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家劉禹錫感懷 前度劉朗今獨來

宋紫鳳
font print 人氣: 8
【字號】    
   標籤: tags:

文/宋紫鳳

題記:劉禹錫,字夢得,唐代文學家,有「詩豪」之稱。與柳宗元並稱「劉柳」,與韋應物、白居易合稱「三杰」。劉禹錫一生吟詠不倦,而他兩次游玄都觀,感慨題詩,則道出一段他對人生境遇的感懷。

獨自兀坐在一個風日清和的春晨,突然想到那片桃林應是芳樹婆娑的時節了,一時興起,於是跨了匹老馬,一路徜徉著往玄都觀而去。

上次去那里還是在元和十年的時候,我被外放朗州整整十年,以為將老死遠鄉。想不到一朝得接恩旨,召我回京。才到長安,正值春辰,一路早見游人仕女絡繹於途,竟是去玄都觀賞桃花。說近年那觀里來了一個道士,手植仙桃百本,每逢花時,天香爛漫,說的我也心動,於是乘興一游,及至觀中,果見一片深紅淺白,髣拂絳云生兮。

玄都觀里桃千樹

移步觀里,流連花下,正遇那道人澆水灌園。我前去與他行禮,又寒暄起來。我說我才從朗州任上得詔回京,當年走時,這觀中還未有桃樹,他卻問我可是劉禹錫劉司馬,我說正是。又說到當朝執事,他竟也頗知一二,我卻不以為然,在我看來,這些新權貴不是依附宦官,就是結黨營私,你來我往,走著過場。想到這裡,一時興起,索了筆墨,就一面粉壁上大書「紫陌紅塵拂面來,無人不道看花回;玄都觀里桃千樹,盡是劉郎去後栽。」書罷投筆,心中暢快了許多。那道人看了我的詩,似有所想,但終究沒說甚麼,我也就告辭而歸。

說實話,雖然我經歷十年外放,自以為磨煉許多,現在想來,還是氣盛。所以,第二日這首詩便傳遍朝野,不是因為寫的好,而是被指為有怨懟之心。直到接到聖旨,知道自己被再貶播州,才想起那天道人看過我的詩後,欲言又止的神情。我想,這道人必是個湛破塵緣,知曉因果的有道之人吧。好在後來聖上念我老母年高,不能隨去播州九死一生之地,最終將我改遷連州刺史,後又輾轉數地,此一去又是十餘年!

玄都重游觀已空

一路想著,不覺已至玄都觀前。觀門關著,雖看不出破敗,卻也掩不住清冷,大概是因為這一路我竟未見到一個游人的緣故。我心下遲疑,卻還是拾階而上,拍門叫道:道長——,無人應聲,門卻原來是虛掩著的,一推便輕輕的開了。我舉步邁入,卻怔住在那里,在我眼前只有一片兔葵與燕麥在春風中動搖,而當年爛若晨霞的小桃林已蕩然無復一樹,我又轉至後院尋了一回,那道士也不知所在。我望著窗欞上荏苒的游絲,春臺上厚厚的積塵,我知道這觀中早已無人打理了,想來那片桃林大概也隨那道士羽化而去了。今者,故地重游,人物皆非,不覺一嘆:「種桃道士今何在,前度劉郎今獨來」。

出了玄都觀,依舊跨上那匹伴我多年風塵仆仆的老馬,想我初離長安,這玄都觀中無有桃樹,我回來時,已是仙桃百本,我再來時,卻又無復一樹,嗟夫!人此一生何不如是!而我以此桑榆之年才明白這些,還是太愚鈍了吧,不過,終比老死不悟還是要強得許多。想到這兒,當下轉過馬頭,離了玄都觀,騁目一望,前路諸天寥廓,藍蔚蒼蒼,心中頓覺釋然,竟不知身外更有人間世矣。 ◇

責任編輯:章勤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劉禹錫 《 陋 室 銘 》 山 不 在 高 , 有 仙 則 名 。 水 不 在 深 , 有 龍 則 靈 。 斯是 陋 室 , 唯 吾 德 馨 。 苔 痕 上 階 綠 , 草 色 入 簾 青 。 談 笑 有 鴻 儒 , 往 來 無 白 丁 。 可 以 調 素 琴 , 閱 金 經 。 無 絲 竹 之 亂 耳 , 無 案 牘 之 勞 形 。 南 陽 諸 葛 廬 , 西 蜀 子 云 亭 。 孔 子 云 : 何 陋 之 有 ?
  • 劉禹錫(公元772─842),字夢得,是与白居易同時的唐朝大詩人和文學家。他的詩通俗清新,精煉含蓄,善用比興手法,多有弦外之音。他以《竹枝詞》、《楊柳枝詞》和《浪淘沙》為名的三組組詩,富有民歌特色,是唐詩中別開生面之作。他的《烏衣巷》、《石頭城》和《柳枝詞》是傳世的精品,對后世的詩人和詞人很有影響。
    劉禹錫一生生活不幸、仕途坎坷。他結婚九年后便喪妻,對他感情上的打擊很大。[1]因參加王叔文集團反對宦官和藩鎮割据勢力,于公元805年從監查御史貶為朗州司馬;十年后返京,再出為連州刺史;六年后轉夔州刺史;三年后轉和州刺史;兩年后罷官還京,公元831年出蘇州刺史;835年轉同州刺史;一年后升為太子賓客,六年后去世。
  • 太子賓客劉禹錫任屯田員外郎。當時的政事稍有變化,好像在短時間內他就有飛黃騰達的希望。他知道有一位僧人極精術數。有一次,他在省衙裡值夜,就把這位僧人請到省衙。劉禹錫剛想問僧人自己的命運怎樣,忽然有人通報,說韋秀才在門外等候求見。劉禹錫不得已,只好讓韋秀才進來相見,讓僧人先坐在簾下等候。
  • 眾所周知劉禹錫是唐代中期傑出的文學家、哲學家,但他還是一位通曉醫藥的大師,這恐怕知道的人就不多了。
  • 柳宗元和劉禹錫是詩文方面互相欣賞的好朋友。唐代順宗永貞年間,二人共同參與王叔文集團的政治改革。後來革新運動失敗,柳宗元被貶職到邵州任刺史,赴任時還沒走完一半路程,又被貶職到永州任司馬。
  •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階綠,草色入簾青。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可以調素琴,閱金經。無絲竹之亂耳,無案牘(音:讀)之勞形。南陽諸葛廬,西蜀子雲亭。孔子云:「何陋之有?」
  • 劉禹錫,字夢得,唐代文學家,一生經歷坎坷,後修習佛法,人生境界卓然不同,曾寫下了傳世名篇----《陋室銘》。
  • 自從魏文帝曹丕勾勒出了「文人相輕,自古皆然」的關係之後,「文人相輕」便成了文人間「正常」的關係。如果文人間相互尊重、相互敬慕,便越出了「自古皆然」的常規,在一般人看來反倒不正常的了。
  • 自古逢秋悲寂寥,  我言秋日勝春朝。   晴空一鶴排雲上,  便引詩情到碧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