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之交淡如水 相忘江湖更何期

文/宋紫鳳
  人氣: 39
【字號】    
   標籤: tags:

題記:古人君子之交,因志同道合而相忘江湖,因相忘江湖而與道長存,因與道長存而簡淡如水——這是怎樣令人艷慕的一份高韻與遠致啊。

古人以水喻友誼,所謂君子之交淡如水——我以為這當是交友的最高境界了。水者,無形無狀,所以能隨遇而安,不絕於縷,故曰:天下之至久者,莫過於水。又以其能隨遇而安,而能千變萬化,無所不有:一路遇光設色,遇風生漪,擊石作響,觸岸成溪,故曰:天下之至韻者,莫過於水。

俞伯牙與鍾子期

當日,俞伯牙揮手山鳴谷應,指下風生水起,對面鍾子期神宇清泰,閉目而聽。二人席地對坐,隨至妙之音馭風千里俯仰天地,給後世留下了一段堪稱千古絕響的知音佳話,而故事的最後,俞伯牙摔琴謝子期,彼戛然而止的絕弦之音更令多少遺世幽人千古愁絕不忍聽。

元遺山踐百醉之約

而元遺山與陳丈作百醉之約則是又一種充滿赤誠的友誼,頗有幾分俠士豪情。當日陳丈未識元遺山而深愛其詩,嘗與人言「我他日見遺山,當快飲百醉」。日後二人得見而陳丈病重,遂以百杯代百醉,每次見面,必飲酒籌計,以踐前約。這樣的故事最具人情味道,讀來甚是親切,世間有道君子多有此遇,當然這也多是在古時。

劉禹錫與柳宗元

所以說起君子之交淡如水,可不是甚麼現代人所以為的薄情寡義。而劉禹錫與柳宗元的患難之交則更見古人交友之情真義重。劉柳二人以文章飽學之士,而於永貞革新之時初展頭角,旋以新朝黨禍,兩次遠謫外州,前後二十餘年始得返京,可謂宦途蹭蹬,羈旅蹉跎。二次被貶之時,柳宗元將去柳州,劉禹錫將去播州。播州為西南蠻荒之地,劉母年高,難以同去,而柳宗元不忍見執友與老母生離死別,遂不顧謫臣身分,冒死上書,請貶播州,以代禹錫。嗟夫,將赴絕域之萬里,望歸期之無信,置生死於度外,盡執友之情義者,又豈是津津於小人之交,甘之若醴的朋與黨者所可同日而語呢。

桓野王以笛會友

還有一類萍水之交,可謂「淡」到了極至。而桓野王與王徽之以笛會友之故事,正堪稱萍水之交的典範。桓野王乃東晉名將,而兼有笛聖之美譽。王徽之為王羲之五子,亦為當時名士。二人素未謀面,萍水逢於江上,王徽之遣人邀桓野王入船,並請吹一曲,桓野王為吹梅花弄,曲罷人去。二人以音會友,意在耳際笛聲悠悠;賓主未交一言,神馳眼前梅花漫卷——這樣率真的交友,真是純粹到了江天一色無纖塵,非三千歲得為一遇的神仙之交,孰可為之。

李白山中會高士

與此相類,李白與一山中幽人的琴酒之對亦有一番飄然出塵的意境。這一段嘉會並無詳細之記載,大概是詩中聖手與琴中高士相逢於空山古道,開懷對飲的一種場景,而李白以詩志之「兩人對酌山花開,一杯一杯復一杯。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來。」我以為這樣的交友之境是上佳的,沒有許多的人間煙火,但也不至於高處不勝寒。

而每當我想起這些故事,心中竟也變得空靈。想來,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而古人卻能以君子之交,因志同道合而相忘江湖,因相忘江湖而與道長存,因與道長存而簡淡如水——這是怎樣令人艷慕的一份高韻與遠致呢。 ◇

責任編輯:章勤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記:古人君子之交,因志同道合而相忘江湖,因相忘江湖而與道長存,因與道長存而簡淡如水——這是怎樣令人艷慕的一份高韻與遠致啊。
  • 大羅之天,上有真仙。長風振袖,唳鶴沖煙。 踏波碧海,步虛雲嵐。若還忽往,御風翩躚。
  • 又逢歲暮年關,自西方之聖誕節,至東方之中國年,無處不彌合著辭舊迎新的氣息,無論引朋呼友,夜宴聚談,或學賈島做些祭詩之類特別的自娛,都讓人有種說不出的欣然浮漾心頭,蓋此歲暮良時,新春嘉辰最易引人憧憬,啟人遙思,無論做甚麼或不做甚麼,心底總懷著一份莫名的希望,於春天,於新年,於未來。這故然是天賜的厚福,亦是新年之主旨,且又全憑心領與神會。而此刻,一年一度的神韻演出又如期而至,似乎正為喚醒記憶,激發靈性而來,使得幸運的人們走出神韻之場,都懷抱希望,滿載而歸。想來,所謂「世界第一秀」之美譽,除了是對神韻藝術獨步當世的一種毫不誇張的形容外,還當有「新元第一秀」這一充滿對新年之希望的意象蘊涵其中。
  • 無論東西方古老文明體系中,人類對美的最初認知皆與「善」相統一。這不僅是貫穿於人類各類經典中的一個理念,更是早在文字草創之時,就已奠定其中的對美的界定。所以中國文字中,美與善同源同義,希臘文字中Kalokagathia(美且善的),表示美的Kalo與表示善的agathos以更直觀方式成為一體。因善而美之美,由善而美之美,既善且美之美,才是真正的美。
  • 珊瑚寶帶競葳蕤,穹廬帳下神仙妃。 踏歌起舞高宴上,秋水橫波新月眉。 裙展長風輕策馬,袖舒兩翼放鷹飛。
  • 耶穌說「富人進天堂,難過駱駝鑽針眼」,這句話好比富人頭上的緊箍咒,禁錮了歐洲整整一個中世紀。可是,距耶穌時代1500年後的新教徒們,所宣揚的卻是以財富顯揚上帝之榮耀,由此演化而來的資本主義改變整個世界。從此意義上說,財富之於西方人,即是天使又是魔鬼。
  • 薛仁貴是唐朝名將,絳州龍門人。他自幼習文練武,但家中十分貧寒,在沒有得志前,他與妻子窮困潦倒,衣食窘迫,王茂生夫婦經常接濟幫助他們,兩人還結為異姓兄弟。
  • 在中國長久的歷史文化中,流淌著一股淡淡的風韻。這一特別的風韻,讓人在淡然之中,平靜的面對事物,淡泊之韻會帶給人特別的感觸,帶給人更美的鑑賞力,開闊心胸和心智。寧靜中,彷彿淡定會帶人盡情的展現內心的力,讓人感受生命的深沉和喜悅。
  • 千金之璧可拋棄, 背負赤子去逃亡。 林回此舉堪丈夫, 不以錢財害倫常。
  • 人以利交,利盡人散;人以名重,名損人輕;人以情交,情變人傷;人以仇怨,氣恨終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