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中有話】埃琉卡巴勒斯的玫瑰雨

作者:史多華

勞倫斯.阿瑪.泰德瑪(Lawrence Alma-Tadema), 《埃琉卡巴勒斯的玫瑰(Les roses d’Héliogabale)》, 1888, 132x214cm, Collection privée, Mexico。(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人氣: 5946
【字號】    
   標籤: tags: ,

在一個華麗的古代宮殿裡,夢幻般的宴會正在進行。青年男女們躺臥在大片散落成雪堆般的玫瑰花瓣中嬉戲。年輕的羅馬帝王埃琉卡巴勒斯(Heliogabalus)身穿著金色的長袍,俯臥在殿堂長沙發上,悠閒而漠然地注視著下方的賓客縱情在奢華的感官享樂中……花瓣不斷從空中飄散下來,這群青春男女們被繽紛的色彩、濃郁的花香與輕柔的觸感包圍著,渾然忘我……

但這場景真的那麼浪漫有趣嗎?

這個故事(真實性待考)取材自《奧古斯都史》,佚名的作者這樣描述:「帝王讓花瓣大量灑落,直至許多人被淹沒,無法露出表面而窒息死亡。」而殘忍的帝王竟以此為樂!

埃琉卡巴勒斯是羅馬帝國塞維魯王朝帝王,218年-222年在位。他是羅馬帝國建立以來,第一位出身自東方(敘利亞)的帝王。在卡拉卡拉遇刺身亡後,東方軍團擁立這位流有塞維魯王族血統的少年繼位;218年在戰勝馬克里努斯之後,埃琉卡巴勒斯成為羅馬帝國的帝王。年輕帝王即位後,將帝國東方奢靡荒淫的宮廷風氣帶入羅馬,他無心治國,卻嫉妒他受人歡迎的表弟亞歷山大,最終引發臣民強烈的不滿,222年受到暗殺身亡。

《埃琉卡巴勒斯的玫瑰》局部,穿金色長袍的羅馬皇帝埃琉卡巴勒斯冷漠注視著即將「滅頂」的賓客。(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埃琉卡巴勒斯的玫瑰》局部,穿金色長袍的羅馬帝王埃琉卡巴勒斯冷漠注視著即將「滅頂」的賓客。(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勞倫斯.阿瑪.泰德瑪 《埃琉卡巴勒斯的玫瑰(Les roses d’Héliogabale)》局部。 被美麗與歡樂迷惑的男女,渾然不知危險已然迫近。(圖片來源:wikimedia)
勞倫斯.阿瑪.泰德瑪 《埃琉卡巴勒斯的玫瑰(Les roses d’Héliogabale)》局部。
被美麗與歡樂迷惑的男女,渾然不知危險已然迫近。(圖片來源:wikimedia)
埃琉伽巴路斯(Héliogabale)皇帝頭像,作者不明。(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埃琉伽巴路斯(Héliogabale)帝王頭像,作者不明。(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畫面美麗的視覺景象和它殘忍病態的內涵形成極大的對比。十九世紀末的許多學院派藝術家作品美則美矣,卻經常帶著一絲絲頹廢或悲觀的意味。這位英國畫家勞倫斯‧阿瑪‧泰德瑪也不例外。泰德瑪擅長於將古代場景逼真重現,畫面中每件物品都是參考了古羅馬時期的文物,而且非常細心的描繪每個細節。他的藝術在當時獲得極大成功,名利雙收。因此泰德瑪完全不必遷就顧客而自由創作自己想表達的內容,這幅畫就是一個例證。泰德瑪本人非常看重這個主題,他甚至將自己也畫成其中一個受邀請的賓客(畫面右邊著綠袍者),眼神直視帝王,彷彿在努力保持清醒和警覺,有點「眾人皆醉我獨醒」的味道。

勞倫斯.阿瑪.泰德瑪 《埃琉卡巴勒斯的玫瑰》局部, 右方著綠色衣服的男子為畫家的自我投射:一個清醒的旁觀者。 (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勞倫斯.阿瑪.泰德瑪 《埃琉卡巴勒斯的玫瑰》局部, 右方著綠色衣服的男子為畫家的自我投射:一個清醒的旁觀者。 (維基百科公共領域)

同時他還將觀眾視線置於和花瓣堆中的人們一樣的高度,讓觀眾有身臨其境的感覺,或許在暗示人們不要像畫中享樂的人們一樣,被眼前美景和歡愉所迷,對危險毫無所覺,最後樂極生悲!@*

責任編輯:周道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淡泊名利的理查.波頓1951年出生於倫敦北方劍橋附近名為Huntington 的鄉村裡,從小就經常到劍橋的Fitzwilliam 美術館觀賞大師的傳世原作,他花了相當的心思在這些迎風飛舞,且交錯重疊的長草莖上,這對他以後的創作有相當大的助益,尤其在駕馭水彩的技巧上頗得大師們的精髓,進能發展出自以創作技法上特殊的風格
  • 英國一名畫家在兩年前得到了一份特殊的邀請,大名鼎鼎的軍情局六處(MI6)為了紀念成立一百週年,打算首次對一名藝術家開放,希望這名藝術家能夠通過畫筆記錄下軍情局六處特工的真實生活和感受。
  • 數年前到奇美博物館參觀臺灣收藏十九世紀繪畫時,一幅唯美、細緻、真實的作品—《向聖母祁願》所深深吸引,彷彿眼前有位美麗賢淑的母親抱著很可愛的嬰兒跪地祁求保佑一般。然而對於作者名字——『威廉.布格羅』是何許人也,我卻毫無概念。後來有機緣到歐洲及美國,陸續欣賞到更多布格羅的作品,才進一步瞭解其事蹟。
  • 2011年4月9日,神韻巡迴藝術團在倫敦大劇院上演了第五場的精彩的演出,吸引了無數藝術界精英前來一睹神韻風采。英國畫家卡羅琳.哈特(Caroline Hart )攜子與友人辛西婭.凱(Cynthia Key)一同前來觀看神韻演出。
  • 【大紀元6月4日報導】(中央社紐約3日法新電)為了紀念諾曼第登陸「D-Day」70週年,直升機6日將在紐約自由女神像上方盤旋,灑下1百萬片玫瑰花瓣。
  • 法國古典寫實繪畫大師威廉‧阿道夫‧布格羅(William Adolphe Bouguereau,1825—1905)是19世紀最受歡迎、最為成功的畫家之一,然而,在20世紀的大部分時間,他都被忽視、貶損,甚至和「學院派」一同成為保守甜美的代稱。近幾十年,隨著古典寫實風潮的出現,這位大師開始得到公正的評價,其繪畫也受到藝術市場的肯定,屢屢拍出幾百萬美元的高價。值大師逝世110週年之際,大紀元刊發美國已故古典寫實油畫家、著名藝術教育家理查德‧拉克的專文,帶讀者一起回顧這位古典油畫大師的藝術遺產。
  • 那麼,讓我們來看看19世紀晚期的學術派藝術家究竟做出了什麼貢獻。事實上,那一時期作家和藝術家真正驚人的成就是在表現人的尊嚴的領域。我最喜歡拿威廉‧布格羅作例子,在有生之年他被視為法國最偉大的藝術家,畢竟他的作品與藝術貢獻當時被很多藝術家崇拜和效仿。後來有人指摘他僅為小資產階級客戶作畫,實際上,能隨心所欲描繪各類對象正是他引以自豪的;對他作品的需求是如此巨大,大多數作品被在顏料乾透之前就賣掉了。他是個「工作狂」,每天作畫時間長達14到16個小時。
  • 米開朗基羅為整個圖書館營造的,是一種進入知識聖殿的情境。人要邁向學習之門時必須先沉澱自我,收起驕慢與浮躁。好比進入了第一道門,卻發現還沒有真正登堂入室。在玄關轉換了心境,再以恭敬嚴肅的態度向著高處的聖殿拾級而上,如逆水行舟一般付出努力。
  • 這並不是西方社會第一次遭受瘟疫之苦。早在14和17世紀,歐洲就經歷過黑死病,一種由鼠疫引起的大瘟疫。在歐洲爆發(14世紀)的五年之內,估計就有超過2千萬人喪命,是當時歐洲三分之一的人口。黑死病之後便消失了,但300年後又再次捲土重來。
  • 《創世紀》 工程結束後,米開朗基羅立刻著手教宗靈寢工作,想一口氣完成陵墓。次年,朱略斯二世逝世,米開朗基羅和教宗的繼承人簽署新合約 ,將陵墓修改為挨靠著牆的壁墓,大為縮減原來的規模。接下來三年間,米開朗基羅完全投入這件工作 ,首先完成的是摩西和兩個奴隸像。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