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歐生活:不愛考試的挪威人

作者:石溪

快樂的孩子們與老師在學校課堂(fotolia)

  人氣: 132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5年11月10日訊】在挪威1到4年級的小學生是不用考試的,小學生能玩、會玩才是主課。挪威老師想出各種怪招讓小朋友們玩得開心,比如在幼兒園裡,老師藏在桌子下面,拿布罩住桌子,小朋友們圍著老師坐成一圈,聽老師唱歌、講故事,這下子,小朋友們心裏可樂開了花。想想我們的古人,很多都是通過口耳相傳,人與人相處之中學會溫良恭儉讓,這與小朋友能說會玩何其相似。

剛來挪威時學挪威語,老師打分時只在每道大題下記小分,不打總分。把判過的卷子發下來時,也不讓別的學生看見,生怕考得差的有壓力,考得好的翹尾巴。在老師這樣引導之下,有個別的學生,每逢考試就躲起來,考完後再美滋滋的回來上課,挪威老師也從來不問不管。

但試總是要考的,看到平時可以用挪威語侃侃而談的學生抓耳撓腮的樣子,我樂壞了。

在中國人看來,挪威語測試也太簡單了。

挪威課堂注重的不是卷面成績,而很注重samarbeide(合作)和toleranse(寬容),上課時總是分為幾個小組,大家一塊兒討論。開始時很不習慣,慢慢就覺察到了好處。因為都是面對面,看得一清二楚,所以誰想掖著藏著甚麼不太可能。再有,大家都在一塊兒,最受歡迎的是那些處處能夠考慮到別人的人,這樣一來,慢慢都學會了寬容和理解。

以前,剛上大學的那會兒,有一位經常一塊兒上圖書館看書的朋友,一天興沖沖的跑過來對我說,他發現了一個秘密。就是他發現,如果單從文字上來講,無論任何觀點都可以自圓其說,只要有邏輯就可以。當時,我也發現了這一點,如果我用像人類、歷史、社會、發展、民族、國家這樣比較抽象的大詞寫文章,寫得特別快,別人雖然看得雲裡霧裡,但不能說出甚麼。有一次,用這個手法寫出的東西還被老師當了範文。

有位山東的「學者」更絕,寫了三本關於文化的書。但寫出來的書有點像開博物館的人寫出的分類目錄,比如文化叢下有文化樹,文化樹下有文化枝,文化枝下有文化葉。文化發展有初級階段、中級階段和高級階段等等。

再後來,書讀多了,才發現這種文體的根子上是來源於西方的某位「偉大導師」。

挪威人不愛考試,不愛上理論課其實也是有道理的,理論又不是真理,不過是一種方便理解世界的好用工具,有意義的生活才是目的,夠用就行。

中國學校把那些用抽象的大詞編成理論當回事,學生能考會考,說起話來一套一套的。一件事情出來了,甚麼是好,甚麼是壞,很多人真的不知道怎麼回答,這樣也對,那樣也行,聽起來還挺有邏輯。

在沒有考試的日子裡,發現自己心裏越來越生出一種輕鬆感,生活哪有那麼複雜,只要能夠真誠、善良與寬容就行了。脫去那些大詞和無中生有的理論框框,越來越感受到健全的直覺帶來的美好。

責任編輯:童景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中學的時候喜歡看地圖,兩個怪模樣的國家引起了我的興趣,一個是智利,像一根長長的蚯蚓,另一個便是挪威,漫長的海岸線出奇地拐彎抹角,曲曲折折像片被蟲子吃過的海帶。兩年前,我來到挪威,坐上大巴,橫貫了挪威南大陸,又沿著西海岸南來北往,一路下來,這次旅行給我一種強烈的印象,挪威就是一塊大石板,挪威人生活在這塊大石板上,處處都要和石頭打交道,這也影響到挪威社會的方方面面。
  • 對於從沒出過國門的我來說,走出中國的國門,奔向美麗的童話王國——丹麥,興奮得甚麼都覺得新鮮。從上飛機開始,我就瞪著眼睛,手拿相機,對著藍天下的山山水水,不停地卡擦,捕捉著一閃即過的瞬間,攝取著大自然的美麗,也同時記錄了這一時間段內不同地區的季節變化。 這一切真是令人目不暇接。十個小時的航程,在好奇心的驅使下眨眼即過,我既沒有睏意,也沒感到疲倦。
  • 「人權」和「難民」這兩個詞以前對我來說只是兩個單詞而已,從來沒有真正注意和認真思考過,想不到現在發生的事讓我同這兩個詞扯上了關係。儘管知道它的含義,但我想更加深刻的理解和認識它。
  • 今天坐地鐵到市中心時碰到查票,坐在我前面不遠的一個年輕男子被查到有問題, 他很平靜地解釋了一下,查票員也平和地給予答覆,按我的思路,如果被查的人不緊張,那就說明他心裏有底,或者是理由充分,能說得通。如果他很緊張,急忙的辯解,就說明他心虛,很可能有問題,理由也站不住腳。所以從這兩個人的表現看,那個男乘客應該解釋清楚,沒事了。
  • 安徒生把我帶到丹麥 這是個熟悉又陌生的地方 尋找一根火柴要比尋找
  • 我每次坐船去芬蘭,都只是在享受豪華郵輪的星級服務和美食,從不關注其他。這次有幸和朋友大衛(瑞典人)同行,除了吃喝外,意外收穫很多常識。
  • 6月6日是瑞典國慶日,那天我受朋友之邀參加了一個聚會,首先大家一起唱國歌,樂曲非常柔和動聽,我不太會唱,於是朋友給了我一張歌詞,有4段,上面是這樣寫的(翻譯後)
  • 週末去Täby中心購物,順便帶女兒到裡面的兒童遊樂中心玩,中午就在麥當勞吃午餐,正吃到一半,突然商廈內部廣播響起的提示音:「嘀——嘀」。
  • 「復活節假期怎麼過的?有甚麼有趣的事嗎?」長假結束回來,同事聊得最多的就是假期行程。不過,最讓同事們津津樂道的還是我的這次斯德哥爾摩之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