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間的文字〉少年歲月

文/王金丁
font print 人氣: 20
【字號】    
   標籤: tags:

在貧窮的童年時光裡,整個夏天我們都是靠著田邊那棵芒果樹度日子。餓了渴了,就跑到芒果樹下,吃著從樹上打下來的芒果。夏天結束時伙伴們蹲在田埂上,望著彼此的臉互相取笑,惹得繫著圍裙的清水嬸抱著大蘿蔔從園子裡探出頭來,笑罵著:「都成了芒果臉了。」

幾個夏天下來,一個個練就了打芒果的功夫。大夥跑到了芒果樹下,屏氣凝神靜聽,只要濃密的樹葉裡有一點動靜,最好還帶著麻雀的啁啾聲,那就一刻不能遲疑了,手中的石頭朝發聲的地方狠狠擲去。誰都知道,麻雀選了熟透的芒果先嘗了,果然,樹上掉下來的紅彤彤的芒果,給啄了幾個小洞,若遇上餓壞了的麻雀,掉在衣襟裡的芒果就汁液橫流了。

要是葉蔭裡鳥聲喧譁,幾個孩子便趕緊使足了勁,搶著將石頭擲出去,只見一群麻雀拍著翅膀飛向天空,帶走了一陣雜沓聲後,樹上的芒果該落的都落了下來。於是,大夥坐在地上剝著芒果皮,嘻嘻哈哈的吃了起來,幾個伙伴還撫著頭上被石頭砸出的包包喊著痛。在那個貧窮的年代,嘴裡有了芒果吃,頭上的痛忍忍就過去了。

一個頭頂冒著熱氣的夏天,誰都想著冰棒,伙伴裡有頭腦靈活的,找到了賺錢的差事,於是大夥一起擠在長長的喪葬隊伍裡,手裡舉著高高的旗幡,一路上耳朵灌滿了嗚嗚咽咽的哭泣聲,繞了半個市鎮後,有人發給了我們每人兩個銅板,我興沖沖的跑去買了兩枝冰棒,坐在那棵芒果樹下盡情的吃起來,耳裡仍然縈繞著喪家的哭泣聲,雖是滿嘴冰涼,可吞進肚裡的都是淚水。

上了初中的第一個暑假,我提著水桶,跟在父親的冰擔子後面,穿梭在火車站區的貨場裡,從一堆木材邊鑽出來時,擔子旁已圍了一群光著臂膀的工人,遠處一列長長的火車正冒著白煙開出車站,我看見一個旅客,抱著包包從月臺跳了下去,快速跨過一條條閃亮的鐵軌,從一個水泥柵欄的窟窿鑽了出去,月臺上那個戴圓盤帽子的還朝那人張望著。那時我才明白,原來搭火車也有不用買票的方法。後來,我通學搭火車到嘉義讀高職,這竅門就讓我用上了。

就是那一個周末放學後,在書店裡看到了一本叫「封神榜」的書,翻了幾頁就把我迷住了,當我想到口袋裡沒錢時,月臺旁鑽水泥柵欄那一幕瞬間浮上腦際。於是,整整一個月我背著書包,學著鑽水泥柵欄窟窿,拿買車票的錢來買書,不只「封神榜」,還有「三國演義」、「水滸傳」、「西遊記」,一本一本都進了我的書包裡。

貧窮的年代已經過去了,那天報上報導了一個坐車沒買票的人,要把幾十年前積欠的車資寄還給鐵路局。一時,勾起年少歲月的回憶,想起了那棵芒果樹下紛紛掉落的芒果,想起哭號的送葬隊伍,還有那段乘車逃避驗票的驚恐日子;那時,那個少年,只顧著肚子餓了想吃,嘴裡渴了想喝,也不知道什麼是苦,卻把那一份酸楚,留給了幾十年後的我,想著想著,不禁憐憫起那個天真的少年來了。@*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這一條街道跌跌撞撞的商店招牌,紅紅綠綠的遮蔽了整片天空,一路迤邐向街尾的北門口,下午軟軟的陽光不爭不鬧的鋪灑在市街上,菜攤子、行人塞滿了街道,一輛機車後座堆了高高的蔬菜,把騎車的人都遮住了,噗噗的彎來轉去,閃過一堆人後,帶著一股白煙,鑽進了路口那家文具行旁邊的窄巷裡。
  • 砰然一聲巨響,大師啊!我終於看見了那一道曙光;亙古繁衍的三千紋路被斷然劈開,鴻蒙渾沌中,赫然劃破宇宙洪荒的,就是這一道斧光。
  • 天空濛濛黑黑的,還看不清楚屋外的苦楝樹,大城就被站立在牆外斜坡上的公雞給叫醒了,「咕咕咕……」的長長啼叫聲,一年的日子裡就只這一天聽起來不吵人,若在往日裡不嘀咕幾句,心裡準不舒服的,可今天就過年了,各行各業都忙,米店掌櫃老大昨晚還叮嚀今天要提早個把時辰上工……
  • 大師茶藝工夫一流,這武夷大紅袍進了大師壺裡,才顯其意境高遠,端起茶杯即似聞風聲,茶一入喉又像看見高山清泉,及入腹頓覺熨人心脾,中國茶道文化深厚悠遠,大師的茶藝想必與修行相輔相成。
  • 婦人望見一位穿著褂衫的老者,臉上掛著微笑迎面走來,飄逸的長衫帶著一陣微風,只覺神態高雅。婦人才一轉身,一堆男女青年手上執著高高的飲料杯,帶著一股熱氣邁步開了過來,輕鬆的把那位老者擠到邊角去了…
  • 晨曦裡,姥姥煮了一大鍋大麥茶,捲起寬袖筒,向窩在灶邊的我說:「省得他鄉外里奔波的人,口渴了跑進莊頭灶房來化緣。」
  • 祖父到了八十歲還挑著擔子在街上賣竹帚,難怪那根扁擔常累得直挺挺的躺在暮色裡,祖父卻敞著胸膛,坐在院前臉盆旁,擰乾了毛巾擦背,吩咐我說:「趕緊吃了飯去戲院看戲去。」
  • 順著小孩胖胖白白的小手臂向窗外望去,一群白鷺鷥繞著耕耘機飛舞,耕耘機在農田裡一步步輾過去,黃色的泥土從草地裡翻了出來,遠處連綿山鑾飄渺無際。這是一趟回家的路,我們的女學生卻突然覺得熟悉又陌生。
  • 晨曦裡的蓮花開得最是落落大方,一朵朵粉紅的花在靜寂的大地上,恣意翻弄著溫柔的晨風,瘦長的枝梗撐著大如臉龐的綠葉,護著花朵。葉掌裡滾動著點點露珠,盛的都是種蓮人的汗水,汗水比露珠還重,難怪儘管晨風溫柔,葉子仍然搖蕩不停。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