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銘:三女子救親蒙難記

今銘

人氣 6
標籤:

【大紀元2015年01月18日訊】2014年12月12日,在石家莊橋東法院,23歲的唐山女孩卞曉輝和小姨陳英華被第二次開庭,和8月21日那次開庭一樣,她們拒穿囚衣,拒戴手銬。卞曉輝大聲抗議,不停呼喊「我要王全章律師辯護!」。36歲的陳英華被折磨的167cm的個子只剩下25公斤體重,生命危在旦夕,但同樣不肯屈服。其時,卞曉輝的母親周秀珍正在唐山第一看守所被囚,也在不停的抗議,堅決要求控告給她一家製造了驚世冤案的不法警察以及司法當局。

兩年前卞曉輝的父親卞麗潮已經被冤入獄。這次卞曉輝被抓捕,僅僅因為她在求見父親時被獄警無理刁難,打出了一面「我要見父親」的橫幅。小姨陳英華被抓,因為她用手機給卞曉輝照了像。而已經因病回到了唐山家裏的周秀珍被抓,因為警察擔心她再去石家莊幫女兒……

迄今為止,三女子已被當局分別關押在唐山和石家莊兩地看守所十個月。為坐實她們的罪名,她們被逼供、誘供、施以各種酷刑。因陳英華的父母都是加拿大公民,這場荒唐冤獄被曝光於國際社會。河北省610操控的石家莊公檢法的重重罪惡再次被置於全世界的聚光燈下……

奇冤突降,幸福之家落入深淵

2012年初,中共國安、國保機構在監控人們的手機時,追蹤到一單有法輪功學員參與的光盤盒生意,手機連手機,河北、遼寧、山東三省十多個市縣的一百多人上了他們的黑名單。2012年2月25日晨,三省基層國保及派出所按照上面下達的名單開始統一抓人,當天即綁架了99人。卞曉輝的父親卞麗潮即是當時被綁架的人員之一。

卞曉輝(作者提供)
卞曉輝(作者提供)
卞麗潮(作者提供)
卞麗潮(作者提供)
周秀珍(作者提供)
周秀珍(作者提供)

卞曉輝的慈祥老爸卞麗潮原是唐山開灤十中的教師,媽媽周秀珍則是唐山第十一中學的老師,倆人都桃李滿天下。卞麗潮曾患原發性心臟病、高血壓,九七年修煉法輪功後痊癒。然而,只因手機與某個被當局秘密監控的手機號碼有聯繫,本身又是法輪功學員,一場奇禍便突然降臨到頭上。那天,唐山市路南區國保大隊的警察將卞麗潮被帶走,隨即大肆抄家,發現家中有一些空光盤盒,尤其還有家人做生意未來及存銀行的十幾萬元現金,冤獄從此而始。

上級力求將案子「做大」,試圖從中撈取陞官發財資本的中共警察便肆意構陷。他們拿走那筆現金,然後讓卞曉輝的媽媽周秀珍在單據上面簽字。然後就逼迫卞麗潮承認他手裡有「法輪功資金」。如果構陷成功,他們就可以向上級報功,說破了一個大案;而那些錢他們也就可以據為己有。為此,他們使用各種酷刑要卞麗潮「招供」。很快,卞麗潮就被折磨的體重下降到不足六十公斤,出現了高血壓、心臟隔膜堵塞(心絞痛),視力急劇下降等嚴重病症,每天都被前胸後背的劇烈疼痛弄醒。警察沒招,最後露出流氓嘴臉,威脅到:不配合是吧?好,我們馬上抓你妻子和你女兒!決不能讓妻子和女兒落到這些流氓打手手裡。卞麗潮只好違心承認了那些「口供」。

2012年7月26日,卞麗潮在唐山市中級法院被開庭。卞麗潮當庭揭露,「路南檢察院羅列的所謂起訴證據都是偽造、捏造的。辦案警察以我妻子和女兒的安全威脅我,不承認就將她們母女都抓起來。還強加我一些不相干的人和事,都是強加的!」辯護律師也從法律角度有力駁斥了檢方的指控,證實卞麗潮無罪。但是,名叫王健的「法官」顯然也接到了「上級」的指令,他先後二十餘次故意打斷卞麗潮和律師的發言,干擾視聽。最終誣判卞麗潮十二年重刑,舉世為之乍舌,怎麼這麼重?卞曉輝和母親得到消息,立即感到天塌地陷,被黑暗恐怖的深淵吞噬了。

為保住親人性命不停奔波求告

後來,卞曉輝在微博中寫道:「父親被刑訊逼供……最讓我無法承受的是,父親挺過了種種酷刑折磨,卻在被威脅再不招供就要抓捕女兒時被壓倒而違心成招。父親啊,你含辛茹苦把女兒養大,還沒有得到女兒的一絲回報,就為女兒承受不白之冤!女兒我當然不認為父親應該這樣做,但是父親對女兒呵護的無以報答的深情啊,女兒我哭得死去活來…… 」

卞麗潮以被折磨垂危的病體被劫持到保定監獄。卞曉輝和母親周秀珍趕到保定監獄,卻被告知不許探監。一趟不行,下月還來,可無論她們辛辛苦苦從唐山趕到保定多少趟,無論如何哀求他們,監獄就是不許母女倆見人!後來,母女倆遇到唐海縣法輪功學員鄭祥星的家人,得知鄭祥星也是2012年2月25日被抓的,被誣判後也被關在這座監獄。開始很長時間也不許家人探視。後來監獄允許見人了,家人見到的鄭祥星卻已經被迫害致左側頭骨斷裂、腦內出血,並且監獄已經私自給鄭祥星做了開顱手術,摘掉了左右兩片頭骨,並切除了有關記憶、視覺、語言部份的腦組織,他們家屬擋在門外,一點通知不給,卻偷偷做這樣的事情……

本已憂心如焚的母女倆聽之怎能不毛骨悚然!為了不讓卞麗潮發生同樣慘劇,母女倆開始不顧一切的拚命呼救。她們從監獄找到監獄管理局,從保定找到省會石家莊。又聘請律師要求控告監獄的違法人員。終於,母女倆的不懈努力讓保定監獄的不法獄警們感到了壓力。但人們想不到的是,他們的做法並非是讓母女倆與卞麗潮會見,偷偷將卞麗潮轉移到了石家莊第四監獄。

母女倆又趕到石家莊監獄奔走求告,在受盡種種屈辱後,終於在2013年4月22日下午見到了卞麗潮。這個被抓時還十分強健體育教師現在已是奄奄一息,有氣無力。他看著妻子說出的第一句話竟是:「秀珍,咱們每次見面,都可能成為訣別……」卞曉輝和她媽媽這才知道,卞麗潮在保定監獄每天被四個獄警帶著三個犯人「包夾」折磨,身體已成這樣但他們不給治療,就眼看著你病情日益惡化,看著你死,只因你不肯放棄信仰,與他們沆瀣一氣。

申請保外就醫,招來流氓報復

母女倆心如刀絞,開始尋求讓卞麗潮保外就醫。她們從石家莊趕到保定,向那裏的獄警索要卞麗潮的體檢報告。她們的正當要求被保定監獄醫院院長侯擁軍、獄政科科長石至勇等人蠻橫拒絕。周秀珍和卞曉輝與他們據理力爭,堅持要拿到卞麗潮的體檢報告。這些獄警被激怒了,他們露出流氓面目推搡驅趕母女倆,對倆弱女子大打出手。不僅如此,還搶先打110叫來警察。母女倆被地方警察帶到保定市的五四路派出所,但連筆錄都不做,威脅謾罵一番轟出門去……

2013年6月17日,母女倆再次到石家莊探監。見到的卞麗潮已經心臟嚴重缺血、心臟前壁梗塞、心臟側壁梗塞更加嚴重,隨時有猝死危險。呼天不應,求地無門,母女倆後來開始求助網絡,上網註冊了微博,隨時將卞麗潮和母女維權遭遇的境況公佈出去。

這天,周秀珍在微博上寫道:「求助!我丈夫卞麗潮石家莊監獄,從7月20號開始,每天從上午8點至晚上8點,在他監室的門窗戶上掛一個噪音很大的小喇叭,播放關於反邪教之類的宣傳,痛苦萬分,身體急劇惡化,監獄草菅人命,今天下午我去監獄理論撤掉這種違法的做法,卻遭到全副武裝帶槍帶警棍的巡警的威脅,我報警讓其拿出工作證他們逃了。」

驚天奇冤與悲慘遭遇令看到消息的人們義憤填膺。很快就有數百名唐山民眾按手印聯名呼籲監獄,請求釋放卞麗潮。還有好心人給有關方面打電話、寫信,勸他們良心發現。周秀珍認定:「我丈夫沒罪,我不認!這個事早晚會翻過來!」網友們則紛紛在網上呼應:「是,不能承認是罪犯,即使按中國現行法律,您丈夫的信仰也是完全無罪的,是大好人!」

輿論的壓力監獄的獄警們演出了如下一幕:2013年9月30日下午,監獄安排好錄音錄像設備,然後找來石家莊市三院一個姓彭的大夫給卞麗潮看病,真是「看病」——沒有任何儀器給病人檢查,就是演習錄像,然後對外信誓旦旦,他們請來了專家給卞麗潮「救死扶傷」。

幕後卻依舊對卞麗潮弄極盡折磨之能事——強迫卞麗潮到重體力生產車間服苦役,並且挑撥犯人們虐待卞麗潮,這天七八個犯人哄抬卞麗潮,以致卞麗潮暈死過去。後又將卞麗潮關到所謂「嚴管大隊」,每天由26個犯人「包夾」折磨,不許他休息,夜裡每過一小時用手電筒照眼睛一次,見閉眼就強行扒開,明顯包藏致人死命的禍心……

卞麗潮沒有上當,石家莊監獄凶相畢露

2013年11月,卞曉輝和母親來石家莊探監又遭拒絕,到2014年1月20見到卞麗潮才知原因——

隨著王立軍、薄熙來、周永康、李東生、徐才厚等等一干江澤民集團的元凶巨惡們接連落馬,河北省政法委610的頭目們開始擔心他們也會被追究,但他們卻非要痛改前非,而是要悄悄毀滅各種犯罪線索與證據,彌補可能被追蹤的漏洞。對於僅僅以空白光盤盒入罪,株連一百餘人,通過一系列構陷、誣審、誣判製造的「2.25」系列冤獄,他們的辦法就是要麼將被冤枉的人們滅口噤聲,要麼將其轉化、收服。他們對卞麗潮採取的措施是後者,除了新一輪肉體摧殘,惡徒們故技再施,威脅卞麗潮:如果不配合,就會真把你女兒卞曉輝抓捕,讓你這位如花似玉的女兒經歷一下她父親的經歷。為女兒的擔心令卞麗潮身心再度受到極度打擊,他精神恍惚起來。當他見到了妻子和女兒,說起這些,母女倆要他決不能再上他們的當,決不能再違心配合他們的邪惡要求,事實早已證明,誰還相信邪黨惡徒們說的話誰就會倒大霉!

卞麗潮正念回來,又硬氣起來。他讓妻子、女兒帶出來一份「血書聲明」:「2013年12月27號至2014年1月2日以前,監獄逼迫我寫的所有的文字、錄製音頻、視頻宣佈全部作廢,如果有人利用這些材料達到個人目的,我會追究其法律責任,同時聲明決不自殘自殺!」

這使獄警們極其惱怒,他們氣急敗壞的告知家屬:取消你們2月份、3月份的法定探監權,同時加緊了對卞麗潮的折磨迫害。

周秀珍抗議石家莊監獄迫害信仰者。(作者提供)
周秀珍抗議石家莊監獄迫害信仰者。(作者提供)
卞麗潮從獄中傳出的聲明(作者提供)
卞麗潮從獄中傳出的聲明(作者提供)

2014年3月3日,又是探監的日子。卞曉輝專門請了兩天假,和母親周秀珍、小姨陳英華一起來到石家莊,抱著石家莊監獄獄警偶然也可能會良心發現的一絲希望,苦苦相求獄警們通融。三個女子求告一天一夜,得到的卻只是獄警們的冷嘲熱諷。她們見不到卞麗潮,獄警的態度使她們對大牆裡面的卞麗潮更加擔心,他會遭遇甚麼更加不敢想像。

由於極度擔心,2014年3月9日周秀珍在網上發表了《嚴正聲明》:「……我沒有、也沒有能力干涉國家法令。對於法院沒有判決剝奪的權利,我卻一定要為卞麗潮堅持,因為侵犯卞麗潮的權利必然傷害到我。法院沒有判卞麗潮被強制轉化,而監獄非法用「包夾」、 坐「小板凳」、24小時「不讓睡覺」「下毒迫害中樞神經」等酷刑強制他轉化,造成他神情恍惚、走路吃力、心臟衰竭、血壓升高、視力下降等身心的傷害,就是執法犯法,你們本來就在犯罪,非法關押;現在又持續酷刑迫害,罪上加罪,其惡果卻由家屬承擔,我當然不同意,一定要追究。」

女兒發誓要做當代緹縈,三女子奇冤之上再加奇冤

急火攻心之下,周秀珍病倒了。卞曉暉和陳英華都勸她回唐山休息,陳英華承諾自己會陪著卞曉輝守在石家莊,讓她放心。那天卞曉輝在微博裡寫出她的心跡:「爸爸失去自由,媽媽倒下了,女兒要長大了!西漢的緹縈年未及笄就能救父,難道年過二十的我還不能替父母分憂?說服並讓媽媽安心回家後,我毅然決然的打出了橫幅:我要見父親!……法院判我父親十二年,判我不讓探監了嗎?連強姦犯、貪污犯、盜竊犯都有會見家屬的權利,我父親僅僅是煉他自己喜歡煉的功,難道就比那些真正的罪犯都不如?公理何在……」

隨後那些天,卞曉輝和陳英華倆人開始不停奔走。她們找了司法局,找了檢察院,也找了監獄管理局,走遍石家莊的大街小巷,所有的衙門都對她們的不理不睬。而監獄的惡警卻更加猖狂。她被欺侮得幾度痛哭。無奈之下,3月12日上午,她面對陰森的監獄大門,手中展開了那面紅底黃字的三尺橫幅:「我要見父親」!

見她打出橫幅,十多名獄警立即從監獄裡跑出來,他們說著不三不四的流氓語言對她們進行謾罵和驅趕。陳英華當時就用手機把卞曉輝打橫幅的照片發了出去。當日午飯後,一幫警察闖進她們的住處,將倆人以及同屋的另外兩個人一起帶走,並將屋裡所有的東西統統抄走,包括現金,銀行存折,電腦,手機,還有身份證,駕照,戶口簿,房產證等。後來放了那倆無關的人,但扣留的財物以種種藉口不予歸還。

當天晚上,已在唐山家裏的周秀珍發現跟卞曉輝、陳英華都聯繫不上,在微博告急:「急!急!有誰知道石家莊趙林堡派出所電話,勝北派出所電話,估計是他們和石家莊監獄聯手,劫持我女兒,現在一個多小時過去了,還是聯繫不上我女兒!」律師蘭志學知情後立即呼應:「#緊急關注#石家莊監獄信仰人卞麗潮維權案件中,卞麗朝女兒和另外一名女性親屬日前在石家莊神秘失蹤!在當前情況下,失蹤是最大的恐怖主義!」

得知消息的網民們也越來越多的緊急關注,人們呼籲:「徹查石家莊監獄的貪官污吏和黑幕後台!良知律師救救孝順女孩!」

3月14日,周秀珍也被唐山警方綁架,拘押到了唐山看守所,理由是阻止她再去石家莊。

強姦法律不避異國外交官,石家莊司法流氓的行徑傳到國際社會

卞曉輝和周秀珍都不是法輪功學員,竟都被他們以構陷法輪功學員常用的「刑法300條」起訴,指控的所謂「事實」竟是:周秀珍把卞麗潮被冤以及警察私分她家十二萬購房款的事發佈到了網絡上;卞曉輝在石家莊監獄門口打橫幅、散發印有其母親微博賬號和聯繫方式的名片;而陳英華僅僅是給卞曉輝抗議時照了相——公檢法幕後的邪惡黑手將所有不屈服的人都關入深牢大獄的企圖昭然若揭!

生活中的陳英華(作者提供)
生活中的陳英華(作者提供)

陳英華的父母都是加拿大公民。遠隔重洋的倆老人得到女兒無端被捕的消息,已是75歲老人的陳父憂心如焚,趕忙飛回國內營救女兒。到石家莊後,他不顧年邁,走遍了河北省、石家莊市,以及長安區三級公安、檢察院、法院,以及監獄,看守所,司法局,監獄管理局等等十多個單位,腿都跑腫了,心絞痛也時時發作,但令人悲憤的是,他處處遭遇敷衍推諉,沒人能說清楚他女兒為甚麼被關押,也無法見到獄中垂危的女兒。

7月28日,因此時卞麗潮一家都無端身陷囹圄,老人特意趕到石家莊第四監獄,準備給卞麗潮存些錢。監獄接待室那些獄警無端開始辱罵他,繼而侮辱加拿大,漫罵加拿大政府是美國「小三」,老人辯解幾句,他們就要對老人拳腳相加。老人不得不打110報警,向當地司法局、監獄管理局、檢察機關等部門反映,但惡警的流氓行徑毫不稍減——顯然惡警受到了幕後勢力的縱容與指使。

8月21日石家莊橋東法院開庭審理卞曉輝、陳英華。陳英華的母親委託加拿大駐華使館外交官Mart—selby先生和翻譯,與陳英華的兄長親臨石家莊法院,法院惡劣地故意將他們擋在門外,直至兩個多小時後,手續辦好了,庭審也結束了。

12月12日再次開庭。為避免發生上次的事件,陳母提前一天專門從加拿大專門給石家莊長安法院的李胤法官打電話,詢問女兒的案子有何進展。法官的女秘書接了電話,卻不告訴陳母開庭的事。焦急的陳母再打過去就不接電話了,一直到晚上都沒有人接。這次,接受委託的加拿大外交官一行,鑒於上次被欺瞞的教訓,辦好手續提前趕到石家莊,12日清早即到達法院,法院竟再次以「旁聽席已滿,無法安排」為由拒絕他們到庭,並且刻意安排他們到一個看不見外面情況的小房間,還派人看住他們,不准隨便走動。

那次開庭,旁聽席完全被610、國保便衣佔據,他們的頭目則在法庭外監聽。卞曉暉的親屬也被拒絕入場,連辯護律師王全章、蘭志學、鄭建偉也被拒之門外。法庭法院門外,公安便衣密佈,戒備森嚴,如臨大敵。隨意玩弄法律、強姦司法、構陷無辜以製造冤獄的種種套路,赤裸裸被異國他鄉的外交官領略殆盡,邪惡黑幫的伎倆被一覽無餘。

2013年8月19日,在卡爾加里中領館前,黃金玲女士呼籲河北石家莊當局釋放其女兒陳英華、法輪功學員卞麗潮的女兒卞曉輝。(作者提供)
2013年8月19日,在卡爾加里中領館前,黃金玲女士呼籲河北石家莊當局釋放其女兒陳英華、法輪功學員卞麗潮的女兒卞曉輝。(作者提供)

三女子救親抗暴,贏得國內外讚譽,樹起感人豐碑

三女子迄今已被當局非法關押十多月,她們身負驚世奇冤,沒有一個人屈服。周秀珍相信身正不怕影子斜。為救被冤屈的丈夫的生命,她不顧自己的安危,帶著女兒奔走四方,開微播、講真相,呼喚良知。被冤入獄後,她一直在堅持控告非法侵吞她家12萬現金的警察,對自己被非法庭審過程中路南法院的違法行為,她也表示堅決控告到底。她的忠肝義膽鼓舞了垂危中的丈夫,也感召著那些被中共迫害走上維權道路的世人。

卞曉輝,說起來還是個孩子。為父親奔波兩年,在獄中被迫害十個月。3月至4月間,石家莊的監舍內寒氣逼人,警察們將她關在沒有床板的囚室長達25天,企圖靠折磨讓她妥協求饒,但卞曉輝始終零口供,拒穿囚衣,拒戴手銬,不作任何妥協,直至絕食抗議不法惡警們的侮辱殘害。8月21日庭審時,她無所畏懼的大聲喊冤,以致庭審難以為繼,法警不得不給她拷上手銬拖離法庭。12月12日再審,她更是奮力高聲抗議法庭非法取消她的合法律師王全章的辯護權,不停呼喊:「我要王全章律師辯護!」在看守所,她贏得了同監犯人的欽佩與同情。人們對她的讚譽目前在網上越傳越廣,她被稱為當代緹縈、最勇敢的90後人權捍衛者!

而始終陪伴卞曉暉共患難,用生命實踐著保護弱女孩承諾的陳英華,從被綁架的那天即開始絕食絕水,拒穿囚服,拒戴手銬。冷血警察為了讓她屈服,對她施以「上大掛」等各種酷刑,甚至被驗血做DNA鑑定,以活摘器官進行威脅,被折磨的骨瘦如柴,167cm的個子體重僅存25公斤,生命處於十分垂危的狀態,而她依舊凜然不可侵犯!兩次非法開庭,她兩次被法警抬進法庭,都掙扎著脫下囚衣,卸掉手銬,決不承認對自己誣審,充分體現了以「真善忍」為宗旨的修煉者的浩然正氣。

中共早已惡貫滿盈,天滅中共勢不可擋

為禍人間的共產暴政,給人類歷史留下最黑暗的一頁。無端蒙受奇冤的三女子的經歷實是中共滔天罪惡的孽海一粟!人們只要睜開眼睛開始獨立思考,中共灌輸散佈給人們的所有謊言就會徹底消失,人們就會發現,這個邪黨令人神共憤的犯罪事實竟然無處不在,邪惡程度早已超越人性底線。而在可恥中滅亡,也已是指日可待的事實!

近年來,石家莊、北京等地被越來越嚴重的重度霧霾籠罩,環境已經如此可怕!人們無奈感歎,這不是要死的節奏嗎?這不是上天對這些地方邪惡當道的懲罰與警告嗎?

習慣了麻木屈從,習慣了恐懼中共的權勢,被奪去了尊嚴與信心,或狡猾的試圖討好中共陞官發財的人們,面對一個畫皮盡去,赤裸裸露出邪惡真相的中共邪黨,難道還肯不醒悟嗎?在失火的沉船中裝睡,毀掉的只能是自己!

目前,蒙受奇冤的三女子還在冤獄中,而真相早已大白於天下,中共邪黨被全世界圍剿,絕無再次起死回生之機。天滅中共,絕非空話。那些參與迫害她們的中共公檢法司的打手們還不肯良心發現,棄暗投明?釋放三女子,真心的懺悔與贖罪,才是你們的唯一生路。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今銘:對中共迫害說「不」的人們
王友群:中共「黨領導一切」的五大謬誤
楊威:中共成最大威脅 美國需強力反擊
王赫:器官何來? 2020年三件事告訴你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北京武力攻台?最危險時間點
【微視頻】恆大坑慘蘇寧 「國際米蘭」大甩賣
【時事縱橫】白宮3人垂簾聽政?港爆疫苗退訂潮
【新聞大家談】修路到台北?中共嚇台招術不靈
【新聞看點】美嚐遭主宰滋味?歐3強國警告中共
【重播】布林肯發表外交政策講話 八大要點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