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評論】解讀解散黨組織

橫河

人氣 539

【大紀元2015年10月28日訊】主持人:聽眾朋友好,歡迎您收聽《橫河評論》,我是楊光。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前幾天中共發佈了一個新的紀律處分條例,有人稱這是史上最嚴黨紀,不過民間對它的關注並不是條例的內容,而是《北京青年報》在第二天解讀這個條例時候的排版。當天該報紙頭版的通欄大標題是《多數黨員嚴重違紀的黨組織應解散》,標題下面沒有任何這個最新條例的內容,只寫了詳見A4版,但是在A4版上的文章它又是另外一個題目,於是這個頭版的大標題就賦予了民眾無限的遐想空間。我們今天就這個話題來討論一下。

橫河先生,《北京青年報》它是相當規模的專業報紙,大家覺得在中共嚴格的新聞審查機制,和各個新聞單位的自我審查之下,能出這樣的一個排版,真是讓人匪夷所思的事情。您認為這是一個事故呢?還是說這是有意這樣排的?

橫河:有三種可能性,第一種可能性就是「高級黑」,現在很流行這個,就是說故意把它做成一種聳人聽聞的樣子,結果讓人讀出別的意思來,所謂「高級黑」的話,這是有意的。

另外一種可能性就是無意當中犯的錯,這個也是有可能的,就是說無意當中在排版的時候,他當時沒有想這麼多,因為中共有一個甚麼正式通知,或者甚麼文件下來以後,現在各個報紙有它們的機動餘地去另外起一個題目,為了聳人聽聞,吸引人眼球,無意當中可能出了這個問題。

再一個可能性,就是他根本不認為這是一個問題,就是說他覺得這很正常,即使大家從另外角度去解讀,他也不覺得他當時是有這個想法,會出這樣的問題。

我覺得主要可能是解讀的角度不一樣,因為你要「高級黑」的話,必須是某一個派系想專門做一件甚麼事情,現在看不出來《北京青年報》有這樣的意圖,或者是從中會得到甚麼好處,所以我認為可能性最大的是,《北京青年報》根本就不知道民意是甚麼,就跟民間隔得太遠了!所以就是在做這件事情絕對不會想到民間會從那個角度去解讀這件事情,這是一方面。

但是,我們從另一角度看,就是不管《北京青年報》的動機是甚麼,目的是甚麼,或者僅僅是一個錯誤,它未嚐不是一個預示?就是是來自其它地方的預示。那麼這個預示是《北京青年報》做這件事情的時候,這些人絕對沒有想到的一點,但是他無意當中是被神也好,被甚麼利用了來說這句話,或者做這件事情,來引起這樣一個討論,我覺得這個可能性也是很大的。

主持人:您剛才講的這個預示,還有您講到的甚麼被神利用,可能很多人會覺得這是迷信,因為中國人是不太相信這種事情的,就算歷史上有過一些預言,但是大家都只覺得是機緣巧合罷了。

橫河:是的,這種事情在中國大陸確實有人會不相信它是有其它的原因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的,因為無神論的教育嘛,認為這些事情可能是迷信。但是實際上這種事情不是巧合,其實歷史上改朝換代的時候的異象是每次都會出現的,只是說人們在真正改朝換代的時候有沒有注意到,但是事後總結出來的其實還是不少的,比如說古代五星連珠,就是五顆行星排成一條線,被認為是一種很吉利的天象。

這裡就有很多比較有意思的例子。公元前1953年出現過五星連珠,那個時候就是夏朝建立。公元前1576年的時候,出現過四星連珠,還有一珠金星是比較靠近,它沒有完全五星連起來,是成湯滅夏立商。公元前206年的時候,「五星聚於東井,沛公至霸上」,就是劉邦進關中,這實際上後來就奠定了他建立漢朝的基礎。這個一系列的都是有意義的。

另外還有一個就是武王伐紂的時候,大家讀過《封神榜》就知道,他在起兵的時候就看到慧星了,掃帚星,據《淮南子.兵略訓》裡面曾經寫到「武王伐紂,東面而迎歲,彗星出,而授殷人其柄。」 武王伐紂的準確年代,我們現在其實還是不清楚,有十幾種說法,其中有一種說法就是認為,當時他們看到的就是哈雷慧星,他是以哈雷慧星的回歸來計算,來推論武王伐紂,有一個時間點,就這麼推出來的。

值得提醒的是,哈雷慧星的另外一次回歸,就是前一次回歸,是1910年,宣統二年,第二年清朝就被推翻了,中華民國成立。這些東西就是說你不相信也好,但它事實是存在的。

再一點,我想我們現在在世的人大部份都經歷過的一件事情,是1976年,76年是中國現代歷史的一個重大轉折點,在這之前的1975年,河南潰壩,我是到美國以後才看到電視說,就是人類科技的直接後果造成的死亡人數,最大的災難,第一位的是河南的潰壩,第二位是契爾諾貝利核電站事故。當時是一週死了20萬人,那年全國的竹子都開花,中國人講竹子開花,那個竹園就死了。這是我親身經歷的,就是很多很多竹子都開花了,這是一個很凶的凶兆。

還有一個就是鐵樹開花,中國人講千年鐵樹開花,鐵樹實際上南方是年年開花,但是它到了長江以北以後就不開花了。那年的北方到處鐵樹開花,1976年初的時候,吉林的隕石雨,這個大家都知道,然後就是唐山地震,死了20多萬。

中共開創的元老當中,朱德、周恩來、毛澤東,應該說三個最高的元老了,同一年死去。儘管當時到現在還有一些陰謀論,但是這也是天命,就是該在那年他們結束了,就一個時代結束了。

我們知道很多後來成了大事的人,在他年輕的時候,或者在他成事的過程當中,都有人陷害他,但是天命他要做那件事情,誰陷害都陷害不了。所以這個陰謀論之所以能夠成立也是天命如此。而且毛澤東他的警衛部隊的編號是「8341」部隊,「8341」就是他活83歲,從遵義會議開始掌權41年。這個沒有人能夠解釋,為甚麼當初他的警衛部隊編號是這樣的。

當然我們說的是天象,而《北京青年報》是人寫的文章,這兩者還不是一回事。但不管怎麼說,人說甚麼,人做甚麼,它也有被用來傳遞某種信息的,我認為這裡就不排除這個可能性,這是傳遞的一個信息。

主持人:好,那我們先放下這個被傳遞的信息,等一下再來討論。有的人說這次新規定是算最嚴黨紀,主要是因為它裡面有一條說「妄議中央大政方針」這一條。但是我們都知道文革時期,你別說甚麼妄議甚麼方針,就是不把領袖當神供起來都是死罪,那難道不是比這個更嚴厲嗎?

橫河:那個文革時期當然是更嚴厲,其實從中共建政以來,嚴格的說是從延安整風以來,在中共的內部,黨內是不允許議論中央大政方針的。

主持人:從來就是如此。

橫河:從來都是如此,毛澤東時期是這樣,鄧小平時期也是這樣,後來每一個都是這樣,只是說這一次把它列出來,就是具體把它作為一個黨的紀律列出來了,所以人家就假設這個事情是不應該發生的。

其實我覺得這件事情根本就不是我們現在需要關心的,因為它這是黨內的規定,中共自己本來它就是「黑幫」,有人說中共「黑社會化」,這個說法是不對的,這實際上是對於黑社會的一種貶啊,拿黑社會去比中共的壞,這是不應該的事情,因為中共本來就是黑幫之黑幫。它任何規定實際上是黑幫內部自己訂幫規,外面的人根本就不需要去瞎操心,你不是黨員,你不歸它管,你管它呢!你在外面議論,你就去議論好了,是吧?

我覺得現在需要擔心的是,擔心這件事情的人,就是對這個「妄議中央大政方針」這件事情擔心的人,是因為可能這個方針、這條政策會管到他,也就是說這些人還是黨員。那麼為甚麼到今天你還留在中共內部呢?要被管的話,不是自找的嘛!所以我想不想被這條規定管著的人,最簡單的方法就是退出中共,至少這個紀律處分條例不是用來管老百姓的!我覺得這件事情很容易解決。

主持人:民間對這個排版是有非常強烈的反饋,它這個反饋有幾種觀點,我看到比較多的一種是說,哪個地方的黨組織不是多數黨員嚴重違紀?根本就找不出一個任何黨組織,其中清廉的是大多數,那還不如直接就說共產黨解散好了。那另外一種觀點是說,共產黨的黨組織多了,這句話只是說明要把有問題的組織清出去。當然還有一些直接就是覺得這是海外媒體的一種曲解。那您覺得這些觀點它反映了甚麼樣的民意呢?

橫河:從這次的反饋來看的話,我覺得至少有兩點,一點就是像第一種說法,就是說絕大部份黨組織,清廉的黨員已經是極少數了,所以說所有的黨組織應該都是被解散的。這個說法就是說,相當多數的民眾對於中共這個組織的解散,黨組織的解散,以至於中共整體的解體,都是持歡迎態度的,這是一點。第二點呢,就是對中共的解體其實是有思想準備的,不管是替中共說話的,還是不是替中共說話的,都有這個思想準備。這兩點我覺得是相關的,但是它們的內容其實不同,說明的問題不同。

前者對這個解體持歡迎態度的,他是認識到了中共的邪惡,就從歷史上中共對中國、對中國人民、對中華民族犯下的罪行是不可饒恕的,所以這個不存在說它改革問題,它應該解體。這點我想已經是相當多的共識了。

對此有思想準備呢,又有不一樣了,因為前者是相信中共解體是必要的,他不僅相信是必要的,更是可能的和可行的。那以前我們講到要解體中共,就有人會替中共辯解。辯解有各種各樣的理由,其中理由之一就說,沒有了中共,中國會亂!中國沒有取代的政治力量。這種說法,實際上它一部份就承認了中共是壞的,是應該解體的,只是說不可行。但現在大部份人已經不考慮不可行的問題了,就是說認為這是可行的,即使是替中共說話的人也認為這很可能是一個無法抗拒的潮流。

主持人:現在中共正在進行反腐,也是比較得人心的,那您覺得這個反腐它有沒有可能讓中共免於被解散,或者是解散的這個命運?

橫河:我覺得不可能。首先我們來看一下,中共它現在的腐敗和它的反腐。腐敗它是來自不受監督的權力,人們早就說了,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敗。反腐它是自上而下的,就是說這個反腐的力量是來自權力,有了權力才能反腐。全世界反腐成功的經驗都是自下而上的監督,就是說有民眾對直接的官員進行監督,民選的代表,你像議員之類的,對間接的官員進行監督。自下而上的監督才有成功的例子,自上而下的監督是沒有成功的例子的。因為這個監督的權力和腐敗的權力是同樣的來源,所以一般認為自上而下的,它不屬於監督的範圍,就是紀委的監督,或者監察部的監督,它不屬於監督。

第二個是,腐敗是來源於權力的,但是中共現在的這種腐敗,它的具體的啟動因素,卻來自於挽救中共的努力,就是說是為了挽救中共而導致的腐敗。我們知道大規模的腐敗是來源於改革開放以後,最嚴重的是江澤民統治時期,我們可以逐步分析一下。

當初的設計者設計出來一套東西,就是為了挽救中共,所以在經濟上開放,但是政治上不開放。經濟上一開放,有了錢了,人的貪心就出來了,中共又是無神論,就給了這個貪心一個基礎,又沒有相應的制度可以來制約它。這個設計者認為只要把經濟搞上去了,作為合法性的替代品,就可以挽救中共免於崩潰,因為當初是中共政權要崩潰了嘛!但它沒有想到為了挽救中共而設計出來、而放出來的是最終滅亡中共的因素。

你比如說當年改革開放,政策是讓一部份人先富。這個一部份人先富的設想,就是讓包括中共官員在內的所謂精英階層先富起來,因為只要官員一富了,從當中得到甜頭了,他就不會去阻礙改革開放,減少這個改革開放的阻力。所以從一開始的時候,很多政策的制定,像最早期的時候不是有價格雙軌制嗎?誰都想不出來價格雙軌制有甚麼好處?唯一的好處就是有權力的人可以得到低價的東西,然後賣到自由市場去。所以它設計就是向權貴傾斜的。就是說觸發因素是發展經濟而挽救中共,結果放出來一個卻是腐敗因素。

到了江澤民時期,他完全是為了鞏固他個人的權力,他跟鄧小平不一樣,他沒有戰功、他沒有軍隊基礎、他沒有官僚階層的基礎,所以為了鞏固他的權力,他就不僅是允許腐敗,他更是鼓勵腐敗,甚至強迫腐敗,你不能不腐敗,這樣他就可以籠絡整個官場的人心。他是籠絡官心,不是籠絡民心。

除了籠絡官員以便鞏固他的統治以外,他可以用反腐作為打擊對手的工具。腐敗就從改革開放初期的自發行為,就是難以制止的行為變成了有意設計的制度。一旦腐敗成為官場運行的動力的時候,你要全面反腐就不可能了,因為人人腐敗,99%官員都腐敗的話,那你一反不就把共產黨給反掉了?就像潘朵拉魔盒,你一打開了就不可能再關上,這就做不到了。

再一個就是,中共的危機它並不僅僅來自於腐敗,腐敗只是它危機的表現形式,因為它的根源實際上是制度和它這個系統,這是中共先天帶來的,這是不可避免的,即使反腐有作用,它也是表面和暫時的。如果不去動它的政治制度和政治制度所衍生的經濟制度的話,就不可能根除腐敗,只有那個才是腐敗的根源。所以我認為中共現在所進行的反腐不可能挽救中共。

主持人:您剛才講了反腐的作用,有作用也只是表面和暫時的,那麼它有沒有甚麼實際的意義呢?

橫河:這次特定的反腐,我覺得是有特定的意義的,反腐不能救中共,但它不是沒有意義的。我們分幾方面說,一方面,在這次反腐運動的開展之前,中共最大的腐敗是來源於權力,而這個權力是甚麼地方來的?我們知道官場持續腐敗多年,我們知道這次腐敗是持續二三十年了,打擊的都是已經腐敗很多很多年的,為甚麼這當中就沒人想要去查?總有人對腐敗不滿,想要去制止它,對不對?為甚麼做不到?

我覺得就有二個條件,一個就是權力。當然所有的腐敗,古今中外,都跟權力有關係,這個不奇怪。另外一個就是權力不受監督,在極權政權下面,權力都不受民眾的監督,外國也一樣,這都是一樣的。但是它仍然會有來自上層,自上而下的監督或者懲罰。一般的統治者,當他掌握最高權力以後,他當然不希望自己被監督,但是他為了維護自己的統治,他希望他下面的腐敗有某種程度的監督和控制。就是他不會讓所有人都腐敗到無法收拾的程度,因為那樣可能會危急自己的統治。這就是為甚麼多數極權國家它並不是放任腐敗到不可收拾的程度,就是腐敗都是被限制在某種程度的。

像前幾年中共的政權下面,腐敗到了隨便一個縣官、地區官員都可以上億的程度,在世界上是很少見的。即使毛澤東時期,你想想看,他還殺了劉青山、張子善,剛剛執政沒多久就把老紅軍給殺了。就是說統治者是要反腐的,儘管毛澤東他自己大躍進以後的困難時期,全國各地建了這麼多行宮,但是他還是要把底下腐敗的人殺了。

到了江澤民統治時期和他垂簾聽政時期,就是胡錦濤的時期,只有一個集團在古今中外大概是很罕見的,就是不受任何監督可以肆無忌憚的腐敗,這個集團就是在政治上投靠了江澤民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的,這個集團它的腐敗是不會以任何理由被調查,或者被懲罰的,就是說這個集團任何成員都是這樣。

所以在這一次反腐之前,我們沒有看到甚麼政法幫、610辦公室、政法委書記有一個曾經因反腐被調查過的,調查都沒有,不要說懲罰了。這一個集團目前被查處的典型代表就是周永康。我們可以看到依附於周永康權力的:石油幫、四川幫、政法幫、秘書幫,沒有一個是在這次反腐之前,哪怕被調查過的。就是你只要依附到這個權力,就沒有人能夠動它。而周永康的權力怎麼來的呢?我們以前分析過很多次了,今天不講了,我們就說一個結論,就是完完全全是來自迫害法輪功,他的權力沒有其它任何別的來源。

第二點,這就不奇怪了,這一次反腐打擊的目標和實際打擊到的腐敗官員,幾乎都是和迫害法輪功的政策直接有關的,無論是石油幫還是軍委副主席都不例外。比如說按照系統,在工業系統裡面,現在所知道的,對法輪功迫害最嚴重的就是石油部門,甚麼大慶油田、勝利油田,你去查好了,就是從部門來說,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人數也是最多的。而軍隊是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主要操作部門;政法幫是迫害法輪功的主要打手。

這樣的反腐我覺得它也是一舉兩得,既反了腐敗、爭取了一部份民心,又打擊了迫害法輪功、迫害人權的這些人權凶手。不管這是不是反腐的本意,它實際上起到了這樣的作用,所以我覺得是有意義的。

另外一個,除了我剛才講的一舉兩得以外,還有一得就是,中國人往往說看不到惡有惡報,總覺得做好人吃虧,做好事不得好報,現在不是還出了一個甚麼叫做「扶老人險」?保「扶老人險」。就是老人摔倒了沒有人敢去扶,要設一個保險。你說說看荒唐到甚麼程度了!

而在中國做壞事也沒有人看到懲罰,你現在看,做最大壞事的人權惡棍,又是最大的貪腐犯的,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薄熙來、李東生,我就不舉名字了,就這麼一大批人權惡棍,一個一個的被收拾掉。讓人看到不僅是「惡有惡報」,而且是大規模的「現世報」。人家說做壞事下世遭報應,對不對?

主持人:或者報到孩子身上。

橫河:對,它現在就是「現世報」!而且這麼大規模的「現世報」。當然具體做這件事情的人不一定知道,但是我覺得何嚐不是神做給人看的?就是說如果你連這個都不相信是善惡有報的話,那就沒有辦法再顯示給你甚麼樣是「善惡有報」了。

主持人:那從前面咱們的分析中來看,從理論上、從民心上、還有從天意上都看出來是中共解體,一個是不可避免的,而且可能是一個不是很遙遠的事情。那麼在以前的共產黨國家,比如東歐、前蘇聯,我們都會看到共產黨政權在更替之後,那個當地國家的共產黨都會以一種小黨派的形式存在,或者是說改頭換面換一個招牌,但是那些人繼續還留在政府裡參政。那您覺得中共解體之後,這個黨派能夠換一個招牌繼續在中國參政嗎?

橫河:我覺得不太可能,其實東歐一些國家,它並不是所有的國家的共產黨都改頭換面能生存下來的。中共解體以後,我相信在中國可能會像大部份東歐國家一樣,會有禁止共產黨和去共產主義化的立法。如果中共解體了,如果中共原來的成員要成立一個新的黨派的話,在去共產主義化的立法以後,黨章和黨綱它不允許有共產主義內容,這時候成立的就不是共產黨,甚至連共產黨的變種都算不上了,因為黨綱都變了。

另外一個就是,我說假設,假設有一個改名換姓、改頭換面的這種做法的話,那麼它就有一個繼承的問題,就是中國共產黨的綱領和黨章要不要繼承?如果繼承了,那就還是中共。

另外就是,中共犯下的罪行,也同樣應該被改名以後的政黨去繼承。其中很簡單的一個事情就是很多受害者會要求賠償,中共統治時期這麼多人受害對不對?新的政權它跟共產主義政權沒有直接關係,它肯定不會承認它繼承了它的政權,也就不會繼承它的罪行。新政權不會為中共政權去賠償。那麼這個繼承了中共的血債的黨,它即使沒有法律清算的話,也會有天文數字的賠償會把它拖垮掉,但這已經是很小的事情了。

還有一個就是黨員來源的問題,就是現在的中共黨員經過退黨大潮以後,它的實際人數已經遠遠低於官方數字了。一旦中共不成為執政黨了,我們假設它還能生存,這些人就不是黨員了。現在在中共黨內留下來的大多數,應該都僅僅是為了利益而留在中共黨內的。一旦中共喪失了執政地位,黨員沒有好處的時候,願意留在改頭換面的新政黨當中的人恐怕會少到可以忽略不計;也就是說如果它改頭換面的話,那一個黨會沒有黨員。

況且中共解體以後,即使可以組建新黨,等於是在喪失權力以後重新登記黨員,我就懷疑即使有人會去登記,恐怕也是屈指可數的。即使是從法律上允許它改頭換面的話,恐怕它還改不成!這裡我們還沒有講到這麼一個罪大惡極的政黨中共,神會不會讓它存在下去?這樣來看的話,我認為改名和重組的可能性都極小。

主持人:或者是說因為它有這麼多的法律訴訟在等著它,還不如不要去改名和繼承了。

橫河:對,我覺得也是。

主持人:那麼這個問題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就討論到這裡。報紙的排版看上去有可能是一個偶然的事件,也許排版者並沒有這麼多的想法,就像橫何先生剛才分析的一樣。但是任何事情的發生都不是偶然的,而且在這個偶然的表面背後還有它的必然性。

上一期我們有講到說中國傳統文化的智慧,那麼中國傳統文化在這個方面的智慧已經講了很多了,比如說「把握歷史的機遇」、「君子不立於危牆之下」,在社會大變革的時候,我們希望每一個人都能夠選擇對的一方。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時間再見。

橫河:好,謝謝大家,再見。

責任編輯:任慧夫

相關新聞
王岐山脫稿發言:中共可能自己垮臺
中南海首次公開提執政合法性 亡黨危機加劇
太子黨三大成員都承認中共的亡黨危機
王岐山之後黨校官員再談中共亡黨危機
最熱視頻
【珍言真語】黃偉國:港八大學遭赤化 分三類型
【紐約調查】美國選戰白熱化 恐持續到明年1月
【有冇搞錯】拜登中國生意危害美國安全
【重播】FBI:逮捕5人 中共獵狐行動令人髮指
【重播】川普亞利桑那演講:永遠不要社會主義
【薇羽看世間】加強版川普 頻說錯話的拜登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