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橫河評論】邱少雲、軍人生理學和共青團網軍失利

人氣: 11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5年04月29日訊】主持人:聽眾朋友好!歡迎您收聽《橫河評論》,我是楊光。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最近中共歷史上樹立的幾個英雄人物突然成為大陸的熱門話題,尤其是朝鮮戰爭時期的黃繼光和邱少雲。這場爭論,不僅把《軍報》、《中青報》等重量級喉舌捲入,更是共青團正式宣佈組建網軍以來的第一次實戰,沒想到初戰失利而且敗得非常慘。

今天,我們請橫河先生點評,為甚麼一個這麼古老的話題、這麼久遠年代的一個人物會成為當今的熱門話題?共青團的水軍失敗又說明了甚麼?

我們今天先從第一個話題開始討論。邱少雲和黃繼光是中共執政後比較早期樹立的所謂「榜樣」,對現在的年輕人來說應該是很遙遠的事情。這麼古老的一個話題怎麼會成為今天大家關注的焦點呢?

橫河:其實也不是最近才很熱的,從網路時代開始,就有很多人把以前中共樹的那些所謂「英雄人物」都拿出來進行分析,發現有很多是造假的,這一點其實已經形成共識了。

這一次為甚麼這個話題會成為關注的焦點呢?我覺得是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就有點像是預熱。3月29日,《解放軍報》發了一篇文章〈今天,我們怎樣上好黨史軍史課〉,引用了一名軍校教員講的一個故事。這名教員在課堂上講了邱少雲的事情,下課時間,有一位軍校學員提出質疑:「邱少雲的事情違背生理學常識,根本就不可能!」軍校的教員就覺得,現在網路使得大家有機會在網上看到很多不同於原來報紙、教科書上宣傳的那些東西,因此就覺得上黨史課、軍史課有點「步步驚心」的感覺。

這則報導引發網路熱議,這是3月底的時候。這件事情還沒冷下去的時候,因為大家關注這件事情了,所以緊接著一件事情就引起更多的人關注。4月16日,加多寶搞了一輪新的網路營銷,向一些網路大V說:「多謝!多謝!」這樣,實際上是把這些網路大V變成了它的產品推銷員一樣,利用人家的名義嘛!

結果對其中一名網路大V「作業本」的感謝就談到「燒烤」。為甚麼呢?是因為「作業本」跟「燒烤」這個名詞一直連在一起的,起因是這個「作業本」曾經在2013年的時候諷刺過邱少雲和賴寧,這一來就引起網路的一片混戰。

這場混戰後來又有更多的人加入,一方面是共青團,先是贛州團委的官方微博,然後江西省團委的官方微博也加入了;另外一面是網路大V像「五嶽散人」,「五嶽散人」實際上是躺著中槍,他真的是在燒烤,拍了張照片發上去,結果被江西贛州團委的人攻擊。雙方陣營越來越大,加入的也越來越多,所以這個事情就越來越熱鬧。

主持人:第一個階段的爭論焦點顯然是「邱少雲的故事到底是不是真的?」後面這一段大家爭論的焦點又是甚麼呢?

橫河:其實它分幾個層次,第一部份是「邱少雲的故事是真還是假?」對這一點來說的話,其實共產黨的正統派包括媒體、包括共青團,它們沒有辦法爭辯邱少雲故事是真還是假。在這一點上,它們一般是迴避爭論的。它們所爭論的內容其實是第二部份,如果是假的,對於這種所謂愛國主義或者是這種英雄人物是不是可以貶?

其實這兩個爭論不在一個焦點上,因為一方面認為事實很重要,要爭辯一下這個英雄究竟是真的還是假的;而另外一方面認為事實並不重要,即使是假的也不應該去破壞英雄形象。所以這完全是兩個不同的概念,儘管看上去吵得很凶,但實際上並沒有吵起來,是因為講的不是一回事。如果說你認為真假都不重要了,哪怕是假英雄也不能夠破壞他形象,那實際上就不在爭論的內容裡面了。

接下去其實是一個更廣泛的,就是中共造了這麼多假,這麼多英雄都是假的,想讓人們幹甚麼?究竟是想做甚麼?那麼這個就比較深入一點的爭論了。再深入下去的話,實際就是說所謂的英雄他跟戰爭是否正義是有關係的,當然現在很少觸及到這一點。

就是說整個韓戰犧牲了這麼多中國人民的子弟,最後究竟得到了甚麼?究竟這場戰爭最後扶植了一個甚麼樣的政權?這個其實又是更深一步的討論。如果這是一場非正義的戰爭,因為當時確實沒有任何證據表明聯合國軍或者美軍企圖把戰火引到中國來,那完全是為了加入戰爭而編造出來的。那麼這就有一個戰爭是正義還是非正義?如果是為了一個非正義戰爭,死去的能不能算英雄?其實這是一個更深入的問題。

主持人:既然前面的那一些討論都不在同一個焦點上,那我們在這一些討論之中,我們挑一個比較有意思的話題來討論一下。比如說邱少雲這個事情,我覺得軍校學生的疑問還是很有代表性的,但是《軍報》它則提出來說,軍人的生理是特殊的,以這個論題來回應。那麼軍人他是特殊材料製成的嗎?

橫河:當然我認為和任何一門科學一樣,生理學它肯定是有局限性的,總是有例外的。但是例外、例外嘛,它是少數。一般來說,例外分三種類型,或者是三個層次,一個是個體生理差異;第二個是文化現象;第三個是宗教現象。

在提出軍人是不是特殊材料製成的呢?我們可以先舉一個例子。中共從來沒有說過「軍人」是特殊材料製成的,它們說的是「共產黨員」是特殊材料製成的。那我們看看共產黨員是不是。

以前我們大家都知道,不管是在學校裡面讀書也好、看共產黨宣傳也好,大家都相信共產黨員是特殊材料製成的,在嚴刑拷打下是不屈服的。文革期間看到了很多大字報,接觸到了很多以前不讓說的那些故事,後來下放以後聽到了很多完全不同的。被抓住的共產黨員90%以上,這個在文革的時候其實大家已經都知道了,基本上還沒有動刑打呢,就叛變投降了!這個現在基本上是一致的認識,沒有特殊材料的。當時你看「六十一人叛徒集團」真的就是寫了自首書的嘛!

我老家村子裡面當年有一批人跟著中共去鬧騰的,鬧了騰以後還鄉團回來了,共軍撤退了,就跟南征北戰一樣,共軍撤退了,剩下的全部自願自首去了,只有一個人當時還沒有成年,所以人家還鄉團沒有把他看在眼裡,他就一個人逃出去流浪、討飯去了。一直到共產黨再打回來。就這一個人沒有當叛徒,其他全部都是叛徒。也就是說共產黨員從來就不是特殊材料製成的。

主持人:或者說他們比較特殊的是他們隨風倒的特性。

橫河:絕對不是像中共宣傳的那樣子,是特殊材料製成的。我們大家還知道很有名的一個就是江姐,江竹筠當時在重慶所謂的渣滓洞裡面,那個故事我們現在知道都是假的了,但我們就講它這個故事本身,有一段就講他們在監獄裡面繡紅旗的。

這裡面就兩個問題了,一個就是繡紅旗和對他們的嚴刑拷打,這兩個實際上是矛盾的。

主持人:為甚麼呢?

橫河:要就是繡紅旗是假的,要就是酷刑是假的,它不可能兩個都是真的,因為在監獄裡面,如果按照《紅巖》裡面所說的,那麼嚴酷的情況下,他們不可能得到材料,也不可能有機會在這裡繡起紅旗來。

你今天的中國共產黨監獄裡面繡這個青天白日旗試試看,肯定不可能有機會!對不對?人家在勞教所裡面用紙條寫一個求救信,還要千辛萬苦塞到玩具裡面。那麼大一面紅旗,如果讓你們在這裡頭繡紅旗,就說明管理非常鬆散,對這些共產黨員一點都不嚴酷。如果說是真的這麼嚴酷的話,那她就沒有機會繡紅旗。這兩者本身就是矛盾的。

也就是說共產黨編的這個故事編得很粗糙,那時候也不知道為甚麼大家都相信了?現在還那麼多人相信呢!

主持人:是!

橫河:就很奇怪。如果說信仰可以改變生理的話,那麼從理論上,就中共那套理論上,中共的黨員應該比普通軍人表現得更為異常,或者說更超常。就是說在生理極限面前,共產黨員的耐受性要比普通軍人要高,因為普通軍人要更低一檔嘛。

主持人:他還有一些不是黨員,因為很多人不是黨員。

橫河:對,很多是沒有信仰的,就是當兵嘛。所以軍人出現超常表現的概率要低得多。我想中國當過兵的人不少,即使沒有當過兵的人,可能在身邊也看過不少當過兵的人,家裏面也可能有親戚是當過兵的,有沒有哪一個人看到過周圍當兵的,或者當過兵的是超常的呢?是超人呢?我是沒見過,我在軍隊裡面待了7年,我就沒見過一個超常的人。這是指正常的時候,中共的黨員和中共的軍人。

那麼志願軍當中呢,實際上就是連當時所謂共產主義信仰都是極罕見的。我們講共產黨員假設那時候還有一個信仰的話,志願軍當中有信仰的極少見,相當比例是原來國民黨軍隊的俘虜改編的,這個志願軍裡面。當時有一種說法,就說這一些部隊是故意送上前線,讓他們被聯合國軍和美軍消滅的,就是沒辦法來處理這麼多不可信任的人,所以最後就把他們送上前線去的,有這麼一種說法。不管這個說法是真是假,當時比例相當大是原來國民黨軍隊的,邱少雲就是其中之一。所以這些人不可能有共產主義信仰。

後來這個也證明了絕大多數志願軍戰俘最後自願選擇去台灣,而不是回到大陸,從這一點來說的話也可以證明志願軍當中沒有甚麼共產主義信仰的。所以從這幾個方面來看的話,所謂軍人生理學根本就不存在。

主持人:那他們會不會是軍人進了隊伍以後,他經過一種強化的身體訓練然後改造了他的體能,或者說生理極限呢?

橫河:體能、生理極限是可能超越一點的,但是要達到被燃燒半個小時不動彈,這個是做不到的。

主持人:這個現在網絡上關於人燒了以後能不能保持鎮靜?有過很多的討論。有一批人提出來,當年南越的僧人叫釋廣德的,他也是自焚,為了他宗教信仰的原因,他自焚,說他自焚的時就保持得比較鎮靜。

橫河:特定環境的生理超常確實是存在的。比如說行為生理學它研究有一個特別的印地安人部落,海明威也寫過一篇小說就講這個部落的,他那個部落裡頭特殊的生理超常,女人懷孕的時候一直在地裡幹活,生了孩子以後馬上回到地裡幹活,她們沒有痛苦那一段;痛的是誰呢?是男的,是丈夫,那個丈夫就真的是有痛苦的表情,甚至血壓、瞳孔、出汗都是符合那種痛覺的感覺的,他在家裏坐月子。

主持人:這是很奇怪的現象。

橫河:對,這是一種特殊的文化現象,這種是有的,但是非常罕見,這就為甚麼被作為行為心理學研究的一個特定的對象。但是釋廣德不在此例,就是釋廣德是一個比較特殊的政治事件。

這個事件發生以後,由於當時的社會環境和整個國際輿論,南越方面沒有條件進行調查,而第三方也沒有進行調查,所以當時就有很多的疑點指向他的自焚當中有很多不正常的現象,認為很可能是吃了大量的鎮靜劑,甚至可能說在開始自焚的時候他已經死亡了,這兩個可能性都有。而且當時南越確實懷疑跟北越的策劃有關係,沒有變法證明自焚的時候釋廣德還活著,或者還是屬於清醒狀態。

主持人:所以您的意思是說用釋廣德的例子並不能解釋邱少雲?

橫河:絕對不能解釋邱少雲的例子。另外一個,我們可以看到大陸網絡上討論很多的都是釋廣德,但是沒有提及到另外一個自焚案,就是2001年的「天安門自焚案」,我們現在知道這是中共當時導演和策劃的對法輪功的栽贓。

但是這個案子「天安門自焚案」和釋廣德的自焚是有可比性的。就是當時大家看過這個「天安門自焚案」的錄像的可以知道,鏡頭最多的兩個人形成是強烈對照的,一個是劉春玲、一個是王進東。劉春玲是站在那裏企圖奔跑,而且在掙扎,後來被擊倒了。這個劉春玲的表現是符合火燒的各種生理現象的表現的。

而王進東是已經被燒焦的時候他端坐在那個地方。怎麼燒焦呢?外表你可以看到是經過火燒的,沒有完全燒透,但是是燒過的。但是他的表現是沒有痛苦的,跟劉春玲相比較。而且他能喊口號,能喊口號說明不像是吃了大劑量的鎮靜劑,人是屬於清醒的。

稍微動一點腦子的話你就可以想到劉春玲很像是被騙來真的被燒死了,或者從錄像上看是在焚燒的過程中被打死的;而這個王進東則是這個整個陰謀的一部份。有人說他是穿了那個演電影的防火的道具,這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不管怎麼說,就是這兩個人做一個對照的話就可以看到,正常的生理反應是劉春玲的反應;而不正常的反應是王進東的。在這裡我們看到更多的是表演性質的,或者是陰謀性質的,而不是生理超常。

主持人:那麼這一次這麼長一段時間的網絡討論,有人就談到說這個討論反映了中國互聯網上的戾氣,特別是加多寶這個事件進入以來,就說包括共青團官方的微信都是惡意的猜測對方,雙方謾罵,認為這是一個不成熟社會的標誌,是文革的遺風。您怎麼看待它們這些現象?

橫河:我想首先就是這些文章所談到的是雙方各打五十大板。其實這個是不對的。惡意的猜測對方和雙方的謾罵,確實有一部份人是這樣子的,這個症狀確實存在,但是它把這個病根說錯了,因此它給的處方也就錯了。

互聯網的這個戾氣從甚麼地方來?我們可以看到長期以來謾罵的是以拿了中共錢的五毛黨為主。就說一個人講道理,它就圍上去一大群人,底下跟上幾百個罵你的跟帖。甚麼叫戾氣?這叫戾氣。你講道理的都被封殺了,所以網絡上剩下來的都是那些拿了中共的錢去罵人的人,而被罵的人連還嘴的機會都沒有,講道理的都被封殺掉了嘛。在互聯網上說髒話如魚得水、肆無忌憚的,在一開始都是由官方支持的人。當然後來大家都學了,那是另外一回事。這是互聯網的戾氣。

但是全社會也有戾氣。中國社會的戾氣從哪裏來?我覺得三個來源。一個是階級鬥爭學說,中共總是鬥嘛,鬥就是戾氣嘛,暴力就是戾氣。所以階級鬥爭學說是它的根子,是它的理論來源。它的實踐是一次一次的政治運動,把這個講理的人都給不是殺了,就是變成反革命,然後造成了一個甚麼呢?就是黨文化當中一個特點,就是粗鄙文化,越粗魯越光榮。粗鄙文化在中共統治下盛行。這樣的話,幾代人在中國斯文掃地,就變成了一個整個社會充滿了暴戾之氣。

所以要解決中國社會,包括互聯網在內的暴戾之氣的話,就必須得消除中共這個根子。要從理論,中共的階級鬥爭理論到它的政治運動實踐,到粗鄙文化,全面地否定,全面地清除,只有這樣子才可能讓中國社會從新回到文明當中來。

主持人:那麼這一次討論它有一個比較特殊的地方。以前是只有喉舌和一般的五毛參加,那麼這一次共青團的官微它也加入了,而且它做了一個民意調查,結果那個民意調查的結果還沒有到最後,它們就把這個活動給停了,因為它們收集到的結果是對它們非常不利的。就是說共青團它剛剛宣佈組織了有一千萬的網軍,那明明是它們有很多的優勢,因為有這麼多的人嘛,而且它們可以刪網和封帖。為甚麼這一次會敗得這麼慘?

橫河:這實際上是它們第一次正式的以共青團的某些微博,或者是官方的微博身份出來跟別人戰。在這之前是五毛,五毛絕大部份是沒有真實姓名的,也不講章法的,就亂打一氣,一擁而上。他的優勢是別人很難對五毛進行針對性的反擊,或者講道理。一個是它群毆,來上一大群人,也不知道對著誰講;第二個是講了也不知道是對誰講的,因為他明天又換一個網名又上去了,又換一個名字,他不用實名,你是實名的,這看上去就是五毛黨它有優勢。

但是同樣用五毛去亂打一氣呢它也有劣勢,它的劣勢是甚麼呢?就是在道義上它先輸了,不敢露面,道義上就輸了。所以五毛在全世界都是惡名昭彰的,全世界都知道中國有個「五毛黨」。

如果五毛黨是游擊隊做法、無賴戰法的話,共青團這一次就企圖把游擊隊這種不名譽的打法,轉變成正規軍比較名譽的打法。游擊隊可以穿便裝躲到老百姓裡頭,鬼子來了就得燒村莊,它不知道誰是敵人;正規軍就要穿軍裝了。所以一當正規軍就有名有姓有來歷了,也就是說,比起五毛來講,它比較正規、要講理,儘管它的理也是歪理。

這樣一來就有一個問題,講理你想贏的話就要占理,五毛沒關係,它不想贏你,它就是亂罵。你想贏別人那你就要占理,偏偏中共在這些事情上從來就不佔理,因為它不佔理,所以要用打壓的方式讓人服、要封鎖、要刪帖,就是它不佔理。這是第一個問題。

第二個問題,除了不佔理以外,人才也不能為其所用。中共的系統因為是獎惡懲善的逆淘汰機制,所以在這個機制裡面能夠混下去的人,一般來說水平會一代不如一代,越來越低。人群當中自然會出現一些比較有能力的人,往往有能力的人就開始有一點自尊,而且有了獨立思考能力以後,他就不會為中共效力了,這種情況應該是多數。

中共既不佔理又沒有人才,在這種情況下它當然肯定要輸。如果中共能佔理又有能人的話,它就不需要把那些大V放到央視去懺悔、痛哭流涕、去羞辱別人。如果它可以用理講過別人的話,它就不需要用這種方式,「放到央視去懺悔」也是講理講不過別人採用的方式。當然,不是說這些上央視的大V都是很會講理的人,只是作比較,絕大部份在網路上自然形成的大V,至少他講理的本事要比中共強。這一次用了講理的方式,有名、有姓了它就輸了,這不是它的優勢。

主持人:節目剛開始的時候您講到,中共這些謊言其實特別粗糙,是禁不起分析和推敲的。這麼粗糙的謊言當年怎麼會出來的?為甚麼當年我們都會相信了?

橫河:大方面來看的話,中共本身就是從謊言起家的,這個不奇怪,但是具體這些例子怎麼會出來的?是跟製造謊言的圈子有關係,我建議大家看一看穆正新寫的《成人不宜的「黃繼光堵槍眼」》。中共在戰爭當中就一直在撒謊、造謠,它造謠當然是有一定的規矩。

主持人:您剛才講的戰爭,是指從甚麼時候開始的戰爭?

橫河:從國內戰爭。但國內戰爭的時候造謠沒有甚麼用處,是事後編嘛!當時也沒有甚麼人聽它那些。主要是從抗日戰爭開始,中共說是它抗日的,特別是國共內戰爭奪大陸的時候,它報很多戰績,一般來說,佔領地區它造不出謠來,但是哪一仗消滅對手多少人,自己損傷多少,它把自己的損傷砍得很低,把對方的損失放得非常高,這樣,它有鼓舞士氣的作用;另外,也有欺騙民眾的作用,大家一看:哇!它真是厲害!

到了朝鮮戰爭時期就變得非常典型,所有戰績方面的造謠、撒謊、編故事到了登峰造極,所以一些主要的「英雄人物」都出在那個時候。

這是軍隊當時需要,一是需要自己內部鼓舞士氣;另外是要欺騙全國老百姓,這時在中共軍隊系統的報導、撒謊、編故事就成了一種文化,在這方面編故事是允許的,而且是鼓勵,有的時候是必須。

在這裡面它沒有羞恥感,也沒有犯罪感,中共的志願軍系統,當時就是編造這些戰績的大本營。當時共產黨來了以後就是殺人,「土改」殺了很多人,大家都嚇住了,大部份人也沒當過兵,所以這些謊言編出來以後,也不知道那是真是假!

主持人:而且它殺掉的那一批人其實是比較有獨立思想的人。

橫河:只要有獨立思想它就要殺。中共殺的都是原來傳統文化的精英階層,然後大家就都接受了。像我們這一代就出生在謊言當中,所以思維就不邏輯了,被洗腦。甚麼叫「被洗腦」?不是告訴你「這件事是怎麼樣」,而是告訴你「這種思維方式應該怎麼樣」,從一開始教你的都是這些東西,你當然就沒有分辨能力。

很多人要到國外以後,或者現在互聯網發達以後,才開始逐漸認識到當時自己是被騙的。當時如果有一個不被騙的人,下場就是遇羅克,那就肯定要被它殺掉。它不能夠允許有清醒的人存在、有能夠辨明是非的人存在,所以每次政治運動,實際上是系統地去殺掉或者是消滅掉那些還能夠清醒看問題的人。

在那個環境下、在過去確實是很難識別這些東西。即使是有一個人識別了,像穆正新,他也不可能在文革期間或者文革以前,把志願軍的那些東西都給搬出來進行對照。因為你要證明它的謊言其實很困難,要花很多工夫,那些資料不公開。他後來求證了很多資料,最後證明這些都是謊言。

這是中共的黨文化和洗腦的一個重要部份,確實是很有效果。但是從這一次的爭論來看,我們也看到隨著網路的發達、對外的交流,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能夠獨立思考、能夠進行分析。只要給足夠的信息,人們是有分析能力,有辨別能力而且能夠識破這些謊言。我覺得這一次的大爭論,顯示中國民眾識別中共欺騙和愚弄的能力越來越強。

主持人:回想起來,邱少雲、黃繼光的故事,我是小學時候在課本上學到的。你看,這麼明顯不符合邏輯的編造,我當年居然是深信不疑,現在想起來真是可憐又可笑。

清醒過來以後你會發現,類似這樣的天方夜譚,其實在中國當今也都非常多,我想,用「比比皆是」來形容都不過分。我記得有一位智者曾經說過,如果你生在墨水瓶當中看世界,你會覺得這世界就是黑的,你不會感覺自己看到的景色是被過濾掉,是自己身處的環境有問題。

我們現在非常高興看到,開始有獨立思想的人在反思、在質疑,也希望我們的節目能幫助更多的人來反思、來質疑,走出這個墨水瓶,瞭解真實的世界。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時間再見。

橫河:謝謝大家,再見。

責任編輯:任慧夫

評論
2015-04-29 12:3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