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令中共膽寒 作者家屬遭騷擾威脅

人氣 27

大紀元2015年05月23日訊】(大紀元記者李霞採訪報導)《大紀元》創辦15年來堅持講真相,如實報導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惡行及中共治下的大陸社會新聞,揭穿中共造假謊言,令中共極度害怕。近日,中共國安部警察到《大紀元》專欄作家、評論員夏小強在大陸的親屬家進行威脅和騷擾,讓其家人給夏小強施壓,試圖讓夏小強不要再繼續給《大紀元》寫文章,並稱其撰寫的文章給中共造成了「重大政治影響」。

1999年7月20日,以江澤民為首的中共流氓集團開始殘酷打壓迫害法輪功,輿論媒體齊上,一面倒地造謠污蔑法輪功,世界各國媒體也紛紛轉載中共媒體的謊言報導。一時間,中共的彌天大謊撒向了全世界,幾十億世人被謊言矇蔽。為了向世人講清真相,創辦於2000年的媒體《大紀元》,15年來將中共媒體的欺世謊言一一揭穿,向全世界人民展示了法輪大法的美好,也把中共惡黨的殺人罪惡及邪教本質徹底揭露了出來。

隨著真相的廣為傳播,《大紀元》如今已經成為遍布全球幾十個國家的世界主流媒體,而被扒光外衣的中共邪黨卻是搖搖欲墜,幾近崩潰,《大紀元》也令中共極度害怕。近日,中共國安部竟然使出威脅大紀元專欄作家夏小強在大陸的家屬的下流手段,企圖讓夏小強不要再繼續給《大紀元》寫文章,印證了中共的做賊心虛,也表明了《大紀元》令邪黨膽寒。

《大紀元》作者家屬遭中共威脅

原籍中國河南省鄭州市,現居歐洲的夏小強自2009年開始成為《大紀元》的專欄作家和時政評論員在《大紀元》網站發表評論文章,對中國社會和政治方面的重大事件進行分析解讀。

2015年5 月19日,夏小強接到父兄從大陸打來的電話,要求他從現在開始不要在《大紀元》網站發表署名夏小強的評論文章,否則,所有家人都將無法正常生活。哥哥經營的公司將被關閉、家人將永遠無法出國旅遊、哥哥的孩子將來升學和工作也將受影響、年邁的父母將因家被搜查而受到驚嚇。不僅夏小強的家人受到威脅,兩名國安警察還在5月19日找到夏小強的妻弟,向其傳遞了同樣信息,並稱如果夏小強堅持寫作也將會影響到他的家庭生活。

還有更加卑劣的是:中共鄭州市國家安全局的警察從今年5月15日以來,多次找到夏小強的哥哥,聲稱夏小強在《大紀元》網站發表的署名文章,對中共造成了「重大政治影響」,屬於「反革命敵對勢力」。並稱自己手中拿的是中共外交部和國安部的聯署文件,上面指明要追查夏小強的問題。並稱中共國安要對夏小強採取行動,即使其身在海外,安全也無法得到保障。

獲悉此消息後,夏小強在《大紀元》網站發表嚴正聲明,對中共惡行表示強烈譴責,並呼籲國際社會關注中共國安警察對其家人進行威脅這一嚴重侵犯人權的事件。夏小強還以一個法輪功學員的身分,呼籲國際社會關注中國大陸持續發生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和各種迫害人權的行為。夏小強表示,中共警察對其家人的威脅和傷害,自己將保留追查和控告的權力。

大陸律師:違法行為可以起訴控告 我願提供援助

大陸維權律師謝燕益對此表示,中共國安部門採用如此下流的手段威脅夏小強的家屬,不僅是一種違法行為,並且也構成了犯罪。因為發表言論來評論歷史、政治、揭露真相等都屬於公民的言論自由,並且這種評論只會對國家和社會有好處而沒有任何壞處。至於中共警察所稱,中共外交部和國安部的聯署文件,也要看他是否符合中共的憲法和法律,是否符合國際公約和國際法的準則,如果沒有獲得憲法和法律的授權,那麼即使公權力部門也沒有權力隨便給任何一個作家或媒體去定性。很明顯這個文件裡邊是塞進了私貨,這種違法行為在中共治下的中國也是要受到追究的,不管是外交部還是國安部,只要違法就要承擔責任。

「這個事就要問中共警察是依據甚麼法律做的這個所謂『反革命』定性,我作為一個法律專業人士,可以非常明確的回答沒有這個法律,這是個違法行為,是違背基本人權、違背道德底線、法律底線和人類良知底線的行為。家人受到騷擾,受到非法侵害,可以起訴控告他們,不管是誰搞的這個事情,都要把他曝光,追究其刑事責任。我願意幫助他們進行刑事追究、行政問責、包括經濟賠償,精神損害賠償等事項,給他們提供法律援助。」謝燕益律師說。

謝燕益律師認為,中共國安部門警察威脅夏小強家屬的行為,恰恰說明他們是在害怕。因為他們不敢公開給夏小強傳話,只敢私底下威脅其家人,這種上不了檯面的動作說明,中共自己也清楚這種行為是違法的。而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罪惡,也遲早會接受歷史的審判、歷史的清算。「誰害怕?只有個別做了虧心事、作奸犯科、違法犯罪的特權分子害怕,正常的老百姓根本不會害怕的。」

評論員唐靖遠:夏小強踩到了江派的痛腳

旅居海外的時政評論員唐靖遠也表示,中共對夏小強家人的騷擾和威脅,其實是中共暴政統治和迫害民眾無底線的一個縮影,同時也表明了中共對《大紀元》媒體的恐懼,對真相的恐懼。「夏小強作為一個媒體人和評論員,對中共時局經常有深刻準確的剖析和解讀,我相信這是中共相關部門感到害怕的原因所在。他們威脅夏小強的家人,實際就是變相的『株連』政策,這種做法非常流氓也非常下流,而且這種手法在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對諸多維權人士和異議人士的迫害中,還在被廣泛的使用。其實這恰恰表明了中共是做賊心虛。」

唐靖遠認為,夏小強家屬之所以會遭到中共相關部門的騷擾,還有一個原因,是和夏小強在時局評論和解讀中對江澤民派系的打擊有關。因為中共時局的核心問題,其實一直都是「迫害法輪功問題」,這是導致中共高層分裂的最大根源。習近平他們不願為江澤民欠下的血腥罪惡背書,這就注定了他們和江澤民血債派的對立。夏小強在評論文章中和個人微博中多次觸及到這個主題和解讀,這等於是踩到了江派的痛腳,所以才會出現這種撕破偽裝臉面使用流氓伎倆的行為。

夏小強:我要繼續為大陸法輪功學員和民眾發聲

在中共國安警察的威脅下,夏小強的父母和家人正經受著巨大的壓力和痛苦,他們一方面擔心自己的生活,同時也為遠在海外的夏小強人身安全擔心。夏小強想到親人的痛苦和壓力,感同身受,內心也非常痛苦和難過。但是,在這種壓力下,他還是選擇繼續為《大紀元》寫作。

「我因為信仰才來到安全的自由社會,可以自由的發表言論,自由的煉功而不必擔心被抓。但是中國大陸還有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正在被迫害、被關押、被酷刑折磨、被活摘器官,他們根本沒有發聲的渠道和機會。中國古語說:『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在法輪大法中受了益的我,來到自由世界,怎麼能夠只管自己生活自在,不管那些受迫害中的學員呢?」夏小強說。

夏小強深刻認識到,中共國安威脅其家人的最終目的是要讓其停止寫作。自己只要稍有一點妥協和退讓,中共就會繼續使用這一手段,通過家人來對自己提出更多的脅迫和要求。而中共國安警察使用的那些違法和見不得人的手段,也最怕被外界知道。自己只有曝光和勇敢的揭露這些醜惡,才能讓邪惡有所顧忌,不敢肆無忌憚的作惡。「因此,我站出來向中共說不,並曝光中共國安警察的違法行為,這才是對我家人最大的保護,雖然他們會在短時間內遭受痛苦和壓力,但是,我的心與他們同在。」

不僅如此,夏小強出於一個作家的基本職責和良心,也要繼續為中國遭受中共打壓迫害的廣大民眾、維權律師、上訪者、異見人士發聲。「中共脅迫我的家人,試圖剝奪我的天賦人權——言論自由,我絕對不會接受的。言論自由是人類普世價值的基石,捍衛言論自由是我做人的底線,讓我放棄這一權利,違背做人的基本道德良知是不可能的。」

大陸作家:威脅家屬是中國流氓政權慣用手段

中國大陸廣東省深圳市自由撰稿人郭永豐也對大紀元記者表示,類似夏小強這樣的遭遇,自己早就經歷過了。因為自己以前經常會寫一些評論中共弊政和人權迫害的文章,之後經常受到國安警察的騷擾、威脅,還威脅自己的妻子、孩子、父母、家人,說不要讓他再寫文章了。威脅不算,近日警察竟然開始干涉自己的正常生活了。

「把我家的網絡線掐斷,不讓我上網,我修好之後,他們又開始不停地攻擊我的電腦,導致我根本不能上網寫文章。中共現在就是赤裸裸地耍流氓,根本上他們也是土匪流氓起家的,不管老百姓死活。這正表明了中共是做賊心虛,否則為甚麼怕別人曝光真相呢?」郭永豐說。

夏小強:曝光中共邪惡 呼籲國際關注

夏小強認為,中共國安威脅家人與自己對中共政局的長期關註解讀有關,也與自己是一名法輪功學員的身分有關。「我曾在評論文章中分析,中共政局的核心問題就是法輪功問題,而政局的發展也驗證了我的分析。我在文章中還多次揭露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這就讓有些人感到恐懼。」

夏小強表示,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已經持續了16年,自己就是因為修煉法輪功遭到迫害才來到海外的。如今法輪功洪傳世界,中共的迫害也已走到了窮途末路。大量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各級官員紛紛落馬、自殺或暴死,彰顯了「惡有惡報」的天理。而江澤民集團的官員也被大量清理,那些手中沾有法輪功學員血債的中共官員們,現在每一個都是惶惶不可終日。「在目前打虎形勢逼向曾慶紅和江澤民的情況下,曾慶紅和江澤民也正在調動其掌控的殘餘勢力做抵抗,我的家人受到威脅就發生在這樣的背景下。」

為了儘自己所能地保護家人的安全,夏小強表示:「將接觸和聯繫國際人權組織和團體、歐洲人權組織和政要,以及各國的媒體,呼籲他們關注發生在自己家庭中的人權事件。同時收集參與威脅自己家人的中共國安系統各級官員和當事人的個人信息,將其在媒體上曝光,並上報國際人權組織和國際追查組織備案,為日後可能展開的法律行動做準備。向中共紀委監察部和相關部門舉報河南省鄭州市國安警察對我家人威脅這一違法行為,並保有聘請國內律師、控告鄭州市國安警察這一違法行為的權利。」

夏小強1997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之後身心受益,改掉了過去抽煙、喝酒、賭博等不良習慣,開始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一個好人,一個更好的人。在國內時,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遭中共多次關押、兩次非法勞教,時間長達兩年半,在勞教所期間也曾經歷和見證酷刑與死亡。後來因為堅持說「法輪大法好」被中共投入勞教所迫害,當時中共警察也曾經用過這種手段,以夏小強的安全問題逼迫其父親到勞教所勸說他放棄修煉,沒有達到目的後,警察反而說夏小強造成了父親和家人對他的仇恨、導致家庭破裂。「中共的做法現在沒有任何改變。」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夏小強】薄熙來「現身」日本小報 血債幫窮途末路
【夏小強】:俞正聲否定文革 薄熙來前景不妙
【夏小強】:為何微博解禁王立軍交美領館密件內容?
【夏小強】:為何微博解禁王立軍交美領館密件內容?
最熱視頻
【重播】川普總統離任儀式 飛抵佛羅里達
【重播】拜登就職美國第46任總統
【新聞大家談】川普拜登總統交接八大看點
【時事縱橫】拜登首日簽17令 中共制裁蓬佩奧
【秦鵬直播】拜登就職 美國四大考驗剛開始
【十字路口】川普拜登交接 全球五大風險罩頂?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