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裝代父走鏢 女英豪竇小姑

作者:武德 整理

(公有領域)

  人氣: 43
【字號】    
   標籤: tags: ,

山東東昌府聊城縣的竇雲飛,在乾隆年間以出眾的武功參加鄉試,中了武舉人。他有三個兒子和一個女兒,也是子繼父業,個個勇猛矯鍵,身手不凡。他的小女兒叫竇小姑。

竇雲飛早年做過客商的保鏢,闖蕩江湖出了名。他用紅色三角旗作為標記,南來北往從沒有出過差錯,因此深得人們信賴,遠近客商都慕名來求他保鏢。

後來,登門請求竇雲飛出馬保鏢的人絡繹不絕,竇家門庭沒有一天冷清過。竇雲飛和三個兒子都有點應接不暇,有個老友就建議他乾脆開家鏢行,把生意做大。竇雲飛接受朋友的意見,就在聊城城東射書臺下開設竇記鏢行。從此,一面碩大的紅色三角旗就高揚在聊城城東,人們遠遠地就可以望見它。

當時,北方幾個省的綠林好漢最多,吃過往客商這碗飯的不乏其人,他們沒有人不知道竇家紅色旗標是不可侵犯的。所以在他們地盤上,只要看見紅旗標打頭的人馬,他們總是自動讓開一條路。有時若是竇雲飛親自保鏢,他們還主動以酒肉款待,以禮相贈,不做對頭做朋友。

不過,直隸省某山寨的山大王黃天狗卻不這樣。黃天狗是個強盜頭子,江湖上的名聲很不好。他力大過人,手下聚集的強盜人數眾多,頗有恃無恐,對竇雲飛不大服氣,當然也不大客氣。竇雲飛也風聞黃天狗的為人,有時偶爾經過他的地界也不敢疏忽大意。但是,兩人從未正面交鋒較量高低。

那一年,山東省省城有位大官派了手下一幹練的僕人,帶領一百多頭健壯騾子的隊伍,馱了十幾萬兩銀子,準備帶到京都。攜帶這麼多銀子本來就是一項重任,再加上主人還限定到達期限,僕人不敢隨便行事,就慕名前往聊城的竇家鏢行請求保鏢。

事不湊巧,竇家鏢行能幹的人都派出去了,竇雲飛也不在家,一時也還回不來。只有竇雲飛的妻子和竇小姑留守接待客人。

僕人問明情況後,當下急得團團轉連連叫苦:「哎呀!這可怎麼辦,這可怎麼辦?」竇雲飛的妻子見他著急知道事關重大,但她想來想去也拿不出個好主意。最後實在沒辦法,就打算把這筆生意回掉。

竇小姑一把拉住母親,神色嚴肅地說:「竇家開的是鏢行,路上丟失鏢金會敗壞咱家名聲,人家來請求保鏢,到了鏢行卻沒有鏢師押鏢而耽誤了人家,也同樣會敗壞咱家名聲。」

她母親愁眉苦臉說:「是啊!可眼下你我都是女流之輩,這麼大的事情,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小姑胸有成竹的對母親說:「我雖是女兒身,但自小跟著父親學過弓箭騎術,如果讓我女扮男裝去走鏢,我自信能夠勝任。」

母親擔心地說:「我聽說直隸省有個黃天狗為人凶險,你父親有時也懼怕他。這次到京都一定要經過他的地界,他看妳父親不在若欺負妳,妳能敵得過他們嗎?」

小姑毫無懼色平靜地說:「讓我試試吧!」

(大紀元資料圖片)
(大紀元資料圖片)

母親見小姑態度堅決,勉強同意。小姑馬上回屋裡換上男裝,變得英姿颯爽。她沒多帶什麼兵器,只帶了一副彈弓和幾十顆鐵丸,牽匹馬就跟著那僕人上路了。

竇小姑押著鏢銀從山東直奔京都,走了六、七天一路無事,到了第八天下午,他們一行人來到離黃天狗山寨不遠的地方,竇小姑打聽到距山寨以東十幾里路,有家很大的客店。她看天色已近黃昏,就帶著眾人前去投宿,打算明日天亮後再經過黃天狗的山寨。

大隊人馬在這家客店安頓下來後,竇小姑坐在客店外解下彈弓靠在牆上,自己捧著茶杯慢慢喝茶。過了一會兒,有個頭上綰著髻的小男孩,拿了根引火棒點著火在小姑左右玩,模樣很可愛。

小姑忍不住把他叫到跟前逗著他玩,這小孩也不認生,很快就和小姑混熟了,但仍舊拿著引火棒,這兒點一下那兒點一下,小姑只覺得小孩調皮好玩不當回事。不提防那小孩偷偷地把她的彈弓弓弦燒焦了。

歇息一晚,第二天清晨隊伍再上路。剛離開客店不過幾里地,前面出現了一片樹叢,道路從樹叢中通過。小姑吩咐眾人嚴加提防,自己精神高度集中,目光四下掃視。就這樣,一行人馬踏上樹叢中的土道。走著走著,樹叢中發出陣陣響聲,緊接著,一夥蒙面漢子從路兩旁的樹叢中突然竄出,分頭搶了馱載銀子的騾子,二話不說就走了。

竇小姑怒不可遏,大喝兩聲「站住!站住!」並舉臂使勁彎弓。哪知道一顆彈丸還沒射出,只聽見「嘣」一聲響,彈弓弓弦已斷成兩截。竇小姑仔細一看,恍然大悟,原來昨天晚上那可愛的小男孩竟是黃天狗派來的人。

「這傢伙真狡猾!」小姑氣得罵了一句,當即勒轉馬頭回身就走。離開強盜稍有一段距離,便停馬割下一束頭髮,把弓弦接上,試了試倒也很結實。

於是,小姑又打馬回頭飛奔往前追去。看見一百多頭騾子已有一半進了寨門,竇小姑心一急厲聲喝道:「大膽強盜!你們也不認認你老子是誰,想找死嗎?」說著,舉臂拉弓發出一顆鐵丸,正中一個強盜的後腦勺。那傢伙連哼也沒來得及哼一聲就倒在地上。

其他強盜見小姑追上來,嗷嗷叫著過來堵截。小姑手起弓響,「嘣!嘣!嘣!」接連幾顆鐵丸,又有幾個強盜面門中彈應聲倒下。小姑乘勢飛馬上前,彈無虛發闖開一條血路,眨眼間已接近寨門。

竇小姑身上的鐵丸還沒打完,百步之內已橫陳十幾具屍體。強盜們領略了她的厲害,再不敢輕舉妄動。黃天狗知道無法抵敵,在十幾個人簇擁下出現了,見了小姑連忙擺手說:「不要這樣,不要這樣!小嘍囉們無知莽撞,匆忙中冒犯了貴鏢行請勿怪罪!」

竇小姑勒住馬韁瞪著黃天狗正色道:「你既然知道是我們竇家鏢行保的鏢,那就請讓開一條路放我們過去!」黃天狗喝退手下然後說:「不忙,不忙。黃某人知道您路過敝寨,早已準備一些薄酒想為您洗塵,能否賞臉大駕光臨?」

竇小姑知道這傢伙準沒有安好心,但常言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就爽氣地答應說:「承蒙黃寨主一片厚意,竇家人絕無推辭之理,萬分感謝。」小姑說罷催馬上前,與黃天狗並行向山寨而去。

進了山寨小姑在大廳坐定,一會兒黃天狗就擺了滿桌的山珍海味。黃天狗請小姑等人入席,並頻頻勸酒。小姑也不謙讓,不客氣地吃喝起來。

酒過三巡,黃天狗放下酒杯,用匕首叉了一塊肉,起身對竇小姑說:「些微敬意請不要客氣。」說著把肉朝小姑嘴邊伸去,心想只要她一張口,就用匕首刺她的喉嚨,讓她難以閃躲。竇小姑毫無懼色說了聲:「不敢當。」

說話間,黃天狗的匕首直奔小姑喉嚨,小姑反應快張口一接,一下子把匕首咬住。只聽「喀嚓」一聲,匕首尖被小姑咬斷了約半寸大。這時剛好大廳屋梁上有燕子在吱吱叫,小姑冷笑著看黃天狗一眼,抬頭將刀尖對準屋梁吐去。一道白光劃過,一隻燕子應聲墜掉在席上。眾人定睛細看,刀尖已插入燕子的肚子,只露出一點兒。

大廳所有的人都發出了驚叫,黃天狗被竇小姑這一招絕活嚇得臉都黃了,目瞪口呆半天說不出話來。竇小姑微笑環視眾人說:「竇某人獻醜了。」黃天狗這才回過神對小姑說:「虎父無犬子!黃某今天幾乎錯過和你拜識的機會,差點造成終身遺恨。您不嫌棄就請把我收在門下,置身徒弟行列吧!」

竇小姑沒有回答,黃天狗接著又以商量的口氣說:「您竇家鏢行的三角紅旗,別人假冒的很多,以後請在紅旗添上兩道白色飄帶鑲邊,這樣河北一帶的山寨就沒人敢冒犯了。今天這事只怪我有眼無珠錯識標記,還望竇兄多包涵。」

竇小姑看了黃天狗一眼說:「閒話就不多說了,這趟鏢限期緊還請黃寨主快點發還我們的東西,我們還得趕路,竇家鏢行改日再答謝你的盛情吧!」黃天狗立即吩咐手下,把搶進山寨的騾馬銀兩如數交還竇小姑,並親自送小姑出寨門。於是,小姑帶著一行人浩浩蕩蕩向北走去。

這次京都之行竇小姑絲毫未露女兒身,所以各地綠林好漢和那些山大王都以為她是竇雲飛的兒子,甚至連竇雲飛也沒想到,他的嬌女兒會幹出這驚天動地的大事來。

直到一年多以後綠林中才知道鎮服直隸大盜黃天狗的是竇雲飛的小女兒,才十八、九歲,名叫竇小姑。大家紛紛讚歎:「竇雲飛的女兒都這麼厲害,他父子的武功就可想而知了!」

從此,東昌府聊城縣射書臺下竇家鏢行的名聲就更加響亮,那三角紅旗白色飄帶飄揚之處,人們無不肅然起敬。@*

資料來源:清《聊攝叢談》
責任編輯:吳雨潔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唐文宗皇帝很喜愛一個白玉雕成的枕頭,那是德宗朝于闐國所進貢,雕琢奇巧真是希世之寶,平日放在寢殿帳中,有一天忽然不見了。皇帝寢殿守衛十分嚴密,若不是得寵的嬪妃,無人能進入,但寢殿中許多珍寶古玩卻又一件不丟。
  • 唐朝時期,黎干做京兆尹(京城的市長)時碰到大旱,於是黎干命人建造一條土龍在朱雀街上求雨,觀者數千人。他帶衙役衛士到達時,眾人紛紛讓路,獨有一名老人站在街頭並不迴避。黎干大怒,認為有失尊嚴,叫人當街杖背二十下。杖擊其背時,聲音拍拍響好像打在牛皮鼓上。那老人也不呼痛,杖畢,漫不在乎的揚長而去。
  • 新安人汪十四,性情慷慨激烈,精於騎馬射箭,有豪俠之風。
  • 唐朝時,京城有位豪士潘將軍,住在長安光德坊。他的原籍在襄陽漢口一帶,原是乘船販貨做生意的。有一次,船隻停泊在江邊,有個僧人到船邊乞食。潘對他很是器重,留他在船上款待了整天,盡力布施。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