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會員

【水彩行家】作品欣賞

作者: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

范植正 《灶》 74 × 56 cm 2014(圖: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人氣: 127
【字號】    
   標籤: tags: , ,

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 會員新作欣賞

林毓修 《拾》 110 × 78 cm 2013

不知從幾歲開始,喜歡上故鄉花蓮海邊的石頭;灰色基調中隱著大方或細緻的的脈紋,並間雜著黝黑和雪白。在大海的洗磨下,顆顆討喜好握感。最愛赤腳逐浪踏拾,滿懷如珍。如今回首歷歷,欲藉彩筆將心中這點幸福的滿足感,一顆一份地描拾入懷。

林毓修 《拾》 110 × 78 cm 2013(圖: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林毓修 《拾》 110 × 78 cm 2013(圖: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張寶玲 《蟠龍雙柱》 76X56cm 2014

龍被中國人奉為至尊無上的神獸,列為四靈之首,寺廟的前殿或正殿,中央廊柱喜用一對龍柱,又稱「蟠龍柱」,指的是未昇天的龍,所以盤繞在柱子上。以壯觀瞻,龍身翻騰躍舞,雙龍形式,來象徵陰陽調和。

張寶玲 《蟠龍雙柱》 76X56cm 2014(圖: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張寶玲 《蟠龍雙柱》 76X56cm 2014(圖: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楊美女 《野趣鄉鴨》 38x55cm 2014

大自然的恩賜,鄉野池塘中,點綴著茂密的草叢,綠波蕩漾,隱約透露,蘊藏著繁多食物,待鴨群去尋覓。母鴨帶著小鴨,孺慕之情,優游自在,寧靜溫馨。

楊美女 《野趣鄉鴨》 38x55cm 2014(圖: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楊美女 《野趣鄉鴨》 38x55cm 2014(圖: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謝明錩 《玫瑰的身影》 74_74cm 2014

謝明錩 《玫瑰的身影》 74_74cm 2014(圖: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謝明錩 《玫瑰的身影》 74_74cm 2014(圖: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黃文祥 《長者》 37X27cm 20 14

黃文祥 《長者》 37X27cm 20 14(圖: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黃文祥 《長者》 37X27cm 20 14(圖: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郭宗正 《拿傘的女孩》 76x56cm


郭宗正 《拿傘的女孩》 76x56cm(圖: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郭宗正 《拿傘的女孩》 76x56cm(圖: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許德麗 《水之龍》 75×56公分 2013

草山水流東瀑布,沿途河床坡度作大的弧狀起伏,使水的流勢產生蜿蜒的形狀 ,並因此有流速的變化 ,像一尾活龍躍動 ,畫中除以筆觸之快慢表達水龍的動感,並在色彩上選擇主觀的用色,水是活的用黃、石綠、藍、等色 ,河床用濕潤的褐色系襯托龍 ,為了水的質感 ,用了肌理劑,以表達水實際流動時的紋路與厚度,主觀暢快的完成這幅畫。

許德麗 《水之龍》 75x56公分 2013(圖: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許德麗 《水之龍》 75×56公分 2013(圖: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劉淑美 《隙頂晨光》 56 x 76 cm 2014

在綠色茶園裡,夏日烈陽失了威力,有群山圈護你;山雲更是晨昏不離。今晨,微溫的陽光將你喚醒。

劉淑美 《隙頂晨光》 56 x 76 cm 2014(圖: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劉淑美 《隙頂晨光》 56 x 76 cm 2014(圖: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陳俊男 《偶遇-西洋篇》 50x150cm 2014

光滑的瓷,溫實的陶,厚重的銅,冷冽的石,或柔美、或剛強、或相愛、或相依,一尊尊造型各異的”偶”相遇在不同的時空裡, 妳我的偶遇也在那多情溫柔的季節裡。

陳俊男 《偶遇-西洋篇》 50x150cm 2014(圖: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陳俊男 《偶遇-西洋篇》 50x150cm 2014(圖: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余廷彥 《美好時光》 54x39cm 2014

陽光灑下,穿透葡萄的光線,映照在豐收的美好時光。

余廷彥 《美好時光》 54x39cm 2014(圖: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余廷彥 《美好時光》 54x39cm 2014(圖: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范植正 《灶》 74 × 56 cm 2014

在一棟古厝裏,保留著昔日燒材生火的傳統古老爐灶,灶上大鍋蒸煮著菜餚,冒出陣陣的蒸氣,令人緬懷記憶中古早的廚房就是這樣子。

范植正 《灶》 74 × 56 cm 2014(圖: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范植正 《灶》 74 × 56 cm 2014(圖: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原載:水彩藝術資訊 第十六期)

責任編輯:周道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鄧伯花怒放時的姿態、造型、色彩,加上背景的棚架,非常利於畫面的呈現,但架構、取捨、提煉、簡化,仍是經營畫面不可缺少的巧思,如何讓大鄧伯花的花葉、藤蔓,有疏有密、有聚有散、變化中有統一、統一中有變化,仍是經營創作意念、美化畫面不可或缺的。
  • 繪畫創作,不只停留在「寫實」和「紀錄」的層次,創作有如懷孕、生產的過程。一件作品,從受到大自然的感動,到意念的醞釀、琢磨到沈澱,創作者就像孕育胎兒一樣,小心翼翼,誕生前還要經過相當程度的焦慮不安,斟酌、掙扎構圖、色彩計畫及意念的呈現。
  • 「發現美」與「發現不美」同等重要,如何在紛亂龐雜的大自然中找到美,靠的是「慧眼」與「觀看方式」;如何發現不美,靠的是對自己美感系統的深入理解與創作經驗。
  • 如果不曾耕作,又怎能理解扒光碗中飯粒是對農民尊嚴的禮敬;這並非惜物或習慣的養成問題,而是一份「感同身受」的美感覺知。「土地」絕不僅僅只是供人行、居甚或予取予求的空泛對象,倘若認知正確,著眼角度自然不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