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天祥真情實錄 感人肺腑

作者:陸真

文天祥。(大紀元)

  人氣: 94
【字號】    
   標籤: tags:

千秋美文:文天祥「《指南錄》後序」。今譯如下:

宋恭帝德祐二年正月十九日,我(原作者文天祥自稱,以下同此)被任命為右丞相兼樞密使,統帥全國各路軍隊。當時,元兵已逼近都城臨安附近,應戰、守城、遷都都來不及進行。大小官員聚集在左丞相府,不知如何是好。時逢雙方使者往來頻繁,元人邀請宋朝當政者相見會談。眾人認為我去一趟,可以解除國家的禍患。國勢已到了如此地步,我不能只顧惜自己的生命,料想也可以用語言來打動元人,使他們改變主意。先前的使臣奉命往來,沒有被元人扣留不回的,我也想趁機觀察一下元人的情況,回來後,好尋求挽救國家危亡的辦法。於是,我辭去右丞相職務,第二天,以資政殿學士的身份,前往元人軍中。

剛到元人軍營時,由於我大膽陳辭,慷慨激昂,敵人從上到下都非常震驚,不敢貿然輕視我朝。不幸的是,呂師孟先前就和我結下怨仇,後來,賈餘慶又媚敵投降!我被軟禁起來,不能回朝。國家局勢更加不可收拾。我自知不能脫身,索性上前,責罵元軍統帥不講信用,列舉呂師孟叔侄背叛朝廷的罪行。我只求一死報國,不再考慮個人利害得失。元人表面上雖然尊敬我,實際上卻恨得要命。兩個元軍將領,名義上是在客館中陪伴我,夜裡卻派兵把寓所團團圍住,致使我無法回國。

不久,賈餘慶等人以祈請使的身份,北赴元京大都,元人強迫我和他們同行,但又不把我列在使者名單之中。按理,我應該自殺,但還是含垢忍辱同行了。前人說:「含垢忍辱的活著,是想要有所作為。」到鎮江時,我得到一個機會,逃往真州,立即把元人的軍情虛實,全部告訴了淮東、淮西制置使,和他們相約,聯合各軍大規模反擊敵人。恢復國家的機會,或許在此一舉。

停留了兩天,駐守揚州的淮東制置使,下達了殺我的命令。不得已,我改名換姓,隱蔽蹤跡,在草叢中行走,露宿野外。每天在淮東路一帶,為了避免元人騎兵追捕,元兵來時,我潛伏下來,元兵走後,我趕緊趕路。困窘飢餓,無依無靠,敵人追捕又急,天高地遠,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答,真是毫無辦法。後來,我弄到了一隻船,避開敵人佔據的沙州,出長江口以北的大海,然後渡長江,進蘇州洋,輾轉寧波、天台,到達溫州。

哎!我面臨死亡的威脅,不知有多少次了。斥責元軍統帥,當死;痛罵降賊,當死; 與敵將同居二十天,爭辯是非曲直,多次當死;離開鎮江時,懷藏匕首,以防不測,幾乎自殺而死;從元軍的戰船邊走了十多里,被巡邏船搜捕,幾乎投水而死;在真州,被守將趕出城外,幾乎走投無路而死;到揚州,經過瓜洲揚子橋時,如果碰上敵人哨兵,沒有不死的;在揚州城下,進退不能自主,幾乎同送死一樣;坐在桂公塘的土圍中,幾千騎兵從門前經過,幾乎落入敵人手中而死;在賈家莊,幾乎被巡邏兵凌辱迫害而死;夜奔高郵,迷失道路,幾乎陷入迷途而死;天剛亮時,為了避開敵人哨兵,躲進竹林中,碰上幾十個巡邏兵,幾乎無處可逃而死;到了高郵,淮東制置使追捕的公文下來,幾乎被捉拿囚禁而死;船行城子河,在亂屍中出入,坐船和敵人的哨兵彼此或先或後,幾乎送掉性命;到泰州,和在高郵的遭遇一樣,常恐無緣無故而死;經過海安、如皋,共三百里路程,元軍和盜匪往來其間,沒有一天不遇到死亡的威脅;到通州,幾乎不被守將收留而死;乘小船在巨浪中航行,實在是出於無可奈何,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了。哎!生與死是晝夜之間的事,死了也就算了,我所遇到的險惡處境,反覆錯雜的出現,不是人所受得了的。痛定思痛,這種痛苦又是多麼深啊!

我在患難途中,有時寫詩來記述自己的遭遇,現在還保存著這些詩稿,捨不得扔掉。在路上,我親手抄錄:出使元軍,被元人拘留在北門時,寫的詩是一卷;從北門外出發,經過蘇州、常州、渡瓜洲,再還鎮江,寫的詩是一卷;從鎮江逃脫,走真州、揚州、高郵、泰州、通州,寫的詩是一卷;從海上到溫州,來福州,寫的詩是一卷。我要把它們藏在家中,使後人讀到後,同情我的遭遇,明白我的心意。

哎!我能活著是僥倖的事。但這樣僥倖活下來,能有甚麼作為呢!作為臣子,皇帝遭難受辱,死有餘辜;作為兒子,用受之於父母的身軀,去冒險而死,則要受到指責。我向君王請罪,君王不同意;我向母親請罪,母親不允許。在先人墳前請罪,活著沒有拯救國難,死後變成厲鬼,也要去殺敵,這才是義的表現。我要托上天之靈,賴祖宗之福,整修武器跟隨君王去作戰,並作為軍隊的先鋒衝鋒在前。雪洗國恥,恢復高祖天下。所謂誓不與敵共存亡,所謂鞠躬盡瘁,死而後已,這也是義的表現。哎!像我這樣的人,不管死在哪裏,都是死得其所。先前,如果我葬身草野,雖然自己光明磊落,無愧於心,但不能據此在君王和祖先面前掩飾自己的過失,否則,他們該怎樣看我啊!實在沒有想到,我逃回宋朝後,又重新穿上故國的衣服,重新見到宋朝皇帝,使自己早晚都能歸葬故鄉,我還有甚麼遺憾呢?我還有甚麼遺憾呢?

這一年夏季五月,改年號為景炎,廬陵文天祥為自己的詩集作序,詩集名叫《指南錄》。

【筆者附言】

《指南錄》詩集共四卷,是文天祥受命出使元軍、被扣押北行和中途脫險過程中所作。因其《揚子江》一詩中有「臣心一片磁針石,不指南方誓不休」的句子,以表明他對南宋王朝的赤誠忠心,所以把詩集定名為《指南錄》。詩集有自序二篇,這是《後序》。此文追述作者與敵人作鬥爭以及逃出敵手、九死一生的歷險經過。它不僅是個人經歷的記敘,同時也是一篇真實的歷史文獻,是作者「留取丹心照汗青」的光輝人格的具體寫照。

全文由三部份組成。第一部份,以前後串敘的方式,記述自己出使元營而被扣留和逃脫的經過;第二部份,以列舉事實的方式,集中敘寫歷經艱險、九死一生的遭遇;第三部份,以集中概括的方式,抒寫自己熱愛祖國的深厚感情。文章敘議結合,感情真摯。尤其寫逃歸途中所面臨的十八次幾乎死難的情景,一連用了二十一個「死」字,句子短促,節奏緊迫,形成動人心魄的藝術效果,慷慨悲壯,可歌可泣。@*

責任編輯:梁馨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如願是水府龍宮中的女神,也就是當年彭澤湖龍王清洪君,贈送給廬陵人歐明的那位如願。因她事事能滿足人的要求,所以得「如願」這個名字。據說,水府中處處都有如願,但能不能遇上,就得靠各人的福分了。
  • 郭子儀的兒子郭曖,曾經與妻子昇平公主發生口角。郭曖說:「你倚仗著你老子是皇帝嗎?我老子看輕皇位,不願當皇帝罷了!」
  • 鄭國有個人對子貢說:「東城門口有個人,額頭像堯,脖子像皋陶,肩膀似子產。但從腰以下,看他的形狀,卻趕不上大禹;樣子疲憊,茫茫如喪家之犬。」
  • 劉行本走上前去說:「陛下認為臣正派,才讓臣在您的左右。臣說的話如果對,陛下怎麼能不聽?臣說的不對,也應當說明道理,怎麼能輕視我,連看都不看?我說的話不是出於私心!」
  • 簡肅擔任成都長官時,范蜀還是一個被推薦應試的讀書人。
  • 歐陽修十分厭惡這種文風,有一次,恰好由歐陽修主考,他決心予以痛懲。凡是用這種所謂文體者,一律不予錄取。
  • 司馬光說:「以鮮於優之賢明,不應出任地方官。但顧及齊魯地區民生凋敝,日甚一日,必須有像鮮於優這樣的福星去解救才行!」
  • 黃河以北的懷縣,發生火災,燒燬房屋一千多家。漢武帝便任命汲黯為欽差大臣,前往視察,救濟災情。
  • 中國明朝英宗時期,石亨、曹吉祥誣陷徐有貞,為了給徐有貞定罪,酷刑拷打其友人馬士權,逼取口供。觸怒上天,導致了兩次天災。這兩次天災在正史中都有記載。
  • 古語云:「禍由惡作,福由德生」。古人認為世事無常,人生如夢,莫費盡心機貪求名利等身外之物,唯有積德行善,向道向善才是人生之正途,因為天道佑善。反之,貪圖利慾之人,必定只有自我的私念,少有大道的追求,也就不配上天的輔助與護佑。人若是想要趨吉避凶,前程光明,必定要遵循天理而為善,正信因果客觀規律,方能不迷不謬。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