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貴成:充滿道德說教的北京卷高考作文

人氣: 12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5年06月09日訊】每年一到高考的這兩天,守候在電腦前看全國各地的高考作文題,已經成了我的一種生活習慣。因為這麼多的作文題中,總有一兩道題目能引起我的興奮與共鳴。然而,看了今年各地的十幾道高考作文題,一些省市的作文依然給人以似曾相識面目可憎的感覺。

作為一個高中語文老師,我始終認為,高考作文不能僅僅作為全民純粹的娛樂吐糟工具,它畢竟是讓高考學生在考場上寫的,具有一定的選拔功能,不但要考察學生的文字表達能力,而且要考察學生對生活的關注程度和思考能力,所謂「文章合為時而著,歌詩合為事而作」是也。因此,我比較喜歡那些勇於引導學生直面現實,能夠培養學生社會責任感和歷史使命感的作文題。而再反觀今年全國各地的高考作文題,卻鮮有這樣的好作文題。於是我只能退而求其次,只要能讓學生寫出真情實感,引發他們的深沉思考,這樣的高考作文題,也值得我點讚一番。全國卷(新課標1)就是這樣的作文題。

全國卷(新課標1)的作文題是:女兒和爸爸外出在高速上,爸爸不斷打電話。家人多次勸阻無效,女兒只好打電話給交警,舉報父親,此事引起很大爭議,要求考生寫一封信,給女兒或者爸爸或者有關部門。這個作文材料來自生活中的真實事情,如果學生平日能多關注一下現實,雖然關注的不是民生疾苦之類的天下大事,但只要推己及人,投入對親人的關愛之情,這篇作文是不難寫好的。這個作文的難點在於,太多的考生不熟悉書信這種體裁,平時用慣了QQ和微信之類的聊天工具,早已淡漠了書信的體式,加上好多年不考書信了,在材料作文這根高考指揮棒的指引下,學生在平日的學習中是得不到這種訓練的。

讓我感到好笑的是北京卷的作文題。作為全國人民嚮往的首都,高考出的作文題起碼也要有皇城根的宏大氣魄,要不小家碧玉點也行。可誰能想到我竟然在北京卷作文裡看到了充滿了道德說教的肥皂泡。

表面上,北京卷還是在前邊玩了一個「微作文」,讓考生對首都不文明現象進行評論,但這只不過是隔靴搔癢,接下來從兩個題目中任選一題的大作文才露出了道德說教的廬山真面目。

第一個作文是以「假如我與心中的英雄生活一天」為題,寫一篇記敘文。給的作文材料是:在中華民族發展的歷史長河中,從古至今有無數英雄人物:岳飛、林則徐、鄧世昌、趙一曼、張自忠、黃繼光、鄧稼先……,他們為了祖國,為了正義,不畏艱險,不怕犧牲;他們也不乏兒女情長,有普通人一樣的對美好生活的眷戀。中華英雄令人欽敬,是一代又一代華夏兒女的榜樣。要求:自選一位中華英雄,展開想像,敘述你和他(她)在一起的故事,寫出英雄人物的風貌和你的情感。

不愧是「偉大」首都,出的作文題也是處處彰顯正能量,即使到了高考場上也要以英雄人物的高尚道德激勵學生。就說材料裡那些英雄人物的排列吧,顯得不倫不類,趙一曼、黃繼光、鄧稼先和岳飛、林則徐能相提並論嗎?這反映出命題者英雄觀的糊塗顢頇。真正的英雄觀有三個層次。

第一種是勇敢型英雄。三國劉劭在其《人物志》中是這樣解釋的,「聰明秀出謂之英,膽力過人謂之雄。」按照劉氏的說法,要當英雄,首先要做到「英」,而這要有「秀出」的「聰明」,其次是「雄」,而這僅需要過人的膽力。這樣看來,我們一般時候崇拜的那些英雄僅停留在「雄」的層次,離「英」的境界還差得很遠;

第二種是開拓型英雄。《三國演義》裡的曹操在和劉備青梅煮酒論英雄時,就曾豪情滿懷地說過,「英雄者,胸懷大志,腹有良謀,有包藏宇宙之機,吞吐天地之志者也。」這種英雄不僅抱負遠大,還兼具文韜武略,時刻準備著,欲大顯身手,建立不世功勳。這樣的英雄憑藉的不是匹夫之勇,也許根本進不了當時的勇敢型英雄排行榜,但他們依靠自身的獨特魅力和罕見能量,能把那些排行榜上的英雄吸引到身邊,讓他們為自己的不世功勳去衝鋒陷陣,去赴湯蹈火。這種不顯山不露水卻能開創非凡功績的英雄,是最讓我們這些庸碌之輩佩服的;

第三種是心靈型英雄。法國大作家羅曼·羅蘭在《名人傳》序中說:「我稱為英雄的,並非以思想或強力稱雄的人;而只是靠心靈而偉大的人。」這種心靈型英雄可能沒有勇敢型英雄叱吒風雲孔武有力的颯爽,也沒有開拓型英雄振臂一呼應者雲集的豪邁,但他們依靠那顆偉大的心靈,也為這個苦澀的世界開創出了一塊甘甜的聖地。

對照這三種英雄觀衡量一下,作文材料裡的那些英雄屬於哪一種層次呢?頂多是一種勇敢型英雄,離開拓型英雄和心靈型英雄還差得很遠。妄想用這樣的英雄去薰陶學生,將把學生引向何處去呢?況且這種考法本來就充滿著政治思想課說教的陳詞濫調,學生早就反感透了,又怎麼能激發起他們抒寫真性情表達真思想的寫作激情呢?

另一個材料就更玄幻了。材料是:《說起梅花》表達了作者對梅花「深入靈魂的熱愛」。在你的生活中,哪一種物使你產生了「深入靈魂的熱愛」,這樣的熱愛為什麼能深入你的靈魂?請以「深入靈魂的熱愛」為題作文。要求:自選一物(植物、動物或器物。梅花除外),可議論,可敘述,可抒情,文體不限。考考學生對某種事物的熱愛未嘗不可,但在高考場上,短短的幾十分鐘裡,卻要讓學生「深入靈魂」,既有點故弄玄虛,更有點強人所難了吧!可以預見到的是,學生們想熱愛卻難以「深入靈魂」,就只能無奈地苟且和英雄人物在一起了,畢竟,十幾年的作文訓練,學生們的寫作能力雖然沒有大的長進,但說謊不臉紅的本領是早已練就了的。

其實,真正的作文教學要重視培養學生的人文意識,要引導學生關注社會、關注人生。在作文的形式與內容上要注重拓展學生的想像力,讓學生表達自己的真情實感,表現自己的獨立思考,有新穎的內容和構思,有獨特的表達方式。

像北京卷今年這種假大空的高考作文,根本不利於學生平日的作文訓練。不用問,這樣的作文裡,學生只能起勁地說著那些虛無縹緲的假大空話語,在高考場上再進行一次動聽的謊言比賽。這樣的高考作文能有什麼樣的選拔功能呢?

--轉自作者博客

責任編輯:南風

評論
2015-06-09 9:5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