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亡國之君 其一:秦二世

作者:林靈
  人氣: 84
【字號】    
   標籤: tags: ,

胡亥極愚

《史記》記載:

秦朝末年,陳勝、吳廣揭竿而起,反抗秦王的暴政,各地人民紛紛響應。一時間,全國各地到處是反抗的聲音。消息傳入京城,秦二世胡亥恐慌得不得了,急忙召集博士、儒生等人共同商議軍情。問他們:「現在那些亂民攻佔州郡,意圖攪亂天下。你們看,應該怎麼辦呢?」

他的話音剛落,就有三十多位儒生齊聲說道:「這些亂民,竟然不顧朝廷的恩德,起來造反,真該千刀萬剮。陛下應該派遣雄兵,對他們進行討伐!」只有儒生叔孫通沒有說話。他偷偷地看了秦二世一眼,發現秦二世的臉色變得非常難看。他意識到皇帝對儒生的這些「派兵討伐」的話,非常反感。

於是,他快步走到皇帝跟前,恭恭敬敬地說:「陛下,他們說的話,一點道理也沒有,現在天下統一,百姓們過的是太平日子,誰還願意造反?那些起來鬧事的人,不過是一些鼠竊狗盜之輩,根本不值得掛在嘴上。陛下何需調動人馬?只要嚴令州郡長官將他們捕獲,就完事了。所以說,陛下根本不需要為這點小事而憂慮。」

秦二世聽了這番話,心裏才高興起來。於是,傳下一道旨意:將那些宣傳農民造反的人,都抓捕送入監獄。

叔孫通明明說的是一派胡言,卻得到秦二世的寵信,官封博士,成為炙手可熱的紅人。

秦二世自私、昏庸、殘暴。他就是這樣的一個人物。由這樣的人當君王,不出事才怪呢!

秦始皇死後,趙高、李斯二人合謀矯詔,殺死公子扶蘇,立始皇少子胡亥為帝,是為秦二世。他上位後,趙高專權。胡亥自私、昏庸、殘暴,殺戮宗室、大臣;大興土木,修阿房宮;加重賦稅徭役;實行嚴刑酷法。不久,即激發了秦末的揭竿起義。在西元前207年,被趙高及其婿閻樂,合謀逼迫其自殺。

《史記》稱:「胡亥極愚」!歷史上趙高「指鹿為馬」的政治詭戲,就是愚弄他的。@*

責任編輯:梁馨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古的時候,大禹繼承了舜的王位,成了天下的君主。但他從不貪求奢華的生活。他用不加彫琢的木頭,作房屋的架子;用樸實無華的房屋,作宮殿。他吃的是粗糙的米飯,喝的是野菜清湯。他用粗麻布織成衣服,用鹿皮來抵禦寒冷。
  • 皇太子兩度廢立的風波,是康熙帝晚年時期發生的一件大事。才華出眾的幾位皇子,主動或被動地捲入了奪嫡之戰,釀成了父子恩斷、兄弟反目的皇室悲劇。「煮豆持作羹,漉菽以為汁。萁在釜下然,豆在釜中泣。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曹植當年的「七步詩」,道出了皇子們的真實心聲。康熙帝在處理皇權與儲君,以及皇子之間的矛盾時,越發體悟到冊立太子的弊端。最終,他採取遺詔立儲的方式,化解了皇室矛盾,讓皇權平穩過渡,盛世得以延續。他的對策,也成了一次創舉,開啟清王朝祕密建儲的先河。
  • 清聖祖仁皇帝康熙,一生勤政審慎,在位六十一年開創清初承平盛世,成為歷史上唯一集聖、仁於一身的賢明君主。當步入人生的暮年時,他在處理國政之餘,一個重要的問題縈繞心頭,那就是如何為清王朝選擇最合適的繼承人。
  • 清朝,作為最後一個傳統的中華王朝,在文學史上有著集大成的特點,是古代文學的一個完美總結。在最繁盛的康熙朝,國力的強大、經濟的繁榮,也帶來了斐然燦爛的文化。熱愛儒學與詩文的康熙帝,就像一位開拓者,打開清初文壇的局面,也奠定了整個清朝文學的繁榮。
  • 清初,因戰亂、圈地、重稅等原因,國內耕地荒蕪,百姓四散流亡,導致國賦不足、民生困苦。加上康熙帝親政不久,三藩作亂,這種境況更加嚴重。自聽政以來,康熙帝就非常關心民間疾苦,關注各地農業豐歉情況。有學者統計,康熙朝四十多年來,內外大臣留存下來的奏摺中,約有半數包含了氣候、糧食收成有關的奏報。
  • 曆法,不僅是關乎古代農耕的國本重器,也是一個朝代的象徵,具有重要意義。傳統的曆法,經朝廷專業的司職官員修訂,再由皇帝欽定,以詔書的隆重形式頒行天下。定正朔、頒曆法,往往昭示著國家一統和秩序的砥定。
  • 晚明時期,一個叫利瑪竇的意大利人踏上中土,從此開啟「傳教士」在中華王朝的傳奇經歷。到了清初,其中的佼佼者更和聖祖皇帝結下不解之緣,成為大清盛世下,萬千氣象中別開生面的奇景。
  • 俗話說,亂世治兵,盛世治水。黃河清、聖人出,黃河寧、天下平,是歷代帝王治國安邦的理想。在葛爾丹之亂平息後,清王朝呈現出太平安定的局面,康熙帝也能夠將治國的主要精力,重新放在治河大事上。
  • 黃河之水天上來,滔滔河水在灌溉良田、孕育文明的同時,也因為頻繁的氾濫、決口和改道,給百姓帶來深重災難。傳統中國以農業立國,黃河的安定是關乎糧食、漕運、財賦等國計民生的大事,因而治河也成為歷朝君王施政的重頭戲。
  • 清王朝的東北邊境剛剛平靜,西北大漠狼煙再起。大一統王朝盛世,還要面臨最後一場大型的戰爭考驗。與滿清世代聯姻、忠心歸附的蒙古汗國,出了一位梟雄葛爾丹。他意圖稱霸西北,與清南北對峙,成為康熙帝的一大勁敵。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