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謂真強?

作者:吉光羽
  人氣: 339
【字號】    
   標籤: tags:

《左傳‧成公》記載:

晉國的三郤:卻至、卻犨、卻錡,三人誣陷伯宗,並將其害死,他的兒子欒弗忌也受到連累致死。另一個兒子伯州犁,則逃奔到楚國去了。

韓獻子評價這事說:「郤氏不免於難了。善良的人,是天地的綱紀,斷然將其殺害,施暴者不滅亡,還等甚麼呢?」

晉厲公為人驕奢,有許多寵臣。自從鄢陵戰勝回來後,他就想用自己左右的寵臣,代替其他所有的朝臣。

胥童因為自己的父親胥克被排擠,而怨恨郤氏。夷陽五的田地,被郤錡強奪,也恨郤氏。長魚矯和郤犨爭田,郤犨把他及其父母、妻子,一起捆在馬車的車轅上加以侮辱。他也恨郤氏。而這三人(胥童、夷陽五、長魚矯),都正受著晉厲公的寵信。

晉厲公準備撤換群臣,胥童就建議:「首先要從卻氏三兄弟動手。他們家族大,引起的怨恨又多。除去大族,您就不受威脅了。敵人(指卻氏三兄弟)的冤家多,我們會容易得到幫助。」厲公認為確實如此。

壬午日,童胥、夷陽五,率領八百武士,準備攻擊郤氏,長魚矯認為不用興師動眾,只要他一人就可以了,晉厲公又派清沸魋(人名)幫助他。這兩人故意在郤氏門前,互相扯著袖子,裝作打架。郤氏三兄弟想在台榭上為他們調解,長魚矯趁其不備,將卻犨、郤錡,殺死在座位上。郤至見狀,說:「我還是逃到沒有威脅的地方去吧!」便欲乘車逃跑,結果被長魚矯追上,用戈殺死。郤氏三兄弟的屍體,都被陳列在朝堂上。

【附言】

諺云:「強,不可恃。」

郤氏三兄弟的下場,足以使天下恃強凌弱者,引以為戒。

從表面看起來,這世界似乎就是「物競天擇,弱肉強食。」但如果仔細觀察,就會發現:所謂的「強者」,未必能堅持到最後,未必能笑到最後。自然界如此,人類社會更是如此,郤氏三兄弟,就是典型的例證。

在歷史上,權傾一時的人物很多,但像郤氏三兄弟,同時掌握大權的例子並不多。當他們殘害伯宗的時候,當他們把長魚矯的家人,綁在車轅上侮辱取樂的時候,誰能說他們不「強」?而當三人被長魚矯一人所殺,陳屍於朝堂之上時,他們的「強」,又在哪裏呢?

而「欲盡去群大夫,而立其左右」的晉厲公呢?他在除掉郤氏三兄弟時,不可謂「不強」。而晉國因郤氏被殺,引發內亂,從此走向衰敗。在殺掉三郤氏的第二年,晉國公也被殺。這時他的所謂「強」,又從何談起?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所謂的「強」與「弱」,只是顛顛倒倒的浮光掠影,是靠不住的。如果憑藉著這看似堅固、實際上脆弱的「強勢」,去胡作非為,而欠下孽債,結下怨恨,無異於自掘墳墓。

那麼,在這個世界上,到底甚麼是真的「強」呢?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有一位哲人,用《易經》中的話講:作為「強者」的寫照,就是「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這才是真正的強。@*

責任編輯:梁馨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與韓愈同時代的詩人,有一位叫做孟郊。他的詩寫得凝重精煉,道勁挺拔,別具風格,在萬紫千紅的唐代詩壇上,是一朵清香撲鼻的奇花。
  • 子貢停下車來,問道:「老師還沒見到子路,也還沒問他是怎麼治理的,就連連稱讚三次,這是怎麼回事呢?」
  • 宋太宗皇帝日理萬機、決定內外政策等大事且不說,單是要和每個在朝的官員談話,聽取他的報告或建議,就是很繁重的事。
  • 孔子說:「能治得好疾病的藥,常常是苦的;能對行為有幫助的勸諫,常常是聽起來不舒服的。」
  • 顏延之,自小孤苦。儘管家境貧困,卻愛好讀書,幾乎無所不覽,後成為南朝宋代著名詩人,與謝靈運齊名。
  • 自古以來,納諫興國的例子有很多。以漢代為例,元帝、成帝、安帝、順帝、靈帝,本是平平庸庸的君主。但在關鍵時刻,也常召集群臣議事,然後擇其可行者而實施之。
  • 馬好不好要看它拉車,人行不行要看他日常行為。
  • 青年每天早上都要來到海上,只要他一來,在海面上翱翔著的海鷗,便會向他飛來,與他玩耍。有的飛落在他肩上,有的飛落到他手上。他想要哪隻海鷗,只要一召喚,那隻海鷗便會飛來,停在他手上,任他去撫摸。圍著他飛來飛去的鷗鳥,每天不下百十隻。
  • 趙奢是歷史上一位名將,與廉頗齊名。他為人非常謙虛謹慎,閒時就向別人討教兵法;作戰時,奮勇當先,而且十分講究策略,注意採納下級的意見。
  • 桓公之賢,在於能將治國大任交付賢臣管仲,而從管仲的立場看來,桓公的確需要他煞費苦心,才能由平庸之君,搖身一變為天下之霸主。他曾經用盡方法來開導桓公,使他具備霸者的風範與能力。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