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李克強所擔心三峽大壩的危險是甚麼?

人氣: 173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5年11月09日訊】(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的【王維洛訪談】節目) 三峽大壩並不是銅牆鐵壁,是有千瘡百孔的,就像奶酪一樣,一個個洞在裡面。而且三峽大壩有三個最薄弱的地方,兩個就是三峽的船閘,船閘其實就是一道薄薄的鐵門,這也就是李克強所看到的,如果這個門被打破了,三峽的水庫裡的水就失去控制,一洩千里的時候,宜昌的將近70萬人那是命都沒有的。我不知道那邊現在的人口到底有多少,它的這個死亡人數不低於一百萬了。下載連接

據悉自2013年10月由中共李克強簽署國務院下達的《長江三峽水利樞紐安全保衛條例》開始實施後,對三峽工程的安全問題一直都是人們關注的焦點。最近有國內學者發表文章,再解讀《安全條例》並分析認為三峽存在著令人擔憂的重大隱患。在今天的【王維洛訪談】節目裡,我們就請本欄目嘉賓、旅居德國的著名水利環保生態學王維洛博士來談談他的一些看法。

主持人;中共這個安全保衛條例已經實施兩年了,我在網上看到還是有很多人非常關注三峽的安全問題,您怎麼看?您認為這個安全條例有甚麼針對性嗎?

王維洛: 這個和那個抗地震是兩回事情,他的這個安全是講國防安全,處於戰爭或恐怖份子襲擊下的安全,它是為了保大壩本身的人防安全,比如說如果有飛機、導彈襲擊或者是特務襲擊,它集中大壩這一點,和上游的重慶是沒甚麼關係的,而且它的部隊都在宜昌。

這個三峽庫區它分兩部份,一部份在湖北,一部份在重慶,庫區的面積是重慶的大,湖北的這一部份都在宜昌市境內,所以它都歸宜昌管,它還管著三峽的下面一個壩叫葛洲大壩。它這裡就考慮一個在戰爭時期或在恐怖份子襲擊下三峽大壩的安全,和地震還沒有甚麼直接關係。

那麼你已經注意到他現在風箏也不讓放了,航模也不讓玩了,我們就想為甚麼風箏也不讓放了,航模也不讓玩?要是像他說的三峽大壩是一個銅牆鐵壁,說起來是導彈也炸不掉,只有原子彈能炸到一點,怎麼就怕一個風箏、怕航模飛機呢?

2003年以前大家都不知道大壩是怎麼一回事情,因為當時的決策甚麼的都是紙上談兵,那些決策人也都沒看到那個大壩立在那裏到底有多少危險,到了2013年的時候,大壩建的差不多了,開始蓄水了,那天現場轉播。這個現場轉播的權利在中國當然只屬於中央電視台,中央電視台的播音員到那一看,他說要是一發生事情的話,上面的庫水就是一瀉千里。當時主播人他突然之間一想如果這個大壩發生危險的時候,水庫裡的水下來的時候他用了「一瀉千里,對下游將是一個甚麼災難大家可以想像的。

後來人就開始追這個三峽大壩的安全問題,當時在二十世紀五十年代1958年,儘管中共中央同意批准了這個三峽大壩以後,中國人民解放軍去做了關於三峽大壩安全問題的研究報告,主持這項研究的是張愛萍和張震將軍。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大概是六十年代初期倆人就把報告交上去了,結論是在現在的條件下,三峽大壩是不安全的。

當時他們想出一個解決的辦法,第一點是大壩的壩址不在現在的三斗坪,是在另外一個地方石碑,那地方山更高,江面更窄,更不利於飛機的襲擊,他們做的時候假想敵是用遠程轟炸機來炸三峽,當時還沒想到洲際導彈啊甚麼,這種武器還沒有,認為中國的防洪是阻止不了他們的轟炸;第二個他們想出的辦法就是三峽大壩建一個水下的壩,而不是建在水上面。三峽如果建在水下發電還可以,但是所謂防洪的作用就是零,而且水下的壩是不是能擋住他們遠程飛機的轟炸,這還是另外個問題,他們認為是不安全的,從部隊來說是反對建三峽的。

因為從軍事來說建了三峽以後很被動,三峽永遠被敵人當作襲擊的一個點,定點威脅的對象。如果從下棋的方面來說的話,不管是下圍棋還是下象棋,他都有這麼說我要爭取主動,棄子可以,但是我要主動,寧失一子不失一先,就是說我不能被動,不能被別人所威脅,這是最重要的一個原則,但是建了三峽以後就老要受到敵方的威脅。

其實要打中國三峽做為攻擊目標的,世界上國家多的是,你就看一下中國周圍的這些國家他們現在都擁有遠程導彈,都擁有核武器,正好在中國的周邊形成一個包圍圈,包括朝鮮,越南,印度,巴基斯坦,伊朗,蘇聯,他們都可以毫不費力不要用飛機了,只要用遠程導彈,三峽大壩就在他的射程之內。

主持人:既然不安全,那為甚麼還是決定建三峽大壩呢?

王維洛:1968年的時候,中國從德國進了一台大型的軋鋼機,是冷搾機,中國是用來造坦克,當時中國準備把這個機器建在武漢,但是這台機器它的啟動電流很大,華中電網當時就不能承擔它的啟動電流,所以華中電網必需要擴大的它的能力,當時就湖北省委和水電部就想到了,向毛澤東打報告要求建三峽,擴大華中電網供電,毛澤東對湖北省的領導說,你頭上頂盆水,你能不能睡著覺。毛澤東他是看到這個三峽如果在戰爭中受到摧毀的話,那個水庫裡的水對下游的地區是一個很大的危險。

後來在論證的時候,當時有一個軍事評論家叫楊浪的,就寫過這麼一篇文章,他就說,如果三峽被摧毀的話,因為中國的機動部隊的主力都佈置在三峽下面的長江中游這一帶,如果三峽被炸的話,那個中國的機動部隊就全部陷入了一個危機的狀態當中,他認為這是一個很危險的一個東西。後來他們又提出建一個小一點的,就是葛州壩工程。葛州壩工程其實是孫中山腦袋裡的三峽工程,是國民黨三十年代的時候做的一個規畫,這個葛州壩大壩建壩是沒有設計的,你都不能想像,這麼大一個工程是沒有設計的。

主持人:為甚麼呢?

王維洛:他有一個安全報告,這個安全報告做的相當詳細,可以想像當時是張震將軍,從他三峽大壩的安全問題到了葛州壩大壩的安全問題上,一個延續下來的這麼一個東西。當時他說了,如果葛州壩大壩被炸的話,它的洪水會一直從葛州壩到武漢這個地區全部都淹沒,會對這個地區造成災難性的災難。

我們就想像一下,這個葛州壩大壩的蓄水的高度只有12米,是一個比較低的壩,三峽大壩蓄水高度是110米,就是說兩個蓄水的高度都不一樣,兩個水庫的庫容都不一樣。當時既然已經決定了要建葛州壩大壩,中央軍委就在宜昌新佈置了一個航空師,一個空軍的一個師,專門保護葛州大壩的安全,防止飛機的遠程襲擊。

三峽工程論證的時候,他們也做了這方面的研究,但沒有專門的一個安全報告。當時是請了叫陰之書,一個部隊裡的研究人員,他最後得出的結論說是三峽工程是安全的。很多人就不懂,他為甚麼會得出完全兩樣的這麼一個結論?在做科研的時候,有的時候不在於你的結論,而在於你假設的這個條件。我們這麼說,所有的科學結論都是建立在條件上,就是張愛萍和陰之書的最大的區別是甚麼呢,張愛萍認為未來的戰爭是一個突襲的戰爭,是沒有預警的一個戰爭,陰之書的前題是將來的戰爭是有預警的,他能預見發生的地點和時間,而且他定義的那個時間是兩個星期,他就說我在兩個星期之前可以預見到兩個星期之後有人會來炸三峽大壩。

主持人:那他的依據是甚麼?

王維洛:他沒有根據,只能說他這個條件,離現實是很遠的,還是很近的,只能這麼來評判他,可以說從常識來說,這個條件基本上是不存在的,可以從否定條件來否定這個結論。他為甚麼需要兩個星期呢,他就說在兩個星期的時間裏,把三峽水庫裡的水全部放光,然後你來炸,炸的時候水庫裡沒水了,所以他說是安全的,他就是把現代的戰爭想像成那時像《三國演義》裡的那種戰爭一樣,像張飛戰馬超一樣,張飛要到馬超的城下去罵,罵了好幾天以後,馬超才出來跟他打,就說我們哪天哪天,甚麼時候兩個人單槍匹馬,到那裏去打去。

到了1991年,美國打伊拉克,因為伊拉克侵略了科威特,美國就看不過去,就打了第一次海灣戰爭。這第一次海灣戰爭的時候,美國沒有告訴薩達姆,說我兩個星期以後來打你,薩達姆都不知道美國甚麼時候打他,那是一個突襲戰爭,是沒有預警的。

1991年的時候正好是六四以後不久,國內的三峽工程的反對派戴晴被抓到監獄裡去了,說戴晴是六四的黑手,三峽的反對派都成為政治上有問題的人,所以沒辦法再發表文章,也沒有報刊雜誌給他們發表文章。但是當時就是一個政協副主席叫錢偉長,是一個物理學家,也是很有名的一個右派,他就寫了一篇文章,他就說從海灣戰爭來看,這是一個突襲的一個戰爭,而且是用遠程導彈來打,美國就從海上用遠程導彈打了,最後逼的伊拉克從科威特撤回去,他就說在現代的這個條件下,三峽大壩是不安全的。錢偉長他這篇文章一發表以後,就受到國內的組建派馬上的圍攻,因為當時一年以後,三峽就要在人大進行討論,就要審批通過了,所以就對錢偉長這篇文章就批評的很厲害。錢偉長以前是個右派,膽子是最大的,最敢說話的,這一回他嚇著了,他就趕到三峽工地現場,對他文章做了檢討,說他以後再也不管三峽的事情了。就說三峽工程是安全的,以後就建了三峽大壩。

那麼到2014年的時候,李克強總理就忽然下了這麼一個保護三峽的條例,就說在那個附近風箏也不讓放了,航模也不讓玩了。很多人都認為三峽是銅牆鐵壁,銅牆鐵壁怎麼會怕這個東西呢。三峽大壩並不是銅牆鐵壁,整個大壩是有千瘡百孔的,為了解決泥沙問題,為了發電在很深的地方建了孔,上游又建了很多洩洪的孔,就是說它整個並不是完整的一塊的這麼一個大壩,就像奶酪一樣的,一個個洞在裡面。而且三峽大壩有三個最薄弱的地方,兩個就是三峽的船閘,還有一個是升船機,升船機現在已經建好了,但還沒有投入使用。等到升船機建完以後,我再給你們講這個升船機有多麼危險。

那麼船閘,其實就是一道鐵門把關,如果這個門打破了,打壞了,三峽的水庫裡的水就失去控制,就像那個時候中央電視台的導播張悅說的,一瀉千里,張悅明顯的就看到了這個弱點,這裡不是銅牆鐵壁,這裡是薄薄的一道鐵門,這也就是李克強所看到的,如果有人利用船隻、汽車、或者是風箏,或者是航模飛機,把這一道門給炸壞的話,結果就是張悅說的,一瀉千里。李克強得專門下一個命令,這裡甚麼甚麼不能做,他就要派很多部隊和很多輪船海軍去守這個三峽大壩。中共中央軍委批准了,調一個團的兵力保衛三峽的安全,用四組地對空導彈,一個大隊的陸軍直升機,八組巡邏快艇,24支機動快速反應中隊,一共是4600人的編制,來保護三峽大壩。

我們現在撇開這個安全問題不去講,我們就說這4600個軍人,加上這麼多船隻,這麼多飛機,一年的開支是多少。三峽工程你的收支裡頭,有沒有把這個部份的開支算做你的開支。三峽工程本來經濟評價就不是太好,加上這4000多部隊的這些人,每年又要花幾十億的開支,三峽工程的經濟狀態就更不好。

這4000千多人是防甚麼的呢,我看他就是要防所謂的中國的這些「孤狼」們,對社會不滿的這些人,因為你這一個團的兵力,你就是只能是保衛防止有可能靠近三峽大壩的人,而不是去防在幾千里之外,用導彈來襲擊的,也不是針對遠程的轟炸機,因為針對遠程的導彈,遠程的轟炸機。中國從蘇聯進口的防空導彈,除了佈置在北京、上海之外,還有就佈置在三峽,這也是一大筆開支。

不管怎麼說,三峽建了以後你就成為敵人威脅的點,每次你都得先顧著自己。我們打個比方,就是說如果是現在再次發生抗美元潮的戰爭的話,你不是說,雄赳赳、氣昂昂,把志願軍派過鴨綠江就可以了,你得先想著三峽是不是安全的。中印邊界戰的時候,你不是那個時候過了這個麥克馬紅線,你就一路往下,而是你要想印度是不是有可能要來炸你的三峽。現在你說你要和越南打甚麼抗越保衛戰的時候,你不是在老山上甚麼豎起一面旗子就算贏的事情,你要想想越南是不是也想打你的三峽。所以現在中國的軍事,不是說南海我想怎麼幹就怎麼幹,我要想打誰就打誰,你要在動手之前,你得先想著你這個三峽是不是安全的,事情沒有這麼簡單,你就是處在一個很被動的情況下。

那麼李克強他這個(條例),他就是說要防國內的這些人,所以他發了這個條例,如果當國內不滿的這些人,比如說上訪的,失地的,被拆遷,都是這個條例所要控制的對像,所針對的對像,所以當三峽工程面對著這麼多「孤狼」的時候,它就是一個很危險的。對這些人來說他們是絕望的,你是防不勝防的,所以我們說三峽工程很危險就是在這一點上。

三峽不但可能受到所謂傳統敵人的威脅,它還可能受到這些對這個制度不滿的這些人的威脅。它遭到破壞的時候並不像陰之書所說得那樣水庫裡沒有水的水庫,水庫可能就裝滿了水,只要一下來,就像張悅說的那樣一洩千里的時候,宜昌的將近70萬人那是命都沒有的。因為我在那邊工作了比較長時間,但我不知道那邊現在的人口到底有多少,它的這個死亡人數不低於一百萬了。

中國1975年那個板橋水庫潰壩造成了24萬人的死亡,板橋水庫只是淮河流域的一個支流上的一個小小的水庫,你就可以想像三峽大壩它要是潰壩的話,前提是它那個水庫潰壩的時候,那個水庫不是沒有水的,不是說你潰壩之前的14天已經是知道的,如果14天前知道,那你可以把下游的人全部都撤離。所以說它的危險就很大。

聽眾朋友,今天的【王維洛訪談】節目就到這裡,我是靜汝,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以上評論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評論
2015-11-09 11:5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