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鳴:學校裡的告密風

人氣 28

【大紀元2015年04月21日訊】有一年,我被指派當一個本科班的班主任,由於此前從來沒做過這個,領導對我說,你要想做好這份工作,首先得安排幾個積極分子,隨時向你彙報班裡同學的情況,便於掌握。我聽了之後,感覺很不好。我當年在小學中學,就總是被班裡靠近老師的積極分子打小報告,平白地受了好些冤枉。怎麼到了我當老師的時候,已經是大學,還是重點大學,還是這個樣子。

後來,我瞭解到,這不是我們系這樣,全校的班主任,都這樣幹活。只是,很多班主任,工作不負責任,所以並沒有落實而已,凡是工作負責的,就是這一套。由於從心裡反感這一套,所以,我第一次開班會的時候,對學生宣佈了一條我自定的規矩,班裡的任何人,包括班幹部和團幹部,誰也不許跟我打小報告,誰跟我打小報告,我罰誰。我們這個班,此後的各項工作,都相當的出色,同學之間的關係也不錯。但是,那些積極分子總是打小報告的班級,多半事兒很多,學生之間,分派系,勾心鬥角,到畢業的時候,恨不得打起來。

但是,我一個小小的班主任,扳不過來大學體制性的告密之風。即使我的這個班好了一點,別的班級還是這樣。無論本科生,碩士生,甚至博士生,各種組織,總是會在他們中間發展積極分子,不僅隨時掌握學生的動態,思想狀況,而且掌握老師的動態和講課動向。學生從小學、中學開始,就已經習慣了被告發,或者告發別人。其實,很多人都不喜歡這樣,甚至深恨此事,但是,就是沒有辦法擺脫。

由於告密之風盛行,即使在平時,說真話的人也不多。學生小小的年紀,就學會了一套官話、套話。上課回答問題,只要涉及自己,就肯定不會說人話。每次學生會競選,各種挖牆腳,各種告發,層出不窮。年紀輕輕的孩子,從小就學會了互相猜忌,互相整人,玩陰謀詭計。學生在畢業的時候,如果誰要是先找到了一個比較不錯的工作,一定要注意保密,否則,肯定會有告狀信飛到這個單位。記得有個同學,畢業時找了一個不錯的工作,結果被人告發他有這樣那樣的問題。幸好這個同學關係比較硬,居然把匿名告密信拿到了,信是左手寫的,筆跡變形。他先是把幾個關係不好的同學的筆跡拿去專業檢驗,對不上。後來把全班同學的筆跡都拿去對照,最後發現,居然是他最好的一個朋友的。那個時候,還不興用電腦,若是放在今天,查都查不出來。

應該沒有人否認,告密是一種最令人討厭的品德。但是,我們的學校,我們的教育工作者,卻在從小就培養這種品德。一種背後下手,人整人的品德。一邊上德育課,一邊培養告密者,這樣的教育,能不扭曲嗎?

--轉自作者博客

責任編輯:南風

相關新聞
趙靜芝:「大刀」向告密者的頭上砍去
朱大可:告密者──一種歷史幽靈的閃現
誠宇:告密者的仇恨從哪裏來?
路透社:在動盪的新疆 當局獎賞告密者
最熱視頻
【重播】川普總統發表告別演說
【重播】布林肯參議院聽證:誓言戰勝中共
【秦鵬直播】川普告別演講 釋放何信息?
【新聞大家談】拜登提名5人闖關 揭中共抗美計劃
【時事縱橫】拜登對華政策?中共極端防疫惹怒
【財商天下】寫字樓空置二手房漲價 大陸房地產怪事多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