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年終盤點2015中國重大事件

橫河

人氣 157

【大紀元2015年12月31日訊】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快到年底了,大家都在總結今年的重大新聞,我們也來做一下年終的特別節目,盤點一下2015年對中國有重大影響的事件。我這裡有橫河先生給我開的一個單子,上面列了一系列今年在中國發生的比較重大的事件,我們就一一來討論一下。

2015年從第一天開始就不平靜,跨年夜上海灘的踩踏事件似乎給這一年就定下了一個「多事之年」的主調,從開始到前幾天的深圳滑坡事件,可以說是人禍不斷。

橫河:從開年到年末,重大的人禍有很多人都總結過了,那我們現在簡單的說一下,從開始按時間順序,上海灘的踩踏事件、長江東方之星的翻船事件,有人還加上一個北京城裡面的洪災,就是暴雨以後發生的大水,然後就是天津爆炸事件,最後就前幾天到年末的時候還來了一個深圳滑坡。

這一連串的事件當然我們都曾經討論過,總的來說,它應該說是以人禍為主。你可以看到從上海灘踩踏、長江遊船,雖然長江遊船可以有一點點天災的因素,就這一點都不能確認,就當時是不是遇到了特別大的回頭風造成的翻船,但至少人禍因素是肯定有的;北京城裡面雖然說暴雨是一個天災,但是暴雨所造成的這麼大的積水和淹死人,那肯定是人禍;天津爆炸和深圳這個滑坡事件當然毫無疑問的了,那就是都是人禍事件了。

主持人:入冬以來,社交媒體上不斷的被各種各樣的霧霾的照片刷屏,關於霧霾的奇葩新聞也不斷的湧現,比如說霧霾造成迷路回不了家、霧霾讓飛機沒有辦法在機場降落,還有的說霧霾讓學校停課,更離譜的是霧霾讓逃犯寧可回故鄉自首,也不要待在北京。那我們在這裡並不打算加入這個調侃霧霾的行列,因為這個霧霾不是什麼可以一笑而過的事情,它直接威脅到每一個中國人的健康和生命,也間接的威脅到世界上所有的人。

我們很高興的是看到終於有人站出來很認真的、很嚴肅的把這個問題展現在大眾的面前,這個就是曾經在48小時之內被播放了兩億多次的紀錄片《穹頂之下》。我們請橫河先生來關注一下《穹頂之下》講的這個霧霾問題,還有「閱兵藍」。

橫河:這個2月底關於中國空氣污染的紀錄片《穹頂之下》不僅轟動了中國、也轟動了世界,官方是先放行然後又封殺,自此以後,從2月底開始到現在,霧霾一直是公眾關注的話題。當然原因倒不是因為這部片子,而是因為霧霾已經成為中國人口最密集的整個東部和南部地區無人可以逃脫、無人可以倖免的一個重大的衛生災難的事情。

這一年來儘管經濟已經開始放緩,甚至可以說是衰退,但是霧霾並沒有減輕,北京前幾天還前所未有的發布了紅色警報。也就是說治理霧霾這一年來並沒有結果,甚至都不知道有沒有進行治理,所以才會有一個非常強烈對照的「閱兵藍」,正是由於這麼嚴重的霧霾才使這個「閱兵藍」變成了人們也關注的問題了。

中共總是去比較說西方也有過霧霾、也有過污染,當然我們知道那不是一回事,因為人家的污染和霧霾是知識性的,就是說沒有前人的經驗不知道;而中共所造成的污染是政策性的,它是故意制定的,就說是降低成本來吸引外資投入。不過可以肯定的說,西方在有霧霾和污染的時候是沒有過「閱兵藍」這樣的事情的,這是中國的特色,而且是中國的「社會主義特色」。

前幾天,我正好有個機會打個電話到國內找了一個人,找這個人當然跟這件事情沒有關係,接電話的人告訴我說:「你明天打過來,村幹部都下去了。」這是江蘇農村,我說:「下去幹什麼去了?」他告訴我說:「下去制止農民燒麥桿。」莊家收了以後的麥桿、稻桿在田裡農民就會放火燒。這是中國治理霧霾,我想全世界都沒有過的,就是拿農民開刀。現在有很多說法說,燒秸稈是中國霧霾的主要因素,人家都燒幾千年了,都沒有造成過霧霾,就這幾年霧霾就變成是農民燒秸稈造成的了。這大概也是唯獨中國有的特色,其他國家大概從來沒有過。

主持人:霧霾形成的原因,大家也是眾說紛紜,沒有一個共識,但是在《穹頂之下》柴静已經比較嚴肅的來探討過各方面的原因,大家到目前為止都會認為是石油的質量不夠所造成的霧霾,那您怎麼看這個問題呢?

橫河:這個其實很清楚,用石油大家都用,用煤也是大家都用,不管用什麼方法,其實關鍵問題是在中共的政策上面。就是它跟中共所推行的所謂「中國模式」是有直接關係的,這個模式我們以前討論過。就是有意造成的幾個條件來作為「中國模式」的基礎,就是人權、環境和資源,把這些作為代價來作為中國經濟發展的基礎。

主持人:前幾年美國社會一直把有13億人口的中國當作巨大的經濟潛在市場,所以主流社會對中國的人權問題,包括政府所存在的一些問題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而眾口一詞的說,中國正在崛起,或者說可以通過經濟手段來帶動中國逐漸的走向民主和自由、走向開放。曾幾何時從今年開始,「中國崩潰論」一下成為美國學術界的主流,這是怎麼回事呢?

橫河:從1月份開始,美國學術界發表了一系列的文章,逐漸形成了一個趨勢,也就是說學術界開始普遍接受「中國崩潰論」。這個學術界也包括智庫,最終實際上是影響到美國政策制定者,美國《國家利益雜誌》連續發三篇文章警告中共可能崩潰。還有其它的一些文章,比較有代表性的,一個是《華爾街日報》發表美國企業研究所亞洲問題專家歐世林(Michael Auslin)所寫的文章叫<中國共產黨的黃昏>,副標題講的是「迴光返照」。他提到有一次有一個美國資深中共問題專家在外交官的私人聚會上說到,中共已經踏入了遲暮之年。這個本身並不奇怪,他奇怪的是在場的都是中共問題專家和一些外交官,沒有人對這個提法表示異議。

另外一個是喬治亞華盛頓大學沈大偉,他提到中國共產黨進入了殘局。他被認為是中國問題專家,而且中國官方也認為他是所謂知華、親華的學者。他從五個方面分析了中共政權的脆弱性和黨的系統性弱點。沈大偉的文章和他後來接受《紐約時報》記者儲百亮採訪的時候所說的這些話說明了兩個問題,我們就不重複他講的話了。

一個就是中共崩潰的可能性已經非常實際的擺在全世界面前,無法迴避了。另外一個,從和中共官方學界關係很密切的美國專家的角度,證實了中共最高當局在進行「去江化」的運動,就是實施了一個「去江澤民化」的政策。這個他是比較明確的提出,這是從胡錦濤統治的最後一兩年開始的,一直延續到習近平上台以後,一直延續到現在。這個是沈大偉文章裡面和採訪所揭示出來的中共內部的危機。

主持人:下面一個話題我們要討論的是黃潔夫的「器官公關」,器官買賣這個話題一直是被中共否認的,一直到黃潔夫在鳳凰衛視公開承認這個問題之後,世人才恍然大悟,才開始認真的看待法輪功學員一直在提的活摘器官,還有中共在國內存在的器官移植黑幕這個問題。那麼橫河先生把黃潔夫一系列在媒體上關於器官移植的這些話題稱作為是「器官公關」,那為什麼要這麼說呢?我們請橫河先生自己來解釋一下。

橫河:今年一年從開年開始一直到年末,黃潔夫就沒有停止過談這個話題。首先,為什麼要從年初開始呢?因為他聲稱從2015年1月1日開始就廢除死囚器官,到前幾天聲稱死囚器官是個「偽命題」,顯然這個過程很奇怪。他的說法當中特別奇怪的是說中國器官移植的瓶頸不是供體,而是病人不夠,所以要把腎移植納入醫保。這是年底的話。你可以看到從年初到年底全年,黃潔夫都在說胡話!

器官移植的瓶頸是什麼?黃潔夫今年一年就說過不同的內容。說有資質的醫院不夠、醫生不夠、病人不夠。全世界都是供體不夠!要知道瓶頸只能有一個。什麼叫「瓶頸」?就是諸多因素當中這是一個限制因素。它不可能是醫院不夠、醫生不夠、病人不夠,或者是供體不夠,都是瓶頸,不可能,那不叫瓶頸。

在一個沒有捐獻文化,而捐獻系統剛剛開始運作不到兩年的時候,連黃潔夫都說系統運作不好的情況下,僅僅一年,器官供體就變成過剩了。即使根據黃潔夫的說法,中國實際等待移植的人數不是30萬,而是2萬富人的話,因為今年他有三種說法:2萬、2萬5千、3萬,有三種說法,即使按照黃潔夫所說的有2,500人捐獻器官,提供了7,500個器官,那也只能滿足1/3到1/4正在等待的富人。那瓶頸應該還是供體,怎麼就變成醫院、醫生和病人呢?所以說他自己自相矛盾。

死囚器官是個偽命題的說法就更奇葩了。死囚器官從一開始就是黃潔夫在炒作,誰也沒有說過。從2005年11月炒作到2015年11月,正好是10年。結果《紐約時報》一揭露死囚器官沒有停止,而是併入了自願捐獻系統,這是黃潔夫說的,怎麼《紐約時報》一揭露,死囚器官就變成了個偽命題了呢?其實這個說法正好證明炒作死囚器官真的是偽命題,本身就是假的!是為了掩蓋器官的真實來源——法輪功學員。我覺得這一年黃潔夫的講話,大家只要把他這整個一年的,不要說以前的,就這一年的變化,我們也可以看出來器官的真實來源,死囚器官真的是一個偽命題。

主持人:剛才您談到一個「去江化」的問題,「去江化」這個詞,我記得是您第一次使用,後來就被其它媒體廣泛的採用了。那麼談到「去江化」,大家都不可迴避的要談到審判周永康的問題,很多媒體也是把審判周永康和全面「去江化」給聯繫在一起的。您怎麼看待這個問題?

橫河:今年4月份就開始正式對周永康提出公訴,6月11日官方突然宣布已經被秘密審判,判了無期徒刑,而且周永康是當庭認罪。因為周永康的地位是政治局常委,在江派當中的作用,他是江派當中最後幾年剩下來的唯一一個起決定作用的常委,以及周永康在迫害法輪功當中的罪行,法輪功最早在海外提出來,這是十多年前了,迫害的四大元凶,周永康就列在裡面,江澤民、羅幹、周永康、劉京。

從這幾個方面來看,這個審判可以說是歷史性的,這是在江的罪行和江澤民的政策沒有被正式公開否定的情況下進行的。這跟所謂以前的審判「四人幫」不一樣,審判「四人幫」是文革已經結束了,對文革的政策應該是否定了,這時候是針對他們在文革當中的罪行,和他們對文革政策的貢獻所進行的審判,這跟周永康是不一樣的。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在4月份提出來「去江化」的概念。

「去江化」首先一個,它有個依據,歷代領導人對前朝的人馬和政治遺產都要進行一定的清洗,像毛澤東的延安整風;鄧小平的真理標準討論、對「兩個凡是」的否定;江澤民他提出「三個代表」,實際上是對前朝部分否定;胡錦濤是一個例外,因為江澤民一直垂簾聽政,所以沒有人事和政治的清洗,直到王立軍出逃以後,最後一年才有了機會開始這樣做。

現在的「去江化」其實有一個中共的歷史的淵源,有個傳統的。只是「去江化」比以前的否定更徹底,因為江統治時間很長,所以「去江化」更徹底。

另外一個就是去江的人事和政治路線是兩個方面,當時提到江澤民統治特點就是腐敗,所以大規模前所未有的反腐就是「去江化」,這個反腐敗既有人事方面的否定,也有路線方面的否定。在政策方面,沈大衛的文章比較明確的說是針對曾慶紅的政策。所以路線方面的「去江化」,從我們提出來以後到今年下半年,從政治的整體走向來看的話,還沒有偏離這個方向。

主持人:您剛才講到了反腐、打老虎,我們就接下來具體的再討論一下打老虎問題。打老虎今年打到大家看到貪官落馬已經開始麻木的地步了,就說明這個落馬的老虎簡直太多了。按統計,應該是說2015年至少有29名省部級以上的官員落馬。您剛才說這個還是沿著「去江化」的方向在走,您能不能具體分析一下這個情況?

橫河:這29名省部級官員是不包括上一年落馬、今年移交司法,或者審判的,像周永康、令計劃都沒有算在裡面。按級別排名的話,第一位應該是郭伯雄,他實際上是代表了江派的軍中勢力;然後就是周本順,周本順雖然只是一個省委書記,但是他原來是江派周永康的政法系的主要官員,得力幹將,因此還是跟江派有關的;排第三位的可以算是蘇樹林,蘇樹林是「石油幫」的,所以他跟曾慶紅、周永康都有直接的關係,而他又是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當中在石油系統裡面起過非常主導作用的一個人。這些人都是江澤民的勢力,而且都和迫害法輪功有關,這些是級別比較高的。

另外還有一些特點,在這29名省部級以上的官員當中,有一些級別相對比較低,但是卻有比較特殊意義的,比如上海市副市長艾寶俊,這個人其實級別並不高,但是他象徵意義很大,因為等於是反腐攻進了江澤民的老巢。儘管這個人可能不是一個重要人物,但是他卻有象徵意義,因為上海不是輕易能動的地方,能夠動到上海市副市長了,本身就具有意義了。這就是為什麼說從今年打虎這個角度來看的話,還沒有離開「去江化」這條路線。

主持人:講到「去江化」,我們不得不注意到在民間還有一個轟轟烈烈的趨勢,就是有很大一部分法輪功學員到現在為止,應該是有超過20萬名法輪功學員實名控告前黨魁江澤民,這個事情應該是從5月1日開始實行立案登記制開始的。您能不能具體講一下這個事件?

橫河:5月1日中共開始實行立案登記制,叫作「有案必立,有訴必理」,這個實際上就是說給法輪功學員訴江在法律上有了一個基礎了。從5月15日開始,湖北的法輪功學員張兆森最先是在襄陽中級法院被非法庭審的時候,遞交了對江澤民的刑事控告書。這是這一波控江的開始。到12月25日,明慧網已經收到了201,259名法輪功學員及其家屬遞交給中國最高檢察院和法院的實名訴訟狀的副本,實際數字應該更高。這是第一次中共的最高黨魁被刑事控告,在這之前從來沒有過,這個控告就再次曝光了江澤民發動的持續16年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以及法輪功持續的反迫害。

另外一方面,從訴江開始以後,就控告江澤民開始以後,到現在的整個形勢可以看到,一個是迫害不得人心,因為有很多司法官員和各級官員都在這件事情上選擇了不再追隨江澤民的迫害政策。有很多人不是上門去了解訴江的情況嗎?經過法輪功學員講真相以後,很多都表示這個事情我們已經不管了,我們已經不參加迫害了,選擇了這條路。

但從另外一方面來看的話,也確實有江派的勢力在垂死掙扎,試圖反撲。因為中共的政策嘛,它一旦開始了一個迫害政策,它就形成了一個強大的利益集團,這個利益集團和這個迫害政策是直接相連的,比如說610辦公室、政法系統、國保系統,他們不會束手就擒,一定會進行反撲,所以從一開始就有非法攔截控江的控告狀,現在有一些地區曝光出來了,就是對於控告江澤民的法輪功學員進行騷擾、抓捕、迫害,甚至到現在有非法起訴的。

也就是說江澤民的迫害政策,以及和迫害有關的利益集團還在繼續運行,不會由於它的頭子的倒台而自動停止。從這點來看的話,也可以看到中共這個邪惡,一個迫害法輪功的政策,或者是其它的迫害人權的政策,是不會輕易的就停止的,它的作惡在中共的系統裡面是正常的,是自然的現象。而要停止一個作惡、要停止一個罪行,卻是很困難的,從這一點我們至少也可以看出來。這是2015年一個重大事件。

主持人:我們剛才討論了很多關於政局的話題,那我們現在再轉移一下來看一看經濟、社會方面的。如果談到經濟,2015年一個繞不開的事情就是從6月中旬開始的股災,這個股災持續一直到現在,幾乎毀滅了中國所有的中產階級。關於經濟問題,還有股票的問題,我們以前很少在橫河的話題裡面談到。橫河先生,您能不能稍微的點評一下這個股災呢?

橫河:之所以我不談,從我個人來看的話,我從來就不看好中國的股市,因為中國的股市我認為從來就跟實體經濟沒有關係,而是企業或者是國家圈錢的手段。尤其是在今年實體經濟不景氣的情況下,股市更多的實際上是圈錢。從我的角度來看的話,我根本就看不出股市不跌的理由,這就是為什麼我從來不談。

簡單的說就是股市它進一步動搖了投資者和消費者的信心,有人他總有信心,所以它是動搖了這些人的信心。另外一方面,它也反映了中國金融界管理的混亂和腐敗,這點是肯定的,中國的股市從來就不是正常的股市。一直到最近,針對金融界的一系列調查,實際上是和股災反映了中國股市的實質是有直接關係的。我相信這個影響力會一直延續到2016年,甚至更久。

主持人:還有一個話題是在國際上反響非常大的,就是關於中共對維權律師的打壓事件,大概是從7月10日抓捕律師王宇為代表的一系列事件,主要是打壓維權和人權律師這個群體,該事件就持續成為了國際關注的焦點;還有到年底的時候,有對NGO,特別是廣東工運的打壓,也是國際媒體上的一個關注的焦點。您怎麼評價這些事情呢?

橫河:我覺得年底對廣東工運為代表的非政府組織的打壓,實際上是打壓律師群體的一個延續,它是有關係的。我認為這是打壓目標的轉移。這個是可以預料的,中共對人權的迫害它不會自動停止,也不會說打壓完了一個群體就收手了。這個我覺得德國神學家馬丁‧內莫勒(Martin Niemöller)的名言放在這裡是非常合適的,這句話大家雖然都已經聽過很多遍了,我覺得這裡重複一下還是很有意思的。

就是「當納粹逮捕共產黨員時,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共產黨員;當納粹逮捕社會民主黨員時,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社會民主黨員;當納粹逮捕工會主義者時,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工會主義者;當納粹逮捕猶太人時,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猶太人;當他們逮捕我時,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抗議。」

當然這不是說現在被打壓的律師群體沒有為其他的群體發聲,恰恰相反,他們是因為為其他受迫害的群體發聲而被打壓的。這整個過程我們可以看到,其實在中共的打壓下,它和被打壓的人的職業、政治態度激進和溫和都沒有任何關係。一個可以把坦克開到首都廣場屠殺的政權、一個可以迫害上億法輪功修煉者的政權,它不存在什麼法治或者人權是進步還是退步的問題,只有說下一個目標是誰、下一個受害者是誰的問題。

主持人:再下一個話題,我們在節目中曾經討論過的,就是中共的全面開放二胎,這個是北京新政府上台之後做的幾個重大的決策之一,終結了中共大概將近35年的一胎化政策。因為我們今天是總結一年來的重大新聞,雖然我們節目中講過了,還是麻煩您再講幾句話。

橫河:我覺得開放二胎是因為中國人口出現了危機,一個是勞動力的人口紅利消失了,這是中共改革開放所獲得的所有成果的一個最主要的基礎,現在消失了;另外一個就是人口的比例發生重大的失調,人口危機已經出現了,所以要開放。但是它仍然是計劃生育的思維,就是說它沒有全面開放,所謂二胎的話,不能生三胎、四胎,不是全面開放。本來就是政府不應該控制人的生育問題。會不會有用呢?我認為不會有用,就是說幾乎不可能出現嬰兒潮。

再一個就是為什麼中共不否定一胎化政策?是中共從來就不承認,也從來就不敢否定自己的錯誤和罪行,因為立刻就牽涉它統治的合法性。開放二胎,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我認為開放二胎不能解決他們想要解決的問題;第二個是,開放二胎不能夠取代清算一胎化過程當中中共的罪行。這是我們必須關注的兩個事情。

主持人:今年大家都注意到北京新政府在處理國際問題上,就外交政策上,跟以往的各屆中共的政府都有所不同,其中最有代表性的一件事情就是11月7日在新加坡的「習馬會」,各國、各界都對這次會面給予很高的評價,雖然這次會面是在一個第三方國家舉行的,也不算是正式訪問。那麼他們的會面的意義到底在哪裡呢?

橫河:我覺得象徵意義要大於實際意義,而實際意義不是短期的,而是長期的。首先,這個會面的主動權是在大陸,因為以前台灣也有提到最高峰會議的,但從來都沒有得到回應。為什麼是長期的呢?因為它對短期的台灣大選不會起什麼作用。有人說大陸需要台灣在南海問題上合作,其實也不是真正的理由,因為南海本身並不是中共急於解決的問題。

中共現在目前要解決的問題主要是內政問題,其實還是中共統治能不能維持的問題。所以到目前為止,海上領土爭端,包括釣魚島在內,更多的是用於維護中共統治合法性,是中共利用一個民族主義訴求來維護自己合法性的問題,真正的關鍵並不在領土上。習馬會的真正意義,一個可能是為兩岸關係設立一個新的模式,也許這是長期目標之一。

至於大家討論的比較熱烈的一些細節,比如說什麼所謂「九二共識」、「一中各表」這種雙方不厭其煩的文字遊戲,雙方對直播和講話的報導這些爭論,我覺得其實並不重要,關鍵這個可能是一個象徵性的,畢竟從1945年毛澤東和蔣介石在重慶會面以後,雙方就沒有過最高層的會面,所以我覺得這可能是一個重要的。另外一個就是不是兩黨,而是兩個政府,就是以兩個政權的最高領導的方式,而不是以兩黨的最高黨魁的方式見面,這個可能它的象徵意義更大一些。

主持人:下面還有一個重大的話題就是現在還正在進行中的軍改,這個軍改我們在前面的節目中談到過,它應該算是非常脫胎換骨式的軍改,也可以說是中共建政以來第一次那麼真正意義上的軍改。那您能不能再總結一下軍改這個事件?

橫河:因為它這個軍改是完全改變了以前的格式,就變成了是軍政和軍令分開了,更容易讓人家想到的就是美國總統自動的成為三軍統帥,整個三軍和它的設置實際上就是為了作戰。從這個從佈局來看的話,很難看到現有中共的政權結構能夠和軍改以後的軍隊的結構相兼容,是很難的。所以我認為軍改最終會直接挑戰中共現在的政權結構,軍改過程當中看不出來,但軍改以後,這個矛盾會越來越突出。

主持人:您看剛才我們列了這麼多事件,大概一共是12件,好像零零散散的分布在各個方面,那麼這麼多事件發生,您覺得它中間有沒有一個主線是從頭到尾這樣貫穿下來的呢?

橫河:應該是有的,我們很簡單的說一下,它分大概三大類,一大類就是跟中共的合法性危機是有關係的,第一類總體來看,就是2015年中共統治經歷了一個重大的轉折,就是說它的合法性危機在被模糊了35年之後,在2015年全面浮上檯面。

主持人:您為什麼說是被模糊了35年?

橫河:因為中共統治一直用「發展是硬道理」來作為合法性的替代品,這35年一直到2014年的時候,經濟發展似乎還沒有遇到重大的困境,儘管2014年已經露出了一點線索了,所以當經濟即使按照官方的不能相信的數據,也至少是增速放緩,實際上很多跡象表明已經進入衰退了,那麼經濟發展作為合法性替代品已經不靈了,所以就直接挑戰了中共的合法性。

2015年經濟明顯的出現問題了,也就是說它35年用來取代合法性的最基本的東西沒有了,所謂股災對投資者和消費者的信心打擊,它只是這個表現形式而已,就是說中共的合法性危機了,我們剛才談到的一些重大的問題都是表現在這個方面。

第二個是比較具體的了,就是這十幾個重大的事件當中,有相當一部分是累積了30多年經濟高速發展的後果,開始集中爆發。你比如重大災害,我們剛才講的主要是人禍,這些就是爆發;霧霾其實也是經濟高速發展的後果。

值得注意的是這個經濟高速發展的後果不是一個自然的後果,而是一個人為的後果。就像我們剛才講的,中共為了保持自己的合法性,而人為的保持了一個高速的發展,而有意的製造了三大危機,就是人權危機、環境危機和自然資源危機,它是以這些作代價來保持發展的,這個代價也開始集中爆發出來了。

從另外一方面看,這些重大事件當中有一部分是中共最高當局試圖在解決這些危機,試圖在進行某種程度的補救,包括清除江澤民的勢力範圍,這可以說實際上是試圖改變現狀的一種努力,就包括這個「去江化」,包括繼續打老虎,這是另外一部分。

第三部分,實際上我認為是中國民眾覺醒,代表中國未來方向的一個跡象,就是包括訴江在內的,要清算過去中共所欠下的血債和舊帳的一個開始,這個是代表未來方向的。我們今天看到的所謂零零散散的這些重大事件,其實它代表了幾個方面的意思,一個是過去,一個是現在,還有一個是未來。

主持人:我們也看到了2015年的事件發生的實在是太多了,多到讓人眼花撩亂的地步了,剛才您已經分析了這裡面有三條主線,三條主線我們能看到它們還都不是到今天為止就結束了的,都還在繼續發展下去的,雖然我們沒有辦法去預測明年再發生什麼事情,但是我們可以預計的是,2016年這些矛盾會持續的再發展,那麼在矛盾和解決問題的過程中可能還會有更多的事件發生,那我們就拭目以待。

橫河:祝大家新年好,謝謝大家,再見!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2007加拿大亞伯塔省十大新聞年終盤點
橫河:2008年終盤點看「不折騰」
年終盤點 微軟2009年十大事件
組圖:2009年體育類奇趣圖片年終盤點
最熱視頻
【有冇搞錯】五中全會 十四五接續十三五大失敗
【重播】川普訪賓州三地演講:民調在上升
【時事軍事】台灣鋪路爪雷達 掌握中共空中活動
【直播預告】美大選日 17小時接力直播
【遠見快評】谷歌搜索暴增:我可以更改投票?
【新聞看點】五中大戲登場 專家預測川普贏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