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間的文字:野溪來自孤寂

文/王金丁
font print 人氣: 123
【字號】    
   標籤: tags: ,


植物園已有百年歷史,穿梭園林的這條野溪,也吟唱了百年的孤寂。

早起的市民漫步園林小徑,密葉間潑灑下早晨的第一道陽光。我跟著他們的腳步踏上園區東邊露濕的木橋,一眼撞見了野溪從山上流下來,從腳下穿過,雖然不見水聲,卻感覺野溪連繫著這個八公頃廣闊的園林,隱藏著綿密的生機。

秋天已走到尾巴,樹林園裡仍然不見秋天氣息,晨風裡,大片的銀葉樹葉霸占了天空,綠意盎然的葉子增添了空氣裡的寧靜。散步的市民,或結群,或三三兩兩,有的整齊快步,有的話語稀疏,也有獨自慢步的,像詩人,像哲學家,時間不由得慢了下來。我踏著人群足跡,耳邊忽有水聲飄過,稍一停腳側耳傾聽,瞬時不見人蹤,我已落了單,頓時陷入了寂靜的空間,抬頭看見巍峨樹木仍然遮蔽天空,腳步劃過搖晃著水滴的姑婆芋葉片,遁入矮樹叢裡的黃土小徑,卻又領略了另一番情趣。

只見樹叢裡的小徑腳印斑斑,我順著黃土路轉彎,踏著腳印亦步亦趨,偶而聽見沙沙樹聲,循著聲音,輕步趕了過去,岔路上,已有兩人提著布鞋,腳心貼著黃土地,低著頭輕步慢行,我不敢出聲,只在心裡竊笑,踮著腳走回原路。

再經過一段石橋時,闊葉樹的葉子們搖曳眼前,葉片上的水珠沾溼了衣衫,我驚喜的向橋下探去,近日久旱未雨,野溪到了這裡,只剩涓涓細流,像個嬌羞的村姑,寂寞的彎入草叢裡,待散步的人聲遠颺,才能辨識細微水聲。收回視線時,又見前面不遠處樹葉草叢間,隱然出現另一小橋,橫面望去,石砌樑柱斑駁質樸,靜寂中,心裡已一片迷糊,猜想著野溪是從那橋下流過來的,或溪水正向那小橋流去,抬頭望向天空,滿眼古樹參天,天光在樹梢綠葉間穿飛,捉摸不定,身處樹影風聲裡,已迷失了方向。

幸聞陣陣花香從腳下傳來,低矮的七里香就帶著我走過林中小路,滑下一段木梯後,視線豁然開朗,在兩旁高大的欖仁及銀葉樹下,晨風送我來到了一座長長的涼亭前,晨風就逗留在這裡了。涼亭三面環路,不時有行人匆匆走過。站在斜坡上,可以瞧見涼亭屋頂上已積滿了黑褐色落葉,在風中搖搖欲墜,翻飛著歲月的痕跡,不願離去,只任大自然灰飛煙滅。涼亭裡有人悠坐聊天,老人端坐椅上,一位婦人帶著年輕女孩坐在旁邊,指著女孩跟老人家說著家常俗語,一時讓我墜入人間煙火裡。

涼亭旁矗立的一棵超過百年的橡膠樹,壯碩樹身爬滿青苔,樹幹高聳天際,一旁的南洋杉林,雖場面廣闊,整齊挺立,相較之下就被橡膠樹比了下去,陣陣晨風忙著穿梭樹林間,望著這片南洋杉林,手指觸摸過橡膠樹身上的青色蘚苔,向園區北邊的生態湖走去。

生態湖入口有一狹窄小橋,步上橋時,忽見一片天光越過低矮葉叢,從身側直射過來,這是園區唯一陽光直接照射的地方,光線來處就是外面的世界了。橋下一條水柱正從水管流進小池裡,紅色花朵閃爍其間,紫色小果實散佈草葉裡,顆顆熟透誘人,使我不忍匆匆走過去。

生態湖區又是另一方世界了,走近湖畔,水花已在湖面高高噴起,朵朵白色睡蓮處處盛開,蓮葉鋪滿了水面的天空,湖旁奇石嶙峋,蝴蝶也在湖上翩翩飛舞,跟森林的寧靜相比,這裡可是個遺世的芬芳而熱鬧的地方,幾個人正在湖邊舒展著身軀,人群也陸續輕步繞經水湖四周,帶著滿身水氣走向樹林裡去了。



我站在湖的這邊望去,一位攝影者正拿著相機蹲坐湖岸攝取畫面,跟著睡蓮們一起都映入了湖裡,晨風徐來,湖面的天空跟著微微波動,繽紛色彩將湖裡湖外連成了一片,我心裡正叫好時,湖水已激起陣陣漣漪,一圈圈往外擴散,驚動了湖裡的睡蓮,小蜻蜓四處紛飛,雖也美麗,規律的畫面卻起了皺折,心裡罵著時,只見一隻鳥兒已從湖上飛往樹林裡去,準是嘴裡的東西掉進了湖裡。

於是,我也提起腳步往森林裡趕去,去尋找那條野溪,訪問野溪的孤寂。@*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晨曦裡的蓮花開得最是落落大方,一朵朵粉紅的花在靜寂的大地上,恣意翻弄著溫柔的晨風,瘦長的枝梗撐著大如臉龐的綠葉,護著花朵。葉掌裡滾動著點點露珠,盛的都是種蓮人的汗水,汗水比露珠還重,難怪儘管晨風溫柔,葉子仍然搖蕩不停。
  • 金秋陽光下,一袋袋收割了的稻穀被馱進曬穀場裡,黃橙橙的穀粒在莊稼漢吆喝聲中,一粒粒從麻袋裡灑了出來。煙塵中,姥姥繃著皺紋可看清楚了,戴著斗笠圍巾的農婦把稻穀耙舒坦了,姥姥的皺紋也舒坦了,陽光自然公平正義地鋪了上去。
  • 我托著下巴從棋盤這端望過去,正好跟四歲小孫子投射過來慧黠的眼神撞了個正著。這一刻,我們孫爺倆正廝殺得緊。
  • 母親已近九十歲,一生過著農家生活,那天她坐在風簷下憶起了年輕時,經歷的「煮三年爛飯,娶一個媳婦」的故事,說出了半世紀前農家婦女的辛酸。
  • 走過寺院凹蝕的石板,從天井篩進來的微光裡,彷彿聽到了遠處傳來,昔日洛津碼頭工人粗獷的吆喝聲,帆檣雲集的港口…
  • 一時,法國號也來了,雙簧管也來了,小提琴更加大力度的演出。眾聲喧嘩中,大鼓擊出震聾發瞶的一響,指揮家雙手在空中展開時,樂團已將充滿燦爛色彩的交響音符送上了雲霄。
  • 陽光才從肉鬆舖高高的店招照過來,清晨的菜市場已人聲鼎沸,在舖前的菜攤旁,我又聽到了那一串變調的琴聲。
  • 轉過身來,看見和尚仍然殷勤的掃著落葉,一陣風吹起了地上的幾片葉子,他拿起掃帚追逐著。陽光從樹梢漸漸褪去,鳥聲跟著聒噪了起來,此時,我的心裡已一片寧靜。
  • 高山茶具有獨特的韻味,阿里山屏障中央山脈,山勢從低海拔連綿攀高,層巒疊嶂,也是地形自然形成的茶區,這邊山坡種了茶,隔一個樹林才能見到茶園,越過一片竹林,才看得到翠綠的茶葉。
  • 幾天後,貓頭鷹的羽翼下又鑽出了一隻小貓頭鷹,有人說是貓頭鷹在呵護著小鷹,也有人說貓頭鷹在教小鷹飛翔…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