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誰是柳城爆炸的真嫌犯

橫河

人氣 561

【大紀元2015年10月19日訊】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8月份天津爆炸案的餘悸未消,9月30日在廣西的柳城縣又發生了連環爆炸,當天是一共有17處爆炸,加上第二天又有一起,一共是18起。到了10月2日下午,中共官方媒體新華社發布消息稱,爆炸案告破,犯罪人是廣西柳城縣大埔鎮的33歲的男子韋銀勇,但是韋銀勇的家屬並不承認官方的指控,民眾也不認同官方的結論,這麼大規模的爆炸,絕非一人之力可以做到。這起爆炸案到底是個人報復社會?還是有預謀的團夥犯罪?我們來請橫河先生分析一下。

橫河先生,官方已經公布了嫌疑人是韋銀勇,稱他是因為採石生產,和附近的村民、相關單位產生了矛盾,而製造的這起案件,原因是報復社會。他本身又是採石廠的炸藥保管員,他自己製造了定時爆炸裝置,而且通過自己投放和謊稱寄送包裹僱人運送的方式,先後在多處製造爆炸。這個人按官方的說法,是已經在案發現場被炸身亡,從官方說法的表面上看,有犯罪人、犯罪動機、作案條件,那為什麼民間不認可?韋銀勇的家人也不認可這個結論?

橫河:這個有這麼幾個方面,我覺得很難讓大家相信,第一個就是官方公布的情況,它是自相矛盾的,廣西警方是最先說作案人已經被捕了,但是很快的由最高層,就是由新華社來接管了新聞發布權,廣西警方自己就不能發布新聞了,這樣在新聞發布會當中把他們停下來的,喊停的。接管了以後,嫌疑人就變成在現場被炸死了,這個矛盾就沒辦法解釋。

另外,在網絡又曝光了有一個綜合市場下發了一則通知,這個通知上面說是援引爆炸嫌犯的供述,他一共做了61個炸藥包,目前還有43個包裹沒有炸。如果人已經炸死了,怎麼知道有61個炸藥包的?官方公布的情況和外面了解的情況完全矛盾,這是一個。

另外一個,就是柳州警方發布過一個協查通報,他說有兩種爆炸方式,一種說是嫌疑人到街上僱人,幫他把包裹運到某個地方,然後拆包的時候,觸發引起爆炸,這是一種爆炸方式,這個方式他只舉了一個例子,就是有一個賣水果的攤主,他接到一個人給他付了180塊錢,叫他去送包裹,送到了以後,那個收貨人說沒有空,讓他把包裹打開來,他就打開來,結果爆炸了,爆炸他是手指炸斷,臉部炸傷。

另外還有一種爆炸方式,他懷疑是嫌疑人先把爆炸物放好在爆炸地點,然後再遙控引爆的,這種爆炸方式威力就要大很多,比如說造成柳城縣畜牧局的宿舍樓塌了,大概就懷疑是這一類的。事實上,這兩種爆炸它的規模和爆炸方式是相差非常大,你像水果攤主的這一例,就是比較典型的郵包炸彈,這種炸彈比較小,它可以把開包的人炸死、炸殘,但是很少會影響到建築物本身,而建築物炸塌,那就是非常專業爆破了,這個除了有一例郵包炸彈是一個證據以外,那個建築物是根據建築物倒塌情況來推測,他可能是這樣放置炸藥的,並不是真的就這樣。

這個就有點像汽車炸彈爆炸,那不是一般的,這個爆炸方式上的推理,也很難把它放到同一個人身上去。另外一個,從專業水平上,不是說一個採石廠的炸藥管理員就能夠做到的,採石的爆炸是安置炸藥,怎麼樣把這個石頭採下來,這個引爆不是問題,因為那個地方沒有人,引爆你用什麼方式都可以,而郵包炸彈最難的是引爆,怎麼樣能夠把它引爆,引爆炸彈的方式,不要看同樣是採石也是爆炸,郵包也是爆炸,這兩者實際上就是隔行如隔山了。

做這個爆炸不是容易的事情。我記得幾年前有一個恐怖分子,準備在紐約的時代廣場引爆汽車炸彈,結果汽車炸彈冒了煙沒炸起來,警察看見冒煙,懷疑了來看,才發現是汽車炸彈。製造汽車炸彈的恐怖分子應該是算是很專業的了,都沒能夠引爆,所以這個不是一般的水平。

另外一個懷疑的就是跟這有關了,就是一個人能夠同時在17個地方引爆炸彈,這種水平大概不應該自己在這個爆炸現場被炸死。如果自己要被炸死的話,這種水平就太低了,但是17處同時引爆,這水平又太高了,相差太大,所以從這幾點來看的話,我覺得要認定是韋銀勇一個人作案的話,為時過早。

主持人:那如果我們排除官方的這種說法,就是韋銀勇他不是嫌犯,那麼我們下面就要討論,誰有可能是嫌犯?也有民眾分析說,這個後面應該是有一個集團在支持,這個集團有可能是什麼人呢?

橫河:我覺得分析誰可能是真正的嫌犯的話,主要是看誰有能力進行這種規模的爆炸,郵包炸彈引爆它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自製炸彈失誤的機率非常高,有些人自己製造的時候就自己被炸死了。根據報導,現在我們看到的至少有兩種郵包炸彈的引爆方式,一種是拆包就爆炸的,就是水果攤主的這種說法,就是這個包你一拆,它就爆炸了,引爆是在包上面。

另外還有一種是定時炸。柳城購物中心有一個經理,他在檢查的時候發現存庫的地方有一個黑包,然後他就把它放在收銀台上,10分鐘以後爆炸了,他說在裡面聽到了鬧鐘的聲音,這叫定時炸,所以至少已經有兩種爆炸方式了,這就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這是指郵包炸彈。至於說大的爆炸,就是我們剛才說的能夠把樓房炸塌一半的,這就是他們假設的,就是預置,把這個炸彈炸藥先預放在那個地方,然後再遙控,這個一個人操作的可能性不是特別大的。

就像《大紀元時報》採訪的一個快遞員魏先生,他就說他在大埔鎮送快遞的時候,目擊了一次爆炸,是兩聲巨響,一棟三層樓被炸塌了,他沒有離開那個現場的時候,就又聽到了另一聲巨響,說地點在國貿城,這已經是兩個地方的巨響爆炸了。另外網上還流傳了一張照片,這張照片是一個六層的樓房倒塌了一半,這個很可能是畜牧局的宿舍,所以至少我們可以看到有3處以上,是屬於大當量爆炸的。

爆炸地點除了集中在一起的大埔鎮以外,根據網上有一個人,叫作奉命歸國,那個人說的爆炸地點還有兩個地方,絕大部分在大埔鎮,還有在沙埔鎮和寨龍鎮,寨龍鎮是在大埔鎮的西面10公里左右,沙埔鎮是在大埔鎮的東面10公里左右,那麼也就是說,在2個小時之內,相差這麼遠的地方,就是最遠兩端距離是20公里的地方同時爆炸,而官方又說這個引爆人自己已經被炸死了,就是說這是一種非常專業的爆炸了。

從爆炸的種類來看的話,它有拆包觸發、定時觸發,另外就是預置炸藥,多點同時遙控觸發,這幾種方式不大會是一個炸石頭的人能夠做到的,就比如說那個人聽到了那個裡面有鬧鐘的聲音,有鬧鐘的聲音就證明它是一個機械的計時器,其實現在要拿鬧鐘去改裝炸藥(引爆),比用電子表改裝炸藥(引爆)要難得多,電子觸發要容易得多,當然不管是電子觸發,還是機械觸發,雖然不是高技術的話,一般人還是不容易掌握的,所以從這點來看的話,整個爆破我認為是非常專業的。

美國有部電影叫《Demolition Man》,就是爆破手,我覺得這個爆破的手法,就有點像這種美國特種部隊訓練出來的那種爆破手了,就是在中國的話,他也是專業人員,再加上這麼多的炸藥,從購買、運輸到製造爆炸裝置以後,安置在爆炸點,還要購買觸發裝置,然後要自己裝觸發裝置,肯定不是一個人的工作量,這是一幫人的工作量,這是一個非常專業團隊的運作,而且家人居然一無所知,而且其他人也一無所知。從這點來看的話,我認為這是一個比較大的陰謀,比較同意是一個大的陰謀。

網上比較多的人認為,可能是江系的人馬作案,目的是給當政者添亂,就是製造社會恐慌和社會動亂。從動機和能力這方面來看,這個假設是滿足的,就是他們確實有這個動機,一個集團當它利益完全要失去的時候,它做垂死掙扎的可能性非常大,另外一個,它有這個能力。

另外就這次炸彈的目標,部分指向政府和政府有關部門,另外一部分就比較隨機了,所以他不完全像個人有目標的報復,因為個人有目標的話,他就光炸政府,他不可能去炸超市。

也不太像是個人完全無目標的濫殺,所以這就比較符合本身製造混亂。但是這個假設比較難解釋的,就是為什麼選柳州那個地方。這是非常南部的一個小縣城,當然從操作上來說的話,他的防範是比較弱的,可以說是幾乎沒有防範,但是另外一點來說的話,它的影響力也會小,比起在一個大城市爆炸的話,它的影響力肯定要小。從影響力小來說的話,也可以有個解釋,就是因為它的時間非常敏感。它是「十.一」前一天9月30日下午,也就是說按中共的那個系統來說的話,是一個最敏感的日子,中共建政的紀念日嘛。

另外一個就是當地有一個國際水上狂歡節,正在進行,所以它的影響力實際上要大得多,事實也證明它的影響力不小,國際上都報導了。

另外一個可能性就是地方官員的利益衝突,這個可以跟剛才我講的江系人馬有關,也可能沒有關,因為當天柳州官場人事有調整,另外就是中宣部長劉奇葆和公安部長郭聲琨,都有廣西的背景,都曾經在廣西任主要官員,打老虎觸動的利益集團等等都有可能的,就是如果說是地方官員有利益衝突的話,它實際上也是跟打老虎有關係的,他們也有動機,也有能力。

所以我認為有這麼幾個可能性,就是如果說不是他個人報復作案的話,那麼可能性最大的是這麼幾個因素。

主持人:那剛才我們分析到說,有可能是一個集團在後面作案,一般這種的集團的作案,如果發生在國外,事後都會有人出來認帳,然後提要求,因為它是個集團作案,他一定是有一個要求在後面的,那我們現在也沒看到有什麼人出來認帳,那這個組織它這麼做,它目的是什麼呢?

橫河:首先就是看,如果是恐怖襲擊發生在國外,為什麼會有人出來認帳,其實是這樣的,恐怖組織它要招募人員,它要籌集資金,這兩點都需要它擴大影響力,就是讓別人知道它是有能力來滿足某些要求的,這樣的話金主才會給錢嘛,就是想做這樣的人就會給錢,而且那些恐怖主義的極端分子也就會去加入它,所以有的時候你可以看到,一個恐怖襲擊出來以後,有好幾個恐怖組織,不相干的,紛紛去承認,因為你也沒辦法證明。它為了要錢、要人,它會搶著承認,所以它是有目的的。

但是如果說是,我們剛才講的這個組織,如果它的目標是給今天的中共最高當局去添亂子,那麼它就沒有具體的要求了,它就不會說需要宣布是哪一個人做的,因為製造混亂就是它的目的,而且它錢有的是,它根本就不需要外界去支持它錢,這就可以解釋了。

換句話來說的話,如果是某個人個人報復社會的話,他去公開宣布的可能性也是非常大的,因為個人一定是有了很大的冤屈,如果有冤屈,或者是他有明確的報復的對象,或者有明確的報復的目的,他一定不會讓自己默默無聞的死掉,一定要宣布出來以達到他的目的,因為他的目的本身就是報復,而且這種報復就是一定要讓人家知道他是為什麼報復。從這點來說的話,也比較容易排除韋銀勇作案的因素。他為什麼不說?因為現在把他以前在網絡上說的那些話,而且是……

主持人:兩年前說的。

橫河:對!幾年前說的話把它拿出來,而且還不能肯定那個人是不是他。用這種方式來證明他要報復社會,這個如果說他兩年前就說他要報復的話,現在為什麼在爆炸的前一天,或者是幾小時前為什麼他不宣布。這時候宣布人家也來不及阻止他,也不知道他從哪去炸,為什麼不宣布?從這點來說的話,我覺得對於排除韋銀勇是有利的。

主持人:剛才我們是把這個爆炸跟國外的恐怖襲擊來做一個類比。但是中共的官方是把這次爆炸定位為刑事案件,雖然是說有18次的爆炸,它還是定位為刑事案件不是恐佈襲擊。這個結論在網站上就引來了一片質疑之聲,大家都在問說這個不算恐襲的話,恐襲的定義到底是什麼呢?

橫河:對,這個就是比較奇怪的了。因為恐怖襲擊的話,實際上就是針對平民或者是針對某些機構,進行了突然的襲擊造成大規模的殺傷,以起到恐怖威脅的作用。從這個定義上來說的話,這次襲擊就應該算恐怖襲擊了。

為什麼在破案之前就直接宣布這是刑事案件?因為太快了,實際上就是第二天就宣布這是刑事案件。當然中共造了一個新詞叫「暴恐」,這個也特別奇怪,「恐襲」就是恐怖襲擊,為什麼要叫暴恐呢?我就不相信難道恐怖主義還有非暴力的和和平的嗎?這特別奇怪。

其實我們可以做一個比較,就比較一下當時有一家維吾爾人,母親、兒子,還有孩子,四個人駕車在天安門衝撞事件,當局是立刻就宣布這是恐怖襲擊。這是一輛吉普車,就是撞人。而且當時官媒還專門發了一篇文章,去譴責外媒為什麼不用「恐怖襲擊」這個詞。說是用「衝撞」這個詞是對恐怖襲擊雙重標準。

如果說一家人沒有火器,他們家是沒有槍的,沒有什麼炸彈的。如果他連現代火器都沒有都能說是恐怖襲擊的話,那麼17處爆炸死傷慘重,為什麼反而不是恐怖襲擊,而是刑事案件呢?中共說別人是雙重標準,但實際上天安門撞車定為恐怖事件,和柳城的爆炸案定為刑事案件的話,中共不僅是雙重標準了,它實際上是完全顛倒標準了。

中共官方在譴責西方媒體當時對天安門撞擊事件,沒有用「恐襲」這個詞的時候,它就說西方媒體強調了民族因素,而忽視了恐怖因素,意思就是說不管誰在天安門廣場做那樣的事情都應該算恐怖襲擊,你們不要去強調這是民族因素。

現在反過來我們看,柳城爆炸案唯一不把它定為恐怖襲擊的原因,恐怕正好是民族因素,也就是說是中共在這裡採用了民族因素。就是說因為不是維吾爾人幹的,所以不是恐怖襲擊,否則的話,沒有辦法解釋為什麼中共這麼急著把這個案子定為刑事案件,而不是恐怖襲擊。

主持人:這次官方的媒體對柳州爆炸案是一律噤聲,就像您前面講的本來他們有宣布發布會的,新華社半路給它叫停了。這次的媒體控制比以往的更嚴厲,包括微博、微信、社交媒體上都一律刪帖。您覺得這個背後它們想隱藏什麼東西嗎?

橫河:我覺得有這麼幾個因素:第一個是時間太敏感了,不想沖淡了所謂中共的慶祝活動,所以我們可以看到柳州仍然是在大肆的搞國際水上節日的慶祝,沒有受任何影響。這麼慘重的損失它都不管它,這是一個因素。

第二個原因,我是相信高層更相信這是陰謀論,就是背後有人在搗亂。因為相信這個而必須封鎖。

你現在可以看到,就是以往任何封鎖沒有這麼嚴的話,馬上就會有人去採訪各種各樣的目擊者,一採訪各種各樣目擊者的話,人們就可以把第一手的原始資料拿過來做對照比較。而這次你可以發現,能夠拿到手進行對照比較的原始資料非常少,比天津爆炸還少得多!天津爆炸現場都炸成這樣一片了,居然能夠找到這麼多證詞來證明它當中的矛盾。

但這次柳州的爆炸非常難找到第一手的資料,就是因為它提前就封鎖了。要是這個真的是一個個人行為的話,沒有必要封鎖的這麼嚴,即使是為了它的10月1日也沒有必要。所以我認為可能高層立即就意識到,這不是一個簡單的個人報復事件,而是有更複雜的背景在後面,所以才需要把所有的報導全部封殺掉,以免別人能夠從各種報導中找到蛛絲馬跡。

主持人:官方媒體同時發文提到說社會應該和諧,少一點戾氣。從這種語氣來看,高層好像又覺得這有可能是一個人在做案、在報復社會。所以也有人談到所謂一個人的階級戰爭什麼的。

橫河:對,我就想說明一點,廣西的爆炸到現在來說,我們只是在分析各種可能性,到現在為止也不能夠完全排除個人做案,當然不一定就是他,就是所謂現場炸死的。這兩種似乎對立的說法,就是官方提到應該和諧,而有人提到所謂一個人的階級戰爭,階級戰爭和社會應該和諧是完全對立的說法,但是這個說法是以個人報復為前提的,不是陰謀論。

我們再談談中國社會戾氣的來源。如果說它是個人報復的話,這個戾氣的來源只有一個,是中共官方。它的來源從理論上說是馬列主義、階級鬥爭和暴力革命學說,毒害中國大陸上百年,因為從馬列主義傳入中國的時候就開始了。

從實踐上來說,中共從建政以來就殺個不停,「土改」殺二百萬地主,「鎮反」又殺了很多,「反右」、「文革」,不僅是系統的殺,還要公開羞辱、還要酷刑、還要讓老百姓互相之間殺。所以殺戮已經變成了中國社會中共統治以來一直存在的社會現象。

它不僅是要殺,另外要把和平的人關起來,你像和平非暴力的修「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要被關到監獄、勞教所、洗腦班去。那麼讓誰來看管他們,讓誰來給他們施以酷刑,或者是要他們轉化呢?是那些暴力的刑事罪犯。它那個看守有的時候自己不動手,它讓那些暴力的刑事罪犯來看管他們。

而中共這個宣傳機構反法輪功的宣傳也是充滿暴力和戾氣的;再從司法機構來說,它也是充滿戾氣。現在一個很明顯的現象,在法庭上辯不過律師,就把律師趕出法庭,甚至當庭毆打。像王宇律師在被抓的前幾天,就在三河市為法輪功學員辯護,被法官命令趕出法庭,法警把她從三樓拖到一樓,然後把她扔到馬路上。為什麼這樣的事件我們就沒有看到官媒建議法庭少一點戾氣?這個戾氣是來自法庭的。

中國發生的這些拆遷暴力是舉世聞名的,而且都是在光天化日之下進行的,這個車子可以把抗拆遷的老百姓直接壓死,可以讓人家自焚,可以點火燒人家,從來也沒有官媒去建議拆遷方要少一點戾氣。

所以從這些方面來看,中共的官方是鼓勵暴力的,但是它鼓勵的是針對民眾的暴力;而對民眾的反抗暴力,它就要用減少一點戾氣去說別人。從這一點來說,中國社會的戾氣其實就是來自中共的。

主持人:現在這個案子到目前為止都不排除這種可能性,一個是個人報復社會,或者是某一種的官場陰謀,那麼這兩種對社會的影響也應該是不同的,您可以給我們具體分析一下嗎?

橫河:社會矛盾尖銳化以後會發生衝突,表現形式有多種多樣的。如果是個人報復的話,那麼它是這種階級矛盾的暴力衝突。現在確實有很多人認為在中國社會,目前的社會矛盾的主要體現形式就是階級矛盾,因為貧富兩級分化,按照中共自己的那種分法的話,那就是階級矛盾了。

所以有人說如果這是韋銀勇一個人的報復的話,實際上它代表了某一個階級對統治階級的報復行為,他認為楊佳也是這種類型的行為。這種形式就是階級矛盾的暴力衝突表現出來的。

如果說不是個人的報復,而是陰謀論的話,它也是一種衝突,是統治集團內部的衝突,不管誰整誰、誰整誰,它都是統治集團內部的衝突,但是統治集團內部的衝突它也反映了全社會的衝突,就是說這個社會其實進入亂象了。

所以我們說中國現在已經進入了類似於王朝末年的亂世,不管從哪一個角度看,都是進入了一個「多事之秋」了。你看天津爆炸前後全國發生了十幾起的化工爆炸,現在又發生柳州的爆炸事件,其實還有很多事件,今天不去列舉這種事件。

就整體感覺的話,這種事件你防了這裡防不了那裡、防了那裡防不了這裡。不管它的背後因素是什麼,說明這個社會已經走到這一步了。從天象角度來看的話,在王朝末年其實人為的努力,特別作為老百姓個人,人為的努力已經很難改變這種現狀了。

現在老百姓能夠做的事情是要知道這是由中共這種統治所造成的中國社會的這個亂局,因此為了保自己,我覺得應該是遠離中共、告別中共,用這種方式在這種亂局當中能夠保住自己。

主持人:好,這次節目時間已經到了,關於這個話題我們暫時討論到這裡。橫河先生剛才講了,這是一個「多事之秋」,其實我想可能用「多事之年」來形容更合適。現在社會矛盾包括群體事件、包括有官場陰謀可能性在內的各種事件其實已經多到我們點評不過來了,我們也不可能每件事情都點評。通過這個節目希望您能更清醒的認清形勢。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時間再見!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廣西柳城爆炸 兩超市包裹在存包櫃內爆炸
廣西柳城連環爆炸案疑點重重 網絡十問
柳城爆炸後猶如空城 商店關門 人心惶惶
伍新:妄阻訴江造恐懼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司法部查亨特說明3點 五中釋信號
車評:雙色多變化 2020 Nissan Kicks SR
【新聞看點】備戰總動員?五中公報洩習近平心頭患
【拍案驚奇】美大選「神算」開口 中共甩鍋新招
【珍言真語】金鐘談紅二代羅宇 中共體製造悲劇
【直播】最後衝刺 川普及夫人訪賓州五地演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