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國寶銀行房貸欺詐案庭審追蹤系列報道之十五

貸款「高手」:不知何為貸款欺詐

代表國寶銀行的兩名律師與國寶銀行前貸款申請部前主管譚偉雄的辯護律師(左三)及現任國寶銀行總裁的孫儀文(Jill Sung,左四)走出法庭。其中左二(后側戴眼鏡者)作為盤詰余啟斌的律師,頻頻戳穿余啟斌的謊言。(蔡溶/大紀元)

人氣: 3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5年03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蔡溶紐約報導) 余啟斌是國寶銀行案中的重要污點證人,正是他幫客戶騙貸之事敗露,將國寶銀行推到了風口浪尖,成為20多年來首個被曼哈頓地檢署刑事指控的銀行。國寶銀行管理層是否參與騙貸,目前資訊尚不足以得出結論。不過直至3月18日,余啟斌出庭接受質證足足四天以來,頻頻被國寶的辯護律師戳穿謊言。

律師昨天問話的重點是,余啟斌指國寶總裁孫儀文以及另兩名被告、信貸部高管對這種騙貸方法早就知情,他說的是真話嗎?還是為減輕罪責而說謊?或是嫁禍被告?庭審中余啟斌一直回避要害問題,仍被凌厲的律師找出多處漏洞,當庭戳穿謊言。不過他的辯解也愈加出人意料,除了「我不記得了、你把證據拿來 」等常用詞外,昨日對律師當庭舉示的數十份證據硬是瞪著眼睛說這些都「巧合」,最後干脆說「不知道『貸款欺詐』的定義,過去、現在都不清楚」。

律師出示數十份銀行支票,顯示有許多人將錢轉入余啟斌或者余妻子的賬戶,這些錢又從後者的賬戶轉入借款人(例如Chi女士)的賬戶,一些錢從某借款人轉入其他借款人的戶頭上,或者多轉一圈,先轉到借款人的親友賬戶上,還有些寫給國寶銀行的支票錢,最後卻落到了余啟斌的賬戶上。律師問余啟斌,什麼人將錢存入他的戶頭、又是為何?余啟斌回答:「可能是巧合」。律師質問:「近萬元的錢一筆筆的匯給你,上百次,你竟然渾然不知?」余啟斌回答說:「我不認識這些人」。

律師又出示一份支票,背面有余啟斌手寫的帳號,顯示這筆錢將分開轉入余的賬戶和一名借款人的賬戶,問道:「難道不是你的筆跡嗎?這也是碰巧嗎?你沒有組織這些人通過你在銀行外的關系,幫借款人造假做首付房款嗎?你沒有像對Chi女士一樣,偷他們的錢款嗎?」余啟斌說他不認為自己「指揮」(orchestra)了這一切,律師步步緊逼,但是一到關鍵地方,余啟斌一概回答:「沒印象了」。

案發半年後的2010年5月,早前報道過的Chi女士因房屋貸款被國寶銀行取消,她交給業主的定金被扣,急於和業主打官司討回這筆錢。她致電余啟斌討教,這通電話被地檢署的調查員秘密錄音。昨日律師在庭上播放這份錄音,當時余啟斌叮囑Chi女士「千萬不要和你的律師講我幫你把現金換成支票的事,此外你怎麼說都可以,只要能拿回錢……銀行也許發現工作證明是假的,你的侄子並沒有在那裡工作……等等,你不能這么說,因為這等同于貸款欺詐……」。

律師引述余啟斌的錄音問,「你教證人除了支票外,為了拿回錢『怎麼說都可以』,是不是鼓勵她撒謊?是或不是?」余啟斌回答:「不是,我只是好心想幫她解困。」

律師指余案發後與地檢署的多次問話中,都沒有指出銀行和高層管理人員涉嫌貸款欺詐行為,直到2011年2月15日被地檢署「威脅」逮捕他,除非他轉作「污點證人」主動提供證據,換取免於被司法部門起訴,余啟斌才立即將目標對準了銀行高層管理人員,明顯是為了躲避法律對他的制裁。

余啟斌卻說,他在銀行做了這麼多年,最後一年的傭金提成超過20萬美元,都不知道什麼是「貸款欺詐」的定義,直到地檢署說他犯下「貸款欺詐罪」。如果銀行從他入職開始就正確培訓,他也不會觸犯法律。

律師吃了一驚,指問他在錄音證據中明明對Chi女士說出「貸款欺詐」這個詞了,還不清楚什么意思嗎?不清楚又怎么會使用這個詞?但是余啟斌仍然辯稱:「很多人都會這樣」,說他不記得當時是怎么想的,怎么會說出這句話。

經過四天的庭審,余啟斌作為證人的可信度日漸動搖。

責任編輯:艾瑞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