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間的文字:咖啡從地球那一端走來

文/王金丁
font print 人氣: 50
【字號】    
   標籤: tags:

「喜歡喝咖啡?為什麼?」「好喝。」「只是好喝?您喝了幾十年了。」他端起咖啡,鼻子看著咖啡,眼睛看著我:「心能靜下來。」

董事長辦公室裡,董事長端著咖啡站在窗前,望著眼前的高樓叢林,想了一下杯子裡的咖啡,下了決定後,轉身的姿態俐落而優雅,回到長桌前輕鬆放下杯子,白瓷碟子仍然碰出了響聲,提筆在文書上滿意的批了後,從容的端起杯子,深深的喝了一口咖啡。

工作室裡,幾個人圍著藍曬圖端詳著,細聲交換著意見,一個工程師抓著頭皮從人群裡鑽出來,繞了一圈圓桌,仍然鎖著眉頭。忽然門被輕輕推開了,一陣咖啡芳香引著盤子端了過來。工程師搶先捧起其中一杯喝了一口咖啡,指著桌上的藍曬圖,口裡緩緩吐出咖啡氣味,說了幾個字:「照圖設計就對了。」

中午時,太陽攀上了天空那座鋼架,戴著膠盔的工人們擦著汗走了過來,拿起碗杯從大壺裡倒出黑色的液體,一個工人仰頭喝了一大口:「今天的咖啡夠味。」

那天,我走進街道轉角一家咖啡店,裡面有點吵雜,點了一份曼特寧,等了半天還不見咖啡,只聞到周圍飄來的香味,玻璃櫥櫃裡各種蛋糕也巧言令色的誘惑著我。收回視線時,咖啡已擺在桌上,一顆奶球伴著小包砂糖規矩的倚在杯旁,銀匙斜放碟子上。我湊進鼻子時,臉孔已映在黑得泛光的咖啡上了,望著波動的自己,細微的音樂從咖啡香裡流瀉出來,自然的,我想到喝咖啡的朋友說的:「心能靜下來。」

那天心血來潮,想去咖啡園裡喝咖啡,就奔上了阿里山樂野。穿過一片濃霧走進一家咖啡店,坐在桌前,視線越過窗外濃霧,就是一片綠油油的咖啡樹。望著桌上的咖啡,心情沉浸在滿室氤氳的咖啡香裡,卻也不想喝一口,是近鄉情怯了。

「老婆,我在大武山喝咖啡。」「哪裡啊?」「喔,是臺灣啦。」

這時刻,全世界各城市不管是白天或晚上,一定有人也在喝咖啡,在紐約、華盛頓的咖啡館裡,或是法國巴黎、英國倫敦、日本東京,鄉村小鎮這時也有人在喝咖啡,我就在臺灣雲林的一間小閣樓裡敲著鍵盤,電腦旁擺著的一杯熱咖啡還冒著白煙,只有在這樣的深夜,也只有咖啡知道我是一個作家。

酷熱的夏日裡,婦人抱著狗狗走進城裡這家咖啡廳,店員送來了咖啡,她才喝了一口,狗狗就窩在懷裡睡著了。當然,我也在這家咖啡店裡。

現在,我已經聞到了我的咖啡的味道了,遠遠的,我瞧見店員捲著潔白的袖管,從吧檯那邊謹慎的端著盤子輕步走來,酷酷的臉孔只有嘴角藏著笑意,我靜心地等待著,咖啡正從地球另一端向我走來。@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我托著下巴從棋盤這端望過去,正好跟四歲小孫子投射過來慧黠的眼神撞了個正著。這一刻,我們孫爺倆正廝殺得緊。
  • 母親已近九十歲,一生過著農家生活,那天她坐在風簷下憶起了年輕時,經歷的「煮三年爛飯,娶一個媳婦」的故事,說出了半世紀前農家婦女的辛酸。
  • 走過寺院凹蝕的石板,從天井篩進來的微光裡,彷彿聽到了遠處傳來,昔日洛津碼頭工人粗獷的吆喝聲,帆檣雲集的港口…
  • 一時,法國號也來了,雙簧管也來了,小提琴更加大力度的演出。眾聲喧嘩中,大鼓擊出震聾發瞶的一響,指揮家雙手在空中展開時,樂團已將充滿燦爛色彩的交響音符送上了雲霄。
  • 陽光才從肉鬆舖高高的店招照過來,清晨的菜市場已人聲鼎沸,在舖前的菜攤旁,我又聽到了那一串變調的琴聲。
  • 轉過身來,看見和尚仍然殷勤的掃著落葉,一陣風吹起了地上的幾片葉子,他拿起掃帚追逐著。陽光從樹梢漸漸褪去,鳥聲跟著聒噪了起來,此時,我的心裡已一片寧靜。
  • 高山茶具有獨特的韻味,阿里山屏障中央山脈,山勢從低海拔連綿攀高,層巒疊嶂,也是地形自然形成的茶區,這邊山坡種了茶,隔一個樹林才能見到茶園,越過一片竹林,才看得到翠綠的茶葉。
  • 幾天後,貓頭鷹的羽翼下又鑽出了一隻小貓頭鷹,有人說是貓頭鷹在呵護著小鷹,也有人說貓頭鷹在教小鷹飛翔…
  • 老漁夫船前船後跳來跳去,嘴裡吆喝著向我揮手,在這個微雨而孤寂的港灣裡,帶給了我一絲暖意。
  • 安平經過荷蘭人、鄭氏、清廷及日人幾個治理階段,留下了時空邅遞的歷史痕跡。在安平古堡東側,荷蘭人建造的街道,及輻湊街道兩旁的舊聚落仍然保留了下來,遊走巷弄間,不免讓人回想先民渡海來台,艱辛奮鬥的歲月歷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