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在日本走馬觀花的日子 (二)

作者:藍海

大阪關西高速路(藍海/大紀元)

人氣: 105
【字號】    
   標籤: tags:

匆匆忙忙的日本走馬觀花之行,除了觀光之外還有不少感受,就說說其它的零零星星的小體驗吧。

(接上回)

飲食

美味的大阪燒(藍海/大紀元)
美味的大阪燒(藍海/大紀元)

飯糰超讚 大阪燒回味無窮–日本的飯糰,上次提到要準備午餐,在Family Mart(應該類似於7-eleven的商店吧)買的飯糰,讓我體會到日本的米飯真的很濡很香甜。不需要菜,空口吃都很好吃的。價格也很便宜,大約100日圓一個,很用心的包裝:為了讓米團不會將紫菜在吃之前弄濕,用包裝隔開,需要吃的時候,按照指示線輕輕拉開包裝,就可以讓米團和紫菜接觸到,也就是用紫菜把米團包起來了。怪不得人家說,你要判斷是不是日本產品,看包裝就知道。因為它的設計很週到,包裝做得非常巧思,常常在你拆開一件物品後,不得不感嘆日本人的用心和細緻。

儘管在悉尼的日本麵館越開越多,但是到日本一定要體驗當地的拉麵,價格根據你選的配菜而有所變化,通常都在700-1000日圓左右,麵很有彈性,湯頭也很夠味,如果飯量大的人可以配上其它一些小吃,比如煎餃,保證吃的不錯。

而大阪燒也是要推薦的,我們去的小店,食客都是當地人,所以風味應該比較正宗,我們點了炸雞塊、大阪燒、小火鍋,和炒飯。在日本小館吃炸雞塊(或者其它炸肉類、蝦)時,它的蘸料原來是放在一個大方盒子裡,大約有2個iphone手機大小的不銹鋼飯盒,高度是一個小水杯的高,裡面有大半盒配好的醬油之類的料,每人每塊食物只能在吃之前蘸一次,當全部炸的食物吃完了之後,盒子就被服務員收走了,因為要留給其它桌的客人用。這種蘸料方式很令人驚奇,這可能是日本民族節儉的一面吧?試想我們通常在飯館裡都是用一個小碟子放上蘸料,一人一碟,而蘸料剩下的時候居多,剩餘的通常就被浪費掉了,可是這個公用的蘸料就不會存在這個問題,大家只蘸上你需要的量就好了,而且,每個人都會自覺的在吃之前,將炸物的一部份探到料裡面蘸,筷子不碰到蘸料,不會弄髒,剩下的其它人還可以接著享用,這需要每個人的自我約束、為他人著想和對他人的信任才會發生。這是一種人與人之間互相信任和遵守規則的美德。

雞炸的很脆很酥,而蘸料也不太鹹,剛剛適中。炒飯貴在很夠鑊氣,鹹淡適度,飯既鬆軟又不油膩,很香。小火鍋有一些青菜和蘑菇加上肉類,價格不貴又吃到不同的風味。

最後要說大阪燒了,我們在吃其它食物時,大廚就在不遠處的櫃檯後面煎炒,還沒見到食物,就聞到溢出的香味了。日本很多小館廚房和廳堂都是開放式的,你坐在那裏可以看到廚師忙碌的身影、食物發出的陣陣誘人香氣,還有滋滋拉拉的煎炒聲。我們的大阪燒端上桌時,我已經是8分飽了,看著香噴噴的大阪燒想,要不要嚐嚐呢?是要保持不被增肥的狀態?還是要吃了再說?最後,經不住誘惑。不過一試之下,大有相見恨晚的感覺。真的很美味,想像不出那些麵條、雞蛋、火腿的拼湊怎麼會在大廚的操作下有這樣令人回味的味道。

至於其它的小食,章魚燒等等就屬於還好啦的行列了。

水果奇貴

話說日本的水果不知為何奇貴,與美國、澳洲相比貴的離譜。以前常常聽人說,澳洲的水果、美國的水果如何如何便宜,並沒有特別的感受。這次在日本發現那裏的水果真的超貴,才知原來身在福中不知福呢。據說日本人自己也很少吃,都是用來送禮的。所以日本的水果店很少,商店裡的水果好像藝術品一樣精心地包裝供奉著,根本不像普通人家的盤中餐,而且水果都長得奇大,蘋果、葡萄都很大個頭也很漂亮。我們同去的小姑娘就嘀咕,說日本長得醜的水果都去哪啦?都這麼大個、漂亮?

我們在忍野八海的鄉下買了2個大蘋果,還不算貴,700圓。富士蘋果很甜,很好吃,這是在其它地方吃不到的。在大阪水果市場買的價格跟鄉下的差不多少,導遊說,日本各地的物價差別不大,好像是這麼回事,不過也要分甚麼物品,有些商品還差不少呢,比如防曬霜,資生堂的防曬霜,在所謂的免稅店裡就跟當地的藥妝店一只要差了500日圓呢。

交通

大阪關西高速路(藍海/大紀元)
大阪關西高速路(藍海/大紀元)

日本的新幹線這次沒有乘坐,而導遊介紹說,新幹線的價格比較貴。如果從大阪乘坐單程新幹線到東京大約要15000日圓,差不多有200澳幣,儘管現在的澳幣和日圓的匯率變化不大,但是也快趕上飛機票價了。

日本的高架橋很多,縱橫交錯的,在高峰期還有些塞車。而高速公路的車速上限是80公里和澳洲多數高速可以開110公里是沒法比的,我們乘坐的大巴司機在去富士山的路上開到90公里/小時,其它路段就沒那麼快,經常60公里的時速。

地鐵

地鐵快車站(藍海/大紀元)
地鐵快車站(藍海/大紀元)

地鐵站(藍海/大紀元)
地鐵站(藍海/大紀元)

地鐵快車整潔的車廂(藍海/大紀元)
地鐵快車整潔的車廂(藍海/大紀元)

地鐵快車車廂內轉動的座椅(藍海/大紀元)
地鐵快車車廂內轉動的座椅(藍海/大紀元)

日本的地鐵也是四通八達的,不過奇怪的是,地鐵是由不同的公司經營,所以有不同的票價、在不同的站台乘坐。就好像乘飛機,不同航空公司有不同的飛機和登機門。

從大阪關西機場到商業中心難波的地鐵分快慢兩種。價格略有差異。我們坐過大阪關西機場到難波的快線,比通常地鐵線價格高200日圓左右,但是車廂有行李間和座位上的行李架,而且小站不停,40分鐘就到了,乘客也少。我們乘坐的時候一整節車廂連10個人都不到。而從難波去機場的那趟就稍滿一些,50%的座位上有人。車票是定位子的,按號入座。

我們從難波去關西機場時,剛好遇到一大家子講中文的華人,他們上車時由於是起始站,他們就挑了自己喜歡的靠窗位子撒開了坐。列車有時會有檢票員檢票,那天剛好有檢票員檢票,結果有一對日本年輕夫婦被指做了不該坐的位子,當檢票員訊問時,他們表示他們的座位被人佔了,他們才轉到其它位子的。原來他們的位子被那幾個華人佔了。可是日本夫婦上車時也沒有吭聲,檢票員看他們也不爭,也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仔細查了那幾個華人的票之後也就不了了之了。

據說快車的座位空間要比普通車的寬鬆,最有意思的是,當到達終點站,全部乘客下車後,清潔員會上來清掃,而座位也會自動旋轉180度掉頭。讓座位總是面向行車方向。

當然如果你願意也可以手動旋轉座椅。不像澳洲的車,座椅的轉向是通過翻座椅背、或者是推背的,或者就是不能轉動的。日本的座位是在腳下有一個開關,踩住它就可以手推旋轉了。

車子清潔好了之後,服務員會在車門口跟大家鞠躬,之後乘客就可以上車了。

飛機和飛機餐

關西機場候機廳(藍海/大紀元)
關西機場候機廳(藍海/大紀元)

關西機場候機廳的食街(藍海/大紀元)
關西機場候機廳的食街(藍海/大紀元)

日本航空公司很有意思,我們這次從悉尼到日本乘坐的是日航波音777-200,而日航飛美國則是777-300,兩段行程時間差不太多,但是飛機檔次可就不一樣了,777-200比較舊,而且座位間空間小,坐上去感覺很侷促,腿都有點伸不直,膝蓋幾乎都頂著前面座位的靠背了。而777-300的飛機機型新,座椅之間的空間大很多,膝蓋和前面座位有差不多10公分的距離呢。而且每個座椅後面的電視銀屏也比前者大,每個座位都有充電插座。據悉,這777-300是波音公司目前推出的最舒適、豪華的機型。

日航的飛機餐也很值得一讚,送餐時,給你主食(熱食)的圖片供選擇,這比很多其它航空公司好很多,很貼心,你很容易看圖選到你喜歡的食物,足見日航在細微末節上的用心。也可能正因為有這種時時為顧客著想,並追求最好服務的心態,才能讓日本在戰後迅速發展起來。

日航飛行員的技術也一流,飛機著陸時,你幾乎感覺不到甚麼顛簸,很平穩,著陸後,也不會覺得飛機有要急剎車的那種要被甩出去的衝力。

大阪關西機場的食街也非常值得一讚,不像其它機場那種亂哄哄,好像進入一個藝術畫廊。寬敞的通道,古典的裝飾,你漫步在那裏都覺得舒暢。

汽車

與我們大巴並行的方頭車(藍海/大紀元
與我們大巴並行的方頭車(藍海/大紀元

停車場中的方頭車(藍海/大紀元)
停車場中的方頭車(藍海/大紀元)

這次在日本看到在日本街上很多的豐田車像個方麵包,車頭前面是齊頭,直直的切下去,據說這個造型曾經進軍澳洲,可惜不受歡迎,最後就銷聲匿跡了。可是在日本卻到處都是,特別是在名古屋的豐田汽車城,可能有1/3的比例了,笨笨的樣子很可愛。

導遊說,日本的垃圾處理很麻煩,她有一輛車想交給處理廠,但是費用居然比她買那輛車還貴,最後她就把它賣給同學了,兩個人都皆大歡喜。

日本開車是不可以酒駕的,處罰非常厲害,車裡面坐的乘客會和司機一樣被罰款,罰的一樣多,30萬日元。而開車的司機不僅罰款還要吊銷駕照,終身吊銷的,還要負刑事責任,所以在日本如果沾了酒一般就找代駕,不會自己開了。

責任編輯:簡玬

評論
2015-12-30 8:3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