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兵工844廠總工程師被中共迫害致死

人氣 692

【大紀元2015年10月06日訊】(大紀元記者葉楓綜合報導)明慧網報導,陝西省西安市法輪功學員宋秀娟是原西安東方集團有限公司(即原兵工844廠)總工程師,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的國防專家。在中共對法輪功長達十六年的迫害中,宋秀娟一直被陝西省政法委、「610辦公室(江氏法外組織,專職迫害法輪功)」、西安市政法委、「610辦公室」、新城區公安分局、東方廠當局嚴密的監視、監控迫害,宋秀娟老人於二零一五年六月九日早上六點在西安市離世,時年七十九歲。

此外,據十月六日發布的一份不完全統計,二零一五年七至九月份,中國大陸有二十二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迫害致死案例曝光,有的人在被非法綁架當天被迫害致死,有的被迫害致死前被強戴著腳鐐子;有的生前被迫害得雙目失明、身體殘廢;有的受害人一週歲的孫子遭到非法關押。

老人含冤離世鄰居抱不平 指當局太缺德

在二零一五年五月底,國防專家宋秀娟老人正在準備起草控告江澤民的刑事控告書,六月三日即遭警察上門騷擾至深夜。警察走後,宋秀娟老人感覺很累。四日早上宋秀娟突然昏倒,送醫後不治離世。

二零一五年六月九日宋秀娟老人離世之後,西北工業集團公司當局採取流氓政策,規定:不准出訃告,不准擺花圈,西北工業集團公司只給三千五百元的喪葬費和四百元的租車費,連一個普通工人的待遇都不如。

宋秀娟老人一位多年的老鄰居都站出來打抱不平,說:「這都是東方廠的功臣哪,就這樣對待,真是太缺德了。」

宋秀娟在國防領域做出突出貢獻

宋秀娟是為國家國防事業做出突出貢獻的專家。在國防工作試驗炮彈時候,她曾身受重傷,前身和後背被大面積的植皮。宋秀娟所負責的國防兵工技術項目曾經榮獲國家二等獎、個人被授予三等獎。

修煉法輪大法 身心受益四處弘揚

宋秀娟老人於上世紀九十年代初退休之後在北京居住,一九九五年在北京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為了洪揚大法,她放棄北京優裕的生活條件和在北京創辦的個人公司,回到她曾經工作過的地方西安市,開始走遍三秦大地洪揚大法。

從漫漫黃土高坡的陝北榆林、延安,到鬱鬱蒼蒼秦嶺之中的陝南大地,到八百里秦川的關中大地,都留下了她的足跡。宋秀娟老人曾經說,她為了讓人知道法輪大法好把整個陝西省走了三遍。

法輪大法西安輔導站成立之後,宋秀娟老人一直義務擔任站長,先後在西安市多次組織陝西各地的輔導員學法和煉功交流會。

一九九八年和一九九九年,又先後幾次在西安市新城廣場(陝西省政府對面的廣場)、西安鐘樓等處組織大型煉功洪法活動。據有法輪功學員回憶,規模至少有五、六千人,有一次甚至將近上萬人。據另有學員回憶,當時煉功隊伍從鐘樓排到北大街,直到北門,新城廣場都站滿了。當時法輪大法在西安的弘傳可謂蔚為壯觀。

十六年迫害 長期受高壓監控迫害

在中共當局十六年的監控迫害中,宋秀娟老人對待上門的警察都慈悲祥和,耐心地給他們講大法的美好和做人的道理。

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之後,宋秀娟開始被秘密監視。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宋秀娟被陝西省當局秘密關押十幾天。

二零零零年,宋秀娟去北京為法輪大法鳴冤,陝西省當局十分恐慌。後被西安市新城區公安分局、東方廠當局秘密帶回西安,採取更加嚴密的監控措施。

二零零五年初,宋秀娟堂堂正正地在大紀元網站真名實姓公開退黨。

在長達十六年的迫害中,儘管當局嚴密監控,但是宋秀娟一直堅持講法輪功無辜受迫害真相、勸「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

二零一五年七至九月份 二十二人被迫害致死

據明慧網十月六日發布的統計,二零一五年七至九月份,中國大陸有二十五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迫害致死案例曝光,其中,二零一五年致死案例二十二人;二零零九年一人,二零一四年二人。其中,有二十一人生前被綁架,在派出所、洗腦班、看守所、勞教所、監獄遭中共警察酷刑和奴役迫害;有四人生前長期遭警察騷擾、恐嚇、威脅、監控、抄家迫害。

被迫害致死的除了國防專家、陝西省原西安東方集團有限公司(即原兵工844廠)總工程師,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的七十九歲的宋秀娟老人,還包括濟南市總工會史玉英女士,江西省經貿廳(現商務廳)下屬輕工業品進出口公司財務科副科長吳井軍女士,黑龍江省大慶市錢厚民醫生等社會主流人士。

法輪功學員在被非法關押期間,都不同程度的遭受各種酷刑(包括毒打、體罰、電擊、關鐵籠子等)、奴役、藥物迫害。河北省張家口市宣化縣法輪功學員郭正清,在宣化縣看守所非法關押期間,他遭受了包括戴背銬、腳鐐、坐鐵椅子、野蠻灌食、毆打等多種酷刑,被警察和犯人殘暴毒打五十餘次。被迫害得全身顫抖,大小便失禁,手、腿嚴重扭曲變形,雙目失明,致癱,生活不能自理。在石家莊市北郊監獄,遭到七十餘次的毒打和各種酷刑折磨,遭「熬鷹」酷刑,連續八天七夜不准睡覺,被警察和犯人毒打數次昏死過去。

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刑具:鐵椅子(明慧網)
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刑具:鐵椅子(明慧網)
酷刑演示:背銬(明慧網)
酷刑演示:背銬(明慧網)

二零一五年七—九月份二十二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任萬傑

女,七十三歲,黑龍江省大興安嶺法輪功學員,退休職工。任萬傑老人曾經三次被綁架,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五個月,被非法勞教;女兒被二次關押洗腦班,多次被綁架,勞教一年後又被判刑五年;兒子被三次關押進洗腦班,兒媳被二次關進洗腦班,勞教一年;連一週歲的小孫子也被關了進去。因一家人長期被迫害,老人於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三日去世。

何成蘇

女,四十八歲,遼寧省錦州市義縣法輪功學員。何成蘇多次被綁架、毒打、關押、勞教一年多,二零零四年九月在瀋陽市馬三家勞教所非法關押三百七十二天,警察不讓她睡覺、打罵、罰站、罰蹲、長時間坐小板凳等殘酷的迫害。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七日被迫害致死。

演示圖:碼坐(明慧網)
演示圖:碼坐(明慧網)

劉慶田

男,六十六,吉林省磐石市法輪功學員,鐵路退休工人。劉慶田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在公主嶺監獄因寫申訴書被獄方關小號八十多天,被迫害雙目失明,家人花了二萬五千多元錢治療。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六日早晨,獄方通知家人劉慶田病危。劉慶田於當晚十一點三十分去世,臨死時都被銬著腳鐐子。遺體不讓家人拉走,警察給強行火化了,對家人謊稱是死於心肌梗塞。

王月蘭

女,四十七歲,江西省九江市法輪功學員。王月蘭曾被非法勞教四年半,在九江市勞教所遭折磨:幾天幾夜不讓睡覺,雙手抓住腳脖子不能動,長時間頭頂著鐵床管子等。在江西省省女子勞教所遭酷刑及可疑藥物摧殘,導致患高血壓,經常發暈,浮腫。於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三日去世。

杜德蘭

女,內蒙赤峰翁牛特旗法輪功學員。杜德蘭被國保大隊劉彩軍綁架三次,劉彩軍經常去家裡騷擾、非法抄家,杜德蘭長期處在高壓恐怖中,於二零一五年六月離世。

吳井軍

女,四十五歲,江西南昌市法輪功學員,原江西省經貿廳(現改為商務廳)下屬輕工業品進出口公司財務科副科長。吳井軍因長期被非法關押,腹部嚴重膨脹、劇烈疼痛,無法站立與躺臥,上身彎曲、兩臂枯瘦,下身重度水腫、雙腿皮膚開裂流水。

二零一五年六月八日上午八點,吳井軍被強行抬往南昌市青山湖區法院非法開庭,庭上吳井軍為自己做了無罪辯護並要求無罪釋放。吳井軍還當庭遞交了控告迫害法輪功元凶江澤民的「刑事控告書」。在控告書中,她自述了自己遭受的十年漫長而又殘酷的牢獄迫害:被多次綁架抄家,被非法治安拘留五次,非法刑拘五次,非法勞教五次,非法關入洗腦班一次。當庭,沒有宣布審判結果。六月二十二日左右,吳井軍病情嚴重惡化,無法進食、無法睡眠。六月二十八日清晨五點半,吳井軍在劇烈的疼痛折磨中停止了呼吸。

袁珠

女,浙江蘭溪法輪功學員。五月十三日袁珠被綁架到金華洗腦班,洗腦班惡徒說不「轉化」就判刑、就得死裡面。袁珠因堅持修煉,一個月後被綁架到拘留所,在拘留所不到一個月身體就被迫害得不行了,在裡面還被吊鹽水,警察讓家屬取保候審。袁珠出獄時手指甲都是黑的,她回家四天,於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二日即離世。

王喜會

女,五十六歲,甘肅慶陽市法輪功學員。王喜會被綁架、抄家,在慶城區看守所,遭剪頭髮,打耳光,抓住頭髮摁倒在地,拳打腳踢,他們還脫掉王喜會的褲子,用早已在水裡泡著的布鞋打她的屁股、身上,擰耳朵,折胳膊。致使王喜會一身傷痕,獄警對此不聞不問。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六日被朱長鎖等三個警察,把她頭往牆上碰,把她打得腦出血。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六日,王喜會出血,經搶救無效,三天後於七月十九日含冤離世。

范真元

男,八十八歲,浙江省武義縣法輪功學員,年逾古稀的范真元曾被抓到派出所,關進鐵籠,受到警察毒打,范真元絕食抗議迫害才得以釋放。他的兒子鄭旭軍,當年正在攻讀博士研究生,因不放棄對法輪大法的信仰被中國電力科學院違規開除,戶口被非法註銷。兩次被勞教。他的一個女兒被非法勞教,另一個女兒被非法勞教和判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日,范真元在迫害中離世。

王慧萍

女,四十七歲,寧夏固原市隆德縣法輪功學員。二零一零年六月二日王慧萍被隆德縣法院非法判刑三年零六個月,於同年八月十七日送寧夏銀川女子監獄迫害。長時間不讓睡覺、罰蹲軍姿、罰站、毒打等等手段,迫使其所謂「轉化」,使其身心受到嚴重摧殘,出現下身流血,監獄不給檢查。

由於身體狀況極度糟糕,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八日,王慧萍提前七個月回家,在西安西京醫院確診為「宮頸癌」晚期,已無法做手術,只能進行化療,治療期間頭髮全部掉光,病情未見好轉,因在冤獄嚴重的迫害,下身流血不止,於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日含冤離世。

魏曉容

女,四川省瀘州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三年六月八日,魏曉容被判刑三年,緩刑五年。回家後,魏曉容被脅迫到社區、派出所報到,家屬還花錢被迫領回一部手機,被脅迫經常與警察、社區保持聯繫。魏曉蓉一家在高度的精神緊張與壓抑中煎熬,她身體每況愈下,經查癌症晚期。於七月二十八日離世。魏曉蓉生前向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遞交了控告江澤民的訴狀。

肖愛秀

女,武漢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四年九月底肖愛秀因講真相被綁架,被非法關押在武漢第一看守所,遭警察教唆的刑事犯毆打,被迫害致奄奄一息,回家才十天,於七月三十一日含冤離世。期間出現幻覺,臉上、身上呈黃色,疑被下過毒。

宋炳法

男,五十三歲,山東省臨沂市蒙陰縣法輪功學員,蘭陵酒廠職工。二零零一年,他被蒙陰縣公檢法構陷枉判重刑十一年,在山東男子監獄,遭獄警的精神摧殘和長期的逼做奴工等迫害,大約在二零零九年才艱難走出冤獄。妻子突然與他離婚。家庭的離散,社會的歧視,隨時而來的迫害,加上沒有生活來源,使宋炳法的生存環境幾乎走到了絕境,只能靠給自家弟弟打工生存,多重打擊,他從此變得悲觀自卑,不斷封閉自己,很少與外界接觸,當地的法輪功學員多次找過他,希望他能走出魔難,擺脫困擾,儘快奮起,但迫害的陰影一直纏繞著他,他怕再被迫害、再被抓捕、再被打擊,始終沒有鼓起勇氣,今年六月五日,他突然感覺肚子非常痛,到醫院檢查發現腎癌晚期,八月六日,宋炳法在醫院裡含冤離世。

馮雪

男,四十七歲,黑龍江省哈爾濱市法輪功學員。馮雪被判刑十二年,在呼蘭監獄患上嚴重的腔梗、冠心病,監內監外共就醫四次,都沒有得到治癒。二零一五年一月,馮雪因病情惡化,被送到哈爾濱公安醫院住院治療。呼蘭監獄和監獄管理局以「病例中有一項指標沒達到保外就醫的槓」為由拒批馮雪保外就醫,導致馮雪於二零一五年八月十日被迫害致死。

陳連東

男,五十四歲,吉林省長春市法輪功學員。陳連東多次被迫害,被非法勞教一年,判刑六年,在公主嶺監獄被捆綁吊起來,拳打腳踢,綁在「固定床」上用電棍電,不許睡覺,強迫坐在小窄凳(四公分厚,十公分寬,它是立著用的,讓你坐在四公分寬的木板上),身體挺直,不許歪斜,不許說話,整天一個姿勢,從早上四點半坐到晚上九點,一動不能動,動就拳腳相加,暴打一頓。迫害出現黃疸型肝炎,二零一三年二月二日假釋回家。由妻子在家照顧。就是在這種情況下,派出所還來騷擾。陳連東身體惡化,後來又出現了結核病,兩邊的肺子都爛沒了,於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一日被迫害致死。

於欽海

男,吉林省長春市法輪功學員。於欽海曾兩次遭非法勞教,一次被非法勞教三年,一次勞教一年;在勞教所被迫害出高血壓、胃病,一次心梗症狀發作昏死過去。於欽海被折磨得不行了才讓保外就醫。回家後,當地派出所、「610」、街道辦人員經常上家騷擾,身心俱傷,於二零一二年臥床不起,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日離世。

趙仙玉

女,六十九歲,湖南省常德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一日凌晨五點,趙仙玉在家中被常德市派出所警察破門而入,被綁架到常德市拘留所。趙仙玉身體出現不好的狀態,拘留所於當天中午十一點鐘將她釋放。老人回家第四天,於八月十五日離世。

袁樹辰

男,六十五歲,河北省衡水市故城縣法輪功學員。八月二十一日凌晨三點左右,河北省衡水市各地派出所警察同時出動,翻牆入院,綁架了數十名法輪功學員,並非法抄家。袁樹辰八月二十一日被綁架後,當天就被迫害致死,具體死因待查。警察對家屬聲稱是死於心臟病。

張清芳

女,八十歲,山東省濰坊市峽山區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五年九月十四日上午,山東省濰坊市峽山區岝山街道派出所警察夥同濰坊市峽山區國保警察在東夏灣村委書記於尊森的帶領下,闖入張清芳老人家裡騷擾並非法抄家,搶走點播機一台,MP3一塊等物品,並強迫老人簽字。八十多歲的張清芳老人被驚嚇過度,昏迷,被送醫院搶救,於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九日上午過世。

易歡美

女,七十三歲,湖南懷化市漵浦縣法輪功學員,輕工業局退休職工。二零零八年元月,易歡美被會同縣法院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八年三月八日被劫持到長沙女子監獄。期間遭強制勞動、毆打,後被迫害下肢癱瘓,生活不能自理,記憶力散失,住進監獄醫院。在醫院裡抽血、打針、吃藥,至於抽血幹甚麼、打的甚麼針、吃的甚麼藥,她一概不清楚。一年十個月後,監獄見她病情沒有好轉,怕她死在監獄,便通知其家人辦保外就醫。出監獄是她兒子背出來的。老人於九月十四日離世。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明慧網)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明慧網)

郭正清

男,五十五歲。河北省張家口市宣化縣法輪功學員,經營家電維修。二零零二年在宣化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了二十個月。期間,他遭受了包括戴背銬、砸腳鐐、坐鐵椅子、野蠻灌食、毆打等多種酷刑,被警察和犯人殘暴毒打五十餘次。被迫害得全身顫抖,大小便失禁,手、腿嚴重扭曲變形,雙目失明,致癱,生活不能自理。在石家莊市北郊監獄,遭到七十餘次的毒打和各種酷刑折磨,遭「熬鷹」酷刑,連續八天七夜不准睡覺,三中隊指導員劉汝峰和犯人連日連夜毒打他,致使他數次昏死過去。郭正清於二零一五年九月十四日被迫害致死。

酷刑演示:「熬鷹」(明慧網)
酷刑演示:「熬鷹」(明慧網)

曝光三例二零一五年前被迫害致死案

史玉英

女,山東省濟南市法輪功學員。史玉英年輕時曾獲得過擊劍冠軍,由此被選入濟南市總工會工作,工作認真、成績突出。中共迫害法輪功,單位領導多次威脅她說,上級因為你堅持煉法輪功,不給我們單位發獎金,因此我們就把你的工資扣了,希望你不要再「固執」了!二零零九年九月一天,警察突然闖入史玉英家,導致她墜樓,後送至醫院搶救無效離世。史玉英死前受到了如何迫害,只有在場的警察知道。其單位一直也默默無聲。目前只聽到她單位的人悄悄地講,史玉英去了,我們單位也有獎金了!

丁秀蘭

女,五十九歲,天津濱海新區塘沽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底,丁秀蘭被警察綁架到所謂的「學習班」非法關押、強制洗腦,隨即被非法勞教一年半,二零零一年四月由洗腦班劫持到天津女子勞教所。丁秀蘭在勞教所被迫害致椎間盤突出,回家後骨質疏鬆椎管狹窄,壓迫雙下肢神經導致腰部以下基本無感覺,並落下殘疾,於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二日離世。

錢厚民

男,六十歲,黑龍江大慶市法輪功學員,醫生。錢厚民曾被非法判刑七年,遭酷刑折磨、強制洗腦等殘酷迫害,身心遭受到了極大的傷害和摧殘,於二零一四年十月二日離世。#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法辦江澤民順天應人 亞洲近55萬人舉報
香港十一集會 法輪功籲法辦江澤民解體中共
大陸資深媒體人控告江澤民 見證迫害(二 )
「擒賊先擒王 抓捕江澤民」系列報導(完整版)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中南海激鬥 習連讓3步 拋歷史決議
【拍案驚奇】習拚連任 一天換下5省「一把手」
【新聞看點】財新被踢出白名單 胡舒立麻煩了?
【新聞大家談】全球食品價格大漲 北京遇挑戰
【財商天下】全球物價大漲 中國面臨滯脹危機
【秦鵬直播】中共演繹真實「魷魚遊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