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史前文明的面紗》附錄1-2

《揭開史前文明的面紗》大騙局 中國「長羽毛的恐龍」

正見叢書編輯小組

配圖:如果「將恐龍化石與鳥骨頭黏合將會填補生物進化理論的一項空白……」 (AFP)

font print 人氣: 26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近年來,為進化論提供證據的最大騙局莫過於「出產」在中國的「長羽毛的恐龍」。(見參考資料2)據美國《國家地理》雜誌(National Geographic)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報導,考古學家在中國發現了介於恐龍與鳥類的中間體,填補了生物進化理論的一項空白,生物界及社會對此極其興奮。後來經鑑定才發現是恐龍化石與鳥骨頭在中國由人工粘合而成!

與此相比,更具有諷刺意味的則是出於政治目的,而對科學橫加指責,以至批判、迫害了。

中國的科學事業有一個十分特殊的領導部門,就是中宣部的科學處。五十年代相當長一段的時間裡擔任處長的於光遠,他的麾下有兩員大將,一位是何祚庥,一位是龔育之。自中國大陸解放初期一直到共產黨的第十一屆三中全會之前,他們所發動的所謂批判偽科學的運動一個接一個,幾乎波及到自然科學的所有學科。著名的有:對摩根基因學說的批判、對孟德爾遺傳學的批判、對梁思成建築學的批判、對馬寅初人口學的批判、對量子力學一些理論的批判、對相對論的批判、對控制論的批判等等。(見參考資料5)

一、一九五二至一九五三年:批判摩根學說

蘇聯的科學家李森科(T. D. Lysenko)出於某種政治目的,大力攻擊摩根學說,並上綱為「階級鬥爭新動向」,蘇聯一批有才華的生物學家因此受牽連,慘遭迫害。何祚庥等在「學習蘇聯老大哥」的大旗下對中國著名生物學家談家楨(摩根的學生)發動圍剿,使中國的生物學家受到致命打擊,從此一蹶不振。

二、一九五八年批判共振論

二十世紀初發現苯的克庫勒模型以來,數十年來科學界一直未能對苯的化學結構作出合理的解釋。後來諾貝爾化學獎得主鮑林(L. Pauling)提出共振論概念,合理地闡述了苯的化學結構,此為量子力學在化學結構學的肇始。何祚庥等認為「不是無產階級就是資產階級」,指責共振於兩種克庫勒模型的學說是「階級調和論在科學界的反映」,發動對共振論的批判,上百位結構化學專家因此受連,被檢查「資產階級立場」,中國量子力學研究受到嚴重衝擊而長時間中斷。

三、一九五五至一九六二年:批判梁思成

梁思成教授是中國學者梁啟超之子,也是著名的建築學家,對中西建築風格的融會貫通作了大量的工作,如中國國防部、友誼賓館等均是他的作品。何祚庥等人攻擊梁思成的建築風格是「中國人的腦袋、外國人的身子」,是「階級調和的變種」,結果梁思成鬱結而死。

四、一九六五年:批判控制論

著名猶太裔學者維納在有關控制論的著作中講述了一個故事來表明他的觀點:二戰時期,高射炮對敵機的命中率非常之低,因此盟軍方面組織了一批科學家對此進行研究。他們發現,老鷹在捕捉兔子時很少失手,是因為老鷹腦子中有一套回饋閉環系統,能根據兔子的方位、速度不斷調整自己的飛行路線,直至成功。將類似的系統裝在高射炮上,可使命中率大為提高。由此維納認為生物界和非生物界存在一定的共同性。當時中國的政治背景,階級之間尚未能調和,何況生物與非生物?這不是典型的「偽科學」嗎?於是何祚庥等人用這簡單的理由把多位科學家斬於馬下。

以上這些事情雖然都已過去,卻已造成難以彌補的損失,不幸的是,出於政治目地或迎合政治需要而扭曲事實的現象今天依然存在:

一、薩斯(SARS,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大流行時,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病毒學首席研究員、中國工程院院士洪濤曾於二○○三年二月十八日向社會公佈了他的研究成果,即非典型肺炎病人的屍檢肺標本上有衣原體。中央電視台、新華社等權威媒體迅速報導:「非典型肺炎的病原基本可確定為衣原體。」「衣原體」之說從此成為官方「非典不可怕」、「已經得到控制」的一份「醫學證明」。因為,如果該病的病原體確實是衣原體的話,患者只需服用紅黴素等已有的普通藥物即有特效。(衣原體肺炎一般呈散發性,即零零星星地發生,流行的可能性不大,衣原體肺炎的死亡率也不高。) 但稍後,香港一家研究機構宣佈,薩斯的病原體是副粘液病毒。三月二十五日,美國疾病控制中心和香港大學微生物系宣佈,薩斯病原體是來自冠狀病毒。隨後,世界上多個實驗室紛紛宣佈找到了冠狀病毒。四月十六日,世界衛生組織在日內瓦宣佈,經過全球科研人員的通力合作,正式確認冠狀病毒的一個變種是引起薩斯的病原體。

二、中科院院士何祚庥在文革後,憑著「政治嗅覺」到處撈資本(見參考資料4),打著「反偽科學」旗號,反對氣功、人體特異功能等人體科學。一九九九年四月,他在天津一刊物上發表文章,無視上億人煉功身心受益的事實(見參考資料7),反而汙衊煉法輪功會得精神病,會亡黨亡國。天津警方隨後抓了去講道理的40多名法輪功學員,從而引發了四月二十五日的萬人和平上訪。

據二○○四年「追查國際」報告表示,二○○○年成立的民間組織「中國反邪教協會」,其實是科技界「官方」機構,參與者包括在內,均為宗教或科技身份的黨政高官,目的是配合江澤民政治集團迫害法輪功。該組織通過各地舉辦汙衊法輪功的展覽、報告會、演講會、所謂「百萬公眾簽名」、網站、影視作品、刊物等方法,使全中國及世界各國民眾,以為法輪功修煉者「迷信」、「反科學」,從而合理化當局的鎮壓行為。(見參考資料8)

對法輪功的鎮壓中,除了透過媒體大量散播反法輪功言論,許多中國科學界修煉法輪功的知識份子均遭非法關押,使他們無法以親身體會向人澄清事實。例如本書分析進化論漏洞時主要引用的文章的作者曹凱,是中科院發育生物所博士生。修煉法輪功後,使他長年難治的眼疾病症全消,重新擁有健康的身體服務社會。一九九九年鎮壓開始,他以身心受益的事實向人大上訪,遭到多次非法拘捕、關押、遭酷刑折磨,刑期不詳。

諷刺的是,被「別有用心的科學家」當作偽科學加以批判的,事後被證明恰恰都是科學的,而批判偽科學運動的本身才是真正的偽科學。當科學界為利益或意識型態所驅使時,不但難以認識生命、物質、宇宙的真實情況,可怕的是遭到政治家利用成為一根打人的棍子。科學的發展需要創新和探索,但最根本上來說,高尚的道德與堅持真理的精神才能為人類帶來真正的進步。

參考資料

1.Dalton R(2003 May 15). Conservation Biology: Mock Turtles. Nature, 423(6937), p.219-220.

2.Creation Science Resource. Archaeoraptor Liaoningensis; Fake Dinosaur-bird ancestor. http://nwcreation.net/evolutionfraud.html#anchorArchaeoraptor

4.投機者於光遠、何祚庥(二)。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1/2/18/11847b.html

5.張久慶(2002年)。李森科與前蘇聯生物學家。在自牛頓以來的科學家—近現代科學家群體透視(第30章)。合肥:安徽教育出版社。

6.黃季寬(2003年6月5日)。衣原體之爭成為中共防治SARS不力護身符。中央社。
http://www.epochtimes.com/b5/3/6/5/n324281.htm

7.北美法輪功修煉者(2002年3月11日)。中國大陸對於法輪功袪病健身效果醫學調查報告總結。在首屆世界未來科學和文化大會論文集。
http://big5.zhengjian.org/articles/2002/3/11/14055p.html

8.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關於「中國反邪教協會」參與迫害法輪功的調查報告。http://www.epochtimes.com/b5/11/4/28/n3242034.htm

——轉自洞見文化出版 《揭開史前文明的面紗》@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法國有一家工廠於1972年時從非洲加蓬共和國一個叫奧克洛的地方進口鈾礦石來使用,他們驚訝地發現,這批進口鈾礦石已被人利用過了。
  • 還記得上帝造人、女媧造人、盤古開天或是諾亞方舟的神話故事嗎?當「人是從猿進化而來」的說法取代神造人的說法後,這些故事逐漸地被我們淡忘了,或是被當成古人由於對大自然現象缺乏科學的理解所產生的奇想。
  • 綜觀之前提到的考古發現,我們不免在心中產生了一個很大的疑問──為什麼這些考古發現所呈現的觀點,與我們現有的認識大不相同,甚至抵觸學校教科書的內容?記得教科書是這麼寫的──人類進入文明時期不超過一萬年。
  • b> 一些有趣的問題 有一些自然生物現象明顯的違背了達爾文進化論提到的「適者生存」、「用進廢退」學說,大家看了這些例子,對於進化論,或許也能自己做出正確的判斷。
  • 進化論為學術界的主流已久,然而所有生物在分類上皆有其明確的歸屬物種位置,卻從未發現過任何兩個物種中間在進化狀態的過渡生物。更令人驚奇的是進化論者所認為的文明未萌的史前階段,卻有許多高度文明的化石被發現,而這些證據恰好足以推翻進化論的理論。
  • 現在我們知道,三百多年前的義大利人伽利略發明了望遠鏡,開啟了人類對於天體觀測最基礎的一步。然而,這顆收藏於祕魯ICA博物館的石頭上面刻畫的人像,據估計生活在公元前二百年至三萬年之間,他的手裡卻拿著一支望遠鏡在觀察飛越天際的火流星。是什麼年代、什麼樣的人也同樣發明了望遠鏡呢?
  • 除了與那國島南部之外,在與那國島最西端的西崎海域也有重大的發現。一九九○年潛水人員在西崎海域海底,發現了一個以岩石堆砌的龐大金字塔。這個金字塔型結構寬一八三公尺、高二七.四三公尺,由長方形的巨石構成,總共有五層。
  • 十九世紀末,英國上校James Churchward於駐防印度期間,在一個極特殊的機緣下,由一位印度教古寺院的住持手中得到一塊Naccal碑文,這是一種極為艱澀難懂的文字,上校費盡艱難終於在一位印度高僧的指點下,讀出了一個偉大古文明的興衰史。一九二六年上校出版了關於Mu大陸文明的著作「遺失的大陸」,也就是我們現在所稱的「姆(Mu)大陸」的傳奇故事。
  • 太空人登陸月球後,人們知道月球表面是一片荒涼的沙漠,只有無盡的太空塵埃,空蕩蕩的。不過,您知道嗎?登陸月球後一些鮮為人知的發現,反而使科學家對於月球的起源更加迷惑。目前科學家對於月球的了解已超越當年未登陸月球前的想像,這些新發現的證據可以使人們打開新的思維,重新認識與思考自己與生命的起源。
  • 史學家們一般認為金字塔與法老的墓葬有著密切的關係。然而,在西元八二○年,開羅回教總督阿爾瑪門(Caliph Al-Ma'mun)率領人馬,首度挖出通道進入大金字塔,看到的景象卻是非常樸素的房間,連一件陪葬品、珠寶、雕像都沒有…是誰造了大金字塔?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