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專車「混戰」打車軟件Uber廣州總部被查

人氣 29

【大紀元2015年05月03日訊】(大紀元記者謝東延報導)日前,在出租專車「混戰」中突圍而出的Uber(優步),其廣州分公司被廣州市工商、交委、公安等部門上門「聯合執法」,並沒收了上千台iPhone。2014年,打車軟件鼻祖Uber正式進入中國,對於Uber這種新生的專車行業的出現,出租車行業、市民、政府的態度迥異,褒貶不一,涉多方的利益衝突。

Uber廣州總部被查 涉私車參與營運

5月1日,陸媒紛紛報導稱,Uber廣州分公司因涉嫌組織私車進行非法經營,在4月29日被廣州市工商、交委、公安等部門上門聯合執法行動,現場查扣上千台iPhone手機。

4月30日晚上11時20分,廣州市交委發布官方聲明不點名地證實了上述調查行動。據報導,工商部門稱,行動中Uber廣州公司當時未能提供出營業執照。而Uber廣州的相關人士則稱是「純屬例行檢查」,並正與各部門密切溝通。

大紀元記者就是否涉非法經營問題向Uber公司發出郵件詢問,至今未見回應。

Uber廣州平台仍在營運 註冊司機「潛水」避風頭

據悉,這次政府部門的聯合執法行動後,Uber平台服務仍然可以使用,只是許多Uber註冊司機處觀望態度,選擇「潛水」避避風頭。司機上線減少後,廣州繁忙路段Uber溢價率升高,但其他區域打車並不難。

之前,廣州市交委在聲明中稱,近期對多起利用手機軟件攬客的非法營運均處罰款3萬元人民幣。微信群裡有司機表示:「幾萬塊錢哦,避一避風頭好了。」

大陸專車出租「燒錢混戰」

大陸專車出租市場是從2014年開始火爆,各家專車公司分別爭取與融資和支付平台合作,為爭奪客戶和專車資源開足馬力「燒錢」,各種補貼、優惠讓人眼花繚亂。

打車軟件原來是從打出租車開始的,之後就向專車發展。以前滴滴打車、快的打車在打車市場就進行過激烈的價格戰,到2014年下半年又分別進入專車市場推出滴滴專車、一號專車,又在各城市為搶佔市場份額,進行高頻度、高額度的補貼戰,兩家打車軟件下載量劇增過億,合計用戶有1億多。

去年12月,滴滴打車副總裁朱平豆告訴《第一財經週刊》記者,滴滴打車、快的打車進入專車市場後總訂單量增長了10倍,一天有5萬到7萬單。2014年上半年之前,專車市場幾乎只有早在2010年成立的易到用車一家。目前,市場還有本土化服務的AA租車、神州專車。

與此同時,大陸兩大網絡公司阿里巴巴和騰訊為專車用戶使用自己的支付工具,也分別加入戰團,出資可能達十幾億元作補貼。

這時,從美國拓展到了50多個國家的世界著名的打車公司Uber搶進中國市場,起中文名為「優步」。2014年12月,Uber再獲得谷歌12億美元的融資,其估值達到400億美元。緊接著Uber又與百度合作,再獲6億美元融資。

Uber首推拼車服務 低價加效率突圍而出

原本專車就是有別於出租車向客戶提供中高端用車服務的,價格一直是高於出租車。

2014年2月,Uber打車軟件正式進入中國上海,初期推出如奧迪A6L、寶馬5系、奔馳E級等豪華轎車與精緻服務的UberBLACK高端路線。隨後又推出中端服務UberX轎車如凱美瑞、君越、帕薩特等轎車。

由於在中國是不允許私車營運,所以Uber公司是跟汽車租賃公司合作,租賃公司提供轎車,勞務公司提供司機,Uber提供專業培訓和軟件服務平台,通過三方合作來實現運營合法化。

2014年8月,Uber又悄悄地率先推出了拼車服務,10月20日再宣佈在深圳、上海、廣州、成都、杭州和武漢6個城市推出「人民優步」這種公益性質的拼車服務,以不收取司機管理費,來迴避法律問題。「人民優步」就是Uber給市民提供軟件平台,簽訂簡化合同,Uber提供價格設定。

Uber一邊用巨額融資補貼司機,同時通過算法和免司機20%平台服務費、免預約、實時調整價格、採用了派單、用戶叫車不用輸入目的地等機制不斷地提高乘車效率以降低成本。當司機數量增加的時候,成功叫車的效率就高,用戶增加,司機收入高就吸引更多的專車加入,叫車花費時間更短。

Uber的理念是,在任何你需要用車的時候,5分鐘內就可以叫到一輛車。這樣比在路邊苦等出租車,或者像其他打車軟件要預約就方便多了。

今年3月中下旬,Uber又一次調低30%價格,結果Uber在這場專車「混戰」突圍而出,用戶打車價格比出租車還便宜。

曾經在廣州開出租車多年的資深司機鄭先生向大紀元記者說:「Uber使用很方便,價格比出租車便宜多了,如果介紹成功還有30元回贈,下次坐車就可以免費或者只需要花幾塊錢。」

其實,除了Uber外,其他的專車公司也以拼車服務的概念,廣招司機攜車加入,只是Uber價格比出租車還低時,就衝擊原來的利益群體。「人民優步」也被視為「攪局專車市場」的罪魁禍首。

衝擊出租行業 有人歡喜有人憂

據悉,做專車司機的收入已遠遠高出出租車司機的收入,從七八千到上萬元,甚至傳有達到4萬元1個月,而且工作時間更短、更靈活。據一位廣州的士司機所言,現在有很多的出租司機轉行去做專車司機。這樣致使出租車公司招不到人,很多出租車閒置。

廣州前資深的士司機鄭先生說:「出租車公司的管理費要八九千塊錢,實在太高了!而的士司機辛辛苦苦的做1個月平平安安才只有三四千元,只能勉強糊口。如果碰上修車、交通事故、交通罰款,那就慘了。」

據悉,廣州出租車每個月的份子錢(不包括司機的五險一金),其中有70%是政府收取的稅費。早在2011年7月,《新快報》曾報導,廣州出租車公司從每台出租車上每月賺取兩千元,被廣州市社科院研究員指是暴利。

鄭先生說,他之所以不再做的士司機就是這個原因。出租車牌是壟斷的,能拿到牌照的是跟政府官員有關的。「大家可以想想,為甚麼交管局這麼勤快上門查封啊?出租公司都有他們的份,現在影響到他們的利益能不動手嗎?滿街的黑車,他們又管過多少?」

鄭先生說,當官的不會為老百姓考慮的,上下班高峰期打不到車,主要原因其實是交通堵塞造成的,並不是出租車不足。而起步價太低,到了晚上,滿街都是空的士。

陸媒報導稱,Uber廣州公司被查後,有出租車司機前往Uber廣州公司抗議Uber搶了生意,並自稱是「自發行為」,背後沒有政府指使。

而在去年10月廣交會期間,廣州出租車司機就曾因交委計劃再增一萬多台出租車擔心影響生計而罷工。廣州目前已有兩萬多輛出租車。

有廣州網民認為,優步的車比出租車好太多了,交委不去降份子錢,不去管出租車拒載、下午4點鐘交班打車難!該管的不管,不該管的卻去管,一班蛀米大蟲!

網絡知名人士「老徐時評」質問,為甚麼在世界範圍內廣受歡迎的Uber在中國淪落到如此下場?為甚麼老百姓歡迎的東西有關部門總是打壓?這是不是懼怕競爭保護壟斷?

網絡知名人士「作業本」則表示:「你們嫌專車管理不規範,人家都繞開你們那些矮挫規定了,你還嫌。不規範你倒是幫著他規範啊,你不但沒幫還直接按黑車處置了。甚麼叫黑車?不給你交份子錢,不給你交牌照錢就是黑車啊?人家交了稅、上了保險、有正當手續怎麼就成黑車了?」

資深媒體評論人陳揚(陳Sir)認為,政府封殺約租車,要麼可能是智商不夠用,要麼可能是政府的權力尋租。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的謝田教授認為,全世界各國的出租車都是發牌有限經營的,這裡面是涉及司機與乘客的一些安全問題。Uber打車軟件這是一種新生的事物,在法律上還未有準確的條文來規範,估計出租車行和Uber還得要經過一番博弈。

各方態度

廣州市交委在聲明中稱:國家交通運輸部已多次明確,各類「專車」軟件公司應當遵循運輸市場規則,禁止私家車接入平台參與經營;凡利用私家車等社會車輛從事「私租車」服務的,均「涉嫌非法營運」,市交通部門都會依法處罰。

據悉,私車參與營運並非Uber打車軟件一家,從目前網絡上一些打車軟件招聘專車司機的廣告就可以看到同樣存在私車參與營運的問題,但目前只有價格最低的Uber被查。

2014年8月,Uber中國市場拓展負責人姜智亞在接受媒體訪問時就表示,政府是支持、鼓勵拼車服務的,而且他們已經向有關部門匯報,不存在法規風險。在Uber進入中國之初,就已經和工信部、交通部等主管部門進行了溝通,明確了其運營模式。

廣州市政協常委曹志偉向南都記者表示,根據目前的交通法規,私家車營運肯定是非法的,但是私家車做專車的非法定性是因為交通管理部門的牌照壟斷造成的,這不僅使得出租車公司擁有壟斷利潤,也造成市民打車難,是時候把牌照放開了。

曹志偉建議政府立即放開出租車牌照壟斷,對符合一定條件的私家車免費發放牌照,徹底打破壟斷,這樣既能讓專車合法,也能滿足市民的出行需求。

責任編輯:李曉清

相關新聞
報告:Uber收入超出租 吸引司機跳槽
谷歌進軍出租車業務 將成Uber對手
用Uber服務載客 蒙特利爾私家車主被罰
Uber收購導航公司打造自家新系統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中共以疫謀霸風險大 難闖兩大危機
【重播】彭斯就宗教自由講話:強調生命權
【重播】蓬佩奧:自由世界聯合應對中共威脅
【珍言真語】黃偉國:中共孤立 香港成國際焦點
【重播】川普疫情發布會:整體趨緩
【新聞看點】習打壓香港 促蓬佩奧組滅共聯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