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九天劍:上當百年

九天劍

馬克思指引無產者殺向何方?(網絡圖片)

人氣: 68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5年06月16日訊】本來想湊湊最近的熱鬧,說說那個老掉牙的馬克思和他對世界的百年荼毒,誰想沒拉住思緒,腦中一下蹦出了馬爾克斯和他的《百年孤獨》。

去年4月,文學巨匠加西亞•馬爾克斯因肺炎病逝。他是1982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其大作《百年孤獨》被《紐約時報》形容為「《創世紀》之後,首部值得全人類閱讀的文學巨著」。

當年中譯本發行的時候,我迫不及待一口氣讀完,的確被老馬的天才刻畫力和奇特人物故事吸住。不過說實話,讀完之後還真有點暈,就像後來文學批評家歸檔的那樣:《百年孤獨》挺魔幻現實的。現在我明白了,暈,因為當時洒家身處更魔幻的黨國。

有位評論家這樣說:《百年孤獨》的神奇之處,不在魔幻,而在於真實,真實到沒有一絲戲劇色彩,比如說人們總是日復一日做相同的事情,又比如說最重大的真相往往被掩蓋(屠殺事件)……它不是南美的奇幻故事,而是人類社會的寓言。

此老馬終壽時87歲,令世人緬懷。而彼老馬——那個給全世界,至今還在中國製造無窮苦難的撒旦高徒,雖然不到74歲就死了,因其魔性大發祭出個共產魔咒,特別是被一個叫列寧的一個叫毛澤東的倆徒孫加以實施後,竟貽害百年。馬爾克斯再「孤獨」,也是豐富了人類文明,而馬克思同生一個世界,為何竟大異好歹?

生於地球,面對宇宙,人類孤獨至今還在外太空艱難找尋異星同類;但人類又很幸運,道德、信仰支撐著寂寞的地球在浩瀚的天體中週而復始運轉了億萬年。馬爾克斯筆下的人群遭遇戰爭、和平、艱辛、幸福,自由、真實,痛並快樂著生活;而馬克思製造的魔鬼黨,卻讓佔人類1/5的我國人群一直活在謊言中。

據說馬爾克斯在路上開車時產生靈感,立馬掉頭回家,悶在屋裡,香煙為伴,寢食亂套,18個月後「出土」了1300頁的《百年孤獨》手稿,轟動世界。

馬克思呢?中國人民被中共要挾著信奉,被槍頂著腦門「信」了60多年。可一到黨性節日,就被祭出巨像朝拜的、我族普通國人並不熟悉的老馬,到底是個啥貨色呢?

長時間高燒損壞了理性腦細胞的彼老馬信徒,可能不承認撒旦門徒說,沒關係,讓我們來看看事實。

馬克思自稱無神論者,但其上高中時還是個基督徒。羅馬尼亞知名作家、基督教牧師理查德•沃姆布蘭德的名作《馬克思和撒旦》披露,小馬早年第一部作品《基督徒們依據約翰福音而合一:合一的意義、必要性及其影響》寫道:「與基督的合一,既體現為同他親密而鮮活的友愛之中,又體現為他總是在我們的眼前和心中。」

不料,小馬19歲時將一本詩集獻給父親作生日禮物。他在《面色蒼白的少女》一詩中寫道:「我已失去天堂,對此我非常清楚。我的靈魂,過去忠實於上帝,
現在被選中奉獻給地獄。」

從選擇上帝到青睞地獄,是青春期反叛綜合症麼?非也,這就像黨國一代頭領老毛幼年時,母親帶他去後山拜滴水洞山石為干親,取小名「石三伢子」,其字「潤之」也典出《周易•系辭》《說卦》一樣,我想,沒有撒旦的插手,小馬和小毛,包括那個俄國的小列,最終都不會為禍人間,做魔鬼代言。

關於小馬蛻變為撒旦信徒的證據,還有其自己的兩首詩為證:《絕望者的禱告》寫道,「我要高傲的實施我的復仇,針對那個高踞為主的上帝。」寫於同年的《演奏者》中也有一段:「我的心被施了魔法,我的知覺一片混亂,同撒旦,我已達成了協議。
撒旦簽了契約,並為我打著音樂節拍,我快速而隨心所欲的演奏著死亡進行曲。」

我不厭其煩的說,中國人被馬列毛騙了百年,就是因為它們生出的共產邪黨,在給人類洗腦的華麗外衣下包藏著共產魔鬼主義心臟。他們是偽無神論者,只是不信神而信魔鬼。連老農民都知道,神與鬼是對應的,無神哪來的鬼?《馬克思和撒旦》一書還引述了前蘇共官媒《莫斯科晚報》的一段話:「我們不是同信徒們、甚至不是同宗教神職人員作戰……,我們是同上帝作戰——搶奪他的信徒。」你看,號稱不信神的蘇共黨媒公開說「同上帝作戰」,沒有神上帝是誰?這不抽自己嘴巴麼?

因此,「無神論」只是共產邪黨統治民眾的精神工具。老毛號稱酷愛《二十四史》,入廁出恭都看上兩眼,那裏面神鬼故事多了,我斷定老毛晚年眾叛親離時少不了想起鬼怪索命;還有那個是人就要踹兩腳的江大蛤蟆,那廝為了迫害法輪功怕遭清算,只求保命,見廟就拜,回家還假門假事捧著「地藏經」叨咕。其實他們心裏最怕的就一個字——天譴!

共產黨是魔教,從老馬自稱撒旦信徒那一天就定性了。中國五毛們還別咋呼,我也是有分析給你:1848年老馬出鍋了《共產黨宣言》。開篇首句即宣告:「一個幽靈,共產主義幽靈,在歐洲徘徊。」知道德文原版中幽靈(Greenest)還有個意思麼?就是——魔鬼。

共產黨這個小鬼一生出來先在歐洲轉悠,後來發覺沒甚麼大鬧頭兒,也是,歐洲啥地方?那是西方古文明發祥地,近代資本主義誕生地,小鬼作大亂還有些力不從心,就被撒旦指引著向東潛入了動亂的俄國,之後是軍閥混戰的中華文明古國。從此,劫難在兩地上演。百年來,兩國10億人口,被撒旦的小鬼共產黨殺掉1億!

這就是共黨宣稱的「人類社會最高境界」、「人間天堂」的共產主義無異於魔鬼世界的鐵證!如今,蘇東20多個「天堂」已經在人間解體20多年,「天朝」則成了無官不貪的「天堂」、勞苦大眾的煉獄,正在走向崩盤。共產魔咒對人類的百年行騙,在真相大白於天下之洪勢中迅速消散。

其實,最可憐的不是勞苦大眾,魔鬼撒旦最成功的挾持,是被賣了還跟著數錢的共產黨員。蘇聯東歐毋須贅言,20年前一夜倒戈,對共產黨說不,就是幾億人民最明智的選擇,眾怒之下,撒旦也無可奈何。之後它不得不使出渾身解數,力圖保住天朝這塊最後的領地。我說黨員、黨干可憐,是因為從一開始就被撒旦釘死。19世紀20年代初,撒旦把老馬的主義「適時」輸入中國,那時,正碰上青春後期浮躁氣盛、憤世嫉俗、反叛社會、找不到北的一群。老馬的主義恰似一劑嗎啡,剛好注入這群青年的臟腑而舒服對路。也不怪青年鬥士們莽撞,有病亂投醫吧。誰想三弄兩弄還整出了名堂,特別是頭領們殺來殺去,剩下個老毛,很對撒旦心思,便不斷輸入負能量加持,使其最終成事。

我的分析很俗,不信就去玩填字遊戲。一個韶山沖裡的農民,憑甚麼無數次逃過內部傾軋,躲過幾十萬大軍追殺,最後殺傷幾百萬焦土抗戰的國軍英雄,一舉坐莊中共一代土皇權位?老毛為人多疑狡詐是表面,殺人不眨眼是個性,別的呢?別和我說是天意啊,老毛可是不信神的老馬徒孫,神是不會護佑的。那怎麼解釋這個中共第一黨首的命運呢?結論只能是:撒旦。

西方宗教教義說,魔鬼撒旦因嫉恨上帝而竭力毀滅人類。那麼馬列毛就是它選中的人間代表,他們來世的使命,就是替撒旦報復神佛,消滅信神者的生命。

其實,中共體制內有不少本質不錯的老鄉,包括早年跟著老毛「干革命」的「老幹部、老黨員」,可不管你是工農幹部,還是知識幹部,身為邪黨成員,你們認真研究過《共產黨宣言》麼?我隨手給你選出兩段:

第二章:「如果說無產階級……通過革命使自己成為統治階級,並以統治階級的資格用暴力消滅舊的生產關係,那麼它在消滅這種生產關係的同時,也就消滅了階級對立和階級本身的存在條件,從而消滅了它自己這個階級的統治。」這裡的兩層意思是,共黨篡政後用暴力消滅舊的生產關係,之後就沒了「階級對立」和「階級本身」,再後,自己這個「統治階級」也就自然被消滅了。

黨員黨干們,你們服老馬的訓導麼?如果服,你們就該在血拼完立國「偉業」後,解散以暴力消滅階級為存在條件的共產邪黨,還政於民,以德復國;如果不服,你們就違背了老馬的說教,就不要說死了去見老馬。

你可能會說,那你意思是說老馬並不錯?你會錯意了。我是說,你在黨,就裡外不是人。我不是罵人啊,是用詞形容你的尷尬處境。說你會錯意是因為,我根本不認同老馬——其實是撒旦思維——的階級鬥爭、殘酷鎮壓、建立「新秩序」的法西斯學說。他的主義根子就是錯,就是罪,就是毀滅人類!

我說諸位可憐,是被騙的可憐。還甚麼「拋頭顱、灑熱血建立新中國」之類,血腥的口號支撐著你們一代代自以為人民功臣,殺人奪權,甚至殺人取樂而不自知自省。特別是天譴到來之前,有神的使者勸你退出魔黨及其一切附屬組織,保命要緊,人家救你你還笑人家愚昧;更有糊塗者,新黨魁習李王都部署剿江大戰了,你還稀里馬虎在為蛤蟆站台,人家法輪功學員被酷刑迫害15載,今天用你黨國法律賦予的權力寄信給高法、高檢起訴蛤蟆,你一個小郵局工人,居然還向公安告密,真讓人噁心,不是自干五,也要做義務小特務麼?好可憐!要麼人說「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人家告蛤蟆,礙你嘛事啊?被抓了,家屬要連告你侵犯公民權力,要你認罪賠償,你不冤大頭麼?愚昧,法盲!

說遠了。再舉第二條「共黨宣言」。

第四章:共產黨人「公開宣佈:他們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才能達到。讓統治階級在共產主義革命面前發抖吧。無產者在這個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鎖鏈。他們獲得的將是整個世界」。

以前被綁架著上黨課時,覺得這口號好豪邁。時過境遷,現在看卻好諷刺——發抖的正是當今統治階級、色厲內荏、睡覺都抱著盒子炮的共產黨。

這兩天看到一條圖片新聞——湖南永州5名上訪男子赤身裸體舉著標語在湖南高院門口抗議。看到我們的父老鄉親被逼的臉都不要了,大白天光身抗議討公道,我心裏真是五味瓶打翻。

敢問老馬和五毛,這就是你們說的「暴力革命」將使無產者失去鎖鏈、獲得整個世界?你和你的徒孫們再不要騙了——面對中共暴政,不惜裸身抗議,讓我分明看到,中國無產者甚麼也沒得到,剩下的,只有那條鎖鏈!

如今,退黨自救春風吹遍全球,歷盡苦難的炎黃子孫正在奮勇躍出馬列毛的騙人主義火坑。知道大家都懶得睬那只漢奸蛤蟆,但想到它在無間地獄享受油炸水煮,也不落忍,索性把老馬硬性贈給無產者的那條鏈子免費送它玩兒吧,以聊表我們最後的蛙文關懷。

責任編輯:唐青

評論
2015-06-16 6:5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