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事舉棋不定 禍患即會來臨

作者:程實

圖片來源:Fotolia

  人氣: 64
【字號】    
   標籤: tags:

《左傳‧襄公二十五年》記載:

春秋時,衛國國君衛獻公驕橫粗暴,人們對他懷恨在心。後來,衛國大夫孫文子和寧惠子發動軍事政變,推翻了衛獻公的統治。

衛獻公失掉君位,只得帶著母親和弟弟逃到齊國,過著寄人籬下的生活。

孫文子和寧惠子趕走國君後,把持朝政,立公孫剽為新的國君,就是衛殤公。

寧惠子雖然做了犯上作亂的事,但在去世前感到良心不安,覺得驅逐國君是自己的一個污點。為了贖罪,他囑咐兒子寧悼子迎回衛獻公。

沒過多久,衛獻公聽到有利於自己的風聲,就派人與寧悼子聯繫,要他幫助自己重新登上君位。他還向寧悼子許諾,復國之後,他只掌管宗廟、祭祀等事務,朝廷的政務,全交給寧悼子辦理。但是,朝中很多人都反對讓獻公復位。

有一位大夫名叫叔儀,他警告寧悼子:「做事情要前後一致,你們寧家,一會兒把國君趕到外國,一會兒又要迎他回來,變化如此之大,真是令人難測。這跟下棋差不多,棋手下棋如果舉棋不定,就會失敗,更何況您面對的是國君的廢立的大問題。您處理國事,舉棋不定,動搖不絕,一定會有滅族之禍,到那時,後悔可就晚了。」

但是,寧悼子打著「遵守先父遺命」的旗號,一心想廢新君,立舊君,好獨攬朝政大權。後來,他滅了孫氏,將衛殤公殺死。迎回了獻公。

不料,衛獻公是個記仇之人。他剛一回國,就把寧悼子全家滿門殺了個乾淨,報了自己當年被寧氏驅逐之仇。

正是:

舉棋不定,
喪掉性命。
機不可失,
失則遺恨!

平息眾怨 轉危為安

《左傳‧襄公十年》記載:

春秋時期,鄭國掌握朝政大權的是子駟(人名)。大夫尉止(人名)與子駟有矛盾。後來,尉止一夥人發動叛亂,他們打進宮廷,殺死了子駟等人,並將鄭簡公劫持到北宮。

擔任司徒的公子子孔,因為事先聽到風聲,所以提前作了準備。他與子產一起平定了叛亂,殺死尉止等叛亂分子。

公子子孔乘機接管了鄭國朝政。他為了保持自己的統治地位,給官員們定下了許多規矩,他製作盟書,規定官員各守其位,聽從他的命令。他的做法引起了強烈的反對。子孔打算把不服從他的人全部殺掉。

這時,有遠見的子產,趕快來制止他,勸他燒掉那些盟書(不要用盟書當把柄,糾住大家不放手)。子孔不同意,說:「如果沒有規矩,那國家不是要亂了嗎?」

子產說:「眾人的憤怒,不可冒犯。專權的願望,難於成功。把這兩件難辦的事加在一起,要想安定國家,是不可能的。這是危險的辦法!不如燒掉盟書,來安定大眾。這樣,您得到了需要的東西,大家也能夠放心、安定,不也是很好的嗎?要知道:專權的願望,是不成功的。觸犯大眾,會發生禍亂。如果偏要觸犯大眾,那只能引起災禍。」

於是,公子子孔聽從了子產的勸告,當眾燒掉了那些盟書。官員的情緒這才安定下來,局勢轉危為安。@*

責任編輯:梁馨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他們夫婦二人,為了國家,就義成仁,實在是可敬可佩啊。
  • 他平靜地對小偷說:「你也許是長途跋涉而來,不該空手而歸。就把我身上的衣服當禮物,送給你吧。」說完,脫下衣服,交給小偷。
  • 據說蔡襄造橋時,江水水深莫測,潮汐頻繁,不能施工。但他還願心切,便寫了一篇文章,祈求天帝和河神允許修橋,文章發於肺腑,真情激切。
  • 浣紗女子答應了。可是伍員不放心,又接連著叮囑了一遍;還是不放心,又叮囑了一遍。一共說了三遍。
  • 安民,只是一個小小的石匠而已,但就是這樣的一個草民,也懂得甚麼是正直奸邪,甚麼是黑白顛倒。可見,羞恥之心是人皆有之的,只不過有人被勢力逼迫,有人被利益誘惑,就放棄了原來的那份廉恥判斷。
  • 宋朝時,程晌的妻子侯夫人,服侍公婆,孝順謹慎;對待親戚朋友,友愛恭敬;和丈夫相敬如賓。是個難得的賢惠之人。
  • 周朝時,衛姬是齊桓公的夫人。齊桓公和管仲,商議要去襲打衛國,大家都知道這是不義之舉,但是誰也不敢去阻攔。
  • B>范喬關照盜木者 孝敬其父母
  • 周宣王的皇后姜氏,是齊侯的女兒,生性賢德,從來不說不合禮儀的話,不做不合禮儀的事。
  • 南宋時代,宋理宗剛剛登基,尚未娶妻。在選皇后時,照皇太后的意思,因為謝深甫對朝廷很有功勞,皇后應該是選謝家的女兒才是。但謝家只有一個女兒,且這個女兒長得很醜。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