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珍事】鄺埜跪讀父信 敬受父教

作者:羅真

鄺埜為官廉潔,而他的父親鄺子輔,做官之廉潔,絲毫不亞於兒子。鄺子輔擔任江蘇句容縣的教官時,教子甚為嚴格。(Fotolia)

  人氣: 24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董永戒兒勿大言

董永,南宋人,是董槐的父親。董槐,字庭植,濠州定遠(今屬安徽)人。他是南宋大臣,由進士而進入仕途,歷任各種地方官職,後來官至給事中、同知樞密院事。寶祐二年(1254年),任參知政事。後又任右丞相兼樞密使。景定二年(1261年)去世。被進封為許國公。

董槐自小就十分喜愛談論兵法,私下裡讀了不少孫武、曹操等古代著名軍事家的書,自以為精通於此道,曾口出大言道:「如果任命我為將領,我就能帶兵橫掃中原,將中原歸還給天子!」(南宋時,朝廷遷都杭州,中原大片土地被金兵占領,所以董槐這樣說)董槐身量魁梧,相貌堂堂,鬍鬚又長又美(史書上稱他「貌甚偉,廣顙而豐頤,又美髯」),每每論起天下大事來,則慷慨激昂。他相當自負,將自己比作諸葛亮、周瑜一類人物。

董永深知兒子董槐喜好大言的毛病,聽到兒子以諸葛亮、周瑜等人自比,大言不慚,不覺心中發怒,準備痛打他。轉而又覺得兒子這樣的言語、舉止十分好笑,便狠狠訓斥了董槐,說道:「你不肯好好地用功學習,又喜歡這樣口出狂言,你這狂妄無知的小子,我真不願意看到你這種樣子!」

董槐本來自以為了不起,受到父親的這一番訓斥後,頓時大吃一驚,心裡覺得十分慚愧,便下決心:改變了好大言的壞毛病,虛心向學。他先是跟從浙江永嘉的葉師雍學習,過了一段時間,聽說有個叫輔廣的人,是大思想家、文學家朱熹的弟子,便又千方百計,投到輔廣的門下。他好學與善學的精神,老師輔廣也十分讚賞。

只要辛勤耕耘,就能有所收穫。後來,董槐終於學到了真正的本領,不再是一個只會口出狂言卻無才能的「空心大蘿蔔」。宋嘉定六年(1213年)他考中進士,後來在朝為官,直至做到宰相。

應該說,這正是他父親訓斥他,使他後來改掉壞毛病、折節向學的直接結果。(事據《宋史‧董槐傳》)

鄺埜跪讀父信 敬受父教

鄺埜,字孟質,宜章(今屬湖南)人,明成祖永樂九年(1411年)進士。他為人勤廉端謹,又很孝順父母。考中進士後,任監察御史,生性仁慈。明成祖建都北京以後,有人上奏說南京金融制度被一些豪民破壞,明成祖便派鄺埜前往查訪。一時間,人們都認為鄺埜這一去,一定會興起大獄。但鄺埜到南京後,僅僅抓了一兩個為首的豪強,便回京城復奏道:「南京百姓聽到朝廷的命令後,都十分震驚恐懼,現在金融制度已經完全正常了,不必再懲辦什麼人。」

當時倭寇侵犯遼東,因為城池失守而獲罪者,有一百多人,按照當時規定的律令,都應處死。鄺埜負責處理此事,詳細地向朝廷匯報了對他們可加饒恕的種種情狀,最後,皇帝均寬恕了他們。鄺埜處理事情,就像上面所舉之事一樣,常常懷著一顆仁慈之心。

鄺埜為官廉潔,而他的父親鄺子輔,做官之廉潔,絲毫不亞於兒子。鄺子輔擔任江蘇句容縣的教官時,教子甚為嚴格。

鄺埜長期在陝西任按察副使,很想和父親團圓團圓,於是,便想聘請父親擔任陝西的鄉試考官。鄺子輔知道兒子的打算後,十分生氣,說道:「兒子當了地方上的官,卻想聘自己的父親當鄉試考官,怎麼能夠防舞弊、避嫌疑?」為此,他特意寫了一封信給兒子,毫不客氣地責備了他一頓。

出於孝心,有一次,鄺埜用自己的俸祿,買了一件很普通的粗布衣服,給父親寄去。鄺子輔因為不清楚這件衣服的來歷,不肯接受。他不僅把衣服寄還給兒子,還特地寫信告誡兒子說:「你做刑官,負責刑罰之事,應當以洗冤屈、釋疑案,作為自己的責任,要對得起你擔任的官職。我不知道你這件衣服是從哪裡得來的,所以不敢接受,特地退還給你,以免玷污了我的名聲。」

鄺埜接到父親寄還的衣服,捧讀父親的來信,不禁泣下,立即跪下再誦讀一遍,以示接受父親的教誨。(事據《明史‧鄺埜傳》)

——轉自正見網  #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綠雲答非所問地說:「事不宜遲,綠雲告辭了!」說完,竟像飛鳥一樣,一縱身,就躍到了窗外,轉眼之間沒了蹤影。在場的人無不驚奇地呆愣在一旁。
  • 男子漢大丈夫,誤判受辱,忍辱可以得福。
  • 老萊子逃避世俗,不願做官。楚王親自來到他家,請他去朝廷出任。老萊子答應了,楚王也就回去了。
  • 太宗巡幸魏地時,寇准十六歲,因他父親淪落蕃邦,他到太宗的行營上書,言辭激昂,舉止一無所畏。太宗很讚賞他,命有關選拔人才的部門,記下他的姓名。二年之後,寇准果然中進士,逐漸地顯貴起來。
  • 陶侃性格方正嚴肅,辦事勤勤懇懇。任荊州刺史時,他命令監造船隻的官員,把鋸木頭的鋸屑,全部收集起來,不論多少,一點也不許丟棄。大家都不瞭解他這樣做是甚麼意思。
  • 世宗皇帝又曾對張廷玉說:「我做諸侯王時,與人一起行走,從來不用腳踩別人的頭影,也從來不踐踏螞蟻小蟲。」
  • 東漢時的許昌人陳元方,十一歲時,按時去拜訪袁公。袁公問他:「你父親在太丘做官的時候,遠近的人,都稱讚他,他都施行了一些甚麼好政策呢?」
  • 由於姚察清正廉明,俸祿又大都接濟了別人,素無積蓄,因而家中常常入不敷出,十分拮据。每當有人勸他想些辦法,搞些資財,來改善一下家中清貧生活時,姚察總是笑而不答。
  • 陳公假裝說些謙卑恭順的話,把他們請了進來,而暗中埋伏下健壯的兵丁,把他們抓了起來,關在監獄裡。
  • 朱可亭從做諸生,到位居宰輔,飲食時,不吃二種以上的飯菜,並且不輕易殺死生靈。性格鯁直而溫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