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宮遺失玉枕珍寶 小僕仗義立大功

作者:武德 整理

(Fotolia)

  人氣: 35
【字號】    
   標籤: tags: ,

唐文宗皇帝很喜愛一個白玉雕成的枕頭,那是德宗朝于闐國所進貢,雕琢奇巧真是稀世之寶,平日放在寢殿帳中,有一天忽然不見了。皇帝寢殿守衛十分嚴密,若不是得寵的嬪妃,無人能進入,但寢殿中許多珍寶古玩卻又一件不丟。

文宗驚駭良久,下詔搜捕偷玉枕的大盜,對近衛大臣和統領禁軍的兩個中尉說:「這不是外來的盜賊,偷枕之人一定在禁宮附近。倘若捉拿不到賊人,只怕尚有其他變故。一個枕頭被盜走也沒甚麼可惜,但你們負責守衛皇宮,非捉到這大盜不可。否則此人在我寢宮中要來便來,要走便走,這要許多侍衛何用?」

眾官員惶恐謝罪,請皇帝寬限數日自當全力緝拿。於是懸下重賞,但卻找不到半點線索。聖旨嚴切,凡是稍有嫌疑都抓去查問,坊曲閭里無處不查卻石沉大海,眾官無不發愁。

龍武二蕃將王敬宏身邊有一名小僕,年十八九歲,神采俊敏,差他辦事無不妥善。有一日,王敬宏和同僚在威遠軍會宴,他有一侍兒善彈琵琶,眾賓客酒酣請她彈奏,但該處的樂器不合用,那侍兒不肯彈。

時已夜深,軍門已閉無法去取她用慣的琵琶,眾人都覺失望。小僕道:「要琵琶我即刻去取來便是。」王敬宏道:「禁鼓一響軍門便鎖上了,平時難道你沒看見嗎?怎地胡說八道?」小僕也不多說就退出去了。

(Fotolia)
(Fotolia)

眾將再飲數巡,小僕捧了一繡囊到來,打開繡囊便是那琵琶。座客大喜,侍兒盡心彈奏數曲,清音朗朗,合座盡歡。

從南軍到左廣來回三十餘里,而且入夜之後嚴禁通行,這小僕居然倏忽往來。其時搜捕盜玉枕賊甚嚴,王敬宏心下驚疑不定,生怕皇帝的玉枕便是他所偷。宴罷,第二天早晨回到府中,對小僕道:「你跟我已一年多了,卻不知你身手如此矯捷。我聽說世上有俠士,難道你就是嗎?」

小僕道:「不是的,只不過我走路特別快些罷了。」小僕又道:「小人父母都在四川,年前偶然來到京師,現下想回故鄉。蒙將軍收養厚待,有一事欲報將軍之恩。小人已知偷枕者是誰,三數日內當令其伏罪。」

王敬宏道:「這件事非同小可,如果拿不到賊人不知將累死多少無辜之人。這賊人在哪裡?能稟報官府派人去捉拿嗎?」

小僕道:「那玉枕是田膨郎偷的,他有時在市井之中,有時混入軍營,行止無定。此人勇力過人、奔走如風,若不是將他的腳折斷,即便是千軍萬騎前去捉拿,他也會逃走。再過兩晚,我到望仙門相候,乘機擒拿當可得手。請將軍和小人同去觀看,但必須嚴守秘密,防他得訊後遠走高飛。」

其時天旱已久,早晨塵埃極大,車馬來往,數步外就見不到人。田膨郎和同伴少年數人,臂挽臂的走入城門。小僕手執擊馬球的球杖,從門內一杖橫掃出來,拍的一聲響,打斷了田膨郎的左足。

田膨郎摔倒在地,見到小僕嘆道:「我偷了玉枕,什麼人都不怕就只怕你。現在也沒什麼可說的。」埋伏的官兵就將他綁到皇帝親衛禁軍神策軍左軍和右軍之中,田膨郎毫不隱瞞,全部招認。

文宗得報偷枕賊已擒,又知是禁軍所拿獲,當下命將田膨郎提來御前親自詰問。田膨郎具直奏陳,並說自己常在軍營中來往。文宗道:「你是任俠之流並非尋常盜賊。」原本拘禁的數百名嫌疑犯,當即全都釋放了。

那小僕一捉到田膨郎,便拜別了王敬宏回歸四川。朝廷找他不到,只好重賞王敬宏。@*

資料來源:(唐)康駢《劇談錄》

責任編輯:王書琳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人類還沒有發明文字之前,就已經有了最初的舞蹈形式。古時,甲骨文的「巫、武、舞」是同一個字,巫是「格於天人」的人,也就是上天在人間的代言人,必然要求品德高尚,同時也是內功和技藝高超的舞蹈家,舞前常會有特異的氣功表現,令人驚異崇敬。
  • 唐朝時,京城有位豪士潘將軍,住在長安光德坊。他的原籍在襄陽漢口一帶,原是乘船販貨做生意的。有一次,船隻停泊在江邊,有個僧人到船邊乞食。潘對他很是器重,留他在船上款待了整天,盡力布施。
  • 清代期間,淄川縣的最西邊住有一家人,姓李,名超,字魁吾。他性情豪爽、好施捨。一天,有個和尚托鉢到他家化緣,李超讓和尚飽餐了一頓。和尚很感激說:「我是少林寺僧人,有點武藝想傳授給你。」李超非常高興,請和尚住在客房裡,供給豐盛的伙食,天天跟和尚學武。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