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一然: 中共話語解釋系統的崩潰

李一然

人氣 2280

【大紀元2015年10月31日訊】在中共近百年為患中國的黑暗史逐漸曝光於天下的背景下,伴隨的是中共血本打造的話語解釋系統的全面崩潰,這不僅意味中共存在合理性的全面喪失,也意味著人們對生命意義全面反省的開始。

中共話語解釋系統的目標:無所不能

和世界民主國家的執政黨輪流坐莊的理念不同,中共的目標不僅是把其它所有黨派和民間團體花瓶化、虛無化,而且要把自己偉岸化、合法化,以至萬歲不倒。為了這個目標,中共編織了一個自說自話的話語解釋體系,其內容如林林總總的雜貨鋪,從猴子變人的進化論,到階級鬥爭、成王敗寇,再到資本主義必亡、共產主義必勝,再到大大小小如馬恩列斯毛鄧江等等互扇耳光的修補論。中共試圖堆砌一個解釋世界的緣起、人的由來,以及人類歷史、現在和未來的無所不包的巨型話語解釋體系,從而在這個文字邏輯體系中說明中共需要千秋萬代存活的理由。

上述目的決定了中共話語解釋系統的一個主要目標:讓人們誤以為,共產黨的理論無所不能,其智慧超越了人類歷史的一切思想理論和學說,所有與之不符的學問和論述統統荒誕和謬誤。

有了這個似乎比上帝還高明的話語解釋系統,中共宣稱自己實踐了最高明的社會制度,實施了全世界最高效率的經濟模式,建構了全世界最受老百姓愛戴的清廉聰明的政府,旗下的百姓生活在無比幸福和快樂中,共產黨不僅廉潔愛民,而且純潔無瑕。它過去很偉大,現在勇於改過,未來必將把控全世界。黨雖然一直不斷地犯錯誤,最高領導人也幾乎都被「自己人」修理過而不得善終,但黨卻神聖而正確。總之,中共的話語解釋體系把自己描摩為理論上無所不知,實踐中無所不能的神仙高手。

雖然從邏輯上說,自稱的正確總要經得起實踐檢驗,至少局部的檢驗,才能逐漸令人信服,但中共似乎等不及檢驗的過程,就迫不及待地通過國家的宣傳機器,灌給了中國人,配合社會資源分配體系和槍桿子的恐嚇力,同時把所有傳統話語體系和現代文明體系塗抹上妖魔的色彩,六十多年喋喋不休的灌輸中,的確使許多中國人習慣了這樣的邏輯:任中共說甚麼,它都是完全正確的,至少公開場合得認真地假裝它全部是對的,即使事實反覆證明它總沒有解釋力,實踐起來總是失敗,預測事情的走向總是不准。

時間正在向公眾展示一個不可逆轉的事實,那就是:中共「無所不能」 的話語解釋體系,正在經濟、政治、社會生活實踐的方方面面面臨崩潰。

話語破滅的經濟基礎:高效率組織經濟生產神話的破滅

中共理論堆砌的神話之一是:自己擁有最先進的理論,代表全人類最先進的生產力,運用到生產實踐上,比歷史上任何社會和國家都高明,效率最高,能力最強。

然而,中共1958年 「大躍進」政策一出籠,僅短短三年時間,被其宣稱的歷史上「最優越、最先進」的社會主義經濟制度就快速地餓死了三千多萬中國百姓,國民經濟一片蕭條。

艱難掙扎到1970年代末,在城市鄉村被低效率和飢餓貧困所困擾、國民經濟陷於全面崩潰的邊緣,中共不得不放棄先前所謂「優越社會主義經濟」模式的嚐試,在農村,部分恢復了中華民族運轉了幾千年的小農生產方式;在城市稍微放鬆了對嚴厲管制的情況下,1980年代中國經濟才在一定程度上稍許恢復了生機。

幾十年的親身體驗,國民發現共黨的「理論」對他們指導越少,中國民間的經濟表現得越有活力。實踐教育了人們:中共話語體系運用到組織經濟時不僅荒謬而且幼稚。

為了彌補上述實踐對其理論摧毀性的打擊,中共的筆桿子們絞盡腦汁,拼湊出了所謂社會主義初級階段說,明裡打著馬列和社會主義的旗號,實際上徹底放棄了對蘇聯式的社會經濟制度模式的崇拜,轉而推行國家集權資本主義,允許部分發達地區模仿歐美組織市場和生產的方式,進一步放鬆對經濟和社會資源的嚴厲管制,刺激了有權力背景的特殊人士,提供給他們制度性暴富的方便之門,在短期內似乎創造了不少就業機會和所謂的繁榮,並將其宣傳為所謂的「中國奇蹟」。

與此同時,被當成國家機密的各種遮遮掩掩的指標顯示:中國的自然資源被全面徹底的污染,如水和空氣;中共的市場結構、分配結構和消費者之間存在著無法調和的深重矛盾;中國的社會財富分配嚴重畸形,貧富差距日益刺激百姓的觀感痛苦,並且達到採取大規模對抗行動的臨界點。2015年來,中國股市的怪異漲跌模式,把控制中國經濟命脈的某些權貴力量之間的生死相拼,推進公眾視野中。搏殺中,老百姓口袋的存款和一觸即發的憤怒更成為被某些大佬挾持以供較量的棋子。

中共話語體系中,一貫把自己組織經濟的低能歸咎於所謂的敵對勢力,同時也把自己執政的過失悉數推給它們。如「三年自然災害」、「西方敵對勢力」、國內「一小撮壞人」、「資產階級自由化」等。更甚者,在經濟宏觀調控的一連串政策失靈、社會保障體系把百姓當成包袱甩掉的情況下,於1999年,邪惡黨首江澤民居然發動對上億善良的法輪功修煉群眾的鎮壓,作為轉移百姓視線的政治手段。

然而,鎮壓法輪功至今,世界各國經濟專家拿出的指標顯示,中國各行各業全面萎縮,危如累卵、中國經濟現狀一觸即潰。實踐證明,中共組織經濟是低能的、失敗的。

話語破滅的社會心理基礎:公信力的破產

一個權力要生存和維繫,必須要證明自己有能力揚善除惡,讓老百姓獲得身心的安全,也需要解釋自己所採取的針對公眾的各種政府行為的正當性,從而讓生活於其中的老百姓通過切身的體驗,積累認同感。

幾乎所有的政權,都需要安撫民心,以公正規範的行為滿足公眾的期待。簡單說來:讓人們明白甚麼是正常的行為,哪些是令人尊敬的做法,哪些是被社會強力譴責和懲罰的惡行。國家權力將在揚善懲惡的原則上,建立和維護社會基本秩序,給予百姓安全感。

中共在自認為超越上帝式的話語體系中,把自己的權利至高無上化,把自己的所作所為神聖化,打著維護真理的旗號,幾十年來懲罰過幾乎所有的中國家庭。在其解釋體系中,懲罰公眾的理由,或因為財產、或因為學問、或因為給前朝政府打仗抵禦外侮、或因為給統治者提民主建議,或因為要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和袪病健身等等。過去的六十多年,不間斷的政治運動和沒有制約的濫用公權,讓中國社會一直處在恐懼和壓抑中,令人們在無奈中苟同著中共的所謂正確和偉大。

生活中越來越深刻的體驗,則在民眾心中留下衙門難進、官員貪婪、高官淫蕩、媒體撒謊、好人不得好報、壞人無法無天的現實版語境。社會怨憤情緒不斷積累,被堵住嗓子憋氣太久的沸騰民怨,積累著高壓鍋爐般的當量。

中共的話語系統成為一件破敗不堪的遮羞布,卻擋不住千瘡百孔的現實,遮不住實踐的徹底失敗。

話語破滅的直接推力:真相廣傳

為了讓人們對其自我吹噓的話語解釋體系信以為真,中共下血本對讀過書、有學問有思想的人,從精神和肉體上盡力摧殘,活下來的則讓他們變成靠邊站的賤民;對所有可能使人們產生聯想的歷史文化古籍、古蹟和名勝進行拆毀焚燒;或借革命的名義砸爛。為了創造不被戳穿的話語環境,開足馬力宣傳的馬恩列斯毛成為話語高地的獨角,一批受訓練的所謂知識分子效力於給中國人洗腦的各個領域。很多年裡,鎖上國門,安上網絡防火牆,訓練成千上萬的網警,成為中共維繫自己話語世界的殺手鑭。

然而,隨著民間突破網絡封鎖能力的不斷提高,中共魚肉百姓、殘害生靈的真實面目日益昭現,中共卑鄙的發家史,流氓的秉性,謊言堆砌出的高大,已將中共邪惡醜陋的嘴臉曝露於光天化日之下。中共偽善光鮮的忽悠話語體系遭到致命的摧毀,精心打造的囈語解釋系統現出坍塌崩潰無可挽回的破敗景象。

這些重磅的真相包括:準確描述中共本性和歷史的著作《九評共產黨》;系統揭示分析共產邪惡話語體系的《解體黨文化》;記錄法輪功修煉者遭受殘忍迫害的海量圖文;關於中國傳統文化歷史的系統整理和全面介紹;描述中共執政以來殺戮8000萬老百姓的驚人史實 ;被中共官方和民間披露的腐敗官員的糜爛生活等等。

其中,最黑暗最殘忍的一幕是持續十多年殺害超過二百萬名法輪功學員,強摘和倒賣他們的器官牟取暴利。中共政權在人類歷史上演繹了登峰造極的邪惡版本。

隨著法輪功學員持續傳播真相,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大潮般迅猛推進,中國人的正氣和善念被啟發,更多的民眾在良知的拷問和親身體驗中反思進而覺醒,從而意識到,對中共話語的任何一絲諒解和寬容,都是對人與生命的褻瀆。拋棄中共,徹底脫離中共黨文化、結束中共黑暗暴政,是崩潰中共話語解釋體系的必然選擇。

身處歷史轉折關頭,明瞭中共邪惡的話語技倆,果斷拋棄中共,是順應時代潮流的大義。當歷史翻過這一頁的時候,人類千秋萬代將傳頌在這個最艱難困境中,啟迪人們智慧的、勇敢堅強的真相傳播者:法輪大法修煉人。

--轉自《新紀元周刊》自由評論

責任編輯:唐青

相關新聞
【解體黨文化】之一:系統的替代傳統文化
古鏡:黨文化是如何殖民的
還學文:王國維自沉與黨文化
【工商報導】《侃侃而談:漫談黨文化》一看嚇一跳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北京武力攻台?最危險時間點
【時事縱橫】白宮3人垂簾聽政?港爆疫苗退訂潮
【新聞看點】美嚐遭主宰滋味?歐3強國警告中共
【軍事熱點】中共舉行長期軍演 南海注定不平靜
【思想領袖】鮑丁絲:如何應對美教育衰落?
【新聞大家談】紐約州長連環醜聞 戲中有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