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間的文字:歌聲開在石榴上

文/王金丁
font print 人氣: 41
【字號】    
   標籤: tags: ,

沒想到,串串村謠竟成了我一生的嚮往。

那是北方一個小村莊,紅牆綠瓦依傍蜿蜒的河流錯落著。那一天,太陽剛爬上山坡,孩童們早在石榴樹下唱歌嬉戲了,童真的臉蛋映著陽光,歌聲在風裡翻動著菊紅的石榴花,那是我從沒聽過的曲調,淳淨得像清澈的溪水,洗滌了久居城市的俗塵,使我忘了心中的憂慮,情不自禁走近時,孩童們又像蝴蝶似的,帶著歌聲飛走了。

惋惜的望著孩童的背影,隱約又傳來了一陣歌聲,我穿過層層樹蔭尋覓聲音的來源,攀上了小山坡時,遠遠看見溪邊幾個村婦,擎著竹竿子晾曬著什麼事物,一面嘴裡悠悠的唱著,歌聲絲絲沁入心腑。平靜了的心裡,有說不出的親切感,喚起了久遠的記憶,叫我又回到夢裡遙遠的故鄉。

心裡正驚訝著這村謠的優美殊勝時,忽然看到溪裡盪著一葉小舟飄向岸邊,船上似乎裝了許多東西,載浮載沉,幾個壯漢搖著櫓槳,一面還應和著溪邊村婦的歌聲,雄渾裡帶著溫柔,一波波向我湧來,讓我陶醉在歌聲裡,感覺四周百花燦爛,鳥聲啁啾,像是到了天國世界。時而,又彷若置身浩翰曠野,聽著天上傳來蒼穹的聲音,溫馨而寧靜,第一次體驗了歌謠的古樸與純真。

詢問簷下一位吸著煙桿的老人村謠的來源,他說,村裡的歌謠保留了古老的曲調,也沒人知道唱了幾世幾代了,村人除了工作就是唱歌,唱歌也是他們的生活,這裡沒有名也沒有利,是個遺世的小村莊。這位耆老嘆了一口氣:「可惜近幾年,年輕人都跑到城裡討生活去了,歌謠也漸漸消失了。」

這已是幾十年前的事了。身處喧囂的城市裡,耳裡灌的都是熱門音樂,常常的,會想起北方小村莊的歌聲。

那天,幸運的又找到了那個北方的村莊,紅牆綠瓦仍然傍著蜿蜒的溪流,幾棵石榴樹還挺立小山坡上,可是已經聽不見串串村謠了,也不見了那位吸煙的老人,只能看到進進出出的一群群遊客,忙著觀賞村人熱情的歌舞表演。

悵然的回到南方,才發現祖父生前居屋的院子裡也植了一棵石榴樹,石榴花正開得火紅,才憶起小時候祖父在樹下打著稻草時,嘴裡常哼唱的熟悉的曲調兒。或許祖父、或祖父的祖父,就是從那個北方的小村子來的,當耳際響起那串串村謠時,我喜歡這樣想像。@*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祖父到了八十歲還挑著擔子在街上賣竹帚,難怪那根扁擔常累得直挺挺的躺在暮色裡,祖父卻敞著胸膛,坐在院前臉盆旁,擰乾了毛巾擦背,吩咐我說:「趕緊吃了飯去戲院看戲去。」
  • 晨曦裡的蓮花開得最是落落大方,一朵朵粉紅的花在靜寂的大地上,恣意翻弄著溫柔的晨風,瘦長的枝梗撐著大如臉龐的綠葉,護著花朵。葉掌裡滾動著點點露珠,盛的都是種蓮人的汗水,汗水比露珠還重,難怪儘管晨風溫柔,葉子仍然搖蕩不停。
  • 金秋陽光下,一袋袋收割了的稻穀被馱進曬穀場裡,黃橙橙的穀粒在莊稼漢吆喝聲中,一粒粒從麻袋裡灑了出來。煙塵中,姥姥繃著皺紋可看清楚了,戴著斗笠圍巾的農婦把稻穀耙舒坦了,姥姥的皺紋也舒坦了,陽光自然公平正義地鋪了上去。
  • 我托著下巴從棋盤這端望過去,正好跟四歲小孫子投射過來慧黠的眼神撞了個正著。這一刻,我們孫爺倆正廝殺得緊。
  • 母親已近九十歲,一生過著農家生活,那天她坐在風簷下憶起了年輕時,經歷的「煮三年爛飯,娶一個媳婦」的故事,說出了半世紀前農家婦女的辛酸。
  • 走過寺院凹蝕的石板,從天井篩進來的微光裡,彷彿聽到了遠處傳來,昔日洛津碼頭工人粗獷的吆喝聲,帆檣雲集的港口…
  • 一時,法國號也來了,雙簧管也來了,小提琴更加大力度的演出。眾聲喧嘩中,大鼓擊出震聾發瞶的一響,指揮家雙手在空中展開時,樂團已將充滿燦爛色彩的交響音符送上了雲霄。
  • 陽光才從肉鬆舖高高的店招照過來,清晨的菜市場已人聲鼎沸,在舖前的菜攤旁,我又聽到了那一串變調的琴聲。
  • 轉過身來,看見和尚仍然殷勤的掃著落葉,一陣風吹起了地上的幾片葉子,他拿起掃帚追逐著。陽光從樹梢漸漸褪去,鳥聲跟著聒噪了起來,此時,我的心裡已一片寧靜。
  • 高山茶具有獨特的韻味,阿里山屏障中央山脈,山勢從低海拔連綿攀高,層巒疊嶂,也是地形自然形成的茶區,這邊山坡種了茶,隔一個樹林才能見到茶園,越過一片竹林,才看得到翠綠的茶葉。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