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州街頭現「訴江」大海報 民眾圍觀

人氣 8312

【大紀元2015年12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葉楓綜合報導)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七日報導,日前在蘭州街頭多處出現有關起訴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大海報,引發當地民眾圍觀。江澤民被控告的消息正在全中國迅速廣泛傳播,各地出現訴江標語、黏貼等。

訴江」大海報一黏貼出來,當地很多居民圍過來閱讀。訴江大海報以「順應天時 法辦江澤民」為大標題,圖文並茂,公告目前海內外出現控告江澤民大潮,讓當地民眾了解江澤民因迫害法輪功犯下纍纍血債,將面臨法辦。

自二零一五年五月,大陸法輪功學員和家人開始向北京遞交控告狀,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至今已有近二十萬人以真實姓名向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遞交了控告狀。

日前在蘭州街頭多處出現「訴江」大海報。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七日報導。(明慧網)
日前在蘭州街頭多處出現「訴江」大海報。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七日報導。(明慧網)
日前在蘭州街頭多處出現「訴江」大海報。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七日報導。(明慧網)
日前在蘭州街頭多處出現「訴江」大海報。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七日報導。(明慧網)
日前在蘭州街頭多處出現「訴江」大海報。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七日報導。(明慧網)
日前在蘭州街頭多處出現「訴江」大海報。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七日報導。(明慧網)
日前在蘭州街頭多處出現「訴江」大海報。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七日報導。(明慧網)
日前在蘭州街頭多處出現「訴江」大海報。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七日報導。(明慧網)
日前在蘭州街頭多處出現「訴江」大海報。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七日報導。(明慧網)
日前在蘭州街頭多處出現「訴江」大海報。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七日報導。(明慧網)

多次被迫害命危 甘肅蘭州市韓仲翠控告江澤民

甘肅蘭州市多名法輪功學員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下面是蘭州市城關區火車站街道辦事處公務員韓仲翠在其控告江澤民的控告書中所述事實(略有修改)。

甘肅省蘭州市城關區火車站街道辦事處公務員韓仲翠,修煉法輪功後,她本人與智障孩子都受益。在1999年7月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後,韓仲翠多次被關洗腦班迫害,一次長達四年,遭受非人折磨及藥物迫害;後又被非法判刑三年,被迫害致嚴重傷殘,出現眼睛看不清東西,四肢僵硬等不正常狀態。

韓仲翠在控告書中說:「他們從被窩裡把我拉出來塞進他們的車裡又送進了龔家灣洗腦班。在洗腦班頭目剡永生的『指示』下,一去就關禁閉,對我進行高壓迫害。在禁閉室一隻手舉起來銬在禁閉室的鐵門上,(我被)銬得暈過去,才被放下來。過了兩三天,(我)又被轉到禁閉室院子的地下室。地下室進去伸手不見五指,洗腦班的人員用手電照亮,把我銬在一鐵架子上。聽知情人說銬了我七個晝夜,頭、臉、眼都腫了,眼睛腫得連縫隙都沒有。當時他們把銬子解開後說人不行了,就用一塊布抬到禁閉室,把雙手分開銬在床兩邊強行輸液, 然後又把我吊銬在禁閉室的小房子的門扇上,不知過了多少個晝夜。我左肩被吊脫臼。」

「這輪高壓迫害達45天,導致左肩被吊脫臼,身體立不直,行走時身體弓成90度。警察說我裝著,大約兩個月後,陪員幫我擦背時,發現左肩膀子和肩脫開,叫來大夫看了一下。第二天我被趙健等人帶省中醫院檢查,拍片左臂脫骨已長出肉芽,而後脫臼的關節腔內又長了新的肉芽,大夫說等身體消腫後做手術。後又帶到蘭州陸軍總院檢查,結果(醫生說)整體神經損傷,時間太長已無法治療。我後來堅持在洗腦班煉功,神奇般地恢復正常。」

「2004年12月,因我不聽從洗腦班新上任的頭目祁瑞軍的無理要求,被祁『指示』把我關禁閉,高壓迫害長達7個多月。」

「一天,祁瑞軍一夥指使醫生在一個蘋果上注射上有毒藥物,讓包夾拿給我吃。吃完後,一警察和我談話時說:『你還能活幾天都說不上。』警察走後,我感覺噁心,當時就吐,吐出的東西顏色是紅色的。」

「後來我又被祁和孫強幾次送禁閉高壓迫害。長時間晝夜站立,遭受各種拷刑,包括:雙手上銬,雙臂後背銬,雙臂後上翹坐在地上上銬。有時甚至銬昏過去。他們給飯裡下不明藥物,不給喝水,不讓上廁所。下雪後(他們讓我)穿著單衣銬在雪地凍,強行輸液,長時不讓睡覺等等。」

日前在蘭州街頭多處出現「訴江」大海報。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七日報導。(明慧網)
日前在蘭州街頭多處出現「訴江」大海報。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七日報導。(明慧網)
日前在蘭州街頭多處出現「訴江」大海報。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七日報導。(明慧網)
日前在蘭州街頭多處出現「訴江」大海報。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七日報導。(明慧網)
日前在蘭州街頭多處出現「訴江」大海報。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七日報導。(明慧網)
日前在蘭州街頭多處出現「訴江」大海報。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七日報導。(明慧網)

張曉東被蘭州市西果園第一看守所迫害致死

張曉東,男,一九六一年出生,一九九二年畢業於瀋陽工專,甘肅鋁業公司職工。

張曉東(明慧網)
張曉東(明慧網)

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開始,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和中共邪黨動用全國所有媒體,開足馬力造謠、誣蔑、抹黑法輪功,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殘酷迫害。為了給大法說句公道話,二零零零年十月,張曉東寫了一封退黨書交給了單位後就進京上訪。他被北京市公安局警察非法關押。警察從他身上沒有搜到任何證明和證件時,就輪班換人對他進行審問。面對警察們的刑訊逼供,他不予配合,自始至終只有一句話:「法輪功是好的。」深秋寒夜,他單薄的身體上只穿著一件短袖襯衫。警察對幾天沒有吃飯的他進行拳打腳踢、百般凌辱。十月二十五日,他被劫持到蘭州看守所非法關押七天。甘肅鋁業公司有關人員乘飛機去北京將他劫持回單位,並強行從張曉東工資中扣除其機票費。

一天,廠裡新來了一個年輕人,張曉東便給他講法輪大法是佛法,修法輪功是按「真、善、忍」原則做好人。

二零零一年九月的一天,張曉東的房門突然被人踹開,一群警察闖了進來,不由分說地給他戴上了腳鐐手銬,對他進行凶狠地踢打。這時他發現,在抓他的人中就有那個(廠裡新來的)年輕人。原來那是國安的一個臥底特務。

警察把張曉東綁架到一個秘密地點,迫不及待地連夜進行審問,想從他嘴裡得到關於蘭州市法輪功學員袁江的情況。

在非常刺眼的燈光下,他們對他動用了各種見不得人的酷刑。張曉東不配合,警察決定第二天再審。半夜,臨時派來看守他的兩個警察睡著了,他穿上衣服從審訊室走出來,大大方方走出大樓,走出院子,沒有人阻擋,也沒有人過問。張曉東出來才發現此地是警察在寧臥莊設的一個黑窩。

張曉東身上的錢被警察搶去了,連眼鏡都被警察打碎了,他決定向蘭州城外走去,餓了就撿些別人吃剩的瓜果飯菜充飢,困了就在路邊角落裡睡一會,有機會就用粉筆在牆上寫上「法輪大法好」。他從天水寫到秦安,從秦安寫到通渭,又從通渭寫到靜寧。在靜寧往會寧去的路上,一位好心的客車司機免費讓他坐車到會寧。

張曉東離開黑窩後,警察四處尋找,蘭州的國安夥同會寧的國安對他的家人進行騷擾,蘭州的親人們的住家常常遭不明人員的監控,親人也同樣不得安寧。王彥綵帶會寧的一群警察闖進張曉東姐姐家,亂搜一通,連床底下都不放過,過後才知道是為了抓張曉東,其實當時他姐姐根本不知道弟弟的遭遇。

中共不斷給張曉東的家人施壓,加上媒體自上而下的造謠誣陷,張曉東為了不連累家人,決定離開會寧。在蘭州,他再一次被蘭州市國安抓進看守所。在各種酷刑折磨下,他只有用絕食來反抗暴行。

張曉東在看守所被折磨了近兩年,二零零二年六月,他被看守所迫害得病重,送進甘肅省勞改醫院。警察向其家人索要幾千元說是給張曉東治病,家人幾次要看望張曉東,卻遭警察拒絕。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八日,張曉東等八名法輪功學員被蘭州市七里河區法院非法判刑七年,被送往蘭州市西果園第一看守所關押。在看守所,警察不讓他休息,強迫他超時間、超體力地做奴工。在那裡,他遭受了無數的酷刑。

一次張曉東看到一警察暴打一法輪功學員,他挺身與警察論理,他對獄警說:「我們沒有罪,我們就不應該待在這裡。」說著就往大門的方向走去,獄警就造謠說張曉東夥同法輪功學員「越獄」,給他戴上死刑犯的超重腳鐐和手銬,把他強行塞在重刑犯大牢裡,唆使犯人打罵他。

當天夜裡,從緊閉的牢房傳來張曉東淒慘的叫聲。那天,他被打得奄奄一息,而後八天八夜滴水未進。犯人醫生關小滿把已經不行了的張曉東抬到一個房間裡強行灌食。說是灌食,其實是對他實施慘無人道的虐殺。

在一旁的另一位法輪功學員說,他舔了一下所灌的「食物」,原來是濃得嗆人的鹽水!

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四日,張曉東被迫害致死,年僅三十三歲。

他的家人接到通知已經是晚上五點多。張曉東的遺體被停在蘭州監獄醫院太平間。這之前他的親人一再要求看望他,警察說張曉東在裡面「好著呢」,不讓看。當被通知看望他時,親人見到的竟是一具已冰涼的屍體,人已瘦得皮包骨,看上去體重不到六十斤。

經法醫鑑定:張曉東的肋條被打斷了幾根,身體沒有一處是好的,而且肚裡空空的連一點水都沒有。#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控告江澤民 廣東殘疾人柯鄭基再遭綁架
最高檢回應訴江:起訴和舉報是你的權利
全家被迫害 北京陳軍傑女士控告江澤民
遭灌食不明藥物 大連王海萍控告江澤民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微信是橋是獄?兩大危害遭美制裁
【時事縱橫】美觸中共紅線?川普拜登大選對陣
【拍案驚奇】黨媒自曝醜事 美使館改標有深意
【重播】蓬佩奧捷克演講:共產威脅更嚴峻
【十字路口】外媒專訪武漢病毒所長 透露玄機?
【快訊】蘇格蘭火車脫軌 至少3死1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