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傳美術

佩魯吉諾——拉斐爾的大師(2)

展覽報導 作者:周怡秀
周怡秀
font print 人氣: 93
【字號】    
   標籤: tags: , ,

在這段佩魯吉諾職業生涯創作最緊密的同時,意大利文藝復興畫家們的肖像畫技巧也達到成熟,成為那個時代最突出的藝術成就之一。畫展展出了佩魯吉諾為佛羅倫斯絲綢商人Francesco delle Opere 作的肖像,被畫家傳記作者瓦薩里稱讚譽「生動至極」。

佩魯吉諾對富商的個人特徵掌握得十分精確;這種寫實描繪與強調聖母子「理想美」的概念完全不同。栩栩如生的畫中人神情嚴肅,眼神直視觀眾;一手按著畫面邊緣(可能有窗台或欄桿),一手握住露出紙卷的圓筒匣,紙上寫著「Timete Devm(敬畏神)」。可能因為此時的佛羅倫斯正處於激進的禁欲主義修士薩弗納羅拉布道的初期,畫中商人在這種嚴肅宗教氛圍中有所省思。畫家不只精細刻畫該人物的外表容貌,也描繪出人物內心狀態和時代對他的影響。

另有兩位修士畫像來自於瓦倫布若斯修道院(Abbaye de Vallombrosa)教堂祭壇畫《耶穌升天》的兩側翼底部,其中Don Biagio Milanesi 是祭壇畫贊助人,另一位Don Baldasarre d’Angelo則身份不詳。除了栩栩如生的人相貌,觀眾可以注意到細碎筆尖描繪的毛髮,光線照亮下眼睛內部的虹彩,透著溫度的皮膚,素描扎實的嘴角肌肉,臉頰上剛剛冒出的鬍渣…表現出的細膩寫實功力著實讓人驚艷。特別是修士的眼神匯聚中央,似乎正崇敬仰望升天的耶穌。佩魯吉諾不只以寫實手法畫出表象的逼真,還畫出了修煉人內心堅定、虔誠的信仰。

從佛羅倫斯到威尼斯 成熟時期

十五世紀的最後二十年,佩魯吉諾的聲望日隆,以致於不得不在佛羅倫斯和佩魯斯兩地開設工作室,他的技藝更加完美,並特別著重人體結構與姿態造形,可謂明確的「古典語言」。此時的作品如《懺悔中的聖傑洛姆》、《聖塞巴思虔》中,佩魯吉諾偏好以透明光澤的塗料重疊色彩,營造色彩層次豐富而清澈透明的效果。

1493年起,佩魯吉諾多居住在佛羅倫斯。他是如此的成功,威望甚至超過了其他的著名藝術家,如波提且利、菲律賓諾‧利比或吉蘭達優。他的成功也歸功於他能在作品中注入虔誠的信仰語言,單純而不矯飾;這也正是薩弗納羅拉所宣揚的理念。在羅倫佐‧美第奇死後的那段社會不安氣氛中,他作品中和諧安詳的美感,正好能夠安撫人心,使人們在藝術中找到平靜的避風港,符合了當時佛羅倫斯社會的需要。

1494-1495年,佩魯吉諾在威尼斯,那時威尼斯畫家卡帕橋(Vittore Carpaccio, 1460-1526)與貝里尼正處於創作高峰,對佩魯吉諾的藝術有著很大的影響,無論是在構圖的安排上、人物的姿態上,與光線的經營上。《戴荊冠的耶穌與聖母》雙折畫與《抹大拉的馬利亞》,見證了他破解威尼斯繪畫「密碼」的高明能力。觀眾也注意到,他畫的人物輪廓也趨向柔和,甚至融入背景,或許是達文西的「暈塗法」(Sfumato)的影響,這種與背景空間更能自然結合的虛實變化,更符合視覺的真實感受,是文藝復興繪畫上的一大突破。

在這一段成功的時期,佩魯吉諾從母性和親子關係的角度詮釋「聖母子」,將這個題材推展到一個新的層次,並以這個他偏愛的主題嘗試了幾個不同變化,都是構圖優雅、人物細緻柔美,色彩變化微妙的傑作。佩魯吉諾最終服膺於古典主義,並充分發揮天份。在佩魯斯外匯局(collegio del Cambio)[註] 的裝飾工作,也同樣充分展現他成熟時期技藝的精湛。

(待續)

[註] 外匯局(Collegio del Cambio)屬於佩魯賈的普里歐利宮(Palazzo dei Priori)的一部份,佩魯吉諾最知名的壁畫在「觀眾廳」(la Sala delle Udienze)。
@*

責任編輯:謝秀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2012年十月十一日起,巴黎羅浮宮展出為期三個月的《拉斐爾的最後歲月》特展,在2013年一月十四日結束,期間吸引了成千上萬的藝術愛好人士前往觀賞。
  • 神按照自己的形像造了人』,這是許多古老民族的共同傳說。舊約記載的主神創世時先造了日月星辰、山川海洋、動植礦物等等,那也是為人預備一個能賴以生存的環境,和生命得以循環不息的範圍。所以人是世間的主體,是萬物之靈。這是文藝復興時期『人文主義』的根源,也是米開朗基羅藉以讚頌主神造人之榮恩的創作主體。
  • 在羅馬,拉斐爾的唯一競爭對手是米開朗基羅。但是這個競爭是溫和的,虛心的拉斐爾甚至受益良多。他模仿了西斯汀禮拜堂《創世紀》的人物造型,也達到了可以跟米開朗基羅抗衡的『恐怖威力』 。拉斐爾也是達文西的仰慕者,1513-1516年達文西正好在羅馬,拉斐爾從他那裏學到了暈塗法以及背景偏暗的風格;此外拉斐爾對杜勒的版畫中表現出的空間深度和悲劇的效果有感而受到影響。
  • 米開朗基羅採用數字「三」來劃分天頂為左中右三行,中央《創世紀》故事部分又分為大小輪替的九個畫面,每三個圖為一個組,分別描繪《神創世》、《造人與原罪》、《諾亞的故事》。順序的安排是根據禮拜堂本身的功能有關的,如創世的部分安排在教皇舉行儀式的祭壇上方;以其接近神的緣故;而人間的故事則放在群眾席的另一端。
  • 美迪奇,這個與佛羅倫斯的歷史緊密交織、對意大利甚至歐洲命運舉足輕重、並深入參與西方藝術發展的家族,在歐洲歷史上前後維持了三個世紀的輝煌。祖先來自於佛羅倫斯東北的馬傑羅地區,以銀行和商業起家,最後發展成為當時最有權勢的藝術贊助者。從2010九月到2011一月底,巴黎的馬約爾博物館(Musée Maillol)匯集了150件美迪奇家族收藏的著名藝術文物和寶藏,從繪畫,雕塑,古董,裝飾藝術,到科學,詩歌,音樂,植物學以及書信和手稿等等,見證了當年佛羅倫斯權貴的高雅品味及涉獵的廣泛,也為後世保存了珍貴的藝術資產和歷史文獻。
  • 法國詩人約阿希姆•杜•貝萊(Joachim du Bellay),1522年出生於法國西部的昂儒,卒於1560年。是法國最有名的詩人協會 La Pléiade(七星詩社)的重要成員,法國文藝復興時期的詩人代表。
  • 初登花都巴黎兜滿袖浮世的華豔後,若不浸淬過羅浮宮歌德式與文藝復興時期凝聚的藝魄,怎參得透浥雨輕寒的塞納河畔,正娓娓低訴亙古英雄披靡所寫下的歷史機先?
  • 梵諦岡像一滴來自天堂的悲憫之淚,在濁世中兀自璀璨。唯有無愛無恨亦無嗔之人,才勘得破西斯汀教堂(Sistine Chapel)天頂上,乍見混沌初開的《創世紀》,須臾已走入《最後的審判》的天機。
  • 在羅馬的恢復與重建當中,教宗克里門七世決定繼續裝飾西斯汀禮拜堂,為自己任內留下藝術巨作。或許有感於人類的罪孽,他選擇的題材是《最後的審判》,而最理想的藝術家人選,自然非米開朗基羅莫屬了。
  • 在許多識貨的藝術愛好者或專業人士眼中,《最後的審判》毋庸置疑是當時最偉大的藝術創舉。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