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傳美術

佩魯吉諾——拉斐爾的大師(1)

展覽報導 作者:周怡秀
周怡秀
font print 人氣: 427
【字號】    
   標籤: tags: , ,

佩魯吉諾(義Perugino,法Pérugin)——拉斐爾的大師

說到文藝復興的藝術,一般人立刻想起達文西、米開朗基羅、拉斐爾等等最有名的大師。其實在人稱Quatrocento的十五世紀意大利,正處於西方藝術邁向頂峰的前夕,人文薈萃,百家爭鳴。前述三位大師也是在前人奠定的基礎上完善藝術的,他們各自的養成中也都遇到過「名師」的調教或影響。如達文西是委羅基奧的學徒;米開朗基羅在基蘭達優工作室「實習」;拉斐爾則深受佩魯吉諾的薰陶。這些前輩都是當時最負盛名的藝匠,對整個文藝復興的藝術發展也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巴黎「賈克瑪‧安德烈美術館」(Musée Jacquemart André) 自2014年9月起至2015年1月19日,展出拉斐爾的最重要的「老師」—— 佩魯吉諾的作品。展出的五十多幅作品勾勒了佩魯吉諾的職業生涯的脈絡,從養成初期、15世紀下半佛羅倫斯繪畫的烙印,到他在羅馬和佩魯茲的巨大成就;也見證了十五世紀意大利文藝復興發展的關鍵階段,藝術如何從不成熟達到頂峰的過程。

觀眾也從中發現佩魯吉諾藝術的原創性﹕如精細敏銳的透明的技法,光影的細節細微變化(有時甚至是戲劇性的),色彩元素的智慧運用(如橘黃色、黃色和藍色互相之間不可思議漸層變化),加上法蘭德斯式風景的空間處理,將柔美恬靜的氛圍融入嚴肅的宗教創作。

佩魯吉諾開創了一個新的繪畫方式,在他的時代獨樹一格,甚至被同輩認為是義大利最偉大的畫家。他以透明和戲劇性光線形成「水晶般」的清澈風格令人傾倒,也為他贏得「最具代表性的文藝復興藝術家之一」的讚譽。

這樣重要且獨特的藝術大師,自然在當時留下許多影響,特別是對後起之秀,也是文藝復興三傑之一的拉斐爾的影響。因此畫展展出十多幅拉斐爾的作品作為參照,使我們看到佩魯吉諾完善他的藝術語言的同時,也為年輕的拉斐爾以極大敏銳性所吸收,進而成就文藝復興的高峰。通過這個展覽,我們正好有機會來認識這位重要卻常常被忽視的文藝復興大師。

早年(1470年前~近1476年)﹕佩魯斯、佛羅倫斯

佩魯吉諾原名皮特羅.凡努奇(Pietro Vannucci),就像許多藝術家以家鄉為名一樣,因來自翁布利亞地區首府佩魯斯(Perus),人們稱他佩魯吉諾。佩魯斯在十五世紀下半葉已是個活躍的藝術重鎮,接受大量委託製作藝術品。出生於附近小鎮的佩魯吉諾,就在城裏開始他的藝術生涯。雖然早年的習藝過程已不可考,但是那時的作品顯示出佩魯吉諾對於空間處理規則有深刻的了解,或許曾經受到曾經停留佩魯斯的早期大師法蘭契斯卡(Piero della Francesca, 1415~1492)的影響。

1460年代後期,年輕的佩魯吉諾前往佛羅倫斯學習,這個階段成為他一生的關鍵期。到了這個藝術氣息蓬勃的美第奇城邦,他進入安德烈‧德‧維洛基奧的工作室成為學徒,那是佛羅倫斯最具規模、也是最重要的一個工作坊。佩魯吉諾在那裏遇到許多才華橫溢的同儕,如達文西,也學到了精湛的各種技術,他日後作品的特點也逐漸成型。

佩魯吉諾, 《聖貝納丁治愈喬凡尼.安東尼.佩特拉玖女兒的潰瘍(Saint Bernardin guérit d’un ulcère la fille de Giovanni Antonio Petrazio da Rieti)》,1473,79 x 57 cm,蛋彩於木板,佩魯斯,翁布利亞國家畫廊。
佩魯吉諾, 《聖貝納丁治愈喬凡尼.安東尼.佩特拉玖女兒的潰瘍(Saint Bernardin guérit d’un ulcère la fille de Giovanni Antonio Petrazio da Rieti)》,1473,79 x 57 cm,蛋彩於木板,佩魯斯,翁布利亞國家畫廊。

約在1470年初,佩魯吉諾回到佩魯斯,帶回來了新的藝術語言,對當地逐漸產生影響。他的人物在動作和表情上更細膩了,對於人體的造型美感更講究了,色彩也更加生動活潑了。

不久他接到一項重要委託,參與裝飾聖博納町的聖人壁龕。這個1473年祭壇的裝飾工作(可能是費拉拉的貴族或者當地聖方濟僧團所委託),要求許多藝術家的集體合作﹕參與的包括經營佩魯斯最大工坊的前輩巴托繆‧卡波拉里,而佩魯吉諾負責繪畫部份。這件作品顯示出佩魯吉諾構圖上的老練,和處理風景背景的新觀點。

聖母畫像 偉大的藝術

聖母子》是佩魯吉諾最喜歡的題材。佩魯斯畫家還沉浸在早期文藝復興的餘輝中時,佩魯吉諾則已從佛羅倫斯帶回委羅其奧畫室的新風格與技巧(如《靠窗的聖母》)。在廳中展示當時最有名的藝術家創作的《聖母子》,可以讓觀眾看到貝魯吉諾如何把新的技術傳到翁布里亞。

《聖母子與施洗約翰》(Madonna with Children and St.John),佩魯吉諾作於1480-85。圖片來源:wikimedia。
《聖母子與施洗約翰》(Madonna with Children and St.John),佩魯吉諾作於1480-85。圖片來源:wikimedia。
“Pietro Perugino 055” by Formerly attributed to Pietro Perugino – http://www.nationalgallery.org.uk/paintings/associate-of-pietro-perugino-the-virgin-and-child-with-saint-john. Licensed under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 http://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Pietro_Perugino_055.jpg#/media/File:Pietro_Perugino_055.jpg

如卡波拉里的聖母延續金色為背景的平面裝飾,而佩魯吉諾卻偏好把背景換成深度風景,並專注於表現連結母子關係的溫柔慈愛;他特別用心於人物臉部的恬靜優美,與色彩的強度。他的聖母細緻而優雅,啟發了不少當地的重要畫家,例如他的合作伙伴品圖里奇歐(Pinturicchio)就以佩魯吉諾的聖母作為參考,繪製了《風景中的聖母子》(倫敦國家畫廊收藏)。

佩魯吉諾的人物安詳高雅、悠然閑散卻又略帶憂鬱的風格,深受民眾喜愛,為他贏得極高的讚譽與大量的工作委託。

羅馬的成功

1479年是佩魯吉諾職業生涯的轉戾點。他的名聲傳到教宗西斯圖斯四世耳裏,於是被召喚到永恆之城羅馬為教廷服務。

佩魯吉諾首先為教宗裝飾了舊聖彼得教堂的「神聖受胎禮拜堂」(Chapelle de la Conception,今已不存在),深獲教宗賞識;教宗再請他裝飾新建的西斯汀禮拜堂並負責監工,佩魯吉諾便與羅倫左美迪奇派遣來的支援畫家如波提且利、吉蘭達優、羅塞利等一起合作,裝飾禮拜堂兩側的牆壁。主題由兩個平行對應的宗教故事組成,一邊是《摩西的生平》,另一邊是《耶穌的生平》,這個特意安排的主題是表現《舊約》到《新約》的一脈相承——從摩西獲得神的誡命,到耶穌託付天國之鑰給聖彼得——羅馬教會的建立者,目的在強調羅馬教會掌有神權的正統性。

畫家們將宗教情節視覺化,並以寫實手法呈現。佩魯吉諾至少創作了《鑰匙托付聖彼得(La Remise des clefs à saint Pierre)》、《基督的洗禮(Le Baptême du Christ)》以及《摩西在埃及》等三幅 ;其中《鑰匙託付聖彼得》是整個壁畫中代表教廷正統性的最關鍵的一幕,佩魯吉諾完全親手精心繪製,不假他人之手;而另外兩幅則有助手Pinturicchio參與繪製。

佩魯吉諾在《鑰匙託付聖彼得》採用他典型的構圖法﹕遼闊的場景、對稱的構圖,橫向羅列的前景、遠景人物。前景以耶穌和跪地接收鑰匙的聖彼得為中心,兩側分別列隊著耶穌其他門徒(包括猶大),佩魯吉諾也把當代人物畫進去,如最右邊手持矩尺和圓規的分別是禮拜堂建築師Giovanni de Dolci和建造人Baccio Pontelli;而在右列隊伍中穿著黑袍注視觀眾的可能是畫家本人。這些人物均以極為優雅的姿態與節奏感排列呈現。

《鑰匙交付聖彼得》 (《La Remise des clefs à saint Pierre 》義: 《Consegna delle chiavi》,佩魯吉諾於1481 至 1482繪於羅馬凡蒂岡的西斯汀禮拜堂)
《鑰匙交付聖彼得》 (《La Remise des clefs à saint Pierre 》義: 《Consegna delle chiavi》,佩魯吉諾於1481 至 1482繪於羅馬凡蒂岡的西斯汀禮拜堂)

佩魯吉諾利用一點透視將空間推遠,使觀眾視線隨著地磚延伸至後方對稱性的建築。中央的圓頂建築象徵耶路撒冷聖殿的理想型,在此轉喻為教宗的世間權力;兩側拱門仿自羅馬遺跡康斯坦丁凱旋門,是作者對古代藝術的禮讚。在廣場上點綴著一些比例縮小、動態活躍的人物,對比出建築的高大與空間的遼闊。

這些西斯汀禮拜堂的壁畫(1480~1482年)無疑是佩魯吉諾為教廷所作的最重要作品,也代表了其「古典風格」的美學觀,成為其他藝術家(包括拉斐爾)觀摩學習的對象 。佩魯吉諾在眾畫家中雖然年輕,他作品的創新面貌卻是最受肯定的。在這獨一無二的禮拜堂內,這些繪畫大師們互相觀摩學習、交換意見,成就了羅馬城內最美的藝術作品之一。(待續)
責任編輯:謝秀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在羅馬,拉斐爾的唯一競爭對手是米開朗基羅。但是這個競爭是溫和的,虛心的拉斐爾甚至受益良多。他模仿了西斯汀禮拜堂《創世紀》的人物造型,也達到了可以跟米開朗基羅抗衡的『恐怖威力』 。拉斐爾也是達文西的仰慕者,1513-1516年達文西正好在羅馬,拉斐爾從他那裏學到了暈塗法以及背景偏暗的風格;此外拉斐爾對杜勒的版畫中表現出的空間深度和悲劇的效果有感而受到影響。
  • 米開朗基羅採用數字「三」來劃分天頂為左中右三行,中央《創世紀》故事部分又分為大小輪替的九個畫面,每三個圖為一個組,分別描繪《神創世》、《造人與原罪》、《諾亞的故事》。順序的安排是根據禮拜堂本身的功能有關的,如創世的部分安排在教皇舉行儀式的祭壇上方;以其接近神的緣故;而人間的故事則放在群眾席的另一端。
  • 美迪奇,這個與佛羅倫斯的歷史緊密交織、對意大利甚至歐洲命運舉足輕重、並深入參與西方藝術發展的家族,在歐洲歷史上前後維持了三個世紀的輝煌。祖先來自於佛羅倫斯東北的馬傑羅地區,以銀行和商業起家,最後發展成為當時最有權勢的藝術贊助者。從2010九月到2011一月底,巴黎的馬約爾博物館(Musée Maillol)匯集了150件美迪奇家族收藏的著名藝術文物和寶藏,從繪畫,雕塑,古董,裝飾藝術,到科學,詩歌,音樂,植物學以及書信和手稿等等,見證了當年佛羅倫斯權貴的高雅品味及涉獵的廣泛,也為後世保存了珍貴的藝術資產和歷史文獻。
  • 《創世紀》 工程結束後,米開朗基羅立刻著手教宗靈寢工作,想一口氣完成陵墓。次年,朱略斯二世逝世,米開朗基羅和教宗的繼承人簽署新合約 ,將陵墓修改為挨靠著牆的壁墓,大為縮減原來的規模。接下來三年間,米開朗基羅完全投入這件工作 ,首先完成的是摩西和兩個奴隸像。
  • 初登花都巴黎兜滿袖浮世的華豔後,若不浸淬過羅浮宮歌德式與文藝復興時期凝聚的藝魄,怎參得透浥雨輕寒的塞納河畔,正娓娓低訴亙古英雄披靡所寫下的歷史機先?
  • 在羅馬的恢復與重建當中,教宗克里門七世決定繼續裝飾西斯汀禮拜堂,為自己任內留下藝術巨作。或許有感於人類的罪孽,他選擇的題材是《最後的審判》,而最理想的藝術家人選,自然非米開朗基羅莫屬了。
  • 在許多識貨的藝術愛好者或專業人士眼中,《最後的審判》毋庸置疑是當時最偉大的藝術創舉。
  • (大紀元記者李芳如、董憓陵、廖素貞台灣雲林報導)全台第一所公辦民營藝術中學-雲林縣立蔦松國中暨麥寮高中藝術教育實驗班,2014(103)年首屆畢業成果展,25日晚間在雲林縣文化中心音樂廳演出,現場貴賓雲集,雲林縣縣長蘇治芬蒞臨現場,文化處處長劉銓芝、陳河山、蔡岳儒、周秀月等議員以及遠從台北專程來到雲林的台北同鄉會總會秘書長蔡慶輝、道周醫院總裁謝文忠、甲乙織造公司總經理王麗娟、雲林縣多位校長….等皆蒞臨觀賞,現場爆滿座無虛席,精湛演出令現場觀眾感動不已,「安可」聲不斷,演出相當成功,令人讚賞不已。
  • 十二年來,巴黎聖母院每年聖誕節前都會在教堂門前安放一棵聖誕樹。今年因預算問題,接受了一棵由俄羅斯捐贈的聖誕樹,而引起爭議。
  • 百多年前, 歐洲在經歷了被稱為「黑色瘟疫」的四分之一人口死亡之後,歐洲文藝復興悄然開始……倖存下來的人們,主動找尋遠古思想家們的優秀亮點。宗教政界名流都以研討Plato柏拉圖高尚思想為榮;商界以收藏購買米開朗基羅、達芬奇等藝術家作品為榮,他們希望以此追隨高尚思想和精美藝術的方向。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