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母房中的碧紗櫥是甚麼?

作者:于海心
  人氣: 581
【字號】    
   標籤: tags: ,

近日偶然讀到清人曹庭棟所著的《養生隨筆》,其中有碧紗櫥的記載。想到多年前讀《紅樓夢》評論,見有討論碧紗櫥是甚麼,印象頗深。因此拿出來與紅樓愛好者共享。

「有名『紗櫥』,夏月可代帳,須樓下一統三間,前與後具有廊者,方得為之。除廊外,以中一間左右前後,依柱為界,四面繃紗作窗,窗不設欞,透漏如帳,前後廊簷下,俱另置窗,俾有掩蔽,於中驅蚊陳几榻,日可起居,夜可休息,為銷夏安適之最。」(《養生隨筆》)

「當下,奶娘來請問黛玉之房舍。賈母說:『今將寶玉挪出來,同我在套間暖閣兒裡,把你林姑娘暫安置碧紗櫥裡。等過了殘冬,春天再與他們收拾房屋,另作一番安置罷。』寶玉道:『好祖宗,我就在碧紗櫥外的床上很妥當,何必又出來鬧的老祖宗不得安靜。』賈母想了一想說:『也罷了。』每人一個奶娘並一個丫頭照管。」(《紅樓夢》)

林黛玉第一次來賈府,在進入賈母房間之前看到兩邊的穿山遊廊,掛著各色鸚鵡、畫眉等鳥雀。可以與曹庭棟的筆記相照應。

叫碧紗櫥,當是因為紗櫥掛的是綠色的絹紗。傳統禮法男女有別,女兒住在深閨之中。這很符合賈家這樣的詩禮簪纓之族,鐘鳴鼎食之家的女兒的教養。

碧紗櫥既合養生之道,又合禮教。寫到這裡,順便說說禮教這個詞。

禮教這個詞在1949年以後總是和封建禮教連在一起,成了貶義詞。其實,封建是封土建邦之意。舊時君主登基,要把自己的兄弟封王,分封到各地去做王,從此在禮法上是君臣之分,也減少了手足日日以君臣之禮相見的次數。禮教,舊時於國以禮樂治國;於家以禮教齊家。就是在琴棋書畫的禮儀的教養下,才產生了大觀園中一群才貌出眾的貴族女孩兒。金陵十二釵到現在依舊是中國人記憶中微微泛黃的溫暖而驕傲的記憶。禮教,是合乎天道的正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份。

再說回賈母房中的碧紗櫥。周禮中男女七歲不同席,當時黛玉進賈府六歲,不到七歲。另外賈母的女兒賈敏去世前可能和賈母有過書信囑託,託付黛玉的終生。賈母苦心安排,想讓這兩個小冤家從小培養感情。

兩人分住在碧紗櫥內外,為寶黛二人今後的感情提供了條件。「便是寶玉和黛玉二人之親密友愛,亦自較別個不同,日則同行同坐,夜則同息同止,真是言和意順,略無參商。」

黛玉葬花,被寶玉聽到,黛玉轉身不理寶玉,寶玉說出這樣的話:「當初姑娘來了,那不是我陪著頑笑?憑我心愛的,姑娘要,就拿去;我愛吃的,聽見姑娘也愛吃,連忙乾乾淨淨收著等姑娘吃。一桌子吃飯,一床上睡覺。」一段青梅竹馬,兩小無猜的愛情就從碧紗櫥開始。@*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都云作者癡,誰解其中味。」這首詩出現在《紅樓夢》的第一回,我一直把它當作《紅樓夢》這部鴻篇巨著的開篇引言。全書的開篇,僧道出場,紅樓夢問世,以這首詩示以世人後,僧道退場,紅樓夢上演。
  • 王熙鳳,在《紅樓夢》中名列金陵十二釵之第九位。王熙鳳出身於賈、史、王、薛四大家族中的「東海缺少白玉床,龍王請來金陵王」的金陵王家。王熙鳳嫁到了賈家,她的丈夫賈璉,是寧國府的賈赦的公子。她的姑姑王夫人,嫁給榮國府賈政,是賈璉的堂弟賈寶玉的母親。王熙鳳和賈寶玉,既是姑舅表姐弟,又是叔嫂。王熙鳳和薛寶釵,也是姑舅表姐妹。林黛玉是王熙鳳的丈夫賈璉的姑舅表妹。王熙鳳就處在賈府這樣一個錯綜複雜的血親和姻親關係的紐結上。
  • 林黛玉原本是西方靈河岸上三生石畔的絳珠仙草,寶玉是赤瑕宮的神瑛侍者,仙界生活自在,每天用甘露灌溉那株仙草,仙草得以久延歲月並修成人形。在神瑛侍者決定下凡後,仙草也跟著轉世,轉世前發願要以一生的眼淚還給神瑛侍者以償還灌溉之恩——寶黛在轉世前就已經注定是悲劇的宿命。
  • 林黛玉在金陵十二釵中和薛寶釵同列首位。幾百年來,黛玉以她的美麗、才情和氣質在中國文學史上卓然獨立,俯視群芳。幾百年來,人們研究她、讚揚她,當然,批評的聲音在最近幾十年來也不曾斷絕。黛玉彷彿不是文學作品中人物,而是活生生的在歷史上好像有這麼一個人存在過。這一點,也算是紅樓女子的共性。
  • 看到中國大陸媒體整天的在渲染甚麼「中國夢」,不禁使人想起了《紅樓夢》那本曠世奇書。想起了賈、史、王、薛四大家族那段「忽喇喇似大廈傾,昏慘慘似燈將盡。」「飛鳥各投林」的辛酸歷史。雪芹先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表面上寫的是四大家族的家族史,實質是在寫一個王朝的興衰成敗歷史。
  • 主婦相夫教子與宰相輔佐君王本是一理
  • 1940年秋,21歲的英國姑娘格萊迪絲(Gladys B.Tayler)不顧家人的反對,以驚世駭俗的勇氣、義無反顧地隨未婚夫飄洋過海、長途跋涉來到中國。一頭金髮飄拂著天堂的光紗,一腳卻踏進了戰火紛飛、饑饉貧困、滿目瘡痍的大地。
  • 人人必須看透的一個人生的真相:人生就是一場夢幻,功名利祿不常在,兒女人倫之情到頭來也都是一場空,何必把虛幻無常錯當成真相,藉此勸人實在不必太執著。
  • 雖然曹雪芹在開卷頭一段就交代了《紅樓夢》的主旨為夢幻人生,提醒人們千萬不要把紅塵中無常而短暫的人生當作真相。但是由於林黛玉淒涼的「悲劇性的人生」寫的實在讓人心酸,人們不自覺的就會對作者的本意視而不見。將紅樓夢視為典型的男女愛情的悲劇。然而曹雪芹自己在開卷第一回的「緣起部分」就借「通靈寶玉」這塊石頭非常明確的告訴讀者,他對風月筆墨和才子佳人的書籍持否定態度,既然如此,他怎麼可能違背自己的觀念去創作男女情愛的東西呢?
  • 《紅樓夢》既然要告訴人們人生如夢,生死富貴皆天定,轉瞬即逝,不過是個幻化的假象,那麼真相又是什麼,如何讓人從虛幻的假象中跳出來,顯然更是本書最後要給大家解答的問題,也是寫此書「看似滿紙荒唐言」的根本目的所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