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劍:陰霾蕭殺千百罪 淚血嚶啼億萬魂

九天劍

人氣 1269

【大紀元2015年11月06日訊】浩瀚宇宙天體中,我們有幸誕生於這個藍色星球,由自然人的鬆散個體,到組合成男耕女織的家庭,一步步走向群體、部落、城邦直至民族、國家。我們在天賜萬物中生活了千萬年,世世代代繁衍承傳,創造文化,仰神感恩,享受著喜怒哀樂的情感生活,經歷著生老病死的人生歲月。

然而自打100多年前一個叫馬克思的普魯士猶太人來世,自稱魔鬼撒旦指令他報復人類開始,共產邪惡主義就從他的腦子裡和自辦激進刊物中流向歐洲社會,雖然刊印品多次被查封,馬氏四處流竄,還多次被普魯士、比利時、法國、德意志帝國政府逮捕、驅逐出境,但他執著不輟,幾十年編攥出一套充滿蠱惑的假說,因其挪用拼湊了不少哲學、經濟學大家的理論,最終為自己和後世信徒造出一個繁冗拗口雜燴的「主義」——共產,進而迷惑了歐亞不滿社會現狀的人群。馬主義一口咬定人類社會的歷史就是「階級鬥爭的歷史」,宣稱共產革命就是「同傳統的所有制關係實行最徹底的決裂」,斷言人類會從資本主義走向共產主義社會,中間過渡期的國家「只能是無產階級的革命專政」。這個危害人類超過百年、陰霾一般的「主義」,使馬氏一舉成為鼓吹鬥爭、崇尚暴力的鼻祖。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當今被文明社會唾棄,卻仍被所謂某第二大經濟體奉為「神明」的老馬,在陰間悲慘地發現,百年後「全世界無產者」不僅沒聯合起來,更沒照他的遺願推翻萬惡的資產階級,反而和資產階級聯手,共享自由幸福的生活,這簡直就是全階級的無恥被判!也大大羞辱了老馬所著小冊子《共產黨宣言》的夢囈——資產階級必然滅亡,無產階級必然勝利。

老馬還驚愕地發現,玩弄他的「主義」殺人奪權、占山為王達66年的東方某黨,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一舉造出全世界最大的極權資本主義變性國,表面號稱信守馬主義,卻別有用心地從反面證實著老馬的共產共妻理論:我的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資源、產業、金錢,一切,甚至水和空氣。最令老馬發窘的是,這一切都和無產階級無關!徒孫們更將「無產階級」徹底無產化,並無縫延展到腦垂體和私生活——子民不可以亂想,必須熟記馬列毛鄧江;不可以私語——只能背誦黨宣通稿;不可以組團——組團要先建黨支部;不可以通婚——婚了也須服從長官的性需要,先公後私……

更具某國「特色」的是:1980年代開始,無產階級夫妻嚴禁隨意造人兒——要造必先報批,「國策」恩准後須定時定量,畢生只有一次,過時不候,過量送斬。有臭名昭著口號為證:寧可血流成河,不許超生一個!當然,非無產階級除外:領導無產階級的階級、買通特權的大款階級和名見黨國綜藝經傳的熊貓階級,其二奶、十三奶、一百四十七奶都隨便產子。

這些都超出了老馬的百年想象——就算他學會使用計算器也算不清本朝秦城業主的城外子女、某著名人物交巨款買下的超生兒女、某名廟名和尚糾纏不清的寺外家眷和隱姓埋名的幾多子女。

這一切,都意在馬腦袋之外,又在其預料之中——皆因老馬本人身教了得:與妻妾共舞,造人7名。俗話說,有其師必有其徒。敢情如今黨國共幹們可圈可點之醜,均出自其鼻祖。不過,老馬畢竟太古董,還來不及發展馬主義到計劃造人時段。只等中共發展到政治一片黑暗,經濟一塌糊塗,實在摸不到河裡卵石,又怕無產階級人太多嘴大吃窮了國庫,便拍腦門發明了計生「國策」。於是一場長達35年的屠殺開始了!

其實中共黨首並不尊重老馬,只是拿老馬當牽線木偶玩耍,最擅長把老馬費盡一生編出的馬主義簡單化、庸俗化、兒戲化。但細想也不怪黨首們,那麼難懂的德語,那麼晦澀的拽文,再譯成洋涇濱漢語,誰有耐心讀,有工夫還去搶地主浮財、欺鄉紳閨女呢。於是馬主義早年被黨偽學者實用化:單抽出概念、辭藻,扇乎民眾順便給自己打氣。但他們不留神真抓到了最精髓的部份——奪權。至於怎麼奪,殺多少人合理,老馬沒給量化。主義有甚麼要緊,目的最尖端:奪權到手就行。

接下來就是保權。開始老毛還裝模作樣搞甚麼榮辱與共、民主協商之類,不然無法圓了反蔣時大唱的民主口號。後來椅子坐穩,就凶相畢露了。還政於民、管理智慧多費事,還是殺人老套路省力——繼續,誰想搶權就殺誰,血海屍山不眨眼,殺服了P民才是硬道理。

當然馬主義也不能一成不變,到了中國還要「符合」國情:普魯士有那麼多人麼?老馬哪能想到百年後的中土?既然要發展,本黨說了算。幾人一捏咕,國策甫出台。

本來造人是個和吃飯一樣與生俱來的人倫瑣事,從古到今、從我朝到外朝,沒有任何統治者乃至暴君願意管或管得了,因為這事超級複雜、超級危險、超級無聊、超級隱私,但不可思議的是,該黨在殺了8,000萬無產者和被無產的地主資本家之後,隨便生孩子只用兩個字就輕鬆打住——國策!無產階級們不是嚇壞了、唯唯諾諾「擁護」,就是上有國策下有對策——偷懷偷生。都知道那些百煉成土的計生幹部刁鑽凶狠——沒抓住算你走了狗屎運,生下活人也要罰得你痛不欲活;抓住算你倒霉,城裡人「雙開」罰款,鄉下人扒房牽牛。有二胎前科的婦女,計生辦聯手村書記、地痞流氓隨時拖去診所,剡豬一樣摁床上結紮或直接切掉器官。

最恐怖的莫過於二胎孕婦,戰兢兢躲藏數月,好容易捱到臨產,卻突然一天地縫裡冒出計生劊子手將其綁去,一針下去,筆管粗的針頭隔著肚皮扎進孩子腦袋,死刑犯一般被注射毒針直接殺死。幾十年來,高齡大月引產暴行不絕於耳,母嬰雙赴黃泉慘劇從未間斷!

最悲慘是孩子。生育本是人類多麼喜慶的一件事:一個生命經過母體千辛萬苦孕育,終於來到人間!就算人間再萬惡,活該倒霉也讓孩子出來看看啊!再說活命、吃飯、造人不是天賦人權麼?不行!黨不允,「國策」不讓!

難怪有人一語道出該黨反人類特色:「上管天、下管地,中間還管人生育。」其實也只是管了廣大無產階級的生育。

2011年,中共國家計生委某副主任在聯合國氣候大會上語驚四座:中國計劃生育減少4億人口,為世界減排做出巨大貢獻。雖然此言立遭到世界輿論炮轟,此副主任卻也以洩露國家機密罪的形式宣告——30年來,國策殺嬰4億!

就像有人說的,依中共的混蛋邏輯,希特勒在世也會參加哥本哈根峰會並宣稱:「我滅掉幾百萬猶太人,減排做的也不錯啊」。不過,類比黨國減排大英雄,希特勒、東條英機、墨索里尼只能算減排小英雄,殺人差著大級別。

自打中共馬氏邪教建黨以來,一以貫之的黨綱裡灌滿愚忠和殺戮。最卑鄙處是殺你之前還告訴你,為黨而死,你要自認光榮。更陰險的是,為了隨時取你性命而不至遭你反抗,從你還是孩童開始,就強拉你參加各種入教儀式,少先隊、共青團、共產黨,逼你發誓「為共產主義奮鬥終生」,這種隔幾歲拉進掛著鐮刀斧頭旗的「教堂」強化一次的儀式,就像魔戒裡給魔胚植入程序並不斷升級。

一旦該你獻身時,你要默誦誓約、義無反顧,不可哭天抹淚兒,生的偉不偉大別在意,它說你死的光榮。黨一定會拿你的英勇赴死做教材,不斷鼓舞後人去死。

再說回按需殺人「國策」,50年代土改、三反、五反、鎮反、反右——消滅了500萬~600萬不喜歡黨的人;59年-61年超額徵糧、關閉糧庫,製造三年大饑荒——餓死4,300萬-4,600萬人(趙紫陽語);66年-76年文革,毛為鞏固寨主地位搞亂全國——2,000萬人死於非命(葉劍英語);8964 鄧小平屠城——殺3,700人(國際紅十字會語);59年-64年5年間,西藏信教人民被殺和餓死100萬以上(班禪、達賴語);新疆、內蒙、寧夏、青海、雲貴川少數民族聚居區同胞被殺記錄難以計數。

製造最新按需殺人記錄的是陰毒蛤蟆江澤民——1999年7月,江匪悍然發動對上億法輪功修煉人的鎮壓。「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被下達到按其旨意成立的納粹蓋世太保式陰溝組織610的各級首領。一場烈度超過毛氏「文革」的大屠殺至今持續了16年,還陰魂不散。幾百萬法輪功學員被洗腦、勞教、關監、苦役後殺戮。其中被活摘器官受害者可能超過200萬!

因為太恐怖、太殘忍、太不可思議,許多善良人不敢相信。我只能說,當小悅悅被卡車反覆輾壓的視頻裡,18個路人無一援手相救時;當老人倒地將死,還要先被拍照解釋「不訛你」才得到攙扶時;當海外退黨義工勸大陸移植醫生不要割取來源不明的器官賺錢,某醫生竟回答「我女兒留學需要錢」時,我們還能怎樣整理自己的價值觀?!

歷史在案,真相在眼,為甚麼不信?我們苦難深重的祖國,我們炎黃華夏的子孫,為甚麼要為那個假惺惺篤信老馬,暗地裡拚命保權的腐爛邪教黨辯護、貼金?

我們親受其害幾十年,有甚麼道理會冤枉這個惡棍?它能夠不眨眼的殺8,000萬平民,餓死4,000萬百姓,怎麼不可能殺幾百萬修煉真善忍的好人?西方文明國家有先進的捐獻機制和民風,移植病人等一個臟器還要幾年,有的甚至等到死去,中國人沒有捐器官傳統,為甚麼區區幾天,醫生就可以拿到器官、幾十萬一個賣給病人?你去問問中共前衛生部長黃潔夫,他做的那台新疆全肝移植,為甚麼能有三具鮮活人肝前後飛機送達?!人肝是蘿蔔白菜麼?是從庫房隨便取用的麼?這麼蹊蹺的事,難道和江蛤蟆賣國淫亂「悶聲大發財」,鎮壓法輪功的「國策」連不上?更何況聯合國人權組織、大赦國際、追查國際、美國國會、加拿大資深人權律師都給出了相同答案並同聲譴責——這是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活摘器官必須制止!

從4億胎嬰的慘死,到數百萬修煉人被剖肝挖心殺害賣錢,作為人,我們不該想點甚麼,說點甚麼?如今,縈繞在黨國全境久驅不散的陰霾,走遍世界各地、各國、天涯海角你都看不到的恐怖景致,那就是古今中外歷史上從未有過的天譴顯像!那就是我們的8,000萬同胞和我們的4億嬰孩在天之靈的怒喝!

一個褻瀆神靈、踐踏人性的邪教黨,為保權赫然出台各種名目的殺人「國策」,按照需要隨時殺害手無寸鐵、毫無反抗之力的國民,不管它給自己臉上貼上再厚的金箔,買通多少洋人給自己獸身打上五彩光環,也無法抵命——我中華億萬同胞的寶貴生命

就算它下一分鐘停止殺人,也來不及了!自作孽,不可活!欠命還命,共產惡黨必須解體,這是普世天理!因此,舉拳頭向它發過誓的同胞,趕快退出,抹去毒誓吧,神慈悲於人的最後時刻正在逝去!

--轉自《新紀元周刊》自由評論

責任編輯:勞拉

相關新聞
宋紫鳳:討江檄文
九天劍:寧可信其有
九天劍:上當百年
德國科隆大教堂前世界遊客支持法輪功
最熱視頻
【重播】CPAC大會第三日 川普閉幕演講
【首播】專訪程曉農:拜登軟弱 中共備戰?(3)
【思想領袖】蓬佩奧:中共稱霸 世界反擊須脫鉤
一週軍情速遞:飛行員遇UFO 美開發新無人機
【思想領袖】Parlor執行長:抵制封殺文化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