去上任的路上,卻被強盜殘忍的殺死了。官兵抓到那些凶手,呂榮聽說了,又悲又憤,千里迢迢走路到了府衙向刺史請求:允許自己親手殺死強盜,為夫君報仇。刺史為她的仁義所感,答應了她的請求。

後來,呂榮住的地方也遭受強盜入侵,強盜看她面容姣好,想劫她做壓寨夫人,威逼著說:「你要是順從我,保你吃喝不愁;要是不從,哼!死路一條,好日子就到此為止!」

呂榮毫無畏懼、從容鎮定的說:「我不會讓自己的清白之身遭到你們污辱的!」強盜見威逼不成,惱羞成怒,凶殘地把她殺了。

呂榮忠誠夫君,是一位安守仁義的好妻子!

(均據清代蔡振紳《八德須知》)

──轉自正見網

(點閱【經典歷史故事】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齊宣王和魏惠王,兩個國王在郊外會合,一起打獵。休息時,魏惠王問齊宣王:「你也有珍寶嗎?」齊王說:「沒有。」
  • 甘戊出使到齊國,渡過一條大河。船夫對他說:「現在河水把你間隔了,你不能自己渡過去,還能到別的國君那裏去遊說、以逞你的口舌之能嗎?」
  • 唉!千里馬的特長,是奔馳絕塵,日行千里,卻不見得會負重拉鹽車。
  • 春秋時代,楚元王崇儒重道,招賢納士。天下之人,聞其風而歸者,不可勝計。西羌積石山地方,有一賢士,姓左,名伯桃,幼亡父母,勉力攻書,養成濟世之才,學就安民之業。
  • 在中山國附近,有一個叫「風繇」的小國。晉國的大夫智伯,想攻打風繇國,因此特地造了一個大鐘,準備用兩輛車並排,裝著大鐘,贈送給風繇國。
  • 當初,漢文帝朝中,有個寵臣,叫做鄧通。出則隨輦,寢則同榻,恩幸無比。其時,有個神相許負,相那鄧通之面,有縱理紋入口,必當窮餓而死。
  • 豈知人有百算,天只有一算。你心下想得滑碌碌的一條路,天未必隨你走哩!
  • 曹節,向來都很仁義厚道。他的鄰居家裏,丟失了一頭豬,而丟失的豬與曹節家的豬,毛色與肥狀都很相似。所以,鄰居便到曹節家中認領。曾節沒有和他分辯、爭執,讓鄰居把自己的豬帶走了。
  • 只要專心致志,拋棄外物的干擾,這時,意念就可以達到天人合一的境界,進而讓自己的感情、意志與天的意志相通,從而達到無所不為的自由之境。
  • 小鹿慢慢長大,忘記了自己是小鹿,它還以為狗是自己的真正朋友,用頭去碰撞它,用身子向它擦過去,親暱地在地上打滾。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