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橫河:610辦公室的變遷和邊緣化

人氣: 76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5年06月03日訊】主持人:聽眾朋友好!歡迎您收聽《橫河評論》,我是楊光。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上個星期,「610辦公室」這個組織的名字又成為大家關注的焦點,可能很多人會不明白說「610辦公室」是個什麼組織啊?對!這個組織它已經存在了16年了,但是仍然不為大多數中國人所熟知,所以它是一個非常神秘的組織。

這一次是廣東省陽江市的610辦公室副主任羅健,因為嚴重的違法違紀行為被調查,那這個消息是被各大喉舌和門戶網站轉載;3天之後又公布了說中紀委副書記劉金國不再擔任中央610辦公室主任的消息。

那麼我們現在的問題就是說,一個16年來都深藏不露的機構為什麼會在一夜之間連續的被置身於聚光燈下?這個「610」它到底是什麼組織這麼神秘?那這兩條新聞連起來看,後面又有什麼更深的涵意呢?我們請橫河先生來點評一下。

橫河先生,廣東省陽江市610辦公室主任的這個消息是被各大媒體、網站統一格式轉載的,這個就有點不尋常。因為北京政府這一年來的反腐是「上不封頂」,這個落馬的官員級別已經都到了政治局級別了,嚴重違紀的官員是遍地都是,一個城市的610副主任被調查怎麼會引起這麼大的動靜?

橫河:確實是很奇怪,因為陽江市只是廣東一個很小的地級市,它即使在廣東也是屬於最小的,這種級別的官員在這次反腐當中只能算是「蒼蠅」級的,因為他不是陽江市級的官員,他只是610的副主任,這種級別的官員調查都很難在省級媒體做為重要新聞出現的。

然而這條消息確實是被中央級包括新華網、中新網各個大門戶轉載,這個就很奇怪了,就是這個級別被這麼大炒作,它唯一的解釋就是需要把「610辦公室」這個名稱曝光出來,除此以外沒有任何解釋。

主持人:那還有跟羅健這個相比,劉金國他不是被調查而是升遷,免去原來的職務,一般正常情況下的報導是說「免去原來的職務、XXX接任」,但是它並沒有說是XXX接任。

橫河:對,這個事情是更有看點的。劉金國他不擔任610主任,但是它沒有宣布繼任者,在這一點來看的話,作為610辦公室的運作是非常不正常的,就是說一般也是不正常的,但是610就更不正常。

因為610你看,曾經換過幾個主任,從劉京當時接王茂林、李東生接劉京,它都是無間隙過渡。也就是說找到了接任人,或者確立了接任人以後,前任才辭職,或者是免職的。因為610辦公室在江澤民統治時期,和他垂簾聽政時期是一個最重要的機構,他絕對不會讓它有空隙的。

上一次公開有離任的消息就是宣布李東生被調查,那一次當然也沒有立即宣布有接任的人,但是那是突發事件,也就是說對李東生的調查是在某種特殊情況下,必須在那個時候宣布。

事實上就是在李東生被調查的消息宣布以後一個多月劉金國就接任了,也就是說花了一個月的時間去找一個接任他的人。那麼這一次找不到接任人的跡象就是很早就出現了。

劉金國是2014年10月份任中紀委副書記的。中紀委是當前最忙的部門,大家知道,過去這2年最重大的事件就是反腐,所以他不可能當了中紀委副書記以後再兼顧610辦公室了。

而且他調任中紀委和當初抓李東生不一樣,就是說是有足夠的時間去準備和找到610的接班人的。它不是說我今天必須宣布你調中紀委書記了,或者今天必須調去。

然而整整7個月,就是從10月份劉金國任中紀委副書記以來,到這次宣布他不再擔任610辦公室主任的時間,是整整7個月。這7個月一直讓劉金國在名義上兼任610主任。但是我們知道他不可能去管610的工作的,因為610主任也是一個全職工作,誰都不能兼任的。

所以當初這7個月沒有找人來接任,已經是一個信號了。這個信號要就是說610的工作已經不那麼重要了,不需要一個全職的主任在那裡管著,或者說就是故意拖延,這兩個可能性都有。

當然在這個過程當中多次有人放風,說已經確認某某某是610的接班人了,又確定某某某是。其中說到了兩個,一個說的是陳智敏,陳智敏是公安部原來國保局的局長;另外一個說法就是傅政華,傅政華就是原來北京市公安局局長,這兩個說了這麼久都沒有兌現,也就是說確實是考慮過有人來接這個位置的,不是說到現在為止沒有選項,或者是沒有合適的人。因為如果說需要接的話,那麼這次宣布免職的時候,同時就宣布了,因為有7個月的時間找嘛!到現在都不能同時宣布免職和任命的話,這個在程序上就已經是不正常的了。

主持人:您剛才是說過610辦公室它是在江澤民時期最重要的一個職位,同時您又說感覺上是現在它不這麼重要了,您以前也講過說610辦公室它是中國大陸權力最大、曝光率最低最神秘的一個機構。那麼這個610它到底是個什麼機構?它為什麼會這麼神秘?

橫河:這個就要從它成立說起了。1999年江澤民決定迫害法輪功的時候,他曾經在6月7日的時候有一個對政治局的講話,這個講話裡面就提到了以李嵐清負責,羅幹和丁關根輔助,成立一個中共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的領導小組。3天以後,這個領導小組就正式成立了,就是6月10日。

成立的時候就在這個領導小組下面設了一個辦公室,叫做「中共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辦公室」,這個因為它成立的時間是6月10日,就把它叫做「610辦公室」。這兩個名稱都是正式名稱,在中央的文件裡面直接就叫「610辦公室」,它不是外界給它起的綽號,它內部也這麼叫,文件上也這麼叫。

為什麼要成立這個機構呢?這個機構是協調、指揮全國迫害法輪功的運動。成立這個組織其實就表明了,當初在迫害法輪功的時候,它不是一個法治。因為如果法治的話,說誰違了法,就由法律來處理,為什麼要成立一個中共中央的組織?也就是說它是一個黨領導的政治運動。因為是政治運動,所以要有一個特殊的機構來協調這個政治運動。就跟文革的時候「中央文革小組」,那文革小組和它的辦公室就是領導文革的,而文革是一場政治運動。所以迫害法輪功它是一個政治運動。

因為是一個政治運動吧,而中共自從文革結束以後,就說不搞政治運動了,不折騰了,它們自己宣布的,所以這場迫害不能讓別人知道這是一場政治運動,是黨領導的政治運動,所以它的曝光率一直就很低。

嚴格的說,在宣布李東生被調查之前,它的這幾個名稱沒有在中央級的喉舌媒體上出現過,那是第一次出現,很多人是通過宣布李東生被調查,才知道有這麼一個正式名稱的。

為什麼神秘呢?是因為這場迫害是中共在後面操控,表面上看好像是哪個抓了判刑了,但是判刑的依據是什麼呢?要610辦公室來告訴法官、告訴檢察院,應該判多少年。所以說它在背後操控了中國的國家機器,但是它不能讓別人知道這個是由610辦公室在後面操控的,它有這麼大的權力。

610的經費開支是不封頂的,要多少有多少,所以才會出現嚴重違法違紀,它違法一定是有貪腐嘛,或者是濫用職權嘛,怎麼會來的?權力有這麼大,經費有這麼多,當然它就有很多貪腐的餘地,有違法違紀的餘地。所以這是一個很有權力的,但是卻非常神秘的組織。

主持人:從您剛才的分析來看,610辦公室以前神秘是因為它要鎮壓法輪功,但是它又不合法,它需要把這個組織變得很低調,讓大家覺得好像鎮壓法輪功是有法律依據的。那麼現在從公布李東生被調查開始,這個610辦公室就曝光在民眾面前了。那麼您認為這種變化,它說明這個610辦公室的地位是更提高了嗎?

橫河:從曝光的這個情況來看的話,就從公布李東生被調查開始,610辦公室就逐漸從幕後走向台前了,但是這個變化我認為並不能說明它的地位提高了,為什麼呢?一個就是610的運作,它的神秘和它在幕後是它的特點,一旦曝光以後,對它的運作沒有任何好處。

第二點,它走向台前的典型標記和到現在為止所曝光的,只要是公開點名610辦公室的,或者它的其它名稱的話,曝光的時候並不是610辦公室的正面形象,而是610辦公室的主任,或者是副主任涉嫌犯罪被調查、被查處的時候,給它掛上的頭銜。

610辦公室走向台前的這個過程是和這些官員的犯罪連在一起的,從這點來說的話,610辦公室的實際作用在減弱了,就是說至少它的曝光的過程表明這個組織在被邊緣化。民眾可以讀出來的信息是610辦公室作為過去十幾年一直被保護的一個組織,就是說這些官員犯了罪是不能碰的,沒有人會查處他,即使有不得不查處的,也不會把他和610辦公室掛上鉤。而現在610辦公室這個主任的頭銜,這個組織的名稱已經不能為腐敗官員,或者違紀違法的官員提供保護傘了,至少這點已經很明確了。

主持人:這個610辦公室它是主管鎮壓法輪功的,那麼它跟維穩辦,還有公安部,它是一些什麼關係呢?

橫河:談到這個名稱,一般人很難搞清楚的。610辦公室它的正式名稱,我們剛才講的是,開始的時候叫「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辦公室」,這個組織第一次曝光是在2001年的2月份,當時國務院開了一個新聞發布會,就是關於天安門廣場自焚事件的,在這個會上掛的牌子叫做「國務院防範和處理邪教問題辦公室」。出來的是誰呢?就是劉京。但是劉京當時是否認他和610辦公室是有關係的。

當時有外國記者問,就是說你的這個組織,就是國務院的所謂防範辦,和610辦公室有什麼關係?他當時的回答說,我不知道你為什麼對610辦公室這麼感興趣。他實際上是沒有回答,或者說他是否認的。但是你如果到國務院的網站上去看的話,不是說它真的不曝光,就是說它沒有利用媒體來炒作它,實際上在國務院的機構設置裡面說明了這個問題。後來在2003年的時候它就改名叫「中共中央防範和處理邪教問題領導小組」。

國務院實際上是不承認它是國務院的組織的,國務院在機構設置裡面就說了,「中共中央防範和處理邪教問題領導小組辦公室」和「國務院防範和處理邪教問題辦公室」是一個機構兩塊牌子,歸中共中央直屬機構,就是說它是歸中共中央管的,跟我沒關係,它實際上是擺脫責任。

但是你從它那個描述方法來說的話,其實也非常有意思的。在中共中央這裡,它說的是「領導小組辦公室」;但在國務院這裡,它說的是「辦公室」,沒有領導小組,也就是說這個辦公室是個虛的,它上面的這個領導小組是中共中央的。就是正式名稱是改名字了,但是它的性質從來沒變過,而且從開始到現在,另外一個名字一直都叫「610辦公室」,從來沒變過。

2008年的時候,奧運安保當時提出了一個「維穩」的概念。中共中央就仿造這個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的模式,成立了一個「中共中央維穩領導小組」,下面設了一個辦公室叫「維穩辦」,各級黨委都要設立對應的領導小組和維穩辦。

當時就從中央來看的話,因為兩個領導小組的組長都是周永康,兩個辦公室的主任都是劉京,所以外界就有人誤以為610改名了。其實「610」和「維穩辦」是兩個獨立的機構,而且它們的功能是不一樣的。610辦公室是專門來迫害法輪功的;而維穩辦是迫害更廣大的人群。但這兩者是有關係的,維穩辦是以610辦公室作為模版建立的,就是說把迫害法輪功的經驗擴大到全社會去。

後來劉京因病退休以後,李東生只接了610辦公室,而公安部副部長楊煥寧接了維穩辦,這樣的話兩個辦公室的關係就比較清楚了,就它不是一個組織,不是一個機構。

主持人:那麼610辦公室它這16年來主要都做了些什麼?就是說具體一點。

橫河:610辦公室這16年來就做著一件事情,就是迫害法輪功。當然從名義上,它也把迫害範圍擴大到了不受中共控制的一些宗教信仰團體和氣功組織,但實際上那些並不是610的主要工作,那個其實歸其它部門管,610就是迫害法輪功!它是最主要的執行者。

610辦公室有一個負責全國洗腦轉化的,因為迫害法輪功嘛,它是迫害宗教,它跟迫害異議團體不一樣。對於信仰來說,迫害最核心的是轉化洗腦,就是要你放棄信仰,而且你要去攻擊你自己的信仰,這個是歸610辦公室裡面有一個機構專門管全國的洗腦轉化的,這個就是由李東生負責的。

只要你不願意放棄修煉,你不願意被轉化,一系列的迫害就來了,就包括任意拘捕、勞教、判刑、酷刑,包括活摘器官,很多迫害致死的,就是《明慧網》上公布的每一個核實了的名字,當然這是冰山一角啦,那就有3,000多名了,這是對法輪功直接的迫害。

另外一點,就是對全國民眾的迫害。因為它反法輪功的宣傳,使得很多人對法輪功產生了誤解,那麼這種誤解實際上對這些人來說是不好的,修心向善的一個團體被你看成是不好的,就造成了一個什麼呢?就是這個社會好像人不能夠做好事,只能做壞事,坑蒙拐騙都可以,但是不能做好人,它起了這麼一個作用。

610辦公室還要對全國法治的崩潰負主要責任。破壞法治、破壞人的道德這一些罪行,針對法輪功的迫害,和針對中國民眾的迫害,對中國社會的破壞和傷害,都是610的主要罪惡。

主持人:我們中國人講究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那610這個組織16年來做了這麼多的壞事,我們為什麼沒有看到很多惡報的案例?當然法輪功《明慧網》上它是登了一些迫害法輪功的人遭到報應的案例,但是他們大多數職位比較低,為什麼610的這些主任們也沒有遭到什麼報應?

橫河:實際上這是一個誤解。我們從四任中央610主任可以看到,這是一個被詛咒的位置,在這個位置上待的人沒有人能夠善終的。第一任王茂林,其實就是一個非常倒楣的位置,王茂林是在仕途中斷以後,被安置到610辦公室這個位置上的。他的仕途中斷有兩個說法,一個說法是他得罪了江,江當時到湖南視察的時候,他說了一句話,說「在北京聽你的,到湖南聽我的」,江就對他非常不滿意。在擔任610辦公室主任之前,他已經被閒置了1年了。當初很可能是因為那裡需要一個省部級的官員來當,而他正好在那沒事,就被塞到那裡去了,所以那是一個倒楣的位置。

另外一種說法是《香港經濟導報》出版了師東兵的一篇文章叫《從礦工到省委書記——記王茂林》,裡面說了這麼一句話:「中國出了個毛澤東」,「大同出了個王茂林」。結果王茂林的仕途到此就為止了。這是另外一種說法。就不管怎麼說,他是倒了楣被塞到那裡去的。

第二任主任就是劉京。後來大概覺得塞一個人到那裡不能算數,要一個真正的心狠手辣的,又是江的親信的人,所以就把劉京從海關關長調到610辦公室當副主任,而且很快就接替了王茂林。劉京從2001年開始接主任的位置,到2009年因病退休,就沒有挪過位置,就一直是610辦公室主任。

別人有沒有挪位置呢?劉京可以有一個人做對照的是俞正聲。他們兩個人都是當時康華公司的副理事長。「六四」以後,康華不是解散了嗎?康華解散以後,就安排他們,你們既然為鄧家出了力嘛,所以就可以安排你們。安排兩個人,一個是到青島市當市長、市委書記;一個到昆明去當市長、市委書記。這兩個人是同步的,對不對?這10年,劉京在610位置上沒挪窩,一直到生病退休;俞正聲一直爬到政治局常委。

當然這兩個人背景不一樣,可能也有其它的問題,但俞正聲也出問題的,他哥哥俞強聲從國安叛逃到美國去,把最重要的中共間諜金無怠給揭露出來了。對中共來說這是非常嚴重的問題,不管怎麼說他也過關了。也就是說這個位置對於劉京來說就是一個死亡位置。

主持人:按理說,劉京當時在那裡是表示他受江澤民的重用,他應該是更高升的。

橫河:他應該是被步步提拔的,不管你多受寵,被塞到那個位置,那個位置就是一個倒霉的位置。

再講李東生,李東生是1999年6月10日610辦公室成立就開始當副主任,管宣傳、管洗腦,到2009年就一直當副主任,整整10年一直在610當副主任。到了2009年接替劉京當主任以後,當了4年,到2013年12月份是倒在這個位置上的。

我們可以看到這個規律,就是中央610辦公室的主任在位的時間越長,下場越慘。王茂林只當了2年的主任,相對時間比較短,儘管現在也有說他的親信也被抓了,但是不管怎麼說他比劉京和李東生的下場相對要稍微好一點,當的時間短一點。

劉金國是到目前為止唯一的例外。為什麼會例外呢?一個是時間非常短,嚴格地說他在那個位置上時間只有8個月,就是從2月份到他轉任中紀委副書記為止,再向後他雖然掛了名,他肯定沒有在那裡上班。還有一個就是,當初讓他去接任610辦公室主任,是因為李東生下台了,那個位置不能空著,也許就是臨時頂替一下的,要不然不能解釋為什麼這麼快就把他提到中紀委去當副書記了。如果當時他只是一個臨時的安排的話,那麼可能是現在解釋為什麼到現在四個當中只有他一個沒有看到明顯的報應。中央610辦公室四個主任的下場正好說明了這是報應。

主持人:您剛才前面也講到目前對610的曝光,還有對劉金國的升遷,都表示了當局可能對610辦公室它可能是有邊緣化的跡象。您覺得現在政府和迫害法輪功的政策切割的可能性有多大?

橫河:從目前來說,我覺得現在的當政者相比較過去兩任對這件事情他們沒有特別大的包袱,如果不算歷史上的過去中共的包袱,我們只從文革結束算起的話,中共當前背了兩大包袱,「六四」和法輪功。中共在法輪功問題上欠血債欠得太多了,罪不可恕的,這點是毫無疑問的,就是中共不可能擺脫迫害法輪功的罪行。但是中共的官員不管他在哪一級,他們仍然有自己的選擇的餘地,他們做什麼選擇是他們自己做決定的。

當然我們可以看到迫害本身沒有停止,還在繼續,我們天天在明慧網上還可以看到冤判、抓補,甚至酷刑的報導。

但是另一方面我們確實也看到有企圖切割的跡象,比如說公布李東生被調查的時候,加上他兩個和迫害法輪功有直接責任的頭銜,這個是沒有必要加的,因為在正常的國家機構裡面他是有公安部副部長的頭銜的,在他最前面加的兩個頭銜,一個是領導小組的副組長,一個是610辦公室的主任。當然它當時沒有用「610辦公室」這個名字,說的是「防範辦」,當時說的不是國務院防範辦,是「中央防範辦」,中央就是中共,所以講的是中共的防範辦。加上直接有責任的頭銜,這就是有一個切割的跡象在了,就是說這不是我幹的,這是他幹的。

另外,最近公布的幾個610辦公室主任,雖然他們級別都很低,但是查處他的報導卻非常高調,從這點來說的話,就是把610辦公室和直接這些官員的罪行連在一起曝光的,那你就很難說這不是一個切割的跡象了。

主持人:隨著周永康和李東生的被清洗和調查,這個政法系統包括610這個系統其實已經元氣大傷了。您剛才也提到迫害還在繼續,而且我們在明慧網上還可以看到很多的目前最近發生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您覺得這個迫害為什麼還能夠保持這樣的勢頭呢?

橫河:中共它有一個特點,就是所有的迫害人權的政治運動,這個政治運動一旦起來以後,它一定會形成一個依靠這個政治運動寄生的巨大利益團體,這個利益團體它會自動運作下去。因為中共本身是邪惡的,中共做壞事是自然的,要糾正壞事是非常困難的。

你看文革打得這麼慘了,文革結束以後,為了給文革下個結論多困難啊!要對文革之前的東西再要下個結論也是非常困難的,所以都留著尾巴的。就是說做壞事它可以肆無忌憚,但是要糾正做壞事不這麼容易。

這個系統的本身它是靠迫害存在下去的,只要迫害能繼續,它們就有存在的必要,它們的利益就能得到保障,這個是一個自動運作的過程。這從一方面來看。

從另外一方面來看,這種特殊的迫害它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的投資,也不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就是說它自動在運作,但是要達到原來那個勢頭的話,它要具備幾個條件,這個系統的存在需要兩個東西來保證,一個是迫害的政策,一個是人事安排。就是僅僅有政策不夠,它必須要有特別壞特別壞的人,不是什麼人都可以做的,它需要特別邪惡,還需要特別熟悉這個系統的工作,要同時具備這兩條,即使在中共這個邪惡的系統裡面也不是很容易的。

當初你看,賈春旺是公安部長,執行江澤民的政策,江對他還是不滿意。就是說你光執行還不夠,你要非常主動地去找壞事做。那怎麼辦呢?就把周永康從四川調來當公安部長。

劉京他先當610辦公室副主任,然後才給他權力讓他去當公安部副部長,可以調動公安系統來參與迫害。也就是說劉京當公安部副部長是為610而設置的。

李東生也是證明了他的邪惡,因為他在那裡管洗腦、管宣傳已經管了10年了,當然非常熟悉內部的運作。從外部調人非常困難,一定是讓李東生去接任,他兩條都滿足了。只是說他接任以後,他很難去調動迫害的最主要的力量,就是公安、警察,所以就跨行業任命李東生去當公安部副部長。

剛才我說的維持迫害的這兩個條件,政策和人事必須都具備。現在在人事方面,迫害系統已經受到很大的打擊了。

宗教信仰的迫害,它跟中共對「六四」的態度不一樣。「六四」是一次性事件,每年到「六四」的時候,到敏感日的時候,中共特別需要防範。但是對於一個宗教信仰團體的迫害,它是每秒鐘都要高度繃緊神經的。對於中共來說,失去了這種特別惡的,江的那些死黨們,除了這些人以外,其它的人即使在繼續貫徹迫害的話,要維持那樣的勢頭也已經很困難了。

主持人:好,因為今天的時間關係,這個問題我們就討論到這裡了。其實不管現任的當局是怎麼做決定,中國人都已經非常習慣了「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這個風水輪流轉,這個政策是不會一成不變的,我覺得目前在中共體系內的每一位其實都要非常的關心最新的動態,都歡迎你們來聽《橫河評論》。好,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時間再見。

橫河:好,謝謝大家,再見。

下載收聽

責任編輯:任慧夫

評論
2015-06-03 9:0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